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三十五章 战势已起
    三寸灵山所在的山谷,班飞鸢、李红枭、莫衍等人,正集中了精力,飞快的进行着封印。

    这是一个极为复杂而玄奥的过程,他们几人皆将一切精力都投入了进去,不敢有丝毫怠慢,而其他人所要做的,便是不让他们受到任何一丝打扰,第二队队首韦龙绝,第三队队首许玉人,皆守在了三寸灵山之外,战意荡荡,心神沉凝,神经绷紧,死死盯着四面八方。

    气氛压抑,众修似乎怕打扰了正封着三寸灵山的班飞鸢等人,更怕惊扰到了这龙迹里的某些存在,惹得他们向自己侵袭过来,几乎是大气也不敢出,倒显得周围一片寂静。

    东南方向,不时传来惊天裂地也似的声响与凄厉的吼叫。

    每响起这么一声吼叫,场间众修,便心神微微一颤,焦急而迫切的等待着。

    从一个时辰前开始,他们便已感觉到,东方方向妖云浮动,有强横无边的魔头赶来,在那时候,便已经做好了死战一场的准备,可他们没想到的是,那边神通斗法的声音惊天动地,令人心惊,可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居然仍然没有任何一人冲到了他们跟前来。

    在他们心里,又何偿不明白,这是因为方原与洛飞灵守在了前方?

    方原发布命令之时,也是不容置疑,令行禁止,但他让众修都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却没有真个让他们去拼命,而是他自己先去拼命了,听着东南方向时时传来的滚滚雷声,再看看那边半天空里密布的乌云,与映亮了乌云的神通光芒,众修便觉得心里压抑的厉害……

    这两个人,居然真的将对方拦下了这么长时间?

    要知道那可是黑暗使者啊……

    就是这些人,在龙迹祖殿之中,险些将他们一网打尽!

    而如今,他们居然皆被方原与洛飞灵两个人拦了下来,寸步不得靠近?

    便是想,也能想象得到那种恐怖的压力,众修心里,便犹如压了一座大山也似,不知有多少人,这时候恨不得热血盈顶,想要冲过去相助他们两人,但毕竟之前得到过方原的严令,这时候也只能死死的守在这里,心里牢牢记着自己的任务,等待着下一步的局势变动。

    时间一分一息的过去,他们的心里,比上了战场还要煎熬。

    但好在,班飞鸢与李红枭等人封印的极快,每过一息功夫,距离封印成功便更近一步!

    轰!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场间那种压抑的感觉达到了极点之时,忽然间天地之间,似乎有一声龙吟低低的响起,而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种铺天盖地的轰隆声响,丝丝震颤人心。

    “那是……”

    有人惊呼一声,目光呆呆的向前看去。

    然后他们便看到,远处的山岳在倾塌,密林被拱翻,强横无边的兽影出现,犹如洪潮一般,直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道道凶威,直让人心惊不已,仿佛大地都震动了起来,半空之中,擅长神通的修士看得更远,这时候已直接变了脸色,沉声大喝:“有敌袭!”

    “西方有巨鳄袭来……”

    “南方有巨鹰……”

    “北方有苍狼……”

    “西北方向地面翻动,有龙种出没……”

    “……”

    “……”

    声声大叫,带着些许惊怒之色,响彻在了周边。

    仿佛只在一霎之间,本来没有分毫凶险波及到这里,但却一下子就来了这么多,感受着那强横无边的凶气,也听到了,看到了那漫漫无数的遗种,众修心里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热血沸腾,流遍全身,早就饥渴到开始鸣叫的兵器,便立刻狠狠的抓在了手中。

    “龙种再多,亦不能让它们有半只越过雷池!”

    第三队队首许玉人,生得温雅如玉,俊美无双,平时说话也是和言细语,简直让人分辨不出男女,但在这时候,他却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男儿气魄,脸色阴沉如雪,甚至变得都有些狰狞了起来,蓦地一声大喝,手捏法印,身周散发出了朦胧玉光,直接镇压在了虚空里。

    嘭嘭嘭!

    随着他那玉光发出,映亮了四周,周围虚空里,便忽然出现了一片一片的淡碧色的巨墙,那如排山倒海也似冲将了过来的遗种,本来身前什么都没有,却忽然像是撞到了墙壁上,前方的跑不到,后面的便狂涌而来,将前面的踩在了脚底,纷乱里直接便给踏成了肉泥。

