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十年悟剑
    方原痴痴怔怔,回到了剑庐之中。心间只觉被一股难以形容的意义所充盈,一时想要仰天长啸,一时又想痛哭流涕,一时只觉天底之下,舍我其谁,一时又满心惶恐。

    在这一刻,他既有得道的喜悦,又有此道太过可怖,因而生出的一种大恐怖之意。

    别人修剑心,我修心剑!

    别人追求大道,我追求……斩断大道?

    别人逆个天就了不得,您老人家要逆道而行?

    这种与世为敌,不畏天地的剑道之理,委实太过可怖。

    明悟了这个道理之后,方原抬头望天,都似乎可以感受到天地之间,茫茫风雪似乎厚重了几分,苍穹低沉,似要向着自己迎头压来,这一片天地,似乎也知晓了自己的心意。

    垒垒之劫,荡荡天威,狂暴而临。

    深深吸了口气,方原收回了目光,开始了真正的明悟剑理之路。

    此法有大恐怖,但同样的,也有大魅力。

    他让方原感觉惊恐,却也同样让方原感觉到了一种迫切的渴望。

    以及,内心里那遏止不住的激奋!

    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细细的回思与参悟。

    通过与青阳剑痴的剑意交流,他点破了那一层壁障,便也要开始真正的修行了。

    凝聚一身剑意,成就一柄无所不斩之心剑!

    这需要难以形容的毅力,以及对抗天地之势的魄力,方原似乎这两者皆有,否则也成就不了大成剑意,但又似乎两者都欠缺了一些,在这大势面前,显得有些稚嫩,不过还好,自己如今便在雪原之中,第九道雪线之后,若论起磨砺心志,凝聚剑心,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

    ……

    风雪潇潇,永远的飘飞在雪原的天空之中。

    渐渐的,方原也似化作了这雪原之上的一块石头,或是一朵雪花。

    他几乎已忘了时间,只是沉浸在心剑的磨炼之中。

    在这雪原之上,他再度回到了那种枯躁的生活,悟剑,推衍,练剑。

    青阳剑痴的剑意,指给他的只是一个方向,具体的修炼法门,却还需要方原自己找出来,但好在方原有天衍之术在身,也有着在琅琊阁苦读三年,积累无尽法门的根基,因此在这个方向上找出一条路来,虽然不容易,却也不算太难,只是要付出相当的心血与精力而已!

    而更重要的,方原却不仅仅是想要找出一条路来而已。

    他更想整理这所学所悟,将其化作一道切实可行的剑道法门。

    这条路很难,但方原很喜欢。

    ……

    ……

    平日里推衍,悟剑,每到天光出现时,方原便也会去寻找那一道青阳剑痴的剑意,随着他一起走过茫茫雪原,从中领悟他对剑道的见解,虽然最主要的路,方原已经找到了,但青阳剑痴这一道剑意里,却还是蕴含了太多对他非常有用的道理,时常让他茅塞顿开。

    有些时候,也不禁心下惊叹。

    这只是三百年前的青阳剑痴而已,谁知道此人现在对剑道的领悟有多深?

    这只是青阳剑痴的一道剑意而已,谁知道他本人对剑道的领悟有多深?

    而在与剑意交流了数年之后,方原又借着这青阳剑痴剑意出现的地点,寻到了一处雪峰,在这里,他看到了一方比自己剑庐的剑庐还要更简陋,更不起眼的剑庐,这剑庐便立于一道雪峰之上,若是不刻意的找过来,任谁看去,只会觉得那是一块蒙在了雪里的岩石。

    只是,在这第九道雪线深处,却座落于雪峰之上,这份魄力便让人心生敬意。

    须知道,雪峰之上,与平原之上,这寒意可相差极远。

    而在这剑庐之中,方原看到了几桩极为简陋的物什,一个缺了口的石盏,一块破损的石碑,一张岩石雕成的粗陋石床等等,心里明白,这就是当年青阳剑痴悟剑的地方了。

    那一道凌昭的地图上面,最终指向的地点,其实就是在这里。

    只是,这一点他没有在地图上明示,应该是作为一道口谕,在御剑宗内流传。

    方原也试图拿这个问题问过青阳宗剑痴的剑意,只可惜这道剑意根本想不起来,对他来说,一切有关于剑的才有意义,其他的都不碍于心,他根本就不记得还有凌昭这个人的存在,不过方原倒是隐隐猜测,当初的凌昭应该是见过青阳剑痴的,说不定还是他剑童一般的存在。

