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离雪原
    “走吧!”

    方原回到了剑庐之中,也无甚可收拾,只是将那一块从青阳剑痴的剑庐里拿来的石板带上,便飞身跳到了那一只红鸾鸟的背上。这红鸾也不必他吩咐,一声清鸣,飞到了半空之中,双翅一展,足有十数丈长。也不知是因为此鸾为灵体,又或是其他什么原因,便是在这第九道雪线的风雪之间,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居然可以成功的在风雪之中飞掠。

    若是真正的红鸾来了,怕是要被这风雪撕成碎片了,而它不过是稍稍一颤而已,然后便双翅搅动风雪,直向着南方飞掠了过去,似乎是朝准了一个方向,只会飞向一个地方。

    既然可以飞行,速度自然极快,当初方原入此雪原第九道雪线,不知用了多少时间,如今却是省下了不少,红鸾影动,犹如一道利前横贯于雪原九天之上,直直的投向了南方,眼见得无边风雪被它甩在了身后,不过数日之间,便已穿过了第九道雪线,然后是第八道。

    又过了数日,方原已来到了第七雪线一带,在这里,他便以神识指点,使着它直向西飞掠了过去,不一日间,便已到达了一处雪崖,也看到了那藏于雪崖之下的六绝宫。

    “来者何人?”

    那六绝宫内,悄然无声,可是在六绝宫外,一道雪岭之上,却有人大喝。

    “你们应该知道我是谁!”

    方原从红鸾背上跳了起来,立身于雪地之中,青袍荡荡,御风而飞,转头向那方向看去,便认出了那雪岭之上的男子,此人正是当初在第三道雪线附近,代表着承天剑道与自己相见,并赠送了自己承天剑典初阶法门,以及一个骨坛之人,中间他们已经见过一次面了。

    那人自然也认出了方原,只是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神,甚至还变得无比紧张了起来。

    “你居然还敢来我六绝宫?”

    他右臂一抬,暗中便有无数黑影奔向了远方,不知探查些什么。

    十年之前,自家少主与四大长老,以及一众承天剑道高手齐赴雪原,最终负伤而归,四大长老以及各路高手都一去不返,据说便与这位六道魁首有关,在承天剑道诸人心间,都将此人当成了叛徒,恨不得食其骨血,只是在这十年时间里,明知此人便在第九道雪线之后,但一来因为第九道雪线之后,风雪太可怖,又因为洗剑池步步相逼,才一直没有进去找他。

    甚至在此之前,他们连六绝宫都弃守了,就是担心洗剑池通过他得到六绝宫的地点。

    只是十年以来,洗剑池一直没有发兵六绝宫,他们才稍稍放心,重又派了些人回来镇守,但这也才没多长时间,便忽然间看到这个承天剑道最恨的人出现在了这里,又如何不惊?

    一时间之间,还担心他是不是带了洗剑池的人攻过来了,自然要赶紧探查一番。

    而迎着这位洗剑池故人的惊疑目光,方原神情如洗,淡淡道:“请少盟主出来相见!”

    “你还想见少主?”

    那人立时满面怒色,同时更加紧张的扫了一眼周围,喝道:“少主早不在这里了!”

    方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淡淡道:“我不相信他舍得远离,就算不在这里,也一定在这附近,你只管请他过来便是,方原有事相告,倘若他实在不愿现身,那方某便要离开了!”

    那人脸色顿时难看,还想再说话,六绝宫内,却忽然响起了一阵笑声。

    随着这笑声响起,六绝宫顶,一道影子飞腾了上来,渐渐变化,却正是那承天少主的模样,他目光淡淡的扫过了方原的脸上,向着周围脸色难看的承天剑道诸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惊慌,然后才又淡淡的看向了方原,低笑道:“方道友来见我,所为何事?”

    方原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话,只是取出了一道卷轴。

    横在手中看了一眼,便左掌轻推,将这一道卷轴送到了承天少主身前去。

    那承天少主脸色微变,一道剑气将这卷轴托在了半空之中,声音微冷,道:“此乃何物?”

    “难为你能忍了十年未去见我!”

    方原道:“但我却不得不先来见你了,十年前你找我讨要剑意大成之法,我拿话点拔于你,但看你如今这模样,你应该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也好,这十年时间里,我已将诸般法门推衍通透,你要的剑意大成之法,甚至是剑意大成之后的剑道法门,都已尽在此间了!”

    这一番话,听得那承天少主都愣了:“你说啥?”

