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真一道妙法
    “快杀了他……”

    大殿之中,一片凝重,皆被王纣的疯狂模样所惊动。

    也不知为何,他们见到了发狂的王纣,第一个念头,居然都是不愿相信这一幕。

    足过了许久,才有人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祭起法宝向着王纣的后背狠狠打落了过去。

    一时间,紧跟着无数人,神通如雨,疯狂向着王纣轰落。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蠢货,还敢向我出手?”

    法宝如暴雨,将王纣夹杂在了中间。

    但王纣迎着众多的法宝与神通,疯狂嘶吼,居然毫无惧色。

    这一霎,他猛得捶胸大喝,喝声之中,右足狠狠往地上一踩,便只听得地面之下,一阵泥蟒钻地一般的闷响,天上地下,似乎有某种血量在这一霎间连接到了一起,而后犹如狂风暴卷,挟杂着无边阵力,自四面八方狂涌了出来,像是在众修头顶之上,都压了一座大山。

    “是大阵……我们刚才布下的大阵……”

    迎着这一突变,众修都有些措手不及,班飞鸢失声大叫。

    刚才他们意识到了阵势有变,似乎在被外面某些力量改变,秦乱吾与玄宗九道圣女,这才不惜一切,赶上前来阻止,却没想到,那只是故布疑阵而已,阵势其实早已改变了。

    而且不是从外面改变的,是从里面改变的。

    这时候被王纣引动,大阵之力,立时开启,这一方大阵,本是他们守住祖殿,这也是为了防止他们在此议事之时会有凶险出现的举动,但却没想到,这时候被改变了阵势,却非但没有起到对外的防御效果,反而为之一变,挟着无边巨力,直向他们镇压了过来。

    而被这大阵镇压,每个人便都有些举步维艰,行动凝滞,沉缓了数倍。

    “原来是你……果然是你……”

    班飞鸢反应最快,已然意识到了这时面的玄机,指着王纣失声大叫了起来。

    他已然想得明白,这定然是王纣到来之后,便在大阵之上做了手脚。

    但让他心间愤怒又无奈的是,自己向来被人称作小辈阵道第一人,也一向以小辈阵道第一人自居,但在这大殿里呆了这么久,都没有感应到这大阵已隐隐有了某种变化!

    “哗……”

    而在他叫声之中,那已从大殿深处缓缓漫了开来,带着淡淡血腥味的气机,也忽然间一浓,肉眼可见,仿佛一片血海,瞬间便从大殿深处涌了出来,犹如一片浪潮,弥漫整个大殿。

    不知有多少修士,刚被大阵镇压,心神慌乱,一个不留神,便触到了这血气。

    那等血气,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居然有如实质一般,只要沾着一点,便有丝丝缕缕的血气,有如灵蛇一般,使劲的向他们皮肉之下钻了进去,瞬间充斥他们的奇经八脉,蚕食法力,皮肤之上,便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红斑,而在红斑底下,看起来还有活物在钻动。

    “不好,这是南疆血蛊?”

    众修尽皆大叫,有人认出了这等恐怖血气。

    这应该就是妖域里面盛传的厉害邪蛊之一,相传是由金丹鲜血喂养而成,极是歹毒,便是对于元婴大修,也有奇效,若是他们平时遇到了这等邪蛊,自然也有一些应对之法,但如今却是被困在了自己的大阵之中,又被邪蛊包围,一时之间,又如何能够反应得过来?

    一时间,人人惊呼,纷纷留在原地盘坐,只顾得上拼命撑起法力抵御血蛊侵蚀。

    “哈哈哈哈……”

    而在这时,王纣却疯狂大笑了起来,显得极是欢愉,狠狠一拳,将一直在苦苦支撑的玄宗圣女打的胸口凹陷,肉身崩毁大半,一脸苍白的跌倒在了地上,动也动弹不得了。

    血气蔓延,钻进了她的肉身之中,使得她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呻吟。

    而后,便又跳将起来,冲进了人群里大开杀戒!

    “嗤啦!”

    一位支撑不住,大叫着往外冲的世家子,被他一把扯住,生生撕成了两半。

    “嘭!”

    一位盘坐在了地上,只顾得上摧动一身法力,抵御周围袭来的大阵之力与歹毒可怖的血蛊,完全顾不上周围变化的修士,被王纣顺手一拳打在了脑门之上,直打的脑袋如同一个颗西瓜似的爆开,一团紫光想要逃走,却被周围的血气裹住,惨叫着被慢慢的吞食。

    “嘶!”

