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大殿议事
    宋龙烛这一番说嘴,把个坐在了前面的中州道子们说的面红耳赤,咬牙切齿,若不是如今这仙殿之内,着实场合严肃,恐怕冲上来便是一场斗殴,但偏偏,就算是心里再生气,又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因为虽然这厮说的气人,但关键地方在于……自己确实被傻子打过啊!

    倒是宋龙烛等人说了这么几句话,一时直觉神清气爽,刚才被逼着坐到后面来时攒下的一股子怒气,在这时候总算是撒了出去,打从心底怀念起了当初那抡拳头的巨灵神关傲!

    倒是方原听到了关傲之前做的这些事,心里也颇有几分感慨。

    能将一群世家天骄堵在了山谷里暴打,看样子关傲如今的实力又提升了不少啊!

    “既然诸位都已到了,那便直接开始议事吧,亲近之言,不妨到了仙宴之时再讲!”

    也就在这偏殿之内声音稍落时,便听得远远的主殿之内,有一个沉浑声音响了起来:“推了这么久,南天还是血云出现,大凶之兆已现,诸位同道自然晓得此兆预示着什么,不必多言了,此番劫数,怕是难渡,且请诸位看看仙盟搜集的天下各地情报,发表高论吧!”

    偏殿之中,诸人听了此言,立时竖起了耳朵,惟恐错过一个字。

    就连方原,也打起了精神,不再多想。

    天下大事,总比自己娶媳妇的事情重要了一些。

    “仙盟御下闻风堂有报……”

    再接了下去,那大殿之内,便响起了一个清晰而稳重的声音,似是仙盟专门执掌天下情报归理之人,在朗声汇报:“大劫历十元三千一十年秋,亦即去年,魔边异动,黑暗魔物数量多出数倍,更有黑暗魔将诞生,魔边十九部荡魔部出动一千仙军,逐退黑暗魔物,斩杀黑暗魔将,但亦死伤近七成,三千年来,论起魔物凶威之盛,当以此役为最盛……”

    “仙盟洞明堂有报,通玄天鉴生出警兆,自魔边起,黑暗魔息已浓郁数倍,魔边七郡,妖域谷泉,幽州凤余国,海州孟堂郡,霸下离江郡,皆有魔息湖异动,被束缚于一地三千年之久的黑暗魔物,冲将出来,生食百姓,摧毁屋舍无数,浸染大地,滋生魔物无数!”

    “仙盟通息堂有报,妖域十脉,共有七脉拒绝与仙盟共通消息,似与黑暗魔主暗通款曲!”

    “三月之前,仙盟谴使往妖域,被人伏杀,疑似白风族所为!”

    “九月十七日,疑似黑暗魔主于妖域之北荡明山设血祭坛,祭天地,作魔歌,展露异象,收伏黑暗魔物,之后三日,仙盟谴使赶往荡明山,不防黑暗魔主谴座下三位魔使偷袭魔边,困杀魔边将士三百人,劫走物资无数,致使魔边防线出现极大漏洞,黑暗魔物越线!”

    “妖域似有黑暗魔胎出世,疑被黑暗魔主收伏……”

    “八荒城大长老巡视魔边,被无数黑暗魔物包围,力战三天而死……”

    “……”

    “……”

    一条条消息,一件件大事,皆在大殿之内通报了出来,简短有力,震人心肠。

    大殿之中,诸位大修只是静静听着,心间推敲。

    而在偏殿之中,包括了方原在内的数百年青修士,却是心间犹如惊滔骇浪,一波接着一波,每听一个消息,脸色便更凝重了一分,他们如今尚未长成,都是以个人修行为重,或是在昆仑山庇排佑之下,或是在家族庇护之下,只觉得世间尚是安稳如常,一如从前,但是听到了这些平时只会让那些大人物们知道的消息,才知道原来世间形势,竟已险峻至此。

    黑暗魔息涌动,无边魔物滋生,各方势力不合,又有黑暗之主生事……

    这些事情,任何一件传到了天下,恐怕都会引起大乱。

    可如今,他们却在短时间内听到了无数件。

    那种突如其来的压力,着实让人心间沉重,话也说不出来。

    而这一场汇报,在大殿之中,足足进行了数个时辰,最后时,也只是说大事而已,不再多言,具体情报皆在玉简之内,分于各人之手,由得自阅便是,方原所在的偏殿之中,也有一位面无表情的灰袍老者走了进来,将一道玉简悬在了殿首,由得这些年青小辈去看。

    那玉简很快便被坐在了前首的人拿去了细看,宋龙烛等人忿忿不休,方原却没有太在意,那些玉简里的消息他早晚也会知道,而且天下大事何其之多,如何能考虑得过来,既然参与到了此会中来,当然还是关心大势为主,如今这一团乱麻,他更关心那些大人物怎生处置!

    “如今天下形势便是如此,诸位同道,又当意下如何?”

