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零四章 青云红线(三更)
    青气一动,镇压万物。

    这,正是方原突破了元婴境界之后,玄黄一气诀最新的领悟。

    此前的玄黄一气诀,是求变,追求变化的极致。

    但在他结婴之时,借心意剑突破了变化的范畴,达到的新的境界,便是不变。

    不仅自己不变,青气所至,任何事物都不再变!

    他这一式神通,便等于是借助自己的玄黄一气,将方圆十里之内的遗种,都给困在了囚笼之中,不过相应的是,他自己在这时候便也不能动,毕竟这时候他修成这道神通时间还短,修为也还低,一动,便会引动更多的变化,玄黄一气镇压的力度便会大幅度的减弱。

    所以,他在动用这一式神通之前,便唤了洛飞灵一声。

    二人没有说太多的话,也没有神念上的交流,但洛飞灵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早已将一柄红色的短刀祭了起来,此刀方原早在越国魔息湖时,便已见过,如今刀还是那刀,但气机却已完全不同,洛飞灵手捏法印,向着远空一指,那一柄短刀,便陡然间飞了出来。

    漫漫青气里,一道红光飞过,衬的煞是鲜艳。

    “唰……”

    悠然长鸣响彻在天地之间。

    那一声长鸣,并非只是一声,其实是无数声颤鸣连接在一起响了起来的。

    短刀一起,便飞了出去,由于飞的太快,便是以神识感应,也只能看到一条短短的红线。

    飞快的旋转在周围虚空里,也引动了周围虚空里的无边力量,便如道道漩涡。

    哗啦!

    那些被方原镇压住的无数遗种,以及之前被这四人斩杀,落在了周围如同小山也似的遗种残骸,皆在这短刀旋转之下,被击得向外飞了出去,便犹如一片又一片的巨大浪花。

    滔滔不尽,汹涌的打向了四方。

    更远处山森里冲了出来的遗种,也被这浪头卷起,滚滚向外跌了出去。

    说起来缓慢,其实只是数息之间,他们所在的山域周围,便已出现了一片的空白,近处的遗种被击飞了出去,打向了远处冲来的遗种,双方滚作一团,混乱不堪,倒一时都冲不过来,使得他们所在的区域,倒是一瞬之间,出现了一片难得的空白,山林树木全都空了。

    而守在了这边缘上的数位修士,自然忙忙喘了几口气,快速的吞下了几颗宝丹。

    待到气息稍定,这才急向方原等人看了过来。

    眼神里,却皆是难以形容的凝重,以及遮掩不了的震惊。

    洛飞灵那一把红色短刀,飞快旋转着回了回来,她只见上面又有血污又有什么的,只是不敢接,苦着一张脸找东西来擦,可众修却都只是神色大变,诧异于这短刀之利。

    当然了,南海忘情岛小圣女手里的短刀,再怎么厉害,也总是理所当然的。

    而之前方原施展的玄黄一气镇压万物的神通,便让他们感觉有些可怖了。

    那青气盖落了下来,便是他们,也觉得神通运转不灵,肉身沉重,贴了定身符也似……

    ……那究竟是何等神通,难道可以束缚元婴大修不成?

    倘若刚才他们二人联手,不是在攻向遗种,而是攻向他们,那自己又有几分胜算?

    一想到了这个问题,众修心下皆有些惊疑。

    “畜牲,还要在这里与我捉迷藏?”

    也就在此时,东方远处虚空里,王纣厉声大喝,震荡天地,于此同时,他一步赶将上去,终于将那一头银色蜥蜴逼到了角落里,那银色蜥蜴身形急急变小,还要再溜走,但王纣大手抓去,却是一把捞住了它的尾巴,银色蜥蜴大惊,便在空中转过了身来,一口红息喷来。

    王纣已被它激怒,居然不射,扯起身后的披风挡在了身前,那红息可怖,但居然没有穿破那披风,然后王纣披风抖开,森然一笑,黑色大刀横贯天际,狠狠向它斩将了过来。

    “噗……”

    脖腔处金血喷涌,一颗偌大龙首,滚动着落向了地面。

    轰!

    也在这银色蜥蜴被斩的一霎,周围虚空里,便有一种淡淡的威势消褪了,正是这银色蜥蜴的王威,此威一退,周围那些势若疯狂的黑色蜥蜴,以及不停从周围山林里涌了出来的遗种们,便皆是一怔,似乎清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的残骸与血肉,露出了惊恐的眼神。

    “哗!”

    都不用别人再出手,它们也不知是谁领头,忽然就夹着尾巴逃向了山林深处,毕竟之前只是被银色蜥蜴的威势所压迫,才会不知恐惧不畏生死的来攻,如今却已知道怕了。

    见得这一场凶险,终于安然渡过,周围众修,心间也皆是一松,脸上都露出了一抹笑意,皆向着方原走了过来,拱起手笑道:“方道兄,刚才我们几人,都要多谢你助手了……”

    方原平静点头,正要开口,却忽听得一个深沉的声音响了起来:“谁让你出手的?”

    众修一惊,转头看去,便见王纣提了黑色大刀,踏着虚空,缓缓走了回来。

    背后黑色披风翻翻滚滚,犹如一片黑云。

    而他的脸色,却似比那一片黑云还要黑,凝聚着森然的寒意。

    方原也怔了一怔,解释道:“刚才我见周围局势凶险,几位道友压力太大……”

    王纣直接冷冷打断了他的话,目光凝聚,似是择人而噬的凶兽,森然道:“他们压力大是他们的事情,既入龙迹,便是死也要尽到自己的责职,而我之前便已经说过,既然我是队首,你们便该听我的命令行事,令下而行,令收而止,各司其职,不可混乱,亦不可自作聪明,话已说的这么清楚,你却还要逞能,冒然出手,若出了麻烦,那该由谁来负责?”

    方原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

    王纣怒意仍未消退,看出了方原心间不悦,更没有像魔边将士一样伏首贴耳,脸色便更是难看,继续道:“你只顾出手,就算救下了人,可是灵脉测量就不用管了么?你号称什么六道魁首,难道不知道这龙迹之中灵脉多变,一旦错过了这个机会,又要多出多少事来?”

    方原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我负责的那一区域,已经完成了!”

    王纣怒意大起,双目一翻,森然看向了他,低喝道:“完成了便可不遵吾令?”

    此言一出,周围气氛忽然凝固了起来,十分压抑。

    王纣的黑色大刀,仍未收将起来,背后三千火鸦,也仍飞舞在半空之中。

    看他这一身怒意,似乎方原再顶撞一句,便要一刀斩将过来。

    不远处,刚刚测量完了灵脉的班飞鸢等人,还有洛飞灵,宋龙烛等人,也都聚拢了过来,有人冷目旁边,有人暗含忧色,更有人愤愤不平,似乎忍不住便要顶撞王纣一般。

    周围气氛,一时变得异常压抑,森然可怖。

    众修皆神情紧绷,似是一触而发。

    而方原迎着王纣的目光,心间也生出了许多不平之意。

    但他沉默了很久,还是向着王纣抱了抱拳,道:“王道兄说的话,我会记下的!”

    周围众修听了这话,心底都是微松,只是隐隐的,也低叹了一声。

    周围气氛变得有些松快了。

    王纣冷冷盯了方原半晌,身上的怒意也缓缓收敛了去。

    他缓缓收起黑色大刀,目光冷冷扫过了众人,低喝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你们都给我记下了,吾为队首,尔等便皆需依吾命行事,但有谁再自作聪明,不守吾令者……”

    声音微沉,目如刀锋:“斩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