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九十六章 五杯酒
    佳酿如海,珍馐如山。

    七日议事之后,便是三日仙宴。

    南海身为七大圣地之一,为此准备的极是妥当。三千年一场大宴,娇姬美人往来,力士雄奴穿插。丝竹婉转,仙乐飘飘,一片歌舞生平。灯笼飘飞在了南海之上,光照可铺三千里。世间仙宴无数,但若论起声势之隆,与宴宾客身份之高,修为之盛,可说绝无出此右者。

    远远看去,便可见一连三个小岛,数座大殿,都已被金桥连接。

    周围以神通摧生了无数奇花异草,香气扑鼻。三座小岛殿内,山上,皆有人谈笑风声。有人在大殿之内赏歌舞,饮美酒;有人在林间弈棋,争论不休;有人团坐论道,演示神通阵法;有人在沙滩捏土成兵,论起军阵。曾为好友者,珍惜难得相聚,携手低叹,只愿大劫之时并肩作战;曾有仇敌者,亦相顾无言,默然饮酒,大劫过后,兴许这仇便再也报不得了。

    毕竟,他们心里都明白,这许是最后的狂欢了。

    即便这龙迹一行,可以成功,但也不过再为人间争得二十年时间而已,而对于修行之人来说,尤其是他们这等修为的修行者来说,二十年时间,其实也不过只是弹指即过而已!

    而在这场仙宴里,那些有缘入得此宴的小辈们,自然也一个个的忙乱了起来,见缝插针,往来奔走,场间大人物,可都是平时费尽了力气,也难得一见的,如今却随处可见,只要过去打声招呼,那便是一面之缘,对自己将来的修行之路大有好处,甚至是平时一些根本不可能去请教的修行上的难题,如今只要碰到了那些大人物心情好的时候,也会点拨一二。

    方原亦在此会之中,手里执了一壶酒,敬了几个该敬的人。

    第一杯酒他敬的是琅琊阁白夫人。

    这一杯酒,自然是敬她的欣赏!

    无论是十年之前,她给了自己在琅琊阁读书的机会,还是那一道仙法,又或是如今自己在金桥头上,她第一个谴了白悠然来请自己入仙宴,都是莫大的人情,值得方原尊敬。

    十数年未见,白夫人音容依旧,只是显得憔悴了许多,白悠然抱了小麒麟,显得十分乖巧的偎在她身边。性情温惋的白夫人,上下打量了方原几眼,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当年我还以为你成就不得至尊元婴,没想到是小瞧了你,如今你已经是一方大修了,将来成就,非我等可以揣测,倘若未来悠然有难,还望着你念着这份师徒因果,多帮他一把才好!”

    方原能从白夫人的口吻里感受到她的尊重之意,便也凝重点头:“一定!”

    白夫人看着方原,又看了看在远头探头探脑,等着方原过去的洛飞灵,脸上也不禁露出了几分笑容,道:“忘情岛这个丫头是个好孩子,若你们安然回来,我可以替你做个媒人!”

    方原听了心间大喜,一桩大事总算是落地了。

    琅琊阁的白夫人作媒,总也对得起南海忘情岛这个身份了吧?

    第二杯酒,方原去敬了仙盟的太虚先生。

    他向来对仙盟有好感,甚至一度险些成为了仙盟的人,而这份好感的来源,仔细想想,便是从这位之前一直未曾谋面的太虚先生开始,在他想来,这样一来和自己并无交情,只是因为觉得自己有些资质,便愿意多给自己几回机遇的老者,本就是可以尊重的人。

    太虚先生饮下了那杯酒,巡查使,或说如今的新晋镇守赵至臻便在他身边侍候,然后看着方原的脸,太虚先生只是低低叹道:“这一次议事的乱象你也看到了,不知你心里是否会失望,但老夫没有别的话可以教你,只是想告诉你一句,仙盟诞生的初衷,乃是为了抵御大劫,因此,只有抵御大劫的才是仙盟,只要是为了抵御大劫,那便与仙盟理念一致!”

    方原知道太虚先生是在向自己暗示什么。

    他一直以来,也感受到了仙盟里面似乎有些暗中的力量在涌动,这使得仙盟与自己想象的不同,甚至有些隔阂,也让他如今没有了太多再向仙盟靠拢,甚至加入仙盟的念头。

    可以为仙盟做事,却不愿进入仙盟,听调不听宣,便是此意。

    而如今太虚先生这一番话,倒让他心里通透了些,认真的点了点头。

    太虚先生也心情大悦,拂袖笑道:“呵呵,去吧,此事须得认真做,若是成了,老夫将会以性命担保,你可以在大劫真正降临之前,得到最后一个成为化神修士的机会!”