    有一位修士左臂上出现了红斑,他立时抬起右掌,毅然将左臂剁了下来。

    下一刻,便发现左腿之上也出现了红斑,便又咬着牙将自己的左腿也剁了下来。

    但很快的,他便脸色一僵,呆呆看向了自己胯下……

    ……

    ……

    只此一霎之间,异变大起,大殿之内,便如修罗场。

    众修实力皆不弱,毕竟是仙盟挑选出来的高手,但这一场异变,委实太过突兀,他们全然不防的情况下,便陷入了无比凶险的包围之中,既要抗着周围的大阵之力,又要提防着这诡异的血蛊,法力低些的,直接就死了,便是法力高些的,又能撑得到什么时候?

    更兼得,还有王纣这样一位狂人,展开了全力,于大殿之中游走,疯狂屠戮,他本就是中州四小圣之一,实力可怖,再加上众修又被大阵与血蛊严重束缚,还有几分力量抵挡?

    “哈哈哈哈……”

    王纣连杀得数人,便已浑身浴血,站在了大殿之中呵呵大笑。

    只是笑着笑着,声音便已嘶哑,猩红的眼底,似乎闪过了一抹痛苦之色。

    “快逃,快逃……”

    一片大乱里,也有人在拼命的叫着。

    他们比较靠大阵外围一些,而且毕竟都各自有着自己的手段,拼了老命,勉强破开了大阵的一道口子,一片哀嚎着向大殿之外逃了出去,但逃出去没多久,便忽然间失去了声息。

    “骨碌碌……”

    外面忽然有几个脑袋滚落了进来,正是刚刚逃出去的那几个修士。

    “做得好,做得好!”

    大殿外面,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着这个声音,大殿外面,忽然有一朵巨大的黑色莲花绽放了开来。

    这莲花生自地下,无比巨大,这一绽放,便像一个倒着的罩子,将整个大殿裹在了里面。

    而后,从那莲花四周,各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显现了出来。

    东首一个,乃是身穿麻衣的白面年青人,他正低低的笑着,十分满意的看着这一片狼藉的大殿,最后却是更为满意的看着站在了大殿之中,一身浴血的王纣,低声赞道:“无心使,以前且不说,如今我可是真服了你,先前的埋伏没用上,便借这愣头青设下了第二个计谋,简直便是天衣无缝啊,不过是区区一道幻法,便使得这些天骄伤损了大半了……”

    “嘿嘿,有什么用?”

    西首的一个,却是一个浑身罩在了黑色袍子里的罗锅,他听起来年龄已然不小,闻言却是冷笑了一声,道:“先是在那深山里布下大阵,结果被人发觉了,幸亏有个愣头青独自找了过来,无心使不是自信说可以利用此人,将这些人一网打尽么?怎么还是跑了一个?”

    那站在了北方的,便是他们说的无心使,却是一个容颜娇美的女子。

    她此时听了别人的嘲讽,也默不作声,只是目光看向了殿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过不了多时,殿外果然有几个黑影出现,如幽灵浮现,直接拜倒在了她身前。

    “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容颜娇美的女子,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这几道黑影。

    那黑影里的为首一人,拜伏在了她的身前,低声道:“刚才那六道魁首刚刚逃了出去,我们便奉了无心使之命一路跟随,想要伺机将他擒拿,但却没想到,那厮十分胆小,我们本以为他逃出三千里,便要停下,却没想到他一口气跑出了万余里,还在继续跑,再加上他身法实在太快,我们实在是跟不上他,被他跑掉了,便也只好先回来向您复命!”

    “还真让他逃了……”

    那无心使听了这话,脸上倒是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目光扫了一眼四周,也有些遗憾似的叹了口气,道:“我跟你们说过,那个家伙机灵的很呢,有史以来可以看破了我神通之人,怕也只有他这么一个吧,埋下伏兵,也没追上他,不过,我倒不急,慢慢找他便是!”

    听得这几个人言笑偃偃,便如将己等当成了死人,殿内众修,一时皆面如土色。

    看看这四个人,再看看立身于殿中,面无表情的王纣,他们如何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只是不明白,这龙迹之中,何时出现了这么几个魔头?

    他们又是何来历?

    “未请教诸位道友名讳?”

    也就在此时,身上钉上了三道分神钉的秦乱吾,低低叹了一声,开口问道。

    他身上钉了七道分神钉,身上也生满了红斑,但在这时候,却还保持着面色的沉静。

    “我们?”

    那三道黑影听了这话,都只是微微冷笑,只有殿门口一位身形肥胖,露在了袍子外面的皮肤,便像是涂了一层金粉,生得满脸横肉,宛若铁山也似的男子,冷冷笑了一声,倨傲的向着秦乱吾看了过去,道:“黑暗之主御下四大使者,特来拜访你们这些天骄道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