    另一厢的孟起,则是双手直接向下一按,两道土黄色的灵光涌入了地面里,在他身前,便有大地翻涌,犹如湖沼,所有冲了过来的遗种,却被陷入了大地,然后搅成了碎片。

    而剩下的飞铃儿,丰梁鬼修两个,自然也更不敢怠慢。

    一个两只手中都系着银如雪花也似的银铃以法力催动,摇晃了起来,便有难以形容的尖锐声音响彻在了虚空里,如刀如剑,既刺肉身,又斩神魂,这等银铃作为法宝,在对上了同等阶的修士之时,其实并不算战便宜,可是如今在这对抗无边遗种的混战中时,居然收到了奇效,铃声慑魂,飞剑也似的铺满了整片区域,直将大片大片的遗种逼得疯魔了起来。

    至于丰梁鬼修,这时候直接不见人了。

    只能看到,遗种群里,有一片不起眼的阴影在左右飞快的游走,游走到了哪里,哪里的遗种便成片成片的倒下,悄无声息的被吸干了气血,只剩了一具枯骨散碎在地上。

    他们第三小队,皆是擅长神通之人,适合远攻,方原将他们排在了外围,本来就是为了让他们将凶险抵挡在远处,这时候与遗种甫一交手,倒也立时显现出了奇效来。

    遗种大片大片的攻来,海潮也似,但生生被他们抵在了外围,无法冲到前面来!

    只不过,遗种的数量毕竟太多,还是不时的便有小股的遗种漏了进来,荷荷作声,不要命的向着三寸灵山扑了过去,可是还没冲出几步,头顶之上,一道银枪刺落,便将它们钉在了地上,以韦龙绝为队首的第二小队,皆是擅长武法之人,早就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他们的任务便是贴身保护这些封印三寸灵山的人,又如何会让这些遗种打扰到那些人,这时候早就做好了准备,身形绕着那一片小小的山谷游走,将漏进来的遗种尽皆斩杀!

    可是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幕,不远处的空中地下,尚有五只实力明显强过了其他遗种太多,甚至还有了灵智的龙种,它们凶腾腾而来,却没有急着扑上,这时候远远的看着,眼中便露出了些许恨意,那一头巨鳄仰天长啸,铁尾狠狠扫将了过来,掀起一层一层的地皮。

    “轰!”

    许玉人咬牙迎了上来,施展神通,硬生生拦下。

    与这巨力相撞,他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脸色在这时候变得煞白。

    但也只是退了一步而已,便又坚实在了守在了空中,继续镇压着一方虚空。

    紧接着,那身上布满了血纹的巨鹰,头顶之上生出了独角的苍狼,也接连出手,给第三小队的众修造成了极大的压力,相应的,周围的遗种则忽然间凶势暴涨了许多,速度更快,也更为凶险,一片一片的涌了过来,像是洪水一般,不停的冲击着他们的防线……

    “许美人,多放一些进来,我们撑得住!”

    第二队队首韦龙绝观察着局势,向着空中沉声厉喝。

    毕竟他们这一战,不是为了将遗种杀光,而是要保护最里面封印三寸灵山的人将任务完成,撑得时间越久越好,因此他也担心外围的第三队压力太大了,反而提前崩溃,有意在这时候分担更多的压力,如此一来,才有可能在这一片浩荡遗种的冲击下撑将下来。

    “你才是美人,你全家都是美人!”

    许玉人听了,风度全无,气的破口大骂,但还是一道神念打了出去。

    于是守在了外围的第三队修士,便不求将遗种尽皆挡下,只是拼命提升了神通威力,只求将眼前的遗种,尽可能多的斩杀,但若是有遗露过去的,便也交由第二队修士解决!

    “骂起人来更美了,难怪都夸你是昆仑山第一美人呢……”

    韦龙绝平时沉默寡言,这时候居然也贫了起来,不过手上却不含糊,两道银枪挥舞成了两条银龙,席天卷地,将冲了过来的遗种尽皆绞杀,甚至还有意的将遗种尸骸挑飞了起来,落在了三寸灵山周围,渐渐化作了一堵高墙,用来抵御着其他冲到里面来的遗种。

    “这些小辈,本事都这么大吗?”

    第二队的公羊里,望着韦龙绝大开杀戒的一幕,低叹了一声,一口紫气喷吐了出去,他本是这一次进入了龙迹里来的人中,实力最高的人之一,也是至尊元婴修为,只是家族势小,才不得展露头角而已,但也很受人尊重,这时候一出手,便立时显露出了不凡气魄来。

    凡是露了进来的遗种,便皆被他这一口气化成了脓骨,另一厢里,程仙河挥舞银鞭,犹若长河,散发出了森然寒气,将那所有的脓骨都冻在了一起,却是化成了一堵高墙!

    且战且杀且垒高墙,总算是将众遗种攻势抵挡了下来。

    但看到那几只龙种都还在寻找机会,没有真正的出手,心间压力也是异常的大。

    尤其是直到如今,四大黑使者都还没有现身,更让他们觉得心里仿佛压了一座大山一般,忍不住向着东南方向看了一眼,不知道那里的方原如何,也不知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这一次形势如此沉重,真的可以抗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