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五十八章 关你们何事
    “这三人是谁?”

    眼见得方原便要将第一道龙魂赠出,众修正自心间激动之时,却忽然间有人站出来了反对,一下子便惹得周围人好奇心大起,忍不住向着那三人看了过去,一个个不明究里。

    “咦?”

    有人认出了那三人身份,便隐隐的猜到了什么,低声道:“那白衣的秀士,其名邓韦,乃是一位中州有名的饱学儒士,成名于千年之前,虽然修为并非出类拔萃,却是出了名的能言善辩,与许多道统世家皆有往来,七百年前娶了崔家的小姐为道侣,如今在中州也有一方道统,门人八百,虽不甚大,却也甚有名气的,他是出了名的辩机之士,如何会来了这里?”

    又有人看向了那身披铁甲的老将,倒是肃然起敬:“那位居然是老牌神将赵寒良,那可是两千年前便名列魔边大十神将之内的存在啊,这一生在魔边镇守,不知斩杀了多少魔物,端得是赫赫有名,受人尊崇,传说他已经因为旧伤发作,五百年前就死了,没想到还活着!”

    而在最后一位仙风道骨,身穿灰袍的老修站起来时,更有人远远的便上前请安,识得他的却是更多,低声议论:“这位吕老先生,可是闻名于天下的幽州道德之士啊,一世守正行善,德高望众,扶危济困,指点后辈小儿修行,地位堪比雷老太爷之于雷州,声名则如七大圣地之于天元,这样一位德高望众的老前辈到了仙盟,都可得圣人接待,居然也来了……”

    众修越是议论,越是眉头紧皱,不知这样的三位同时来了,又是何意?

    而在方原身边,也早就有侍女上前,悄然将一道玉简放进了方原手里,方原只是指尖一点,神识在玉简里面一荡,便已知晓了这三人的身份,神情平静,看向了这三人。

    “赵神将,邓先生,吕老前辈,不知有何见教?”

    那三人见方原一语道破了他们的姓名,也是脸色不变,同时遥遥向着方原抱拳。

    以他们的年龄而论,当真比方原大了不是一辈两辈,自然不必行礼,但修行界里除了辈份,还有修为与实力,方原的修为不弱于他们,实力甚至过之,他们自然不会缺了礼数。

    那位老神将赵寒良笑了笑,第一个走向前来,道:“老夫此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一来看看这修行界里的新秀,二来,却是听闻有龙魂出世,前来讨一道龙魂的!”

    “啥?”

    一听得那老神将开口讨要龙魂,所有人都懵了一下。

    这龙魂也是可以随便讨要的?

    当然,场间众人没有傻子,知道此事定不简单,便也都按住了心思,静观其变。

    方原听了,不动声色,只是看了那老神将一眼。

    老神将本来在等着方原回答,见他不作声,便冷冷一笑,接了下去,道:“年龄大了,也不怕夸口,老夫年青时,一心为公,为了这天下,足足镇守魔边三百年,不知斩杀了多少魔物,立下了多少功勋,只是那时候性情太烈,为人间安宁毫不惜身,后来功德立下了不少,但根基却坏了,这几年苟延残喘于世上,当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堪称生不如死啊……”

    说到了这里,他轻轻摇了摇头,却是笑了笑,接着道:“好在,朽朽老矣,即将归天之际,倒是听闻世间有龙魂出世,更是听说了这龙魂掌括在一个年青人手里,只打算将龙魂赠给天下有功之人,我老朽别的没什么,但对这天元的功劳还有几分,这便厚着脸皮来啦!”

    说到了这里,笑着向方原一拱手:“不知方小友可愿赐我?”

    “居然是这个意思……”

    众修听得他这一番话,皆是微微一怔。

    方原端坐在仙台中间,沉默不言。

    见了他这模样,那三位修士里面,身穿白衣的秀士邓韦则笑了起来,缓缓向前踏出了一步,折扇一拍手掌,道:“方小友一腔热血,天资过人,小小年纪,便有这等修为,实在教人可敬可羡,尤其是禀事正直,心系天下,更是教人佩服,不过,毕竟还是年青,未免少了些老练,你既然放了话出来,这龙魂要拿在手里自己分配,还只给有功之人……”

    “呵呵,诚然,诸位小道友,都是在龙迹之中拼命搏杀过的,为世间争取了二十年安宁,功劳不小,可是这世间在为天元搏杀的,又何止是你们?有多少像赵老神将这般为世间拼杀了一世的人呢?他们立的功劳,可不见得比你们小吧,而如今,眼见得赵老神将病痛缠身,道基朽坏,吾等晚辈,都心怀不忍,方小友既然要将龙魂予有功之人,那么他老人家……”

    “唰”的一声,手里折扇展开,笑道:“不比你们更有资格?”

