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五十五章 奈何不得我
    “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方原的话使得场间气氛立时变得有些压抑了起来。

    众修一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神都又惊又怒的看着他。

    一片如刀剑也似的目光里,方原神色平静,目光坦然,慢慢将两只手背在了身后。

    过了半晌,那位仙盟的老者才沉声喝道:“方小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意思!”

    方原静静的回答:“龙魂的分配,只能按我的意思来!”

    ……

    ……

    “哗……”

    这一句话激起了周围无数的议论之声,周围众修,脸色皆是大变。

    “胡闹!”

    有人沉声大喝:“这龙魂就算是你带了出来,那也是易楼前辈与仙盟长老联手谋划而来,乃是天下之物,自当由吾等好好商议,给其一个合理去处,你不过是区区一个小辈,在龙迹之中立功不少,那便按着规矩赏罚便是,给你一条龙魂也没什么,但怎能由你的意思分配?”

    “龙魂分配干系到天元大势,干系到渡劫与否,怎能容得你一个小辈插手?”

    “方小友,你把这件事想的简单了!”

    有人低声相劝:“这龙魂的分配实在太过重要,绝非儿戏小事,就算是仙盟的圣人来了,都不见得可以分配得人人心服口服,就更不用说是你了,还是赶紧将龙魂交过来吧!”

    “对啊,方小友,你的心情我们能够理解,那些进入了龙迹的小辈,拼死拼活,功劳我们都看在了眼里,也都会给他们足够的造化与奖励,甚至仙盟那四大秘境得以开启之时,都会给他们一个进入秘境的机会,可是这龙魂实在太重要了,由得这般儿戏的做决定呀!”

    “……”

    “……”

    迎着周围一片狂怒,方原神情不动,只是静静的观察着。

    发现周围许多大人物虽然碍于身份,没有开口,但也明显没有将他的话太当回事。

    这倒也在想象之中,就算如今的自己乃是至尊元婴修为,乃是南海忘情岛认可的姑爷,但在这些大人物眼里,还是太稚嫩了些,远没到踏入天元最上层,拥有话语权的地步。

    这种情况下,自己想要染指这龙魂的分配,当然只是如笑话一般。

    哪怕,这龙魂如今只有自己才能分配得了!

    “几位前辈说的都很有道理!”

    等着周围或叱或骂,或劝或训的声音稍稍止歇,方原才再次开口,依然是文质彬彬,十分有礼,向着周围诸修抱了抱拳,才道:“晚辈也知道这龙魂干系重大,意义非凡,更知道天元形势如此,容不得有半点影响到天元局势之事发生,所以龙魂分配之事不可大意……”

    众修听了,脸色微缓,皆寻思,这小娃娃明明很懂道理的嘛……

    可是这个想法尚未闪过,便听得方原笑了一笑,继续说了下去:“但是……”

    “……谁让这龙魂在我手里,你们都触碰不得呢?”

    “……”

    “……”

    众修忽然一片哑然,眼神古怪的看着方原,气氛在这时候显得无比压抑。

    而方原则笑了笑,道:“封印只有我能打开,里面的龙魂也只有我能取出来,其他人无论修为再高,想强行打开这龙魂里面的封印也不可能,除非直接毁掉,一了百了……”

    “所以了……”

    他越说越轻松,摆了摆大袖,将那一颗万龙魂珠招了过来,放到白猫的怀里抱着,然后向众修道:“这就让我有了提建议的资本了,这一百零九道龙魂晚辈没有打算私吞,但也没有打算凭白交给旁人,有功者,有能者,有用者皆可得,其他人,还是算了吧!”

    “你……”

    有人听得这些话,已然怒不可遏,厉喝道:“你这是在威胁我们?”

    方原侧目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你……你这小儿放肆!”

    本来就怒气冲冲,一见方原居然直接承认了是在威胁,更使得许多人勃然大怒。

    到了如今,他们已然不仅仅是气于龙魂之事,而是从方原的态度里,感觉到了一种冒犯,甚至是一种轻视,有些人火气也就立刻升腾了起来,岸然之色立时荡然无存,向着方原森然喝道:“龙魂这等神物,岂能由你拿去胡闹,立时将龙魂交出来,当你刚才的话没说过!”

    “不错,将他扣下,逼他解开封印!”

    “这小儿简直狂妄之极,将他关进魔狱呆个几年,看他交是不交!”

    “……”

    “……”

    森然大喝里,甚至有一大片威胁喝骂声响了起来。

    甚至有人狂怒之中,忍不住捏起了法印,似乎要向着方原出手,简直杀气腾腾。

    “关你奶奶个腿!”

