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八十六章 该不该闭眼睛
    “方原师兄,你能看懂这本书了么?”

    好容易哄得这只老乌龟睡了过去,方原与洛飞灵又在这海底呆了两三天时间。用这段时间来适应一下那团识云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须得把这一团识云完全炼化,才能化作自己的学识,便好像一本书,总得将书里的内容都学懂了之后,才能算作自己的东西。而随着一丝一缕炼化了识云,对于天书文了解的便越多,也开始能够看明白一些那卷竹书里的内容了。

    而对于老乌龟所言,学会了这等古篆文会有因果降临的事情,如今方原也只是半信半疑的状态,因此他在此之前,便曾经看到过一道古卷,里面便有一些古篆文的释义,他掌握了一些,前后差不多十几个字的内容,也没见有什么事情发生,可见这因果之事是虚幻的。

    当然了,另一个角度讲,或许也只是当时自己掌握的太少的缘故?

    只是无论如何,他都没有犹豫,便开始了对那一片识云的炼化,炼化这识云,也和读书天赋有些关系,有人快,有慢,像他们二人,洛飞灵天赋倒是极高,炼化起来不比方原慢,但性子却是懒,对这不感兴趣,如今还没准备开始,而方原便已经炼化了一小部分了。

    当然了,既然答应了老乌龟,当然要将他的事情放在心上,因此方原最开始研读的,便也是那一卷竹书,慢慢推敲着里面的内容,同时也借此磨炼自己对天文的理解。

    “能看懂些许了!”

    方原持着那卷竹书,指着卷首的三个字,道:“此卷名为万灵卷,具体是何意我尚未搞清楚,不过可以想见,这里面讲解的都是一些阵道之理,阵道本源的讲解,真是稀奇,与现如今修行界里的阵道之理却有所不同,但大道同归,也有着非常精深的道理……”

    洛飞灵探着脑袋看了看,摇头道:“不是很懂,不过这竹子不错!”

    方原哭笑不得,道:“哪里不错了?”

    洛飞灵道:“你看这竹子,浸于海水之中,数万年不腐,仍青意盎然,倒像是刚刚采下来的一般,如果我所料不差,这应该就是十大神物里排名第三的三生竹了吧?”

    方原听得,倒是一怔。

    十大神物之名,他可不是没有听过,其中第七的,便是七宝雷树,乃是九重天的异宝,当初他能够修炼成天罡五雷灵,全凭了此树上面折下来的一枝,而到如今,他的乾坤袋里,还有一枝七宝雷树的枝丫在,只是一直没有想好,究竟要拿它来做什么。

    倒是没想到,如今又在这海底,发现了另一株神物。

    “十大神物,各有玄奇,不知这三生竹书,又是不是有什么神异之处?”

    细细想着,不会是这三生竹的特点,就是耐放吧?

    又在这片海域呆了几日,方原只是炼化识云,然后读这万灵卷,洛飞灵则是四下里乱跑,一会抓鱼,一会跑去采海珠,玩的不亦乐乎,若有所悟,便一起为老乌龟修缮一下大阵,而到了晚上,则于巨鲲背上说些天南地北的趣事等等,日子倒是过的悠闲,两人都很满足。

    不过为这老乌龟修缮大阵的事情,却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了,方原先要炼化那一片识云,再将这一卷万灵卷读通,领悟了其中的阵道,才可以全方面的修缮那十座大阵,其间不知需要多少时间,却非一日可成,好在老乌龟也不急于一时,总之百年内方原做好了便可。

    这一日方原正跟了洛飞灵去看她无意中发现的那一颗足有拳头大小的蚌珠,却呈血色,在蚌壳打开之时,便散发出了五颜六色的光彩,十分美丽,洛飞灵都已看的痴了。

    方原见她喜欢,便想为她采来,洛飞灵却没有答应,只是笑道:“这小小蚌精,不知花了多少年,才将一粒裹入了身子里的小沙子炼成了这五彩神珠,可是比它性命还要宝贵的东西,咱们这等修为,要来也只是好看,却是没什么用处,就不要再抢它的东西啦……”

    方原听了,心有所动,更高看了洛飞灵一眼。

    洛飞灵有些得意,笑嘻嘻的向着方原做了个鬼脸。

    这时候,他们两人为了看这蚌珠,潜入了深层海域,正在一方礁石洞里,距离极近,洛飞灵明眸照人,展颜一笑,似乎使得这海底也明亮了几分,倒让方原心里微微一动。

    心间似有些冲动,只是想起了书上男女授受不亲的话来,好生烦恼。

    “方原师兄,你怎么啦?”

