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零七章 夺权(三更)
    在方原握住了黑色大刀刀背的一霎那间,气氛忽然间就变得凝固了下来。

    “你想做什么?”

    队首王纣森然看着方原。

    看得出来,他脸色很难看,怒意也很重,像是一座即将爆发出来的火山。

    眼神里丝毫也不掩饰对方原的愤恨之意,周围有人见了这等剑拔弩张之势,心下也有些紧张,想要上来劝阻,但平时王纣凶威太盛,众修在他手下,都是尽可能的不找麻烦,这时候便是想上前来劝,也有些犹豫,惟恐劝阻不成,倒是被他的怒火给波及到了……

    而与王纣的怒意相反,方原脸色显得异常平静,似乎已是心里有底。

    他只是直视着王纣的双眼,淡淡道:“不要杀他,也不要带大家去送死……”

    这一句话,或说是方原平静的表情,反而更加的激怒了王纣,他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惊人的杀意,森然目光看着方原,认真的说出来了一句话:“你莫忘了,我才是队首!”

    哗啦!

    在他说出这一句话时,手中黑色长刀,力量暴涨,再度向着候鬼儿斩下。

    刚才他那一刀斩出来,只是运转了三成力道,对于斩杀候鬼儿自是足够了,但也因此,才被方原一把握住了刀背,但是如今,他杀心已定,便直将一身力气全都运转了出来,方原反手握着刀背,本来就不易发力,这时候,便更是眼看着握不住刀,要被他一刀斩下。

    而在这一刻,方原也叹了口气。

    在他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绝然之色!

    “哗啦”一声,在王纣法力暴涨的一霎,他也随之法力暴涨。

    甚至说,他比王纣还要快了一分。

    就在王纣身上现出那一片杀意之时,方原便已提前运转了法力,右手如铁,死死钳住了王纣的刀背,然后横地里一夺,直将这黑色长刀向着自己这边拉了过来,同时左掌疾推。

    反手握刀背,本来就是为了夺刀!

    “你敢?”

    王纣不是傻子,也立时感觉不对,心间狂怒,下意识便要夺回刀来,但这时候,方原那左手一掌便已狠狠击到了他胸前来,到了他们这等修为,法力何其强横,如此近的距离之下,那一刀击向了胸口,若是击实了,怕不是连自己的肉身都要被对方直接打成一滩烂泥?

    王纣狂暴难言,已不及夺刀,飞身向后掠去,背后黑袍暴涨。

    哗啦啦……

    袍角飞扬里,那黑色葫芦已若隐若现。

    与此同时,他惊怒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你想造反……”

    但这话音还未落时,夺下了他手中黑色大刀的方原,便已经紧紧跟上。

    一身青袍猎猎,无边青气鼓鼓荡荡,犹如潮水直涌到了王纣身前,二人以有心算无心,王纣的反应总是慢了半拍,被这青气围住,那黑色葫芦便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住了,居然没能及时飞出来,反而被那青气卷起,裹挟的结实,飞快的向着方原身边飞了过来……

    “我只是要夺你的权!”

    而方原借着这个机会,掌中青气凝聚,化作一剑,直直斩到了王纣身前。

    “这一次入龙迹,我只想将这任务完成……”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那一剑也是剑光暴涨,势如闪电!

    比起王纣的暴怒,他这一剑更显得毫不留情,堪称杀意满满!

    王纣心情不知如何形容,简直怒发如狂,万万没想到方原敢夺他的刀,也万万没想到方原敢真个向他出手,更没想到的是,他不仅是向自己出手,更是要一剑要了自己的命。

    紧切之间,他也只能将披风横了过来,挡在身前。

    “嗤啦”

    那一道剑光,凝聚到了极点,他这可以挡下龙种一击的披风,居然被这一道剑光划出了一个口子,直激得他怒吼连声,身形急掠,要先与方原拉开了距离,然后再施展神通。

    这时候他黑色长刀已不在手上,再加上措手不及,武法相斗,已处于劣势。

    “所以你无论做了什么,只要对任务有利,我都可以忍你!”

    可是方原既然已经出了手,便不再有任务犹豫,口中说着话,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真个将王纣当成了生死大敌,紧接着便又是一步欺上,便犹如附骨之蚀,狠狠欺近到了王纣身前来,重重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直将王纣打的嘴角溢出了鲜血,肋骨不知断了几根。

    “你……”

    那一拳似乎将王纣胸腔里的声音都挤压了出来,带着无尽羞怒。

    借着这一拳之力,他与方原拉开了些许距离,便要强提法力,施展神通震压过来。

    方原则是冷冷看着他,继续说了下去:“但我现在感觉你的刚愎,已不适合这个任务……”

    说着话时,他身形不动,头顶之上,却已青云如云。

    轰隆隆!