    但一片喝骂声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怒喝。

    说话的正是南海忘情岛老祖宗,她这一声暴喝里面,蕴含了神力,轰隆一声,震荡四域,空中流云都被她震得霎那间散了开去,周围众修也一时心神魂摇,皆沉默了下来。

    然后便见南海老祖宗看向了左前方的一位老修,森然道:“柳道主,你这小辈成了家主之后,愈发狂妄了,你说要将我南海忘情岛的姑爷关入魔狱,不知这话当不当真呀?”

    之前那位一直怒气汹汹的柳家家主闻言脸色大变,冷汗都快要流了下来。

    刚才一时激动,说出了这话,倒是忘了这六道魁首与南海忘情岛之间的关系,更是没有想到,南海忘情岛老祖宗一上来便摆出了这么一副较真的模样,却更是使得他心下惴惴了。

    “老前辈,刚才这小儿说的话,您也……”

    定了定神,急忙起身抱拳,同时小声的解释。

    但南海忘情岛老祖宗听了,却是一声森然冷笑:“我当然听见了,说的很好呀,他又不是要独吞这些龙魂,而是想要将它们分给有能、有功、有用之人,这难道不合道理么?不然,非要将这些龙魂给了你们这些大劫还没到来,就在雪原上挖洞藏身的土耗子不成么?”

    “这……”

    那柳家家主一时语塞,心间愤懑,但却不敢多作解释。

    而其他刚才一直跟着叫嚣的众修,这时候也皆沉默了下来,脸色都很是难看。

    南海忘情岛老祖宗的态度,没人可以不去考虑!

    ……

    ……

    “方原小友,刚才这些话,你是认真考虑过了才说的?”

    一片沉默里,仙盟一位长老慢慢开了口,眼神只是冷冷的看着方原。

    在众修指责,甚至威胁他关入魔狱之时,方原没有开口,也神色不变,忘情岛老祖宗斥骂柳家家主的时候,他同样也是神色不变,像是周围众修的喝斥与劝告都与他无关,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也似,直到这时周围安静了下来,他才点了点头,道:“晚辈已考虑的很清楚!”

    然后他看向了柳家家主,道:“前辈刚才说要将我关入魔狱,逼得我解开这龙魂封印,确实是一个方法,但是晚辈已经仔细的考虑过了,你们其实不必这么麻烦,在你们准备将我关入魔狱之前,我便会将这龙魂毁掉,也就不用你们再等我在魔狱里醒悟反悔了!”

    那柳家家主听了,脸色大变,只是当着南海老祖宗,不敢喝斥。

    然后方原又看向了另一位老修,淡淡道:“而这位前辈刚才说可以对我搜魂,甚至用我的神魂做引子,想办法打开封印,也是很有道理的,只是前几天,便已经在龙魂上布置了另外一道封印,倘若我出了事,只消神念一动,龙魂自然碎裂,你们还是什么也拿不到……”

    那位老修脸色也是一变,目光森然看着方原。

    “或许,你们还会想到很多其他的办法,说不定也有可以成功的!”

    方原最后叹了一声,淡淡道:“但在你们做这件事之前,最好先想想明白,在我感觉万龙魂珠脱离我的掌控之前,我就一定会将它毁掉,反正现在的我心都已经懒了……”

    说着一笑,向周围看了一眼,道:“你们不会认为我做不出来吧?”

    ……

    ……

    众修看他说的淡然,但言语里自然有一股子绝然之意,甚至可以从他平淡的语气下,感觉到那一股子疯狂,心下便如压了一座大山般沉重,一时居然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整座仙台之上,寂然无声,十分压抑。

    好好的一件事,谁也没想到会被这么个小辈搞成了如此僵局!

    “你轻纪轻轻,前途无量,又何苦如此?”

    过了许久,仙盟一位长老才叹了一声,道:“总该明白些道理啊……”

    “这世界上人人都明白一番大道理,偏偏做出来的事情都如此糊涂,所以晚辈便不想再讲道理了!”方原向他行了一礼,然后道:“请诸位前辈见谅,这件事,我做定了!”

    说罢了,大袖一甩,居然全不再理会场间诸位大人物,直接转身离开。

    周围众修一个个面色迟疑,犹豫半晌,却没有人拦着他。

    只是无数眼神互相交换了起来,分明都在考虑这件事要如何解决。

    本来看起来是一件很简单的问题,谁也没想到会忽然变得如此棘手……

    倒是方原,在离开仙台之后,迎着天边流云,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