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八十章 海上旧话
    “这个人是……”

    场间极为肃杀的气氛,因着这个女子的出现,忽然之间为之一僵,望着那一只犹如这座小岛也似大小的巨鲲,再看着那个俏生生立在了鲲背上的女孩,所有人都为之一怔。

    “她怎么来了?”

    各世家修士,皆是一脸的茫然。

    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望望那只巨鲲,再看看那个女孩的模样,还有她的衣饰神情,如何还能认不出来,那围住了小岛,已准备激起法力出手的众修士,皆急急将一身的杀气都收了回去,看起来和善无比,惟恐被人误会了自己是对这女孩生出了敌意。

    而那三位气机非同寻常的道子级高手,这时候也皆深深吐了口气,收起了脸上的不愉。

    看看自己的座骑,再看看那海里的巨鲲……

    从气势上,就显得有些弱!

    那个女孩双手叉着腰,一副很是凶蛮的样子,目光恨恨的从场间这些人面上扫了过去,瞪了那骑鹤的女子一眼,那女子便有些不悦的收回了目光,瞪了那骑牛的年青男子一眼,对方便声音低低的一叹,瞪了半空之中围住了小岛的众修一眼,那些人便悄悄退了回去。

    瞪到了最后,女孩眼睛有点酸,伸手揉了揉。

    然后她才又再次抬起了头来,向着方原看了过去,笑靥如花,叫道:“方原师兄!”

    看到了这个女孩出现之时,方原的心脏也轻轻跳动了一下。

    他看着那个女孩从海水里出现,看着她站在了巨鲲的背上,看着她喝斥众人,只见她模样依旧,似乎与之前相比没有半点变化,身上穿了贴身水靠,俏生生显得身材修长,头发湿漉漉的,有几缕还贴在了额头上,眼睛里像是有星辰,微微发亮,生气时也带着些笑意。

    而在她转过了头来,向着自己真正的展颜一笑时,当真是明**人。

    心里轻轻松了口气,他大袖抬起,拱手道:“飞灵师妹!”

    ……

    ……

    周围众修见到了这一幕,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脸色皆已如见了鬼一般。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何会以师兄妹相称?

    一个是来自云州小仙门的寒门子弟,一个是站在了巨鲲背上的天之骄女,无论如何,这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可交集之处吧,但谁又会想到,在他们已经准备出手之时,居然是这位天之骄女赶了过来替他解围,而且这两个人之间那让人感觉古怪的氛围又是怎么回事?

    心里一时惊愕莫名,无论如何都琢磨不透了。

    只是觉得这一幕太过离奇,始终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那位陆姓修士,心间惊恐不定,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上前一步。

    向着那鲲背上的女子拱手施了一礼,笑道:“忘……”

    “别说话!”

    那鲲背上的女子洛飞灵转头瞪了他一眼,面有怒容,狠狠扫过了他们,道:“你们欺负我方原师兄的事情,我已经记下了,你们等着,回头我就狠狠告你们一状去……”

    陆姓修士脸色立时变得十分难看,还隐隐有些担忧。

    而洛飞灵则再次看向了方原,笑道:“方原师兄,跟我去海上玩吧!”

    方原这时候也不愿再想别的了,点了点头,道:“好!”

    说着轻轻举步,走上了半空。

    那只巨鲲见方原飞了上来,似乎有些不乐意,身子动了一动,它身躯太庞大,这么一动,整个小岛便跟着摇晃了一下,如地震也似,把个岛上的侍从与修行者都吓了一跳。

    “给我老实点,弄湿了我发饰的事情还没找你算账呢!”

    洛飞灵生起气来,又狠狠踩了这巨鲲一脚。

    巨鲲眨了眨眼,有些委曲的样子,便任由方原站到了它的背上。

    “这次不许沉到水底去!”

    洛飞灵叮嘱了巨鲲一声,然后笑着叫道:“走喽!”

    巨鲲打了个喷嚏,缓缓的向后退去,退到了足够广阔的空间里,才缓缓转过了身,巨尾在海中一摆,掀起了数百丈的巨浪,偌大的身躯,便像是一个活动的小岛,看起来缓慢,实则极快的向着南方海域深处移动了过去,鲲背上的洛飞灵与方原,很快变成了两个小点。

    望着远去的巨鲲,场间诸修长时间的沉默。

    “这件事要告诉老祖宗!”

    过了很久,那位陆姓修士才打破了沉寂,道:“看样子要改变对这个的态度了!”

    ……

    ……

    无边碧海,细浪翻卷,晴天!

    周围看不见岛屿,也看不见人,只有方原与洛飞灵两个。

    巨鲲懒洋洋的浮在了海面上,便如一座真正的小岛,只是偶尔会有吐息之声,地面便微微的起伏,两个人盘坐在了巨鲲的背上,中间摆放上了一张小案几,上面摆着几样鲜果,一只酒壶,还有两只小小的酒杯,洛飞灵殷勤的给方原斟上了酒,然后满面期待的看着他。

    “怎么样怎么样?”

    一见方原饮了下去,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方原憋住了一口气,过了许久才徐徐吐了出来,道:“酸!”

    洛飞灵顿时有些诧异,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也酸的脸都变了形,过了半晌,才道:“居然真的酸,可我已经将海州酿酒最好的师傅都请来了,天天把他们灌醉了问秘方,然后又挑了碧纹果树三年才结一次的果,清芳草第日清晨凝出来的露水,还有海底的檀香,天南的花精,西面来的雪玉髓……好多好多的东西,蒸煮了一百多遍才酿出来的呢……”

    方原有些无奈,心想:“能用这么多好东西酿出这么酸的酒,也算是一种天赋吧?”

