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三十八章 不动明王?
    “贱人,拿命来……”

    疯魔一般的王纣,手持黑色大刀,身边黑雾弥漫,狂风搅搅,横踏虚空。

    而在他身边,则是火云涌涌,内中三千火鸦军,难以形容的可怖。

    这一霎,他便犹如率领了一只大军,凶威荡荡,直向着吕心瑶斩杀了过来。

    不必多言,仅从他的表情,便可以看得出他心此时心里的恨意有多浓,那一股子杀气,像是凝成了实质也似,足以让虚空都出现了一丝一丝的震颤,几乎崩溃。

    而吕心瑶迎着这般狂怒的王纣,也是面如土色,哪有半点硬接的胆量,只是急急咬破秀舌,沾了一点舌尖精血,抹在了自己的红唇之上,使得她那红唇,便愈发的鲜亮耀眼。

    那三位护道者见状,便也疯了也似,急急赶了过来,三人同时施展出了最强神通,腾腾法力暴涨,交织在一起,排山倒海也似的迎了上去,毕竟他们之前都是坐镇一方的老祖级人物,也都是元婴境界的大人物,如今三人齐齐出手,那威势可其的雄壮可怖?

    但是王纣挟着狂怒而来,一刀狠狠斩落,直将虚空震出了道道波纹,强横的力道将周围地面都刮起了一层一层,露出了裸露的岩石,他们三人在这力量下,被逼着退了一步!

    甚至连胳膊,都有些发麻,捍着法印的手在轻轻的颤抖。

    “这就是中州小圣的威风?”

    这三位老修,也都是大吃了一惊,难以形容的惊骇。

    若是论起修行界里的辈份,王纣在他们面前只能算是小辈,但如今真实的交了手,才意识到这些小辈,一个个都非同寻常,毕竟是至尊元婴,实力已决然不在他们之下了!

    “吼!”

    只是一霎,王纣便已再厉吼,第二刀斩来。

    这三位护道老怪,也只能一咬牙,再次强行捏起了法印冲了上去。

    “负山使……”

    见着王纣凶狂,吕心瑶也是脸色大变,急声大喝。

    另一侧的驼背负山使,哪怕平时与吕心瑶不和,冷嘲暗讽,但在这时候见到了王纣的凶状,也不敢大意,只能神识一荡,那十具神尸得到了命令,便立时兜转了回来,各施展神通,与那三位护道老怪联手,直向着王纣轰将了过去,观那凶风骇浪,直若天崩地陷!

    轰!

    但这一次双方力量撞在了一起,王纣身边,三千火鸦军齐齐厉啸,身边火焰涨,犹如一片火云直烧了过来,居然仍是凶势滔天,未曾后退一步,反而是那几名老怪脸色大变!

    “杀了他!”

    见到这一幕,另一个方向的三大妖将也厉声大吼,急急的向着王纣冲将了过来。

    它们三人,虎妖身边跟随着千余伥鬼,一个三叉戟凶悍,一个叫声烦人,也很是厉害。

    一时之间,王纣的身形几乎要被这么多身影淹没。

    毕竟他这甫得自由,怒火太盛,再加上那黑色长刀与火鸦军,也非同凡物,让众黑暗使者御下,都察觉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凶险,这时候自然顾不得其他,便先要过来斩了他!

    “吾乃王家道子,岂是你等妖魔鬼怪可欺?”

    而王纣被众修围困,却是森然大喝,手中黑色长刀荡开滚滚紫焰,野火烧天,凶威无限,三千火鸦军也是呼啸而起,荡开层层烈焰,居然生生接下了周围所有的攻势,甚至劲力内蕴,还要反荡了出来,向着他们反扑过去,其间的凶势,若非亲眼所见,当真难以想象!

    三大护道者,十具神尸,三大妖将,实力本就不俗,但在这时候,集他们十六人之力,居然生生压制不住王纣的气焰,反而被他那一身凶气震慑的心间生寒,节节败退!

    ……

    ……

    “不必惊慌!”

    吕心瑶见得这一幕,脸色便如寒霜也似:“他从入了龙族祖殿开始,便已不知多少次施展秘法激发潜力,如今肉身早已是千疮百孔,法力也早已耗尽,全凭了一股子疯意支撑,又能有什么用,只消缠住了他,过不得一时半刻,他自己便要死了,哪还需要我们动手?”

    随着她的喝声,刚刚被王纣的凶狂吓的有些心颤众修,也皆反应了过来。

    一时改变了主意,只在周围游斗,有意要耗死王纣!

    “狐狸精,还在这里装大头蒜……”

    还不等吕心瑶一颗心放下来,忽然间身边响起一声怒喝,洛飞灵犹如一只轻巧红鸾,飞在了半空之中,手持短刀,荡开层层波纹,直向着她斩了过去,小脸上杀气满满。

    “小可怜虫,真当我怕了你?”

