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巨鲲
    见到了方原的神色,那牧牛儿沉默了下来,脸上似乎闪过了一抹不悦之色。

    他自然不觉得方原是真的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而是以为方原是在故意用这种方式修侮自己,不过,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种羞侮方式,某些时候,还真是很有用。

    “方原小友,你或许觉得自己结成了至尊元婴,便值得一番狂妄了,但可惜……”

    牧牛儿虽然心间微怒,却不会表现出些什么来,倒是他身边的陆姓中年修士,这时候脸色沉了下来,淡淡道:“你还是见识太浅了,至尊元婴,或许不错,但这天下的天骄却不只你一个,好教你得知,此乃我陆家道子,昆山小伯候,名列中州四圣八杰之内,六道大考时,有好事者称你们为小七君,这排名还要排在他们后面,而且吾族道子,已在昆仑山求法七年,终于十年之前,结成至尊元婴,同样也在你前面,无论如何,他也算是你的长辈了!”

    听到了这番话,牧牛儿微微皱眉,似乎不喜欢这般直白的夸赞。

    但也只是皱眉而没,并未说些什么。

    “四圣八杰?”

    而方原听了,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来。

    四圣八杰小七君的名头,是在当年六道大考的时候,被一些好事者排论了出来的,虽然当时方原也有些好奇,中州底蕴深厚,人才济济,想看看这些展露头角,凌驾于众人之上的人物究竟有何等风采,但也没怎么太当回事,没想到如今当到南海,便遇到了一位。

    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名号如今还有人在提,而且当作了论资排辈的讲究一般。

    倒是见到了这陆家道子的修为,让他略略有了些好奇之意。

    如今他才刚刚结婴,虽是至尊,却也未曾熟悉这一境界的修为与神通,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修炼通透,正是对这一境界非常好奇之时,再加上,自己如何结成的至尊元婴,遭了多少罪,又领悟了多少道理,自己是知道的,这些人在昆仑山上,又有何种造化,却是不知。

    此时遇到了,便也隐隐的有点冲动,想和他切磋一下,看看究竟谁的至尊,更至尊一些。

    不过惟一的问题是,自己毕竟才刚刚结婴啊,打不过他怎么办?

    ……

    ……

    “你也结成了至尊元婴么?”

    而那陆家道子听了这番话,也是目光微冷,皱着眉头打量了方原一眼,眼中却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冷淡开口,道:“成就至尊元婴,哪有这么容易,你这不守规矩之人,遭昆仑山所弃,更是形同绝途,但你居然也成就了至尊元婴,倒让我也须得高看你一眼了……”

    淡淡说着,他忽然话锋一转,目光也冷了下来:“听说你十年之前,结婴无望,入了雪原,勾结邪修,求其秘法,当时我还不信世间有这等自甘堕落之人,如今见了你的修为,倒是信了几分了,看样子那些邪剑修倒是很大方,把昆仑山没有给你的造化都补给了你!”

    方原听了此言,心间便已隐隐不悦。

    这位牧牛儿,也是至尊元婴,值得他尊重。

    因为只有求过道,才知道求道之难,所以每一位走上了这条路的人都不容易。

    但自己心怀敬意,对方心里却如此没数么?

    他们在内心里把至尊元婴当成了昆仑山的独有之物?

    还是说,因为他们进了昆仑山,所以才结了至尊元婴,而自己没进昆仑山,同样也走到了这一步,所以在他们心里,便隐隐的感觉有些不舒服了,觉得自己一定借了邪道之力?

    心间微嘲,眼神便也冷了下来,抬头看向了那位牧牛儿。

    “你须明白一个道理!”

    他淡淡道:“不是所有人都要靠昆仑山赐下的造化,才可以成就至尊元婴!”

    那牧牛儿眼神顿时微怒,身上有杀意淡淡浮现。

    而方原也在这时候直视着他,法力微凝。

    心里有了气,便不再考虑现在能不能打得过他的事情了……

    “谁是方原?”

    但也就在这时,西方天空里,忽有一声鹤鸣传来。

    那鹤鸣极是神奇异,一声清鸣,却使得场间人心脏都蓦地一沉,如剑音击心。

    下意识转头看去,便见得西方天空里,已是一片白云飞旋。

    再下一息,便见得那一片白云忽然被撕开,却从里面飞出了一只巨鹤,那巨鹤双翅展开,足有十几丈长,御风而来,缓缓落到这广场之上,遮掩天光,使得广场之上光线一暗。

    鹤背上,坐了一个身穿白色道袍,面白如脂,唇红似血的女子,她盘旋在半空之中,目光冷冷扫了下来,很快便落到了方原的身上,眼神微凝,似乎有些诧异:“真成了至尊元婴?”