    随着一片凝重的沉默过去之后,大殿之内,响起了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

    “形势如此之急,这一次的红天会已是开的有些晚了,为今之际,当时速谴世间高手,精兵良将,赶往魔边,历代大劫,虽然天元各处,都会有些小小骚乱,但大劫之势,还是会从魔边而来,我想有一点是勿庸置疑的,总还是要尽最大的努力,将大劫阻在魔边一带!”

    有人沉声开口,看起来是个稳重的。

    “魔边形势自不可恶,但今番与之前不同,妖域已心散,我们精兵强将谴去了魔边,妖域若有异动,当可长趋直入,乱我九州,届时腹背受敌,更为难受,依着老夫之见,便该先发兵妖域,将那些妖言惑众之辈斩杀,凝聚一心,再与妖域大军一起,赶往魔边御劫!”

    有人愤愤不休,似对妖域有着极大的愤懑。

    “胡说八道,如今大劫将至,你们却要向我妖域发兵?”

    另有人拍案而起,勃然大怒,似是妖域某位大妖。

    “呵呵,青丘道人急些什么,发兵妖域,又不是发兵你们青狐山,我们也只是要将那些如今大劫危势之下,不思抵御大劫,反而要与黑暗之主眉来眼去之人除掉罢了,有这些人在,不光是我们背后生寒,便是你们青狐山,也一样心里难受吧,老夫的提议,难道差了?”

    “呵呵,你若真个发了兵,形势又岂能真如你所言,当今天元本就势微,你倒还因着千年前的一点恩怨,时时不忘与我妖域为难,大忡道主,你若敢来妖域,我青狐山第一个阻你!”

    “青丘道人,你当慎言,妖域作乱,不思抵御大劫,不说别的,你看看这红天盛会,十大妖脉之中,居然惟有你们青丘、黑石、碧梧三族来参与议事,其他人包藏祸心,还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老夫只是担心他们坏了大事,才提此议,难道我说错了?”

    先前说话之人大怒喝道:“况且,就算再退一步讲,千年前的事,也是你们出手在先,老夫只是为了这天下,才不去提,何时成了只要一提,便惹起你们妖域不快了?”

    “……”

    “……”

    眼瞅着刚一开始,这两位便要掐起来,周围众人急忙相劝。

    又有人道:“发兵妖域,殊为不智,无论输赢,都对天元势力有损,更容易寒了天下修士之心,且治标不治本,究其源头,便是那几脉妖族同道,不愿来参与红天大会,也是因为被黑暗之主蛊惑而已,依我瞧来,此人才是真正的天元大患,如今当务之急,便是要集结高手,务必将他斩杀,将他在天元的根基断去,否则的话,由得此子上窜下跳,总不安宁!”

    旁边人听了,不解道:“仙盟不是一直在追杀他么?居然一直没有成功?”

    有仙盟中人汗颜道:“那黑暗之主神出鬼没,手下又有不少邪才追随,不说他神通广大,却也是诡计多端了,我们前后已派无数高手去寻他,结果几次交锋,总是被他溜了!”

    有人闻言,冷声道:“何止是溜了,若是老夫所闻不差,你们仙盟应该是在他手底下吃了大亏吧,唉,七位元婴,百名金丹,皆被那人一计埋伏,尽皆陷落,甚至还搭上了一位镇守性命,可谓奇耻大侮,你们仙盟这么多年被人供着,怎么却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此言一出,殿内仙盟诸人,甚至偏殿里一些仙盟培养出来的年青人,脸上皆露出了愤愤之色,十分屈侮,亦十分愤怒,但另有一些人,则是望着仙盟诸人,脸上露出了冷笑。

    过了许久,才有一人沉叹了一声,道:“此事确实是我仙盟做事不利,自有惩罚!”

    先前那人冷笑道:“你们自己罚自己么?谁知道你们是能力不行,还是不尽心做事?”

    大殿之内鸦雀无声,气氛压抑。

    过了许久,才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道:“那若以陆族长之意,又该如何?”

    先前说话之人也沉默了一会,似是与人商量,过了半晌,才冷笑道:“这三千年来,仙盟素以监视天下为己任,但以我看,恐怕你们仙盟也该受人监视一下了!”

    有人闻言大怒了起来:“大劫将至,你们还不忘了夺权?”

    那说话之人亦是针锋相对:“我是为天下生灵考虑,你如何敢以此言侮我?”

    ……

    ……

    大殿之内,一片大乱,众修你来我往,声声厉喝,好不激烈。

    而在偏殿之内,诸年青小辈听着这些话,却一个个面面相觑,表情复杂,心里似乎都有无穷的话想说,但他们毕竟是小辈,入了偏殿,只有听的份,却没有发表意见的份。

    而方原静静的听着那正殿之中的讨论,也是心下微沉。

    心间有些无奈,如此一团乱象,又如何抵御大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