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八十五章 老龟传法
    居然说我不学无术?

    方原听了可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苦学了这么多年,自忖不是什么老学究,但也不算是一介白丁了,没成想到这老乌龟面前倒成了个“不学无术的”,心下无奈,也只得苦笑了一声,才道:“这等古篆文,应当是世间最古老的文字了,据传是天人所授,既名天书,又名仙文,与现在的文字大有不同,又因着岁月久远,何止是我们两个,这当今的天下,识得古篆文的人,恐怕也没有几个吧!”

    老乌龟道:“你说这些做什么,反正你就是不识字!”

    方原哑然,竟觉得他说的十分有道理。

    洛飞灵听了却生气,道:“说我们不懂,难道你就懂啦?”

    “呵呵,我老人家没别的本事,也就活的比别人久一点!”

    老乌龟沉沉笑了笑,道:“活得久了一点,知道的东西也就会多一点!”

    方原听得,心里一惊:“前辈可以教我古篆文吗?”

    老乌龟沉默了许久,道:“你若愿学,我老人家倒是可以教你!”

    方原想也不想,道:“愿学!”

    老乌龟听得他答应的这么爽快,却又沉默了半晌,道:“小娃娃人,你可想清楚了,文字不仅是文字,还是一种传承,某些时候,也是一种诅咒,尤其是这等天书文,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之人,若是学不会还罢,若是学会了,某种因果,便也到了你身上了……”

    它停顿了半晌,又道:“所以,现在我老人家可以给你两条路,一条是我看过了那卷竹书,再将上面的内容教你,第二条,便是我直接教你识得此等仙文,由你自阅!”

    “文字,是传承,亦是诅咒……”

    方原听得这老乌龟的话,一时心里似是触动了什么,微微一沉。

    那种感觉很奇怪,便像是一只脚踏入了某个领域,触摸到了一种新的领悟,而这种领悟,仿佛在他的识海深处,向他展现了某种影响,让他内心里,稍有不安,甚至是恐惧。

    但他只是犹豫了数息功夫,心里那种躁动却隐隐升腾了起来。

    那是一种看到了好书,却不去读,心里发痒,不甘心也不情愿的躁动。

    于是,他恍了恍神,坚定了心神,道:“我选第二条路!”

    洛飞灵瞪大了眼睛,看看远方老乌龟的脑袋方向,又看看方原,偷偷的扯了扯方原的袖子,道:“方原师兄,你可想明白啊,这老乌电说的话我虽然不懂,但感觉挺有道理的样子……”

    方原苦笑道:“我也有这种感觉,但让我不学的话……”

    他摇了摇头,道:“做不到啊!”

    洛飞灵想了想,道:“那就学,咱们一起学!”

    方原看了她一眼,心里忽然有些畅快,道:“好!”

    “呵呵,人就是在做这种事的总显得不那么讨人喜欢……”

    老乌龟的神识再度响了起来,带着一股子冷笑:“废话少说,若真想学,便做好准备吧,我老人家与你们不一样,太烦这种集中精力的感觉了,和你们说这么一阵子话,把攒了几千年的精力都用完了,现在已经倦的不行,赶紧教会了你们,也好安心的睡个好觉!”

    方原听着,也能感觉到老乌龟的神念时高时低,时聚时散。

    他明白,无论是何种生灵,想要以神念传音,都需要高度集中精力才行,对于修行之人来说,这是一种最基本的功课,但世间妖类、兽类,却都是依据天性而来的,有的很擅长,有的明显不这么擅长,当然了,还有一种,就是像白猫那样,似乎完全不会的……

    “参研天书,暗合天道,天书与世间俗文不同,每一个字都是一种道理,我老人家没有功夫一个一个的教你们,而且那样教你们,每到一定阶段,也容易引出问题,现在我可承受不住,所以我能做的,便是分别给你们二人一道神念,可以消化多少,便看你们的本事了!”

    老乌龟说到了这里,神念微微一沉:“当然,后果,也是你们自己承担!”

    听到了这里,方原看向了洛飞灵,道:“洛师妹,你……”

    他心里有些犹豫,这文字是自己要学的,似乎不应该将洛飞灵牵扯进来。

    但洛飞灵却直接笑了起来,道:“来吧,先给我!”

    说着转头向方原眨了眨眼,道:“方原师兄替我护法,别让老乌龟坑了我!”

    方原心里微沉,然后点了点头。

    “呵呵,坑你?”

    老乌龟自然也听到了洛飞灵的话,不屑的嘀咕了一句:“你还需要我来坑?”