    场间有些聪明人,听了此言,便已经明白了这三位忽然现身出来的原因,脸色微沉。

    “呵呵,老朽是个闲云野鹤的性子,本不愿理这世间事的……”

    而在这时候,那位德高望重的老修士吕老先生也站了出来,轻轻的一叹,道:“不过,听闻了这件事之后,我却也坐不住了,委实是因为这龙魂干系太大,说不定将来便影响到了天元能否可以渡过大劫,又岂能容得半分儿戏?若当真可以由得性子胡乱分发,那老夫倒也想拿上一条了,呵呵,这毕竟只是个笑话,我看,还是要由明理之士来商量着决定的!”

    说罢了,他叹惜着望向方原,轻轻一摇头,道:“老夫听说过你的事情,知道你如今心绪难安,但为了这天下,为了抵御大劫,还是要按捺住心下魔念啊,这龙魂去向,每一道都浪费不得,担子太重,不可大意,惟有仙盟与诸位圣地之主,才能决定他们的归处啊!”

    “……”

    “……”

    听得这几人分别开口,场间已是一片哗然。

    一众等着拿到龙魂的众人,都已面带忧色,心神不宁。

    仙台周围,一众忘情岛的长老也好,统领也好,则皆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他们早就得到了忘情岛老祖宗的吩咐,要严格守御,以免会有人扰乱了方原分配龙魂之事,可是却没想到,没有人暗中来捣乱,却是有人直接明着来了,以观礼身份进来,然后突然发难。

    到了如今,谁还能不明白这三个人的来历。

    一个能言善辩的巧舌之士,一个功勋累累的老神将,一个德高望重的道德高士,三人出现在了这里,便是为了当着众人的面,驳斥方原行事之荒唐,逼着他收起这个念头!

    毕竟,为了这件事,方原似乎死了心,他们之前派来的说客一概不见。

    而忘情岛也似乎动了真格的,布置森严,谁也不敢轻意触之。

    于是,他们便干脆找了这么三个人来,当面分说。

    要论有功,这些进了龙迹之人,功勋能比得上老神将么?

    若是讲道理,谁能讲得过白衣秀士邓韦?

    而德高望重的吕老先生,当着众人的面前,这么情深意重的一说,又有谁还能否认他说的话是极其有道理的?

    在这种情况下,方原想继续依着自己的性子行事,又怎么可能?

    一霎那间,不知多少目光都看到了方原脸上,不知他该如何处理。

    仙台不远处负责驻守的诸位岛主,本来就是要坐镇在这里,以免出现意外,可如今,却谁也帮不上忙了,毕竟人家没有偷袭,没有强攻,没有找茌,只是过来讲道理啊……

    这一件事若是处理不好,别说方原的龙魂发不下去,忘情岛与他自己,也会大损颜面!

    ……

    ……

    迎着这无数的目光,方原默不作声,听完了这三个人的话,也立刻便意识到了他们三个人出现在这里的用意,倒是没想到他们会用这一招,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笑容,沉默了良久,他才抬起了头来,在众修担忧而凝重的目光里,轻轻开口道:“龙魂的分配,关你们什么事?”

    “嗯?”

    所有人都懵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三位明显已经做好了准备与方原辩机的修士,也一下子愣了神。

    之前准备了好多,但没想到他会说这么一句啊?

    白衣秀士邓韦反应最快,脸上露出了笑容,叹道:“方小友这是准备不讲道理……”

    “讲你奶奶个腿!”

    方原一字一顿,态度显得很有礼数的向他说出了这句话,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慢慢站起了身来,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然后他手里还牵引着那一道龙魂,目光扫过了那三位修士的脸,淡淡道:“这么关键的时候,你们三人来这里究竟是想什么的?”

    “找麻烦?还是现眼?”

    一边说着话,他脸上已然露出了几分不耐烦的冷意,森然道:“我此前便已说过,龙魂只给有功者,有能者,有用者,而你们……”

    目光看向了白衣秀士邓韦,冷笑道:“你能言善辩,巧舌如簧,但活了一千多年,却只是区区灵婴,不懂阵理丹道,不会炼器推衍,又算是哪门子的有能之人?”

    又看向了老神将,淡淡道:“你功劳是有的,我身为晚辈,亦十分敬重于你,但对你说的话,却不敢苟同,你如今道基已毁,神思衰退,便是给了你龙魂,也不过帮你续命,对这天下,又有什么用?”

    “至于你……”

    他看向了那位德高望重的吕老先生,皱起了眉头,道:“这位老先生名声极佳,人人说好,人人敬重,但我实在不知道的是,你除了沽名钓誉,对这天下有过什么功劳?”

    一番话说到了最后,已是声色俱厉:“什么东西,也来指手划脚,给我叉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