    吕心瑶被她左一句狐狸精,右一句狐狸精唤的心烦,心头更是薄怒微生,也是起了杀意,纤纤十指往虚空里一抓,便有一柄连鞘足有七尺长的重剑于空中浮现,被她握在手里,此剑鞘成碧色,纹着道纹,寒意凛冽,也不知是哪一宗哪一派的宝贝,遥遥向洛飞灵指了过去!

    “兵器大点很了不起么?”

    洛飞灵手里的红色匕首一晃,倒忽然间大了数倍,居然成了一柄红色的大刀,往肩上一扛,威风立时起来了,向吕心瑶喝骂道:“姑奶奶我平时就没想过杀人,直到遇见了你!”

    说着挥舞大刀,直向吕心瑶硬斩了过来。

    吕心瑶抖去剑鞘,手持重剑,居然也颇有章法,生生接下了这一刀。

    只是洛飞灵那一刀颇重,她脸色也不禁微微一变。

    “杀了她!”

    驼背负山使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但也跟着大吼,远远施展神通打来。

    洛飞灵一人迎上了他们两个,也分毫不惧,倒是挥舞大刀,上窜上跳,愈战愈猛了起来。

    ……

    ……

    而在这时,一片混战之中,方原倒是腾出了手来,他没有参与到王纣与洛飞灵的大战里面去,而是喘息了几口气,便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不动明王使,在这时候,那金身胖子也没有动,只是冷笑着看方原斩醒了王纣,看着场间一片大乱,倒似有些满意般的点了点头。

    “干的不错!”

    他微笑着向方原说了一句,似乎在赞他:“无心使的幻法,便是连吾主都称赞绝妙,你居然可以将中了她幻法的人斩醒,哪怕是用了两败俱伤的法门,也实在算是不错了!”

    方原慢慢穿过了战场,向他走去,道:“那只是因为我的剑够快!”

    金身胖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对我来说,这世上所有的剑都是钝的!”

    “那就来试试!”

    方原不再多言,只是低喝,而后速度陡然变快!

    一霎那间,他的身形便出现了长长的虚影,那是因为他身法太快,每变幻一下,便在虚空之中留下了一个影子,而在这种变幻之中,他一身的剑意便也越来越强,如茫茫大雪,而在这一片大雪之中,却突然有一道耀眼无比的剑光呼啸而来,直直的斩到了金身胖子身前。

    “唰!”

    剑光所过之后,虚空里都出现了一道笔直的黑线,仿佛被这一剑斩成了两半!

    难以形容的快,难以形容的锋锐!

    方原如今的剑道已然突破了剑意范畴,踏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与往昔不可同日而语,这一剑施展了出来,元婴境界,可以躲得过的屈指可数,更不用说这个胖子了……

    ……他连躲都没躲!

    “当!”

    这一剑直接斩在了他的胸前!

    剑意森然化作,涌向了两侧,然后就见得这金身胖子胸前,居然金光大盛,有若实质也似,将方原这一剑的力道全然抵住,分散了开来,居然真个没有伤到他的肉身半分。

    “我说了你的剑伤不得我!”

    金身胖子身材胖大,俯下头来,看了方原一眼。

    方原眼神微凝,二话不说,陡然间收身回剑,剑光在身后划了一个巨大的圆,而后挟着一道犹如明亮刺眼的圆弧斩了回来,剑身之上,无数道邪灵飞起,呼呼啸啸,使得剑身之上,力量暴涨,挟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狂暴力量,再一次狠狠斩在了这金身胖子的胸口!

    “当!”

    金身胖子身前金光汹涌,还是将这一剑硬接了下来,不动不摇,毫发无损!

    “该我了吧!”

    金身胖子脸上露出了一抹冷意,望着方原,森然一笑。

    说着话时,他忽然一拳击了过来!

    轰隆!

    那一拳有若雷电,似乎将虚空捣出了一个洞,直击到了方原面前来。

    难以形容那一拳的凶狂,直若要捣穿天地!

    望着那一个在自己眼前变得越来越大的拳头,方原本该急身后掠,以避其拳锋,而这金身胖子,也已法力暗蕴,做好了一步跟上的准备,对于方原这样用剑的人,他实在遇到了太多,也用这么简单而有力的一招,解决掉了太多的对手,因此这时候已经养成了习惯了。

    但是方原没有后退,他只是脑袋一歪。

    “轰”的一声,那一拳从他耳边击过,劲风荡荡,震得他耳膜生疼。

    而他自己,则借着这个机会,忽然间剑身震鸣,剑意如雪,霎那间凝聚他手中邪剑上来,而后他陡然间双手握剑,转身折腰,身周青气滚滚,剑意滔滔,再次一剑斩在了他胸口!

    嘭!

    金身胖子脸色微变,胸前金光黯淡了一瞬,同时身形微晃,后退了一步。

    方原缓缓收剑,站直了身体,低声道:“不动明王?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