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七十九章 谁先走是个问题
    虚空寂寂,黄沙漫漫。

    眼前那一派场景实在看得所有人都傻了眼,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一条嚣张的瘸腿蛟龙威风凛凛按着九重天皇朝螭龙叫爸爸的场景,那气势简直就是要上天。

    方原倒是表现的很知礼,先客客气气的向着皇朝太子的驾辇行礼,可关键是,你先让你家蛟龙把人家拉辇的螭龙放开好不好,不然的话怎么看都有些耀武扬威的意思吧?

    这一个照面,皇朝太子的螭龙实在是丢了大脸面,也就连带着九重天皇朝太子跟着丢了大脸面,谁也不知道这位高高在上,于九重天的地位仅次于仙皇的太子殿下会不会动怒,一下子便心神绷紧到了极点,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更有人拿住法宝,做好了准备。

    可风声呼啸,天地漫漫,皇朝驾辇里面,倒是响起了一个淡淡微笑的声音,那声音并未怒意,倒是显得很是温和,轻轻笑道:“好一条霸道的蛟龙,当今之世,很难找到距离真龙如此之近的生灵了,龙威本不可侵,倒是我这几条畜牲有眼不识泰山了……”

    说罢了,顿了一顿,才又有人轻声了一笑,道:“忘情道子,有礼了!”

    在说着话时,珠帘被缓缓掀开,露出了一道身影来。

    却见这身影生得十分高大,剑眉星目,气宇轩昂,看面容,像是四十余岁的模样,但两鬓斑白,却又多了几分沧桑之意,这却让方原微微的一怔,他自然看得出来,眼前这位,无疑便是九重天仙朝帝子李太一了,可是却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是如此一副年龄外貌。

    他曾经在红天会上见过九重天仙皇,那是一位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但看起来依然是风流倜傥,相貌极其的年青,看起来最多也就三十许年龄,而眼前这位皇朝帝子,虽然气度极其的不凡,但却两鬓班白,眼角生纹,看起来居然比他的那位生身之父还要衰老……

    微一怔神,方原便向皇朝帝子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修行中人是无法以外貌判断年龄的,这件事虽然看起来有些突兀,但也不必深究。

    而在方原打量着自己时,那位仙皇太子,也正打量着方原,目光温和,但却像是有种魔力,在人身上一转,就似已经将人心看穿,洞明了一切心思也似。

    直看得半晌,他才微微一笑,道:“有句古话言道,神龙两两不相见,虽然方道子拉辇的乃是蛟龙,而我是螭龙,但毕竟都是龙种,也沾了些他们祖辈的脾气也说不定,闹出了这么一个笑话,倒也不值得生气,有时间了,再多教它们些规矩就好,方道子以为如何?”

    方原听了这话,微一定神,点了点头,道:“帝子所言极是!”

    那皇朝太子笑了起来,摇了摇头,便道:“无论如何,咱们都是往魔边建功的,不必在这里伤了和气,些许小事就不必挂怀了,小王先走一步,到了魔边,再与道子细谈吧!”

    这时候,远近两方人,见到了方原与这位九重天帝子交谈的如此轻松,似乎偌大一场风波还没掀起,便已经过去了,也顿时都感觉有些诧异,更是有人松了口气,将已经拿到了手里的法宝收了起来,九重天皇朝身后的仪帐,已经微作整顿,准备这就入关去了……

    但方原听了这话,却是眉头一皱,道:“帝子要先入关?”

    皇朝太子看向了方原,淡淡道:“有问题么?”

    他看起来是个温文尔雅之人,有气度却不骄狂,言辞之间,谆谆有礼,尊贵而淡然,可是如今笑容微收,稍露认真之意,便仿佛一下子引动了天地变化,苍穹在这时候似乎低了一些,天地之间,有无形的冷风微微旋转,每个人的身上,都似乎瞬间压了一座大山。

    就连那抬爪子按着螭龙,得意洋洋的蛟龙,也是眼神微凝,看向了他。

    而周围刚刚才松快了些的众修,也一下子便又将心神提了起来。

    迎着那皇朝太子身上无法形容的气势,方原脸色仍然显得十分平淡,点了点头,道:“当然有问题了,毕竟是我先来的,这传送大阵自然也该由我先来用,该是我到魔边等你……”

    他的态度仍然显得很温和,但却十分坚持。

    他与皇朝太子李太一,当然都是要借传送大阵赶往魔边的,只是传送大阵的开启,消耗极巨,尤其是他与皇朝太子李太一都带了大批的人马与物资,每一次传送,也只能传送他们一帮人,而传送结束之后,起码也需要三四天的时间,才能准备好第二次传送……

    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同时来到了这里,却注定只能有一人等到三天之后再走。

    方原自然不会等这三天!

