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零六章 有凶险
    “究竟出了什么事?”

    “难道是前方有遗种出没?”

    “看起来好像一切如常啊……”

    听到了方原的话,其他诸位修行之人也皆有些紧张了起来,警惕的提防四周。

    毕竟这里是龙迹,凶险无数,众修谁也不敢大意。

    包括王纣在内,这时候也是将神识摧动了极点,随时应对有可能出现的一切变化。

    但神识摧动之下,却只觉得龙迹之内一片安静,微风拂林,小溪潺潺,连凶恶的龙族遗种都没见到一只,与他们刚刚赶来之时完全一样,又哪里会有什么凶险出现?

    而眼见得众人的目光都看到了自己面上,方原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候鬼儿,知道他脸上的惊恐表情不是假的,再加上自己也生出了那种感觉,心里便更为确定,微一沉吟,低声道:“这周围的龙迹残阵,似被某种生灵改变过,前方定有凶险!”

    众修见他一脸凝重的模样,神情也一个个有了些变化。

    此前遇到的那些龙迹遗种,便已经是十分可怖的了,若比那些遗种更可怕,又会是什么?

    “周围残阵被动过……”

    班飞鸢也再一次认真的看过了周围,然后望着方原,皱眉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众修闻言,也皆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方原,眼底都有些疑问。

    方原微一迟疑,道:“请诸位道兄信我,我对这龙迹之中的残阵,也有些许领悟,虽然不深,但也能够分辨出一些端倪来,能够感受到,这周围的残阵,似乎是被人动过手脚,生出了细微的变化,而照此推衍,倘若我所料不差的话,前方可能会有一些可怕的变故!”

    “这……”

    众修听了这一番话,却都有些糊涂了。

    他们都对阵道有所理解,但对于比较高深一些的道理,就有些听不明白了。

    因此下意识的,都看向了班飞鸢。

    而班飞鸢初时也在认真的听着方原说话,但听到了后来,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奇异的表情,哑然失笑道:“方原道友这话说的有些夸张了吧,这龙族阵道,可是可是源自太古阵道一脉,和咱们如今所学的阵道大有不同,甚至传承全不一样,便是放眼整个天元,加上易楼的绝顶大阵师们,能对这太古阵道说出个一二来的也没几个,你居然敢说自己有些领悟?”

    任是谁,都听出了他话里的置疑与淡淡的讥嘲,看向了方原的眼神立时变了几分。

    就算是宋龙烛等人,这时候脸色也有些古怪了,彼此对视了一眼。

    只有洛飞灵不满的看了班飞鸢一眼,向方原道:“方原师兄,还有别的吗?”

    方原脸色有些沉重了起来,他从老龟处得到过太古仙文传承,和三生竹上万灵卷的事情,是不好对外人讲的,况且便是讲了,他们也无法辨得真假,很难相信,更重要的是,其实凭着自己对这阵道的浅薄理解,也只是有种隐隐的感觉,却是无法非常清楚确定的说出来。

    他能够确定这个想法,更重要的,倒还是候鬼儿那直觉佐证了自己。

    微微一想,认真道:“我不敢说自己对龙族残阵有多精通,但我确实得异人传法,有些许领悟,请诸位信我,再者,我这位同门候鬼儿,天生敏锐,也是发现了一些凶险的……”

    众修听得他这般说,便都将目光看向了候鬼儿。

    从一进来开始,他们便对这候鬼儿有些好奇,不知道方原非要带这么一个几乎等同于没有修为的人进这龙迹来做什么,若说是他故意想带这么个人进来蹭功劳吧,又不太像,毕竟这样的人,这么点子修为,进入了龙迹,连后腿都扯不了,只算是可有可无的一个人。

    若说他对凶险有种天赋的话,倒勉强说得过去。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快快说来!”

    王纣已经有些不耐烦,望向了候鬼儿,厉声说道。

    候鬼儿被他喝斥了一声,却是有些惊慌,只是低下了头来,不敢作声。

    众人见得,便已经有些心思难定,看向了方原的眼神古怪了起来。

    王纣强压下了心里的不耐,目光转向了班飞鸢,道:“班道友,你觉得如何?”

    班飞鸢一直在旁边静静的听着,手指暗暗掐动,似乎也在推衍着什么。

    听到了王纣问自己,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既然问我,那我也只好如实讲来,刚才我已推衍过周围的灵脉走向,实在看不出这些残阵有什么变化,更看不出它们什么时候被人动过手脚,况且,这龙迹之中,遗种不少,却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智慧生灵,如此说来,呵呵,若不是方原道友看错了,那想必就是因为方原道友阵道造诣太强,远超过我罢了!”

    众修听了这话,如何还能不明白?

