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天生怪才
    候鬼儿毕竟可是只有筑基修为啊,而且是最低阶的丹药筑基……

    从云州越国到南海,万里迢迢,莽山密布,他又愣了吧唧的,居然这么有种,直接找到了南海来,而且居然真的找到了洛飞灵,这可实在是有点传奇色彩了,就连方原也忍不住对候鬼儿有些肃然起敬,看他这模样,便知道一路上应该吃了不少的苦,可是能够不缺胳膊不缺腿的来到南海,本身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吧?

    而且,他在这时候赶来了南海,也算是参与了南海仙会了吧?

    谁能想到呢,青阳宗居然有两个人会参加南海仙会,一个是自己,一个是他?

    心里有些苦笑,看向了洛飞灵,人家来讨债来了,你总得有个说法吧?

    洛飞灵也是笑吟吟的,道:“候鬼儿师兄放心吧,虽然这个事当时我给忘了,可我说过的话还是算话的,你先在南海好好休息,我回头就去跟那姑娘说说,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候鬼儿一听连灵果也不吃了,紧张道:“真的有这么个人吗?”

    方原无奈:“合着你自己万里迢迢找了过来,都不是很确定那个人存不存在?”

    “那这算是只为了一个念头就万里奔波吗?”

    洛飞灵笑道:“当然有了,她就是我们南海青螺岛上的武道教头,也是个金丹修为呢,各方面都很合适你的要求,不过有句话儿我可要提前说给你啦,这位武道教头可是命硬,已经嫁了十回啦,每一位道侣都出了意外,所以她自己都说自己是个克夫命呢,只想找个命硬的好好作伴,不能再出事了,我把她说给你倒是可以,不过你自己可也得好好想想啊……”

    “没问题!”

    候鬼儿惊喜的脸都通红一片,叫道:“我别的不会,就会保命!”

    洛飞灵笑道:“那我回头就带你去见她,不过你得先洗个澡,换身衣服!”

    方原在旁边看的瞠目结舌。

    他当初在青阳宗时,便因为孙管事提起,留意到了这么一位怪才,知道他生性胆小怕事,又爱占眼上的便宜,平时三百里之外闻着了危险,便赶紧溜了,没想到如今居然激发出了这么大的勇气,明知道那是一位克死了十位道侣的武道娘子,居然也面无惧色的往上冲!

    这可真是有点……了不起!

    不过如此想着,他倒也忽然想起了一事。

    这位青阳宗的同门,可说是怪才,也可说是奇才,当初自己率门人弟子前往魔息湖试炼之时,便是因为知道他有对危险极其灵敏的感应,这才请他同行,而后来,他也果然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当时的自己,修为见识都还浅薄,感觉他这本领,也就是有些特殊罢了,可直到如今,自己都没有完全搞明白他这本事是如何来的,只能啧啧称奇。

    这等本领,应该算是一种天赋了。

    虽然不像那些拥有天赋神通的怪胎一样听起来威风,但这天赋,却可能更有用才是!

    而现在,又要马上进入更为凶险的龙迹了,正是需要这等怪才之际,偏巧不巧,候鬼儿却万里迢迢寻亲而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倘若有他可以一同进入龙迹的话……

    ……歪头打量了候鬼儿几眼,心想该怎么骗他答应下来呢?

    正想着呢,就听见洛飞灵直接笑吟吟的问道:“候鬼儿师兄,差点把你这个事忘了,是我的不对,真个对不住你,可是我还有件事,得厚着脸皮请你帮忙,只是提前说清楚,这件事十分凶险,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

    说着微顿,认真道:“不论你帮不帮,这门亲事我都帮你说!”

    方原没想到洛飞灵直接问了出来,便在也旁边等着候鬼儿的答案!

    候鬼儿挠了挠头,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只要这门亲事能成,那我就帮你!”

    洛飞灵听得极是开心:“那我先谢过你啦,走,我带你找地方洗澡换衣服去!”

    见他们二人就这么轻松将这件事定了下来,方原便也不再多话,只等他们的结果。

    回到了藏经殿去,继续看那关于龙迹的典藉,约摸大半天功夫,便见洛飞灵与候鬼儿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洛飞灵笑的很是开心,得意洋洋的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候鬼儿兴奋的一张黑脸都似乎在放光,不停的搓着手道:“好,好……”

    说着又像是有点担心,道:“就是太漂亮了点!”

    洛飞灵叉着腰道:“你还不满意吗?”

    候鬼儿嘿嘿的笑,道:“没关系,我可以接受这点不足……”

    方原十分诧异:“这事居然就这么成了?”

