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零八章 新晋队首
    周围众修,脸色一下子变了。

    不仅是公羊里等人,就连宋龙烛等三位熟人也皆是脸色大变。

    中州袁家子袁宵脸色都已一片铁青,沉道:“你……这队首之位,乃是仙盟诸位长老,还有位世家前辈一起商议出来的,岂是你可以擅自争夺,你……你这是在寻死啊!”

    方原保持着心间的平静,只是淡淡瞥了他们一眼,道:“不论是对是错,离开了龙迹之后,我自然会去找仙盟诸位前辈分说,便是要解释,也是解释给他们听,而如今,还是要以任务为重,我自荐于队首,便是要带着你们在七天界限到来之前完成剩下的任务,至于你们,别的话就不用说了,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先跟着我做完这任务,或者是……现在便动手!”

    说完了这番话,他便不再开口,立身在原地,静静的等着。

    袍角飞扬,青气翻滚。

    一种难以形容的压抑感,自他身上散发了出来。

    众修的眼神,在这一霎立时变得警惕了起来,甚至还带着些疑惑。

    他们万没想到,自入了龙迹之后,便一直对各种事情容忍,甚至连王纣拿他立规矩,都没有多解释过一句的方原,居然会在这时候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疯狂至此,霸道至此!

    一出手拿下了王纣不说,如今居然还不惜与他们动手吗?

    一个个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时候是该直接与方原斗个你死我活,还是继续做这任务的好。

    ……

    ……

    “唉,若不是看到你暴起夺权的模样,我几乎都快要忘了你当初在六道大考之时一人挑战天下天骄的狂傲了……”一位沉默里,宋龙烛忽然低声笑了起来,向着方原踏出了一步,道:“我老宋选择相信你,也选择以任务为重,所以我决定先跟着你完成了任务再说!”

    周围众修,都有些目光复杂的看了宋龙烛一眼。

    许玉人与韦龙绝,倒是未多说什么,对视一眼,便也跟着迈出了一步。

    刚才这一场夺权,虽然事发突然,但经过了这么一会功夫,便已经足够他们做下决定来,虽然他们不见得支持方原这么做,但如今到了该表态的时候,便还是选择了站在方原身边。

    而这么一来,这一行人倒像是分成了两拨一般。

    袁宵等人,脸色更难看了。

    或有人怒意未消,或有人蠢蠢欲动,但一时无人真个再说些什么。

    能入此龙迹的,性格或各有异,但却都不是傻子。

    如今他们这一小队里,形势已经很明朗了,方原忽然夺权,虽然让人意外,但却也着实震慑到了他们,尤其是方原出手之时,虽然十分突然,但却也不能算是偷袭,如此一来,居然倾刻之间将王纣拿下,便让人对他的实力更是晦莫如深,心间生出了深深的忌惮……

    他们毕竟不知道方原此前已前后推衍过,只当是方原实力深不可测。

    而到了这时候,王纣已经重伤逃遁,剩下的人里,南海圣女洛飞灵,分明便是与方原一路,宋龙烛、许玉人、韦龙绝三个,也明显是他们站在了一起的,这就使得他们的实力很是不弱,双方若是斗将了起来,就算他们剩下的人都在一起,也不见得能够稳操胜算。

    更何况,他们这几日里,对王纣也未必没有意见,不见得就会齐心协力。

    而在其他人态度不明的情况下,自然谁也不愿挑这个头了。

    毕竟,离开了龙迹之后,自然会有仙盟和长辈们处理此事,倒是用不着他们操心了。

    毕竟,无数如何,任务第一。

    于是,最终还是那位班飞鸢看了洛飞灵一眼,踏出了一步,道:“离开龙迹之外,你做的事,说的话,我都会如实禀报各位前辈,但现在的话……还是先做我们该做的事吧!”

    见得众修没什么意见,都答应了下来,方原便静静的点了点头。

    他夺掉王纣的权之前,委实没有多少把握,倘若这时候这些人仍然不服气自己,那免不了便会出现一番内斗,就算是自己能赢,恐怕他们这一小队也会损失惨重,有没有足够的实力在这龙迹之中自保且不说,起码他们该完成的任务,怕是就受影响,无法完成了。

    而宋龙烛等人,见到众人承认了方原的队首之位,也皆松了口气。

    不过眼前的问题虽然已经解决,但内心里,却也忍不住对方原有些担忧。

    这件事,毕竟闹的太大了。

    谁也不知道离开了龙迹之后,会生出什么样的麻烦,当然,抛去这点不说,他们心里倒是觉得十分痛快,自入了龙迹之后,他们便颇有怨言,只是任务为重,不敢说太多话而已,倒是没想到,他们这里面,看起来最好说话的方原,居然搞出了这等大事情……

    不过想想,六道大考之后,他便曾经为了杀一个人,而惹下了大祸,以致被昆仑山放弃,从那时候就可以看出这个人的狠辣来了,那么如今做出这等事来,似乎也不算什么意外。

    只是,事情已经闯下,那么如今惟一可以弥补的,便是将任务完成了。

    只要没有影响到这任务,或许便可以将惩罚力度降到最低。

    说不定,真会得到一些人的支持,认为他临时换掉王纣是正确的做法。

    ……

    ……

    “方原道友,我们还要继续向前走么?”

