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九十三章 南海龙迹
    虽然一开始事情乱的可以,不过好在还是开始向着一个比较让人接受的方向发展。

    而事情的定论,基本就和诸位大人物开口以及发火的次数有关,再乱的局势,只要他们说话了,也就开始向着一个正确的方向发展,无论他们是好言相劝,还是直接发火……

    方原前后算着,洗剑池剑首发了一回火,南海忘情岛的老祖宗发了三回火,琅琊阁白夫人发了一回,九重天仙皇开口了一次,中州道统的某位老祖宗,也言语调解了几回,有位身份不明,但观其言语,应该是来自魔边八荒城的使者,发了十八回火,动了三次手……

    若非要形容一下这一次大会的进程,那便是跌跌撞撞。

    像个初学步的小儿一样,摔倒了爬起来,再摔倒再爬起来,再摔倒再躺一会,然后强行被人提溜起来,然后这么停停顿顿,慢慢悠悠,一步一步的向前跑了过去……

    如是几天之后,几个大的问题,总归还是有了个结果。

    比如妖域之事,还是要谴人去谈,比如说魔边之事,还是要派一些小道统的实力先过去顶着,大军只能按住不动,比如说黑暗魔主之事,仙盟还要继续找他,只是又多了一些世家道统的人马相随,再比如那资源调配问题,仍是按了以前的结果,再慢慢讨论等等!

    若说方原对这些讨论的直观感受,那便是废话太多……

    有很多都是一句话便可以定下来的事情,无不是讨论来讨论去,兜了几个大圈子,人人都是话里有话,弦外有音,一点一点试探,一点点妥协,从针锋相对再到达成共识。

    幸亏,这一次的红天大会,只是讨论一些影响深远的大事。

    倘若将每一件小事都提出来讲,恐怕这会是一场永远没有尽头的议事。

    而对于方原来讲,倒是所悟非小。

    他冷眼旁观着这几日的议事过程,看每位大人物的说话方式,听他们的弦外之音,推衍他们内心的变化,看得出来,那些真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在这期间说话都很少……除了那位八荒城的长老……他们似乎都心里有数,只是任由着众人各自发表着看法,观察这些人的内心变化,然后推敲着里面的利益冲突,从一团乱象里,寻找那一丝难得的平衡!

    只是,如此一来,虽然多少也有了结果,但这效率,和发挥出来的力量……

    方原毕竟是修剑的,而且是无缺剑道,修炼的也是心剑。

    讲究的便是一剑凝聚全身力量,剑斩万物。

    而这种做派,虽然他也承认有效,但却总归觉得有些不爽利……

    幸亏,这一次的红天大会,只是讨论一些影响深远的大事。

    倘若将每一件小事都提出来讲,那他们难道可以一直这么不停的讨论下去不成?

    似乎看出了方原心间不悦,洛飞灵道:“老祖宗以前说过,大道便是人心,人心残缺,便不可能随心所欲,无论是仙盟也好,圣地也好,既然高高在上,便要引导人心洪潮,从一团乱象里寻找平衡,将世间最强的力量引向一个正确的方向,达到最好的效果……”

    “大道便是人心……”

    方原垂首,想着这句话,不得不承认洛飞灵,或说老祖宗的话很对。

    人心便是大道。

    人心所向,便是大道所指。

    这些大人物们,都是世间最有智慧的人,处理事情也算是巧妙。

    又或者说,世间事,一直便是如此处理的。

    ……只是,由来如此,便对么?

    ……

    ……

    “这数日里,争执无数,但总算都有了几个结果,不过,红天大会,总还是要决定出最后一件事来,那便是,既然南海红光已现,那么,是否也就到了我们祭起渡劫大旗的时候了?”

    红天大会,虽是十日,但只是前七日议事,后面三日,则是一场仙宴。

    而如今,这一场议事,已过去了五日,只剩了最后两天了,关于一些大劫来临之时的安排,也大抵有了结果,其实说白了,也很简单,那便大多数都是依循旧例,只是会有一些细处的调整罢了,每种安排,表面上看起来都显得平淡无奇,不过却也四平八稳。

    而随着大会一天一天的过去,提出来的新问题却是越来越少,直到了这一场大会的最后一日,才有仙盟一位长老,感觉时机差不多了,便站起了身来,沉声问出了一个问题。

    听得此言,众修皆是心间一沉,低首不言。

    渡劫大旗,便是天元最重要的一道仙旨,象征意义非凡。

    大旗一起,便等若是诏令天下,立时进入御劫状态,金丹以上修士,除了仙盟特许之外,其他的全要赶往魔边,金丹以下修士,也要在仙盟号召之下,围聚在魔息湖周围,以防有变,而仙盟的权力,也会在此旗祭出之后,达到前所未有的顶峰,若有人不遵,天下人讨之。

    这一道大旗的约束,是写在了上古盟约里面的,任是谁也不可不遵!

