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二十二章 三生竹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见到那一座大山都被拔了起来,被那无边狂风卷起,黑暗之主御下众使者,心情也着实难以想象,又惊又怒又意外,着实没有想到,会忽然间出现了这等变故……

    妈的我们都在这里守半天了,等你们入瓮,你却要把山搬走?

    大惊之中,急急飞掠而来,一个个身影如龙,法力滔天而起,浩荡卷去,想要将这一座大山留下,但这狂风之中,山势可怖,力大无穷,又岂是人力可以抗衡,众黑暗使者也立时反应了过来,知道那施法之人,定是施展了某种手段,非人力可抗,便皆向一人看了过去。

    目光所向,正是那身穿麻衣的白面年青人!

    他在这时候,也收起了嘻皮笑脸之态,寒声道:“原来中州天骄里也有高人!”

    说着话时,身形一展,便直飞到了那大山顶上,双袖猛得一展,数十道阵旗飞向了四面八方,那些阵旗,皆是骷髅旗,上面纹着森然可怖的骷髅鬼首,直显得鬼气森森,与现在修行界里常见的阵旗大有不同,而随着这阵旗飞了出来,便立时定在了四面八方的虚空里。

    霎那间,周围狂风止歇,似乎有什么东西扼住了狂风的脖子。

    再下一刻,则是周围方圆千里之外,有道道残阵之影飞了过来,便是有灵之物一般,缠在了那数十道阵旗之上,然后又通过阵旗,加持到了他脚下这座飞在半空的大山之上!

    轰隆!

    他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双足用力,这大山便被他狠狠踏将了下来。

    硝烟滚滚,烟气弥漫,麻衣男子身边阵旗飞舞,直显得他身形神秘而森然!

    声音带了些冷嘲之意:“原来这世间还有人懂得太古阵道,难道是易楼的老头子们培养出来的?呵呵,想借龙迹残阵之力将这一座三寸灵山慑走,逆转形势,不得不说,能做到这一步你本事不弱,但可惜,有本座在这里,你想慑走三寸灵山,那可就是痴心妄想了……”

    “……”

    “……”

    “出了什么事?”

    而在此时的三万里之外,方原正立身于峰顶,引动了天地变化,眼见得这一股声势已达到了极致,但却忽然之间,仿佛受到了什么无形之力的牵引,方原周围那翻翻滚滚,犹如龙影一般的残阵,一下子被扯的笔直,好像是另一端被人拉住了一般,气势立时凝滞。

    下方众修,就算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也知道一定出了事,急急叫出声来。

    “黑暗使者御下,果然有懂得龙迹残阵之人……”

    方原双目一凝,脸色深沉了许多。

    早就在当初进行测量之时,他便感应到周围的龙迹残阵,有被人动过手脚的痕迹,那时候便意识到,黑暗之主御下,可能也会有懂得利用龙迹残阵的阵道高手,而如今,对方意识到有变,果然有人扯住了三寸灵山,倒不让他觉得意外,只是证实了他心间猜想而已。

    黑暗之主手下,还真是人才济济。

    自己是偶得老龟传法,才有了这道机缘,初涉了太古阵道,那人又是如何学到的?

    ……

    ……

    “只能成,不能败!”

    只是微一凝神,方原目光便冷了下来:“既然你们也有人懂太古阵道,那就分个高下!”

    一咬钢牙,他身边三百六十道玄木紫玉筹飞快旋转的速度又提升了无数,神识已然摧动到了极点,左手飞快的掐动,而右手则不停的在空中书写,像是以天地为书,写下了无尽玄奥,周围借由龙迹残阵布下的大阵,在他这不停的推衍之下,势头便开始愈来愈猛。

    道道新的残阵,都被他扯了过来,加入了周围大阵。

    而随着被扯了过来的残阵愈多,刚刚变得有些凝滞的大阵,也再度运转!

    “三寸灵山,给我过来!”

    ……

    ……

    “推衍之力这么强么?”

    三万里之外的另一厢,麻衣白面的年青人,立身于大山之上,周围阵旗飞舞,将这一座大山踏在了原地,脸上正露出了有些得意的笑容,却忽然感觉到,周围狂风再次大作,力量也越来越强,居然隐隐的牵动了自己脚下的大阵,似乎自己都有种压制不住的势头。

    他的脸色也不禁变了,下意识对那不知多少万里之外的施法之人生出了些许忌惮!

    他知道对方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是以心间便更为沉重,对方可以引动这么多的龙迹残阵,扯动这一座大山,便已经是很让他出乎意料,而在自己已经定住了这大山的情况下,居然还可以继续引动更多的残阵出来,强行将此山慑走,那推衍之力就显得有些可怕了……

    “是那位号称阵道第一人的班姓阵师,还是那六道魁首?”

    他脸色微凝,眼睛也眯了起来,而后双臂再次一振,又有数十道阵旗飞了出来。

    前后共有一百零八道,再次镇在了大山周围!