    李太一也看明白了方原的意思,却是淡淡笑了笑,眼神显得有些空洞,淡淡扫了方原一眼,也没做别的解释,便只是静静的转过了头,向旁边的一个人问道:“你道如何?”

    那人正是刚才率众出关来迎接仙朝太子的守将之一,乃是一位元婴境界,身披黑甲的老修,他这时候本也是面有迟疑的看着方原与李太一对话,见到李太一转头看向了自己,心里顿时一惊,面上有一霎的为难闪过,但很快便又坚定了起来,先向着方原行了一礼。

    然后道:“方道子远来神关,末将不知您大驾已临,未能出关远迎,着实有罪!如今神关之内,传送大阵一应准备,皆已妥当,二位道子无论是谁先入关,都可以立时赶往魔边,不过论起二位道子谁先来的……末将实在是先得知太子殿下驾临,这才出关来迎接的……”

    这话说的明显经过了斟酌,但也表明了立场。

    方原听了,脸色便已微微沉了下来。

    九重天一方的众修,则是脸上露出了些许不屑的笑容,人家神将虽然没有明说,但既然他们是先得知皇朝太子驾临,出关来迎,出关之后,才看到了方原等人过来,谁先谁后,自然是一目了然,别说他们本就不认为皇朝太子有给人让路的道理,便是要让,也绝非此时!

    可是不待他们念头闪过,方原身后,那位忘情岛的老执事却已勃然大怒,急急向前踏出了一步,森然喝道:“兀那老狗,你要说话,须得想想清楚,此乃我忘情岛道子,又岂是你这小小元婴可以得罪,七天之前,老朽便已寄诏于你,命你准备好传送大阵,你敢说不知?”

    这一声喝,虽然没有皇朝太子那般声势,但也言辞激烈,怒气汹汹。

    那位神将,一下子冷汗都流了下来。

    最早通知神关的,自然便是方原一行人,可在他们想来,也确实是先接到了皇朝太子已经赶到神关的消息,而且心理上,也隐隐觉得皇朝太子更可怕一些,若是能做主,当然希望先将这位身份高不可攀的皇朝太子送去了魔边再说,只是关键在于,忘情道子也不好惹啊!

    就算他们再觉得忘情岛道子不算得真正道子,人家名义上也是得到了忘情岛认可的,尤其是如今那位老执事,拿着忘情岛的身份来压他,又让他如何敢在这时候信口开河?

    而望着那守将一头的冷汗,方原也只是冷声不语。

    他并不想借势压人,可如今的形势,也容不得他乱发善心。

    惟一能将事情捋清楚的,便是事实!

    眼见得场间气氛,压抑到了极点,仿佛有刀锋划过皮肤也似,让人难受至极。

    那位皇朝太子,静静的打量了方原半晌,目光又扫过了几位神关守将身上,却是忽然间轻轻一笑,悠然道:“罢了,罢了,咱们毕竟都是为了赶赴魔边效力,又何苦先来为难这些苦功累累的守将?不过是等上几日罢了,本王这点耐心还是有的,便先让你过去又何妨?”

    “嗯?”

    一听得此言,周围众修,皆是满面愕然。

    谁想没想到,身份贵不可言的皇朝太子,居然在这时候主动退让了?

    尤其是那三位守将,更是如释重负,忽然间便同时向着皇朝太子拜倒在地,感恩不已。

    方原看着周围众人的模样,心里便有了数。

    他也懒得理会,只是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行一步了!”

    说着,伸手扯了扯蛟龙身上的金索,那蛟龙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用爪子扣着的螭龙,呵呵一声冷笑,一瘸一拐,拉着玉辇,慢慢悠悠的向着玉门神关的方向走了过去。

    也就在此时,在那九重天皇朝太子身后不远处,四位古袍元婴老修中的一个,忽然间越众而出,朗声道:“方道子且请留步,老夫有一句话想问道子很久了,只是没有机会!”

    方原微微一怔,转头看着他。

    那老修生着一张天生的惨绿脸色,稀稀疏疏几根胡子,显得有些怪里怪气,让人望上一眼,便浑身不舒服,这时候正眯着眼看向了方原,笑道:“好教道子得知,老夫名唤萧吉,人皆唤我一声吉老仙人,乃九重天瘟部之主,便在十几年前,老夫曾炼了一葫芦瘟药,让手下人带着去试炼药性,结果却中途镇守被斩,瘟药被偷,这件事便是道子所为吧?”

    “哗……”

    此言一出,周围一片哗然。

    那位忘情岛老执事怒不可遏,厉喝道:“老儿住口,何其大胆,敢指责吾宗道子盗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