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凶威莫御(三更)
    “神角兄,绞沙兄……”

    那最后一人眼见得倾刻之间,羊妖与蟒妖两人皆惨不堪言,又惊又怒,又悲又痛。

    摇身一变,居然化作了一只老虎大小的耗子,钢牙闪光,狠狠抓来。

    它这时候见得方原守住了后路,洛飞灵则将它们逼到了死角,在那森然刀芒之下,自己委实没有机会逃脱,反而不是拼死一搏,因此这时候,其实是动了拼命之念的,只不过,面对着嘻嘻闹闹一般就将两只大妖除掉的洛飞灵,自己能不能夺到个机会,也是难说!

    不过就连它也没想到的是,这一冲了过来,却把个洛飞灵吓了一跳。

    小脸一变,下意识就后退了两步,到了方原身侧,脸色看起来都已无比苍白了。

    “怎么了?”

    方原心里也是一惊,回身扶住了她。

    洛飞灵面色有些惊恐的道:“我怕耗子……尤其是这么大个的耗子……”

    “只是一只耗子精而已……”

    方原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不过既然你怕,我就先杀了耗子!”

    青袍一荡,整个人便向前扑了出去,与寻常擅长神通之人相比,方原有些不同,他虽然神通强横,但却更喜欢近身相搏,那自是因为他反应灵敏,武法同样惊人,不惧怕与对手正面抢攻,反而因着与对手拉近了距离,可以更为强大的发挥出自己的一身神通之力了。

    “你们两个……”

    而在这一霎,周围反应了过来的人更多,尤其是那麻衣问机使与驼背负山使两个,他们反应算是极快,在这一片迷蒙里找到了方原与洛飞灵的身影,眼见得他们正在大开杀戒,便立时出手来救,但却没想到,居然的救援居然皆被方原截了下来,生生被他们斩了数妖!

    这些妖类,可不是普通的妖类啊,都是一方老怪,在妖域那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便是对黑暗之主来说,这些也是难得的战力,如今却被他们两个砍瓜切菜一般,谁受得了?

    二人惊怒之中,同时大喝:“找死!”

    那驼背负山使挥舞手里的木拐,便有一道血色赤练蛇从他拐杖之上飞了出来,于空中游走,喷出了道道血雾,犹似一片血海也似,滚滚荡荡,直向着方原飞涌了过来……

    面对这一击,洛飞灵可没有方原那一式闭关门,便将一切拦下的神通本领,但她自然也有自己的招式,急急解下了右手之上系着的一条白金链子,向着空中一抛。

    便见那链子迎风变大,直接将那血色赤练蛇给缠住,顺势不知带到哪里去了!

    “我的血宝呢?”

    驼背负山使眼神都直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哗!”

    还好也在这时,麻衣问机使已挥起折扇,狠狠向前扇了过来。

    狂风呼啸,将周围浓雾都撕得粉碎,风中似乎隐藏了无数的妖魔,乘风而至,扑杀生人。

    洛飞灵不敢怠慢,急急将左手之上的一个红色小珠子解了下来,顺手扔了出去。

    那小珠子到了半空之中,立时化作了滔天火焰,迎着风势,非但不顺势摇摆,反而延着狂风便烧了过去,狂风霎那间止歇,狂风烈焰之中,响起了片片凄厉而恐怖的叫声……

    “我的风魔……”

    麻衣问机使眼神也直了,心痛的跳脚。

    ……

    ……

    “呼喇喇……”

    借着这个功夫,方原则展开了八荒身法,倾刻间到了那只老虎大小的鼠妖身前,抬手便是一掌,犹如大印翻天,夹杂着鼓鼓荡荡的青气,沉重如山,狠狠的向着耗子头顶拍了下去。

    “吾乃湖岛无牙老祖,你居然敢对我如此不敬?”

    那耗子精听了方原刚才与洛飞灵的对话,又见他真个向自己下手,也是勃然大怒,尖叫一声,一身鼠毛飞速脱落,化作了点点钢针,每一根都比发丝还要细了十几倍,这一飞了出来,便像是一片灰蒙蒙的雾气,带着触之即死的恶毒,随着狂风,向方原卷了过来。

    “小儿何敢逞凶?

    有人厉吼一声,从乌云里冲将了出来,却是一只高约十丈的猛虎,嘶吼声声,惊起了百丈狂风,身边跟着千余只伥鬼,阴风啸啸,犹如一片乌云也似的向着方原冲了过来。

    “杀了他!”