    “虽然南海红光已现,但似乎还没到祭起大旗的时候吧?”

    有人沉默了很久,才低声开口:“大旗一起,天下乱,若无法将这天下之力集中起来,那么祭起大旗来的结果,只会是谁也不想看到的大乱,真正大劫起时,便麻烦了!”

    另有人道:“可南海红光一现,大劫便不远了!”

    有人思虑良久,道:“如今的天元,其实还没有准备好!”

    如此商议着,便有人提出了一个意见:“当务之急,还不是祭起大旗,而是推迟大劫!”

    提到了这个问题,众修便一时心情沉重。

    有人冷笑道:“其实再推迟大劫,也没什么用处,且不说推迟大劫之法,是否真的有用,就算是有用,再推迟这么几年又能如何?唉,细想一想,此前我们一致认为推迟大劫有用,是为了培养更多的力量,可昆仑山这几年培养出来的元婴小辈,便已经是耗尽了如今修行界所有的潜力了,就算再推迟几年,难道还能指望小辈里面再涌现出一批高手来不成?”

    “便是这群小辈,也需要时间成长!”

    另有人道:“我也知诸位心里,对大劫究竟能否真的推迟没有信心,不想再废这么多的事,但南海红光,比我们预计里晚了十年到来,便已经说明,之前的方法是有用的!”

    大殿之内,立时有人道:“可在你们易楼推衍之中,这红光应该是晚百年到来才对!”

    有人低叹了一声,道:“若依着我们易楼初始的推衍,做了那些事,这红光确实应该再晚年才会出现,可这里面,应该是有那黑暗之主一直在谋划的缘故,也有一些计划失败的缘故,但整体上来看,这些方法还是有用的,此前数个劫元,也有人证明此举有用!”

    殿内诸修,无论是何等身份,对易楼都有些着些许敬重。

    见易楼里有人开了口,诸修便皆沉默了半晌,才有人沉吟着开口道:“若只是推迟大劫半年数载,着实于大事无补,不知易楼对此,有没有什么更确切一些的计划?”

    易楼中人道:“南海之事若成,当可推迟大劫二十年以上!”

    众修听得此言,皆是一惊:“南海?”

    而在偏殿里,方原身边的洛飞灵听到了这一句话,脸上也忽然多了些激动之色。

    “南海那件事,他们指的是什么?”

    方原留意到了洛飞灵的脸色变化,知道她必然了解些什么,便低声问道。

    洛飞灵想了想,低声道:“他们说的应该是南海龙迹,方原师兄,对这南海龙迹我了解的不多,但我知道这件事非常的重要,你要答应我,倘若确定了要做这件事的话,那么你一定要帮我们把这件事做成啊,这件事对我们南海,甚至对这天下人,都实在太重要了!”

    方原听了,也是脸色凝重,点了点头。

    对于南海龙迹这个名字,他细细想起,似乎也曾经在某道典藉之中见过,似乎是太古时期,龙族葬灭之后所留的遗迹,一直是世间传说里最为神秘的地点之一,只在最古老的典藉里可以看到蛛丝马迹,而对其描述,也是各种玄奇,没个定论,有人说里面有无穷造化,也有人说里面是一片绝地,入者即死,只是说法虽多,却没听说谁亲眼见过,难辨真假。

    这时候,倒是有些难以理解,这些大人物,怎会在最关键的时候提起了这件事?

    那太古龙族,早就葬灭了十万八千年了吧?

    这会与如今的天元即将降临的大劫又有什么关系?

    心里压下了一丝疑虑。

    既然此事对南海,对天下都有好处,那便尽一份力便是。

    毕竟,推迟大劫二十年,对自己也是有好处的,起码有时间完婚了……

    只是如今自己惟一该考虑的问题在于,要找谁来替自己到南海提亲才够资格,然后订亲之时,自己又该拿出多少彩礼才是……

    ……毕竟自己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