    在这时候,班飞鸢转过身来,向着方原问了一句。

    其他诸人,目光也都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虽然方原成功夺权,但无疑也使得他陷入了两难之中。如今这些队友们,还不知道方原所说的前方有凶险,究竟是真的,还是为了夺王纣的权,而故意找的借口。按理说,这时候对方原最有利的,便应该是继续向前,证明自己的猜测,也就为他的夺权,找到了理由。

    但是若这么做了,又太冒险。

    可关键地方在于,若是重新选择一块地域测量灵脉,时间又很紧迫了。

    如今他们赶去的第三块区域,是在选定前面两地之时,便定下来的,若是要新重选,那便要依着前面两处地域的特点,重新选一块合适的,谁也不知道这需要花费多少功夫。

    方原听了班飞鸢的话,甚至看出他们眼底的玩味之意,面上却也不动声色,抬头向前看去,只见山谷幽幽,青山碧水,风景说不出的秀丽,可是看在他的眼里,偏偏就觉得十分不安,尤其是候鬼儿脸上的惊恐之色,还未散去,便更让他觉得心里有些没底了……

    候鬼儿不只是胆小而已,他也有着自己的判断力,倘若他觉得自己身边的人足以应付前面的凶险时,便不会表现的如此失色,便如之前遇到了那群遗种围攻的时候一样,可如今,他仍然如此的不安,便只能说明,他认为前面的凶险是十分可怕,根本无法应对的。

    因此微一沉吟,他便做下了决定。

    抬起了头来,沉声道:“不必多言了,换个地方重新测量!”

    众修听了,脸色各个有异,但却也不会在这时候多说些什么话。

    反正方原都已经队首了,自然要听他的。

    ……

    ……

    班飞鸢虽然不见得认可方原,但却有着一个阵师该有的风度。

    在他自己擅长的领域,该说话就说话,甚至表现的十分自傲,但在该用拳头说话的地方,那就老老实实,如今既然是方原夺来了队首之位,那么他便也在方原手底下尽责任,与方原一起,于空中探查,推测,倒是只用了一天的时候,便找到了另外一块区域。

    距离此地倒是不远,众修很快赶了过去,用心测量。

    方原与王纣处事不同,既然夺来了这队首之位,那便好生安排,短时间内,便已设下了一方八面循环阵,守住了四方各域,护住了中间负责测量之人,此事安排的巧妙,无论是有凶险从天上来,地下来,又或是四面八方,都可以及时守住,众人之间,互相援手。

    从这一道阵势来看,他做的倒是比王纣精细的多。

    众修只当是他在故意表现自己强过了王纣的地方,也不多想。

    却不知道,方原在这时候,是真的有点担心会有凶险赶来,他不知道此前候鬼儿感受到的,以及自己发现的端倪,究竟代表了什么凶险,但肯定不会是普通的龙迹遗种。

    毕竟,这些遗种再强大,灵性也是有限的,它们已经适合了这龙迹里的天地环境,便不会去轻易触碰这龙迹之中的残阵,而从这残阵的改变来看,分明有着自己的规矩,有着自己的目的,说不定便是有某种具备着极高神智的生灵所改变,这些生灵,如果是故意改变了残阵,在等着他们自投罗网的话,那么也不是没有可能会再一次找到他们现在的位置来。

    如今的方原,便是在小心应付着有可能会出现的凶险。

    不过还好,他们在这一块区域,用了一天半的时间,终于将所有的结果测量完毕,然后归拢了起来,如今距离他们之前做下的七日约定,还剩下了差不多半天的功夫……

    而直到得出了这个结果,他们也没有再遇到什么凶险,甚至连遗种也没看到。

    众修心里都松了口气,准备去与另外两队汇合。

    方原面色如常,心里却也不免有些嘀咕。

    若是有凶险到来,当然会影响到任务,可在某种程度上,这也等于是证明了自己之前的猜测,确实有某种厉害的生灵盯上了他们,可如今偏偏没有,这条路便走不通了……

    就连他自己也忍不住想,总不会是我之前真的猜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