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八十五章 为一鸣惊人而来
    三天时间很快便到了,方原与九重天仙朝帝子,皆提前出了关,交出了自己推衍的排兵布阵之法,然后便在八荒城与仙盟长老的引领下,腾云往十大神关之一的镇魔神关而来!

    镇关神关,便在八荒城之南十万里左右,与另外九大神关,一起死死的镇住了魔渊,仿佛钉子一般,这十关的排布,明显是有过上古高人的缜密推衍,每一个位置,皆很有讲究,而镇魔关,在这十大神关之中,也属于非常要紧的一处,距离魔渊极近,重要性不言自明。

    因着这一次的较量,并未向外声张,所以方原与九重天皇朝太子,也皆未带太多人过来,只是身边几个追随者而已,甚至镇魔关军士,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卷入了他们二人的较量。

    他们是提前了大半夜出发,饶是如此,也飞掠了一个日夜的功夫,才赶到了八荒城左近。

    这一路过来,只能见得遍地荒凉,几乎寸草不生,土壤都成为了黑红之色,十分的诡异,不过偶有一些地方,倒是会有惊人的灵气冲天而起,似乎有什么奇花异草生长,对此方原倒也不陌生,黑暗魔息所过之处,便会滋生出十分恐怖的黑暗魔物,但相应的,也会生长出许多的神株宝药,早在越国魔息湖时,他便已经知道这种黑暗魔息的特点了……

    因此,魔边向来都是一处又凶险,但又拥有众多资源的所在,其本身就算得上是一个宝藏,否则的话,纯靠四域的资源输送,也养活不起魔边这庞大的仙军与修行之人。

    第四日清晨,第一缕曙光破出了地平线时,方原等人便已赶到了镇魔关附近,只见群山之间,孤峰林立,一座浩然雄关,坐镇中央,地跨三千里,内中保垒无数,大阵横空,自半空之中,搭眼看去,可以看到无数支仙军,自雄关四门之中出出入入,一身凶煞之气。

    “这么一座雄关,比九州一些古老世家的山门还要雄壮……”

    方原这般看得一眼,也是心间一凛,倒是生出了些许的豪气。

    “若得此关镇守,在此斩妖除魔,魔砺道心热血,倒也不愧为一件美事!”

    心里安静的想着,只觉十分理所应当。

    至于这一次的较量会不会输,他倒没有多作考虑。

    这一次,自己本就不是为了赢下这场较量而来的,是为了一鸣惊人而来的。

    “……”

    “……”

    “呵呵,两位道子,这便是镇魔神关了,咱们下去吧!”

    八荒城长老笑着开口,率先引路,飞掠了下去。

    方原与九重天仙朝道子,皆施展一缕清雾,遮住了自己的身形气机,跟随了八荒城长老下去,来到关前,那位八荒城长老便持贴叩开了关门,领着方原及一众人进入了关口。

    镇魔关内,早有一位身材雄壮的白面玄甲神将来迎,他看到了跟随在八荒城长老身后的方原与九重天仙朝道子二人,皆以法术遮住了面容,倒也不以为异,毕竟十大神关,每逢遇到凶险时,常会有一些奇人异士前来相助,这些人脾气古怪,不愿露面,那也是有的。

    “古铁长老,一应事务,皆已安排妥当,半个时辰后,即可出兵!”

    那白面玄甲神将名唤凤离长,乃是一位元婴高阶修士,神婴修为,实力很是不俗,只是出身毕竟不好,据说是一位小世家出身,因此在这魔边征战若许年,也只是从一位小小校尉,一路积功而上,由赤甲神将,升为了金甲神将,然后便是玄甲神将,这却等于是到了头了,想要成为有资格身披紫甲,镇守一方神关的十大神将之一,那已经不是他能够上得去的。

    而在这神关之中,此人的地位,却是不可动摇,乃是原来的镇魔关玄甲神将之首,而在方原与九重天仙朝太子赶来之前,便已经将他们的排兵阵卷通过传送秘法交了过来,如今已经安排妥当了,方原与九重天仙朝太子,也只是等着赶到了这里来亲眼看看而已。

    这些神关将士,此前三次出兵绞杀那头夜魔,皆无功而返,反而被它吞噬了不少同僚,最后甚至害得老神将引咎卸任,心里都恨急了它,一听要出关绞杀这一头夜魔,却皆是激动异常,磨拳擦掌。

    至于分成两队人马,争夺那夜魔首级之事,倒也没有起疑,魔边将士本来就经常相互较劲,争夺军功,彼引争着拿这一颗夜魔首级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是美事。

    甚至他们自己,还赌斗了一坛烈酒,要分个高下。

    “那便好,老夫会在关上看着你们,将那妖魔首级取来,祭我魔边神将!”