    然后面露冷笑:“能推衍到这等程度,倒是有几分本事,但可惜,你主攻,我主守,你布下惊人阵势,想将三寸灵山扯走,我却只需破坏你的阵势,便可将它留在原地,占了极大的便宜,你需付出比我多十倍的心血,我倒要看你的推衍之力,是否真的永无止境……”

    ……

    ……

    轰!轰!轰!

    相隔三万里,方原与这麻衣白面人斗起了法来。

    难以形容这等阵道相争的玄妙,两者皆在争夺着龙迹之中的天地之力,不让分毫。

    不是神通,但阵道斗法,却更为玄妙!

    双方皆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凭着天地变化,却将对方的一切举动都感应在了心里!

    方原知道自己只能胜,不能败,这时候脚踏罡步,青袍猎猎,将神识摧动到了极点。

    身边算筹飞舞,犹如一团锦花。

    到了此时,他只想将更多的龙迹残阵争夺过来,在这种情况下,他在雪原苦修十年的成果,终于显露了出来,他的神识,居然异常的强大,像是没有止境一般,不停的拔高……

    那种强大,简直超出了元婴修士的理解。

    哪怕是在处于如此明显不利的情况下,他也在将周围的龙迹残阵不停的扯过来,汇入自己身边的大阵之中,随着越来越多的龙迹残阵被他接引过来,居然隐隐占到了上风……

    而三万里之外,那麻衣白面男子,脸色已变得铁青。

    奋力摧动着一百零八道阵旗,却眼睁睁看着那一座大山在不停的晃动。

    他简直难以想象,心间狂吼:“不可能,怎么会有人推衍之力如此变态,如此可怕……”

    ……

    ……

    “啪”“啪”“啪”……

    但也就在方原将玄木紫玉筹摧动到了极点,一点一点抢占这场斗法的上风,胜劵在望,周围的龙迹残阵都已经完全绷紧之时,却忽然间听得一连串脆响,周围算筹,忽然一片大乱!

    “什么?”

    方原脸色微变,凝神看去。

    然后便看到,在自己身边,有数道算筹都从中间断开了,纷纷落地。

    他脸色立时变得难看了许多,没想到会出这个意外。

    这玄木紫玉筹,其实已经是算筹里面品质很好的东西,可以承载很强的神识,但如今自己却还是摧动的太厉害了,加持在了这些算筹上面的神识太过沉重,以致于这些算筹超过了承载极限,终于有数道爆碎了开来,而这,又使得其他的算筹承受了更大的压力……

    啪啪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爆响响起,周围的算筹皆飞快的爆开。

    方原脸色,已深沉到可怕,而山谷下方众修,则顿时惊愕到了极点。

    尤其是班飞鸢,更是急急的拿出了一个铜木匣子,里面放着的是自己的金精雕纹筹,他看出了方原出的问题是什么,想将自己的算筹借给他,可是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这金精雕纹筹,比起方原所用的玄木紫玉筹来,也强不了多少,恐怕一样承受不住他的神识……

    “难道要功亏一篑了不成?”

    班飞鸢眼神都要急出火来:“不是输在阵道,却是输在了算筹上?”

    没有了算筹,方原的推衍速度便要大幅度下降,好不容易占得上风便全然没有了。

    “哈哈哈哈……”

    而远在三万里之外,麻衣年青人则忽然大笑:“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他不知道对手出了什么事,只是感应到对方那一丝一缕,不断增涨的阵道力量,忽然间停止了涨势,心下登时大悦,还以为对方是达到了极限,一颗惊惶的心便安稳了下来。

    “究终还是要你等入我瓮中……”

    他低声大喝,摧动了一百零八道阵旗,周围阵势大涨,便要完全阻断其他的阵力!

    “方原师兄,快用三生……”

    但也就在这时候,三万里外的方原,身边玄木紫玉筹正在片片落地,一地碎屑,他的推衍,也眼看着便要完全停下来,似乎大势已去,山谷之内,众修皆一脸惶然,但洛飞灵却忽然想到了什么,高声提醒了起来,而甚至不等她说完这句话,方原便也忽然间想到了。

    “哗啦啦……”

    他忽然间从乾坤袋里扯出了一物,在空中铺展了开来。

    那一物扯开,却是一道竹卷,颜色翠绿清雅,犹如玉质,暗藏凝光。

    那正是老龟指引他找到的万灵卷,此卷记载的是太古阵道,材质则是十大神物里排名第三的三生竹,在海水之中,浸泡了不知多少万年,依然苍翠如新,毫无变化……

    方原一掌拍在了竹简之上,那竹简立时散乱了开来。

    百余道竹简依着方原的神识引动,顶替了玄木紫玉筹,飞快旋转了起来。

    心里也忍不住一叹:“洛师妹真的聪明,哪里还有比三生竹简更适合做算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