    刚才心还挺大,觉得以方原的性子,应该不会带洗剑池的人过来,但这时候听了方原的话,却忽然间有些担忧,暗中一挥手,立时又有十几个人跑到外围去探查有无敌情了……

    方原看得出他的心思,只是淡淡笑了笑,道:“是真是假,你看过了便知!”

    说罢了,飞身上了红鸾,一道红光,径直南方虚空里投去。

    那承天少主憋了一肚子的话,却没想到方原去的如此之快,眼神诧异无比。

    他有一只手已经举了起来,但直到方原离开,都没有将这只手落下来。

    周围蛰伏于暗处的承天剑道诸位高手,便也只好讪讪的收起了杀意。

    犹豫了半晌之后,他还是将那一道卷轴打了开来,目光扫过了里面的内容,却是越看越心思,越看越难看,到了最后时,“呼”的一声将卷轴合了起来,气息都变得粗重了几分。

    “少主,千里之内,并无洗剑池弟子的痕迹……”

    有人查遍了周围诸域,急忙回来向他禀报,眼神古怪的掠过了少主手里的卷轴。

    有些诧异道:“难道,这人过来,真不打算对我承天剑道不利?”

    那承天剑道少盟主苦笑了一声,道:“放心吧,他这次不会对我们不利了……”

    周围的一众承天剑道修士闻言,皆暗暗松了口气。

    然后便听得承天剑道少主苦笑道:“他想了一个更好的办法消灭我承天剑道……”

    “啊?”

    周围众邪剑修听了,顿时瞠目结舌。

    但这承天少主却不再多说,慎重的收起了那道卷轴,道:“我要去见父亲!”

    ……

    ……

    红鸾展翅,飞离了六绝宫,于雪原之上急掠。

    如今随着距离那苦寒无边,狂风厉啸的第九道雪线越远,这红鸾的速度便也越快,而相应的,遇到修行之人的概率便也越来越大,方原十年未离第九道雪线,自然不知道如今的外面,早已今非昔比,明里暗里,不知多了多少洗剑池弟子的眼线,自从他一开始离开第九道雪线之时,这消息便已经被洗剑池知晓,而后各处消息传递,急急向外蔓延了开去。

    “方原道友,还请止步!”

    就在方原坐了红鸾,于一天时间之后,来到了第三道雪线巫雪山一带时,赫然见到这里已布起了一道威力可怖的剑阵,而在剑阵上空,则足有九位白袍凌空而立,剑阵之中,还有道道黑影,气机可怖,却皆是修为不俗的黑袍弟子,将这一片空域防守的严严实实。

    红鸾稍止,飞悬在了半空之中,方原抬头向那九位白袍看了过去,道:“你们还要拦我?”

    那位白袍之中,一位看起来气机更沉稳一些的人沉声道:“这十年时间里,你在雪原深处悟剑,我洗剑池非但没有扰你,反而帮你解决了不少麻烦,但没想到,你闭关十年,刚一出来,便立时与邪剑修士见了面,我们洗剑池,又如何可以放心让你就此离开?”

    方原听了这句话,微微皱眉,没有回答。

    那白袍沉声道:“说不得,于情于理,你都该随我们去见剑首一面!”

    方原摇了摇头,道:“没时间,也没兴趣!”

    那白袍的脸色难看了几分,沉声道:“我们奉命行事,不愿与你过多纠缠,但我想你应该明白,如今我们九位白袍,八十一位黑袍,布下了这封天剑阵,在此等了你十年时间,便是元婴剑仙,也休想如此轻易闯得过去,你还是不要自讨苦吃,随我们走上一趟吧!”

    旁边人闻言,也冷声道:“不错,你若未入邪道,又何惧见我洗剑池剑首?”

    听着他们的大喝,方原脸色便已有些不悦。

    他想了想,抬起了头来,淡淡道:“你们担心的也有道理,但我有两句话想说!”

    那几位白袍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冷喝道:“什么话?”

    “第一,我若想证明自己未入邪道,有很多办法,不一定要去见洗剑池剑首!”

    这话低低的响了起来时,他便已轻轻拍了拍座下红鸾的脖颈。

    这红鸾得令,一声清鸣,便展开双翅向前飞掠了出去。

    而方原,也在这时候抬起了头来,双眼之中,忽然褪去了所有的感情,只有那凝炼到了极致的寒光,与此同时,他的声音也变得漠无感,只像是在叙说无可辩驳的事情。

    “第二,就算你们拦得下元婴剑仙,也拦不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