    洛飞灵看到了方原脸上闪过的一抹痴意,心里也是一跳,忙低声问道。

    方原恍了恍神,忙笑道:“无事!”

    洛飞灵道:“那咱们便先出去吧!”

    两个人转头向着这海底礁石洞外潜游了过去,洞内狭窄,自然距离极近,方原心间跳的厉害,便想着早点出去,游的略快,却没想到,正游在前面的洛飞灵忽然间想起了一事,恰好停下,转头过来,两个人便一下子齐了肩,面对着面,眼睛望着眼睛,距离不过一尺。

    洛飞灵吓了一跳,轻轻启齿,道:“方原师兄,我……”

    方原心间也是狂跳了一声,忽然低低的说了句话。

    他未动神念,又在这里海水之间,说的内容却是含混不清,只是似乎有些气愤。

    洛飞灵下意识道:“你说什么?”

    方原道:“我说,去他瘪孙孙的书上道理……”

    洛飞灵呆了一呆,然后就看到了方原的眼神,下面的话说不出来了。

    方原凑了上来,在她唇上轻轻触了一触。

    只是刚刚碰到,方原便退了开去,脸红的便像那南海的天光。

    洛飞灵整个呆在了海里,久久不说话,嘴里吐出了一个小小的泡泡。

    方原心下有些惶恐,望着洛飞灵,不知道该说什么。

    洛飞灵愣了一会神,才道:“你刚才是不是对我施展雷法了?”

    方原呆呆道:“没有啊……”

    洛飞灵道:“那为什么感觉像是被雷光打了一下?”

    方原道:“我也有这种感觉……”

    两个人忽然都沉默了一会,面对面的看着彼此。

    方原大起胆子来,再一次靠了过去,拥住洛飞灵,低头亲了下去。

    洛飞灵像条柔软的鱼儿,方原却是身子僵硬,动作笨拙,心底毕竟还是带着泥腿子那种与生俱来的直接与坦荡,喜欢了便是喜欢了,亲了便是亲了,没有那么多故弄玄虚,只是一吻之间,那种前所未有的美妙便触及了神魂,似乎人生此前所有,都是在为这时做准备。

    海底悠悠,悄然无声。

    身前有游鱼嘻戏,身后有五彩珠华,荡在海底。

    这一吻不知多久,洛飞灵忽然含混的说了一句话。

    方原低头看着她,道:“什么?”

    洛飞灵皱着眉头道:“你亲我的时候,我该闭着眼还是睁着眼?”

    方原呆了一呆,道:“不知道!”

    在这一霎,深恨自己读的书太少……

    ……

    ……

    “洛师妹……”

    “该回岛上了……”

    就在方原与洛飞灵在海底,被一个问题难住之时,海面之上,忽然隐隐起了狂风,那狂风似乎从天边而来,漫漫扫过了整片海域,而在风里,则夹杂着一个清晰的声音,这声音与狂风融在了一起,谁也不知道会传出多远,只在整片海域之上,荡来荡去,永无休止。

    哪怕是在海域之下,方原与洛飞灵也听到了这个声音。

    方原有些疑问的看向了洛飞灵。

    洛飞灵皱了皱眉头,道:“红天会开始了,有人来唤咱们啦!”

    “开始了么?”

    方原心下微有失落:“怎么在这时候开始了?”

    但他自然是分得清轻重之人,便与洛飞灵牵着手,一起向着海面之上冲去,破开了海浪,跳到了半空之中,一道法力运转,衣裳与头发便都已经干透了,而在不远处,那一只巨鲲见到他们,便急急游了过来,在他们脚下的海面上盘旋来去,似乎有些焦急的模样。

    两人收拾了些东西,皆是最近这段时间无聊中做出来的小玩意儿,以及方原临拓的这一块石碑上面的内容之类的,然后两个人便踏了巨鲲,一起向着北方浮了过去。

    而在他们现身之后,那海面上的狂风便立时消止了,那声音也不再响起。

    急急在海面上赶路,差不多一天时间,他们便见到前面海上,半空之中,一朵浮云之中,正盘坐了一个身穿白袍,气宇轩昂,额心生着三道金线的男子,他一直闭了双目,静静盘坐,直到方原与洛飞灵来到了近前,才睁开了眼睛,淡漠的眼睛里似乎有金丝在流动。

    他看了方原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洛飞灵身上,淡淡道:“洛师妹,你也有些太不懂事了,不知道红天会就要开始了么,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还要跑出去一玩好几天?”

    “好啦,好啦,就你正经好么?”

    洛飞灵不满意的皱皱鼻子,向方原道:“咱们走,不理他!”

    方原点了点头,有些警惕的看了那男子一眼。

    像只护食的小狗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