    洛飞灵笑道:“马娘子很是满意呢,她最宝贝的东西,便是她的座骑倒山豚,那是陪她出生入死过的,以前就放过话,谁想做自己的道侣,便非要得到那只倒山豚的认可才行,平时那倒山豚脾气大的很,见了我都要冲过来追,没想到候鬼儿师兄本事这么大,就挠了几下肚皮便把倒山豚给收伏了,见了他比见了马娘子都亲,一下子便将马娘子给镇住啦……”

    候鬼儿满面兴奋,不停的道:“看家本事,看家本事……”

    方原想起了候鬼儿原先在青阳宗的职责,心里也有些无奈,这还真是桩好姻缘啊……

    既然候鬼儿已经答应,那方原便去找了一趟太虚先生,请他加上这个名额。

    太虚先生初时一听要加人,立时面露难色,叹道:“你也知道这龙迹之行事关重大,多少人盯着这次立功的机会,名额已定,便不好更改,但如果你坚持,我便去找人说说……”

    方原点头,正色道:“我这位同门是位怪才,虽然只有筑基修为,但一定可以帮上忙!”

    太虚先生一怔:“只有筑基修为?”

    方原点了点头。

    太虚先生诧异的看着方原:“你确定他不是进去送死?”

    方原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有种预感,便是我死在了里面,他也不会出事!”

    太虚先生无奈苦笑了起来,道:“那你就带着吧,既是筑基修为,那连说也不必说了,只是他这修为太过浅薄,也不够单独作一个名额,便当作是你的随从跟着吧!”

    方原考虑了一下,也只好答应了下来,如此候鬼儿倒可以进去了,若是事情可成,那功劳也只会记在自己头上,当然了,事后自己倒是可以将足够的补偿给了候鬼儿。

    此后仙宴继续,洛飞灵身为东道之主,自然要请了候鬼儿四处去玩。

    说来也是奇怪,候鬼儿在旁人面前都是猥猥琐琐的样子,眼睛也不老实,偏偏在洛飞灵面前极是从容,也不会像见到了其他女人那样盯着看,看起来倒更像个正常人了。

    具体原因方原也不知道,只能归结于洛飞灵天生的好人缘吧!

    而他也没有再离开藏经殿,只是老老实实的去阅读分析关于龙迹的一切记录,如此三天时间一晃而过,便已经到了他们这一行人出发前往龙迹的时候,这才离开了藏经殿来集合。

    海畔仙山之上,仙盟诸人,以及忘情岛老祖宗等人,皆已在山上等着,而在海水之中,已有三头巨鲸潜伏,只露出了一个背脊,一共三队进入龙迹的人马,这时候便分别站在了在头巨鲸的背上,迎着海风呼啸,气氛倒显得有些肃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

    “此去龙迹,天下苍生命运皆在尔等之身,望诸位不辞劳苦,不畏凶险,为这天下立此一功,倘若此行可成,昆仑山功德碑上,当留下尔等姓名,永为后世人称颂……”

    太虚先生站在了仙山之上,望着下方的方原等人,沉声低叹:“此行目的,皆已告之三位队首知晓,出发之后,他们自会告诉你们,龙迹的记载,你们这几天里,也都已看过,老夫亦不再赘言,只能衷心望你们凯旋而归,介时老夫当执壶牵马,为你等接风洗尘……”

    “既为天元,何惜此身?”

    巨鲸背上,有人沉声大喝,一片慷慨模样。

    旁边人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也太假了吧?

    虽然心间沉重,但众修毕竟都已经是元婴修为,心志坚定,也不屑说些什么慷慨的话儿打气,只是对视了一眼,见已准备妥当,那第一只巨鲸巨上,额心生了三道坚线的男子秦乱吾便朗声道:“诸位前辈放心,我等既已决定要去,便不会辜负了诸位的厚望!”

    说罢了,转过身来,沉声道:“走吧!”

    轰隆一声,他脚下的巨鲸跳到了半空之中,转过身来,直向南方游去,溅起波浪千丈。

    另外两头巨鲸,也同样跟上了他们,折转身来,破浪而行,直向南行。

    方原身边,洛飞灵向着海岸之上摇着手,向忘情岛老祖宗等人道别,小脸之上,表情似乎有些复杂,既有些激动,也有些坚定,更似乎有着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希翼之色。

    而候鬼儿,则是直接坐在了巨鲸背上,死死的抓着方原的袍角。

    分明已经吓的脸都白了,但还强行露出了一个笑脸,向着海岸上用力摆着手,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方原看到一个骑着一头巨大披甲野猪的雄壮女子,挥着狼牙棒和他作别。

    “该打起精神做事了!”

    方原迎着海风,深呼了口气,心神渐渐凝聚。

    脑海之中,过了一遍对于南海龙迹的了解,暗暗揣测起了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巨鲸划开碧波,疾向前去,后面的仙岛,很快便已经看不见了,而另外两头巨鲸,也开始与他们越来越远,也就在这时,坐在了巨鲸背上,最前面的王家道子王纣,慢慢的转过了身来,他穿了一身铁甲,双目显得有些呆板,脸上的线条显得极是刚毅,如生铁一般。

    “我知道有许多世家道统都对你很不满意!”

    他的目光,直直的看到了方原的身上,显得无比冷漠而坚硬,声音也显得有些硬梆梆的,道:“但我对那些事情不感兴趣,也不会因此而针对你,只是希望你明白一件事!”

    方原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王纣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我只想完成任务,所以你最好用心作事,不可自作聪明,倘若你影响到了这次任务,我才不理会你是否攀了南海的高枝,都会毫不犹豫的斩你!”

    方原放下了心来,友好的望着他,道:“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