    这位班飞鸢,可是有着小阵阵道第一人之名,他在这阵道一途,再进一步,便有资格称为当世阵道大宗师了,而方原,虽然曾经得过阵道魁首之名,但那中州六道大考,只是考取阵师之名的一场小小考核罢了,两者如何能够相提并论?

    在众人眼里,方原的阵道,自也是比不上他的。

    他刚才那话,说的客气,但实际上已经是完全否认了方原的话了。

    很明白的说了自己没发现什么异常,就差没有直接指出方原是在胡说八道了。

    而王纣听了这番话,脸色也是沉了下来,相比起方原来说,他当然更信有着小辈阵道第一人的班飞鸢的话,眼见得时间耽误了不少,已然有些不耐烦,狠狠看了方原一眼,道:“有什么事情,看清楚了再说话,若是再有人胡说八道,动摇军心,便休怪我刀下无情了!”

    说罢了,低喝一声:“加强戒备,继续赶路!”

    众修闻言,虽然心下也多多少少有些犹疑,但也依言招来了腾云,准备赶路。

    可是望着前方那一片青山碧水,方原心里警兆之意越来越强,忍不住上前道:“不可!”

    队首王纣停了下来,目光冷漠的看着他,道:“你究竟想如何?”

    方原认真想了想,道:“龙迹之内,太过凶险,稳妥起见,我们还是换个地方测量便好!”

    听了这话,旁边的班飞鸢忽然“嗤”的一声笑了起来。

    众修转头看去,便见他目光有些玩昧的看着方原。

    队首王纣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森然看了方原一眼,道:“这片区域本来就是我们提前推衍出来的,距离我们最近,也最合适,若是顺利,我们便可以保证自己成为三队之中用时最短的,若是随便更改,却需要凭白消耗精力再寻找这么一块合适的区域,耽误多少事?”

    周围气氛已有些凝重了。

    人人都眼神古怪的看着方原,显得有些复杂。

    其实不光是王纣,就算是其他人心里,除了宋龙烛等与方原打过交道,同生共死过的人之外,也多多少少都是在想,莫非这六道魁首,真是因为被队首王纣当众立过威,心下不满,因此故意在这关键时候随便说些话来,有意让自己这些人多废功夫,夺不了三队第一?

    对于其他人来说,倒不怎么在意,完成了任务就好,可王纣却不同意啊!

    他那要强的性子是出了名的,就算是赶路,都要第一个赶到目的地,更何况是这任务?

    而方原听了王纣的话,眉头也皱了起来,低声道:“那便置此凶险于不顾么?”

    队首王纣则是冷哼了一声,冷冷看了方原半晌,才寒声笑道:“呵呵,凶险,龙迹之中,怎么可能会没有凶险?入龙迹之前,我们便都已经知道,此次任务有大功劳,但也有大凶险,别说你如今都说不出什么一二三来,就算前面真有凶险,难道我们就畏手畏脚了?”

    说着一声大喝:“走,前面便真有什么凶险,我也自一刀斩之!”

    不再理会方原,径直跳上了腾云,便要继续赶路。

    众修见状,人人低叹,也跟着踏上了腾云。

    就连方原,这时候也知道自己说不服王纣了,心神微凝,却不在开口。

    “不能……不能啊……”

    可众修刚刚才起身,忽然有人惊惶大叫了起来,正是候鬼儿,他一见众修要继续向前走,还要带了他一起走,却是吓的浑身寒毛直坚,大叫起来:“往前走会死的,都会死的!”

    众修被他这样子影响,心间不由得微微一沉。

    “我都已经下令,你还敢在这胡说八道?”

    前方的王纣听见了,脸上立时生起了一片怒色,眼底杀气陡然狂升,他之前怒火早就在爆发的边缘,这时候却全然忍不住了,对方原,对正式被众人敲定了名单,一起进来做此任务的同伴,他还不好真个说些什么,但候鬼儿这等微末修为,他又怎么可能放在眼里?

    “危言悚听,动摇军心,该杀!”

    一声暴吼之中,“哗啦”一声,黑色大刀忽然间斩了过来。

    这一刀斩出,天地色变,风聚云啸。

    候鬼儿身边的宋龙烛都被这一刀吓了一跳,居然来不及作出什么反应。

    分明看得出来,王纣这一刀是真存了杀心,要用候鬼儿的人头,来震慑御下众修。

    “啪……”

    但这一刀落下,却未见鲜血流出。

    众修眼神恍了恍,才看到是方原欺上身来,反手握住了王纣手中的黑色大刀刀背。

    王纣看着方原,眼神冷了下来,道:“我跟你说过,你影响到了任务,我便会杀你!”

    方原微一沉默,微微咬牙,直视着他的目光,低声道:“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