    这就等于是拿性命在立誓了,方原也有些动容,郑重谢过了太虚先生。

    化神的机会……

    世间怕是再无什么承诺,比这更重了!

    仙盟也是在通过这个方法,弥补自己未入昆仑的损失么?

    第三杯酒,方原去见了雪原剑首。

    他在雪原之上,与洗剑池打交道不少,但却一直没有真的交流过,两方一直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处境之中,某种程度上,甚至还可以说是有仇冤,但在自己入金桥之前,雪原剑首还是一道剑光击来,帮自己说了一句话,那么凭着这句话,自己便应该过来敬一杯酒。

    此时那位身穿蓝袍,头束紫冠,气机藏而不露的雪原剑首,正在竹林里与一位身穿易楼道袍的老者弈棋饮酒,在林外有一位身上负剑的白袍剑仙,和一位易楼的年青女儒守着,不让外人随便闯进竹林中来,但是看到了来者是方原,两个便没说什么,直让他进去了。

    “当初在雪原之上,本座一直想见你,你不肯来,如今倒主动过来敬酒了?”

    看到方原入得竹林来,雪原剑首也不抬头,只是一边下棋,一边淡淡的笑了一声。

    方原道:“当时时机不到,见了前辈,晚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雪原剑首笑了一声,道:“那现在呢?”

    方原道:“现在应该什么也不必说了!”

    “有趣!”

    雪原剑首抬起头来,看了方原一眼,道:“现在确实什么也不必说了,当初在雪原上时,本座还想见见你,问你是否愿入我洗剑池修行,但如今,你已经入不得我洗剑池了,你的剑道之路是对是错,本座不会发表什么意见,但也不屑于瞒你,剑道之争便是大道之争,最不容人,所以有句话本座就说在前面吧,百年之后,本座会向你斩出一剑……”

    他神色微冷,有些认真的看着方原,道:“希望你做好接下这一剑的准备!”

    “百年之后……”

    方原微微凝神,想着这话里的含义。

    百年之后,大劫必然已经过去了,到时候再作这剑道之争么?

    他点了点头,将酒一饮而尽,认真道:“晚辈记下了!”

    然后方原重又倒了一杯酒,看向了易楼的那位老者。

    他没见过这位似乎已经老到了须发都白的发亮,似乎无法再更老的老者,但他记得,自己等在了金桥头上时,易楼也有一人去迎接自己,而如今,那个迎接自己的人,便在竹林外面守着,那就代表着,当时来替自己说话,便应该是眼前这位易楼高人的意思了。

    那位老者看起来老迈,说话却还很清楚有力,只是笑呵呵的看了方原一眼,道:“方小友,老夫在易楼里推衍了一世,只发现了一个最靠谱的规律,你知道是什么?”

    方原恭敬道:“愿请教!”

    那老者笑道:“今人定比古人更强,你能想象太古时候,那些在传说里可以毁天灭地的强者,放到了如今,其实都只是些练气境界的修士么?路是人走的,所以今人一定走的比古人更远,剑道也是路,路就没有不通的,若你觉得不通,那只是因为你还没有能力走过去!”

    方原听得怔了半晌,才俯身向那位老先生行礼:“受教了!”

    雪原剑首见得这二人说话,心里便不痛快,冷哼了一声,道:“说完了么?”

    说着催那老先生道:“本座大势已定,胜在倾刻,该你落子了!”

    方原直起了身来,笑道:“还有一句话!”

    那雪原剑首微怔,转头看着方原:“什么话?”

    方原道:“前辈刚才那一步棋路走错了!”

    说着替那位易楼老先生走了一步,然后向这二人行礼,离开了竹林。

    雪原剑首看着这因为一步棋路而局面大改的棋盘,足过了半晌,怒喝道:“这一步不算!”

    ……

    ……

    从竹林里出来,方原又去见九重天神皇。

    不过九重天神皇并未见他,只见到了笑眯眯守在行宫之外的崔公公,他向方原道:“神皇正在传承血脉大事,没时间见你,不过他老人家有句话让我见到了告诉你……”

    方原微微一怔,道:“什么话?”

    崔公公笑道:“做我九重天驸马,好处很多的!”

    方原听了,直接呆住了。

    但也就在此时,另外一句话响了起来:“多他奶奶个腿!”

    随着这句话,便见到不远处几位道姑,陪在了一位颤巍巍的老太太身边走了过来,那老太太喝斥了崔公公一句,转头看向方原:“小兔崽子,人都敬了个遍了,怎么还不来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