    王纣的法力还未提起,便被这青气狠狠镇压了下去,重重跌向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

    而方原在这一刻,则是飞身欺下,大袖荡荡,身边青气轰隆隆卷下。

    “所以,杀了你又如何?”

    暴喝声中,青气如瀑,如山,如海,直卷了下来。

    看这情形,居然是想要趁这个机会,赶尽杀绝。

    周围众修,被这杀气慑住,一时之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噗……”

    而王纣被这青气镇住,一口鲜血直喷了出来,一身经脉都似乎碎裂掉了。

    眼见得方原已从半空里冲将下来,似乎要将自己斩杀,他也终于知道大势已去,被这连续几下偷袭,他连失了黑色大刀,和火鸦葫芦,可以说最强的手段根本连施展都没施展,便已经丢了,如今身受重伤,便是神通也施展不出来,这一战更是可以直接说是惨败!

    已经别无办法,他只恨咬着牙关,暴吼了一声。

    “哗啦”

    他身后那已经被斩出了一道裂隙的披风,陡然间碎裂了开来。

    那披风居然像是化成了一片乌云,在方原的青气镇压之下,生生撑出了一道口子。

    而王纣则是毫不犹豫,飞身跳向了半空,疾疾向着东南方向遁走。

    “方原……不斩你,吾誓不为人……”

    低低的声音传了回来,分明已是内息不稳,但却夹杂了无边的恨意。

    方原看着他的身形消失,将手里青气凝聚起来的大弓缓缓放了下来。

    实在没想到,这位王家道子,着实本领不凡,自己早在确定了他不会听自己意见的时候,便确定了要将他拿下,又在他出手斩向候鬼儿之时,便定下了一系列的出手计划,更是因为此前自己见过他那一场大战,便已对他的神通有了些了解,可谓是占尽了便宜……

    但饶是如此,他居然还是逃走了!

    这只能说明,他的本领,确实不弱……

    ……

    ……

    “方原道兄,你这是……”

    看起来交手数合,但实际上只是弹指而过。

    周围众修直到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有人惊怒不已,向着方原大喝。

    方原慢慢的转过了头来,身边的青气里,飘浮着王纣的黑色大刀,黑色葫芦,而在他的手里,则持着一块玉玦碎片,这块玉玦碎片,正是他们进入龙迹之时,打开那条通道的三把钥匙之一,也是这一次进入龙迹的三位队首凭证,却是在刚才交手的时候被他夺了过来。

    目光缓缓扫过了众修,他心下也是微松。

    刚才向王纣出手,着实凶险到了极点,稍微出任何一点差错,他都不见得可以顺利拿下王纣,而周围这些同伴,也都实力不弱,公羊里更是老牌至尊元婴,论起真实实力,怕是不比王纣差多少,刚才他们若是出手阻拦自己,那么这一次夺权的游戏,还要更为麻烦。

    不过,看得出来,这几个人刚才都没有出手。

    一是他们刚开始没看出自己是在夺权,看得出来时,王纣便已经被自己击伤,二是洛飞灵站的位置很巧妙,刚好逼住了公羊里与另外几位高手,使得他们没办法直接冲上前来。

    这倒使得他对洛飞灵又高看了一眼。

    这个丫头其实也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刚才没来得及和她沟通。

    但她还是站在了自己身边,哪怕自己刚才看起来像是个疯子。

    留意到了众人惊怒的眼神,方原心里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这等行径,在这些人眼里意味着什么……

    这可是南海红天会安排下来的任务啊,影响到了世间二十年平安。

    甚至,这一次的任务可说是事关天元抵御大劫之计,这是何其的重要?

    而自己,居然在这么重要的任务里,忽然暴起,向一队之首出手,狠下杀手,将其打成了重伤,逼得他重伤逃遁,在这些人眼里,便已经不仅仅是疯狂两个字能形容的了……

    只是,既然做了,那便要继续走下去。

    “王纣不适合做这位队首!”

    他平静的说着,缓缓转过了身来,目光扫过众修,一身气机,雄浑鼓荡,如天塌山倾,低声喝道:“所以我夺了他的玉玦,自荐这队首之位,你们……有谁不服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