    古铁长老沉声大喝,定下了此事。

    当即带了方原与九重天太子来到了镇魔关城楼之上,往向看去,便见得关下如今早有千余将士分列两旁,左首的将士,头上系着金带,有七员玄甲神将,骑虎跨象,各率了一百亲兵,右首的将士,则是八位玄甲神将,头顶黑巾,也是各牵坐骑,皆率一百亲兵。

    方原自城墙之上,向下瞧去,倒是微微皱眉。

    金带玄甲,自然是九重天帝子一方人马,黑巾玄甲,则是自己一方,两人各有八位大将,只是如今出兵在即,为何九重天帝子一方,却只出来了七位神将,还有一位呢?

    “玩什么花样?”

    他看了九重天帝子一眼,微微皱眉,但也未曾问出口。

    而那位九重天帝子,则也是静静立身于城墙之上,默不作声,亦看不表表情。

    眼见得时辰已差不多了,那位古铁长老便向方原与九重天帝子低声道:“两位道子,出兵之策,是你们二人定的,这些将士,也是你们自己选的,如今他们都已演练纯熟,即将出兵,待到结果出现之后,便希望你们二人可以遵守这个结果吧,休要再生事了……”

    面对着这嘱咐,方原与九重天帝子,都只是轻轻摇头,也懒得多作回答。

    而那古铁长老则转过身去,在城墙之上轻轻一拍,喝道:“吾等魔边将士,洒热血,动刀松,只愿斩尽魔物,护我天元,今有魔物一只,便于神关三千里外作乱,吞我同僚,斩我将士,镇魔关内皆男儿,岂能容他猖獗,今日,便是吾等将士取其首级,平息祸乱之时!”

    下方将士,等候已久,闻言皆扬声大喝:“斩妖魔,平祸乱!”

    古铁长老面露笑容,哈哈大笑,而后用力挥手:“将士们,那就让老夫看看你们手段吧!”

    “轰!”

    说着话时,周围一道金旗,一道黑旗,同时飞上了半空。

    而在下方,那两方人马,也立时得令,大声呼喝,直轰隆隆向前冲了出去。

    双方人马一动,则立时看出了区别来,金旗一方,七位玄甲神将,这一冲了出去,便是气势如龙,为首一人,骑着一头雄狮,手持银枪,奔腾如飞,后面两人,则一持剑,一持重锤,分别跨坐着神鹿与白马,后面则是四人,有人背长弓,有人持符篆,有人藏法宝。

    观其阵势,正是破空七魁之阵,攻守有度,散而不乱,极为合宜。

    而黑旗一方,那八位神将,却是稍显得别别扭扭,勉强成了一个圆,急急向前奔去,但因着有人快,有人慢,这个圆,却始终难以成圆,后面的人追,前面的人等,速度便一下子被耽误了,向前冲的势头显得有些慢,已渐渐被前方的金旗玄甲神将给甩下了一截子。

    “咦,这是什么鬼阵?”

    方原周围的人,都看得有些糊涂了起来。

    场间众人,无一不是当世大修,修为精深,涉猎极广,对阵道研究不浅,这时候自然一眼便看出了金旗玄甲所施展的乃是破空七魁阵,十分适宜,可是看方原设下了阵法,却完全有些不明白了,居然不知道他摆的乃是什么阵,更不明白,赶路都麻烦,又如何杀敌?

    当然了,场间人养气功夫都还是有的,便是心下狐疑,也只是交头结耳,低声议论,倒还不至于当面问出来,可是跟了方原来的两位老阵师却不管,直接就嘀咕了起来。

    再等了片刻,只见那金旗玄甲已经足足与黑旗玄甲拉开了百多里的距离,黑旗玄甲一方还是阵不成阵,这城墙之上,那位来此观礼的飞流女将,也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转身向着方原道:“你布置的究竟是什么阵法,这可是事关众将士性命,你当是在儿戏不成?”

    在旁边,九重天皇朝帝子身后,那一群老阵师里面,也有一人狐疑道:“难道是故意消磨时间,等我们的军士先与魔物交上了手,然后你方甲士再赶到,坐守渔翁之利?”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一片哗然,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过来。

    虽然坐守渔翁之利,是谁都希望的,可如今毕竟是两方道子之间,堂堂正正的赌斗,若真是用了这下作手段,那未免脸上也太难看了,堂堂圣地道子,真能丢得起这个人?

    迎着这诸多议论,方原只作听不见,也懒得解释。

    倒是两位老阵师听了,心下立时不满,岂能容得旁人笑话自家师弟?

    刚刚还在腹诽方原布的是什么鬼阵的银发老阵师立时冷笑了一声,道:“呵,真是一群不学无术之人,连我天枢门小师弟布的阵法都看不出来么,那分明就是一方……啊……”

    一时编不出来,推了黑发老阵师一把。

    黑发老阵师急忙接了下去,冷哼一声,道:“那个……那个圆……对了,是大圆若缺阵!”

    旁边人皆冷眼看着这两个只有筑基修为,架子却大到没谱的老疯子,都懒得搭理。

    这时候,就连古铁长老都忍不住了,向方原揖礼道:“方道子,此阵究竟……”

    “这么多人里,除了两位师兄,都无人识得我此阵之妙么?”

    方原目光扫了众修一眼,淡淡开口道:“这就是……大圆若缺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