    一头雄壮牤牛精挥舞着巨大的三叉戟,轰隆隆踏着虚空而来。

    “灭了这小兔崽子……”

    另一厢里,一只生着蛤蟆脑袋,只有金丹境界的妖怪也跳着脚大骂。

    而方原迎着这诸妖变故,只是脸色微冷,左掌虚虚一按,一头浑身缠绕着雷电的朱雀便凭空出现,直向着那一片灰蒙蒙的雾气冲了过去,这等火灵之物,恰好克制耗子精的神通,漫天灰毛都给烧了个干干净净,不留分毫,而身后,则有一株巨大的柳树生长了出来。

    “咻”“咻”“咻”

    那柳树扫向四周,将虎妖、牛妖逼在了外面,更吓的蛤蟆妖都不敢大声吼了。

    方原自己,则是身势不变,速度不变,直直的冲到了鼠妖身前,仍是一掌直直拍落。

    “你是自寻死路……”

    那鼠妖见得方原居然只是死死盯住了自己,也是又惊又怒,尖声大叫里,利牙尖尖,犹如神兵,狠狠的向着方原的手掌咬了过来,那一对利牙,乃是它修炼了一千多年,不知啃噬了多少天才地宝,神矿仙精,硬生生的磨出来的,锋利之处,简直难以形容。

    便是高阶法宝,他也是上下獠牙一磨,便可以生生毁掉一个。

    妖类皆是肉身强横,擅长近战,人类修士与妖类近身搏击,那便是大错特错。

    而它又是妖类里面最为擅长近身抢攻之辈,方原近身来攻,那就更是错上加错了……

    “哎呀,好恶心……”

    洛飞灵在一边看着,那耗子精的尖尖钢牙,那狰狞面孔,那猩红双眼,还有那口中不时喷溅了出来,似乎可以腐蚀一切的黑色口水,已经恶心的小脸惨白,失声大叫了起来。

    “不杀了你,吓到洛师妹岂不是麻烦?”

    而方原迎着那耗子精张大的嘴巴,手掌微弯,轻轻捏起了一个法印,在他身边,青气骤然随之变化,居然出现了一座一座的大山虚影,虽然只是虚影,但玄黄一气,包罗万象,既可以不变,又可以万变,其中蕴含了土行神通,一座山影,便有一座大山之重。

    嘭!

    这一掌挟着十数道山影直接砸进了耗子精的嘴巴里。

    然后便听见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耗子精的尖尖钢牙,正咬到了方原手上,但还不等它露出得意之色,便听得声声脆响,那两排钢牙居然都硬生生被方原的手掌迸碎了开来,鲜血狂涌,紧接着便是一连串山影砸落,方原直接打穿了它的嘴巴,将它自半空击落了下来。

    “噗……”

    耗子精根本连声惨叫声都没发出来,落到了地上时,已成了一滩肉泥。

    “耗子就是耗子!”

    方原取出了一条手帕,擦了擦手,从半空掷下。

    手帕飞落,轻轻蒙在了那耗子精兀自圆瞪的双眼之上。

    ……

    ……

    一时间,虚空里寂寂无声,气氛压抑至极。

    湖岛老祖惨死的模样,实在太有冲击力,使得他们一时之间也有些人人自危!

    无论是刚才试图出手阻止的负山使、问机使,还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出手的无心使吕心瑶,这时候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他们也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本以为是占尽了优势的必胜之局,可是甫一交手,他们这边便被斩了七八位大将,这两个人倒是都毫发无伤的模样。

    难道自己这些人当真被他们当成了狩猎目标不成?

    “耗子已经打死了!”

    方原斩杀了鼠妖之后,双袖荡荡走了回来,与洛飞灵站在了一起,脸色淡漠,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目光显得十分平静的向周围扫了一圈:“下一个杀谁?”

    “真要容他如此猖獗?”

    一时间凶势已起,吕心瑶与负山使,都是脸色深沉,麻衣问机使更是眼神森然,森然喝道:“这厮分明便是在拖延时间,绞杀我们的部属,又正好让别人封印,哪有这等好事?”

    便是吕心瑶与负山使,闻言脸色也已变得十分难看。

    “小儿,便让你尝尝我这神尸的厉害……”

    那负山使呵呵大笑,双掌用力一搓,背后十具神尸,轰隆隆扑了出去。

    而吕心瑶则是轻轻一抹唇上胭脂,身边的王纣便猛然抬头,杀气腾腾,大步冲将了上来。

    最后的是那位麻衣白面使,他先向身后看了一眼,微微皱眉,似乎有些诧异后面的人还没有赶来,最后却是心一横,双臂一振,周围七八十道阵旗皆飞了起来,冷眼瞧着方原,倒似乎有些醋意一般,冷笑道:“无心使,你这位旧日的小情人,也该嚣张的够了吧?”

    一时间杀气沉沉,乌云般呼啸而来。

    洛飞灵看了方原一眼,道:“方原师兄,他们动真格的了……”

    方原大步迎了上去,沉声道:“一样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