    说着眉头皱了起来,道:“你们这些所谓的小七君,本事不见得很大,但性子倒是张狂,本以为你这惟一一个没露过面的,会好上一些,居然比他们还要狂妄,我的表妹婉儿,便是再做了什么事情,也罪不致死吧,你却在雪原之上对她痛下杀手,未免太过狠辣了吧?”

    青牛背上的牧牛儿见到了她过来,便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周围诸修,见到了她过来,却是一脸的喜色,心间的把握又更大了起来。

    方原见到了此女,则是心间微沉。

    万没想到,这一个陆家道子也就罢了,居然又赶来了一位至尊元婴。

    此女他未见过,但从她一身气机来看,便知其不输于陆家道子,无疑也是昆仑山传人了。

    说不定还与陆家道子一样,是四圣八杰小七君里面的“前辈!”

    但这还不算,此女刚刚才现身,北方忽然也传来了一声鹿鸣,极其的清脆,但只是叫了一声,便再无声息,竹林幽幽,微风拂动,虚空里,忽然多了些莫名的蕴味。

    “连他也来了?”

    鹤背上的女子,看向了北方一眼,脸色微变。

    而牛背上的陆家道子,则神色更为不满,看了北方一眼,没有说话。

    周围诸修,听到了那一声鹿鸣,则脸上皆露出了喜色,像是长长松了口气一般。

    再看向了方原时,便已如看着落入了笼中的猎物一般。

    “看样子总还是免不了动手!”

    方原也向北方看了一眼,能够感觉到那个方向有一缕若无若无的气息。

    那一缕气息极轻极淡,却又极重极凶,随着这气息升起,周围虚空里,居然连空气都似乎凝实了几分一般,他感觉着那一缕气息,沉默了良久,然后才轻轻松了口气。

    周围开始有微风袭来,将他的青袍卷了起来,翻翻荡荡。

    见了他这模样,周围众修也皆是脸色一变,旋及闪过了一抹狠意,那陆姓修士沉声道:“方原小儿,我等只是不放心你身份,想带你回去询问一番而已,没想到你却死硬到底,呵呵,倘若真个动起了手来,我们一不小心伤了你……甚至杀了你,却也休怪旁人了……”

    “提前伏下借口么?”

    方原心里微嘲,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抬头看向了周围。

    青牛背上的牧牛儿,眉头一皱,将一截短短的竹笛持在了手中。

    飞鹤背上身穿红靴的女子,则是眉毛一挑,握紧了拳头。

    小岛北方,似乎有一束目光看了过来,锁定了方原。

    而周围众修,则是一个个面露狠意,盯住了方原,诸道气机交错辉映,在小岛周围布下了一方大阵,却是在防备着方原逃出去,对他们来说,有这么三位到了,自然就轮不到他们再向这方原这位至尊元婴出手,只是做好准备,莫让方原情急之下夺路而逃罢了。

    天罗地网已然布下,杀机凝天,一触即发!

    可也就在这一霎,南方的海域里,忽然掀起了滔天的波浪。

    轰隆巨响,打破了场间沉寂。

    众修被这声势吓住,齐齐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那南方来的浪势,极其惊人,足有数十丈高,吞天袭地一般,轰隆隆直向着这一座小岛卷了过来,空中那些守住了各个方位的修士,迎着这一片巨浪,直吓的脸色都变了,急急向后退来,各个祭起了法宝,严阵以待,还以为是某个绝世强者闯了过来。

    只是刚刚退开,便见得那一片巨浪刚刚靠近了小岛,却忽然消敛了下去。

    海水向着两侧分开,一头庞然大物在海水中露出了脊背,海水滚滚从那巨物背脊两侧滑落,然后便露出了一望无际的一张大口,以及两盏宫殿也似大小的褐色眼睛。

    就算是这些修为精深,胆识过人的修行之人,看到了那一只庞然大物,也忍不住心里一惊,目光都打量不过来,以神识扫去,漫过它的背鳍与胸腹,才发现这是一头巨鲲。

    是一只比这小岛都大的巨鲲。

    “你们想干什么?”

    众人见鬼一般的眼神里,只看到那巨鲲背上,有一个女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恨恨的跺脚踹了这巨鲲两脚,似乎是怪它一不小心沉入了海底,把自己的发头都打湿了。

    然后才抬起了头来,双手叉腰,指着方原道:“不知道这个人是我罩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