    不待方原与洛飞灵两个做出什么反应,便听得它沉喝道:“来了,两个小儿盘坐,授法!”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洛飞灵便盘坐了下来。

    自老龟乌脑袋方向,很快便会有一团模糊的光芒飞了过来,那光芒很奇怪,似是紫光,里面又有着丝丝缕缕的金色意境,似乎是有很多时刻变化的字形字义隐于其间,带着种大道鸿蒙一般的气息,方原看着这一团光芒,忽然觉得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很快的,他便想了起来,是在青阳宗的时候。

    他那时候第一次接触到道元真解的原本经卷,心有所动,便接触到了这种光芒,虽然不完全一样,却十分的相似,也是在那一番经历之后,他得到了天衍之术的本领……

    心里不敢放松,认真的感应着这团光芒,帮洛飞灵护法。

    他在这一霎,用尽了一身所学,从各个角度分辨,确定了这一团光芒里面,没有无形的禁制,没有暗藏的凶险,甚至没有老乌龟的个人意识在这里,只是一团纯粹的记忆神念,才向洛飞灵点了点头。

    洛飞灵见了,便也放心的打开了识海。

    一霎那间,这一团光芒,化作了一道极细的丝线,缓缓飘进了洛飞灵的识海。

    在这时候,洛飞灵的脸色显得有些古怪。

    方原一颗心都忍不住提了起来,便忽听得洛飞灵道:“好复杂啊……”

    方原心里,忍不住起了些好奇之意。

    那一团光芒,似徐实急,涌入了洛飞灵的识海,洛飞灵迷糊了一阵,便好像是在读书的时候犯困一般,过了一会,才晃了晃脑袋,清醒了过来,向着方原笑了笑,道:“这感觉……挺好玩的,就好像一瞬之间做了好多的梦,梦里的记忆很清楚……又没那么清楚……”

    方原听了这话,便放下了心来,自己也盘坐了下来。

    “小儿,做好准备啦?”

    那老乌龟神识显得更为焕发了些,似乎传承这一道神念,对于他来说,比用神念和洛飞灵与方原交谈更累,这时候,分明便有了些迷糊了,便像困极了的人强撑着不说话。

    方原不多言,只是做好了承接一切的准备。

    很快的,便又有一团光华飞了过来,方原只是有样学样,将这一团光芒接引进了识海之中,这么一瞬间,便觉得识海之内,似有雷霆轰隆,一团紫中透金的光芒,悬浮在了识海上空,里面皆是各种意念,若隐若现,更是蕴含了一股无比精纯的神念气息。

    方原知道,这是老乌龟的神念识云,这是它用了不知多少年养出来的神蕴,如今在除去了自己所有意识的情况下给了自己,本身就是一桩造化,可以想象,倘若自己可以将这一团识云全部炼化,非但会掌握这些识云里面的内容,就连元婴,也会壮大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而对那一团识云,方原心里有种渴望,想要立时将它炼化,化作自己的学识。

    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先恢复了神念,站了起来。

    “呵呵,得了这道传承,就……没法反悔喽……”

    老乌龟似乎在笑着,却显得更为疲倦了,神识都有些不凝。

    方原正色道:“多谢前辈赐法!”

    “谢我做什么……别忘了……抓紧……把大阵……布好……”

    老乌龟似乎已经困倦的不行,强打着精神,又交待了一句。

    方原道:“前辈放心,晚辈绝不会食言!”

    “至少百年之内就得布好……”

    老乌龟的神念还在微微的波动,不放心的叮嘱着。

    “百年?”

    方原听了倒是一怔,心想这个“百年”和“抓紧”似乎概念不太一样。

    不过想想这老龟的寿元,它这么说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便诚恳道:“一言既诺,不死不改!”

    “这话我……爱听……”

    老乌龟的神念波动沉了下去,似已睡着。

    方原心间一松,转头向洛飞灵看了过去,还不等说话,便忽听得老乌龟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叮嘱道:“不要把我的所在告诉太多人,我老人家年龄大了,喜欢清静……”

    方原皱了皱眉头,向洛飞灵投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洛飞灵道:“好啦,不告诉别人!”

    老乌龟再度沉睡了过去。

    方原正打算与洛飞灵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忽然间周围海水震动,又是老乌龟的神念响了起来:“那块石碑……也不要让人随便动……动了好像也没啥……算了还是别动……”

    方原都有些无奈了,道:“晚辈尽皆记下了,前辈是不是要休息?”

    老乌龟沉默了好长时间,道:“今日传法,有些伤神……我好像有点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