    洛飞灵有些无奈,要将酒壶收起来。

    方原却提起了壶来,道:“不必了,正好上次那一壶刚刚喝完!”

    洛飞灵惊愕道:“二十年了才喝完?”

    方原有些诧异:“二十年了吗?”

    洛飞灵道:“十九年过了好几个月,差不多算二十年了!”

    方原沉默了一会,道:“都这么久了,你过得可还好?”

    洛飞灵叹了口气,掰着指头算道:“也没什么好不好的,可闷啦!”

    “每天除了修行,就是研究一下如何酿酒,九姑说你这么喜欢看书,那我也得跟着你学点好,于是我也每天强迫自己看半个时辰的书,坚持了好几个月呢……”

    “后来还是觉得无聊,有了点子修为之后,就去天南海域里玩,那里有一条妖龙,被金钩吊在了深渊里,我用了两年时间终于教会它用云州土腔说话啦,还有西方的海底,有一只好大好大的乌龟,四脚朝天仰了好多年啦,我费了好大的劲,也没给它翻回来……”

    她一说了起来,便很是开心,眉飞色舞的模样。

    方原便只是在旁边饮着酸酒,静静的听着她说话,时时皱眉,因为酒酸。

    “不过开心了没几天,就感觉很闷啦,老祖宗说我应该好好修行,可是修行总感觉也没什么意思,太简单啦,那时候我听说你在六道大考之上,考了六个魁首……”

    方原打断了她,道:“四个,有两个是旁人说着玩的!”

    洛飞灵摇头,道:“明明就是六个!”

    方原无奈的笑了笑,便不再打断她,六个就六个吧。

    洛飞灵这才笑了起来,道:“我知道考完之后,你一定会回青阳宗去,就也想偷偷的跑过去找你,可是姑姑说我既然已经回来了,就不能再去找你了,要等你来找我,可是我不想啊,还是想去找你,后来听说了你被仙盟惩罚了,入不得昆仑山,我就从家里偷了一卷天功,偷偷的跑过去找你,结果还没跑到霸下州,就被姑姑给抓回来了……”

    “偷了天功,跑去给我……”

    方原听得,有些瞠目结舌,没想到自己还险些得了这桩造化。

    洛飞灵一边说着,似乎有些气愤,道:“这一次姑姑抓我回来,我很生气,就下了点功夫苦修,好不容易结成至尊元婴,觉得她一定不会再抓到我了,听说你当时在雪原上,就再次偷偷溜了出去,结果还没出海州,就被老祖宗亲手抓了回来啦……”

    方原听得,心里实在有些无奈,忍不住笑了一声。

    洛飞灵登时十分不满意的看着他:“我关了好几个月的禁闭呢,你居然还笑?”

    方原笑道:“被抓回来也是好事,雪原上风雪可怕,你受不住的!”

    “我才不怕呢……”

    洛飞灵说到了这里,便有些好奇的打量着方原,道:“你呢,这几年怎么过来的?”

    说着,微微一顿,小声道:“有没有吃很多苦头啊?”

    方原笑了笑,能看出她眼底藏着的担忧,便笑道:“我还好,运气一直挺不错,当初得九姑指点,去霸下州寻到了一卷神法,后来又去了趟霸下州天来城金家,补全了雷法,也结成了紫丹,再之后,便去问道山参加了六道大考,虽然遇到了点意外,但有不少人帮我,也顺利解决了,再之后,因为强行斩了一个恶人,入不得昆仑,可在琅琊阁的帮助之下,还是找到了一条路,便又往雪原走了一遭,总算是顺利归来,也成功修成了至尊元婴了!”

    他说的很简单,也很平淡,就好像这么多年遇到的事情确实这么平淡一般。

    洛飞灵手掌支着下巴,静静的听着,十分入神。

    “还有呢,那个块头很大的师兄呢,他人很好的……”

    方原讲的快,没几句便讲完了,洛飞灵却意犹未尽,不停的问着。

    方原笑道:“你是说关傲师兄吧,我们一起闯荡了很长时间,可是后来他有更好的机会,我便让他拜了一位师傅,如今的他,也算是昆仑山的传人了,只是不知现在过的好不好!”

    “我当时就知道他很厉害的!”

    洛飞灵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还有呢,那位说话很好玩的孙师兄,他去哪里了?”

    方原无奈的笑了笑,道:“我在六道大考时跟他见过,现在他已经找到了一位道侣,是炼锋号的少掌柜,据说很凶,但孙管事看起来也是挺开心的,不过入了雪原之后,我便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之前曾经跟我说要去做一件大事,也不知道如今做成了没有……”

    “放心吧,他本事挺大的!”

    洛飞灵嘻嘻笑着,又问道:“你之前回了青阳宗,现在那里还好么?”

    方原便又将如今的青阳宗之事讲给她听,看得出来,洛飞灵是真的很喜欢听,或许是她平时在这里憋的太久了,听到了任何一些外面的事儿,都会觉得很新鲜,很有趣。

    “对了,那只白猫呢?”

    不过,说到了最后时,她却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来,表情似乎有些恨恨的,皱皱鼻子道:“就是那只又肥又懒的白猫,我可是还是记得它呢,当时在魔息湖里,它还咬了我一口……”

    “白猫……”

    说到了这个问题,方原却显得有些尴尬了起来:“跑丢了……”

    ……

    ……

    也就在方原与洛飞灵两个人,正在巨鲲背上说笑着时,此时的无边海域西方,约千里之外的一个岛上,装饰精致的竹楼里,也正有一位道姑打扮的女子看着面前的水镜,在她旁边,还有四五个不同服饰的女子,正焦急的等待着,你推我攘,不住问:“怎么了怎么了?”

    那道姑打扮的女子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切,手都没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