    他在御剑宗内,留下的剑道秘法,和那些理论,都是从青阳剑痴这里传出去的。

    那些理论,太过玄奥,太过深邃,以致于看到之人,都宁愿相信这是上古时期的一位大人物所留,但却不知,那位大人物的剑道,在剑痴眼里看来,也只是“不过如此”而已。

    ……

    ……

    在这剑庐里转了一圈,方原将那一块破损的石碑收了起来。

    让他有些诧异的是,他只是一眼,便认出了这块石碑的材质,便与自己在青阳宗时见过的石板,在金家秘境里见到的罪人碑,都是一般的材质,上面同样也有些模糊的符文,此外还有一些剑痕,便像是有人在盛怒之下,挥剑在这石碑上面随手斩将出来的一般……

    想起了从那一道剑意里得知的话,方原猜到,这些剑痕,应该就是三世剑魔所留。

    青阳剑痴,便是从这些话里看出了三世剑魔的剑道。

    如今方原还欠缺了一些,看不真切,更无法生出那种“上古大能不过如此”的气魄,不过这石碑,他却觉得应该是有用的,因此先留了下来,等到剑道有成之后,再来参悟。

    练剑之余,方原也去看了金寒雪一趟。

    在他第一次想起金寒雪来时,已经是三个月没见过金寒雪了,过去了一看,才发现这丫头不知何时已然入定,呼吸轻微,几近于无,只是肉身与这天地间的寒气却似凝为了一体,看起来十分玄妙,而白猫则懒洋洋的在她的身前帮她护法,见到了方原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方原也觉得关心不够,一个月后又去了一趟。

    然后这一次却发现,白猫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

    ……

    这时候的金寒雪整个人便如同一个雪人,身周罩满了厚厚的积雪,若不是方原神识强大,可以感受到她那一道若有若无的生机,几乎都要以为这个丫头已经活活冻死在了这里。

    只不过,这时候的她,却更让方原脸色凝重。

    若说一个月前,或说再之前的她,还只是开始试着与这一片天地的某种气机相凝,重铸道基的话,那么如今的她,便已几乎快要成功了,这时候,她的五行道基,早已被一种奇异的气机所笼罩,便如方原当初在五行道基之上,凝炼天雷之意也似,她在凝炼这天地寒气。

    甚至说,如今都已经接近成功了。

    当初方原也只是五行筑基之上,半步天道筑基。

    但她,却要直接结成天道筑基。

    守了她三天,观察她的气机,确定了她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没有凶险,方原才又在剑冢周围布下了一座大阵,以免她被什么意外惊动,然后又将自己在这三天时间里,用尽了一切所悟,又融合了自己所看到所有相关法门,推衍出来的一道神法留在了她面前。

    他知道,金寒雪成就了天道筑基时,也就该真正踏上修行之路了。

    以她如今的根基,这一道神法,当可以助她成就紫丹。

    更关键的是,她的潜力,怕是一颗紫丹,也消耗不完。

    因此,这一道神法,融入了方原在琅琊阁看到的三道神法,以及自己所推衍出来的玄黄一气诀里的某些变化,以风雪之法为基,成就却难以估量,更主要的是,方原已尽可能的推衍,将这一道神法的道路留了出来,也好使得金寒雪成就紫丹之后,可以追逐其他造化。

    做罢了这一切后,方原看了金寒雪一眼,封闭了大阵。

    能帮她做些事情,就做一些事情吧……

    不然还能怎样?

    ……

    ……

    白猫已经不知道又跑到哪里玩去了,金寒雪的路也已通畅,方原便更可以放下心来,慢慢做着自己的事情,修炼那一道无物不可斩的心剑,同时也将这剑道法门融汇贯通。

    渐渐的,时间又是一年一年的消失。

    到了第六年时,青阳剑痴的那一道剑意也消失了。

    方原知道其中原因,这一道剑意,被青阳剑痴留在了雪原之上,本就是无意为之,也是无根之萍,它太过凝炼,因此在这雪原之上,被风雪侵袭数百年,依然存在,但在方原发现了这道剑意,与它交流之时,便已经在消耗着这道剑意的力量,一点一点,直到力量耗尽。

    某种意义上说,这道剑意,等若被方原吃了。

    毕竟,这一道剑意里面所蕴含的道理,也确实被方原掏的差不多了。

    如此,茫茫风雪里,又是一年一年的过去了。

    方原已经忘了时间。

    似乎这个世间也忘了他。

    留在这雪原之上,他心里只剩了剑道的磨炼。

    在这里,他见不到别人存在,也听不到世间发生的一些大事,倒是避免了分心,可以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心剑的修炼之中,一颗丹心毫无挂碍,只有茫茫风雪常伴左右……

    于是,十年过去了。

    直到这一日,九州之南,忽有一片血意升腾了起来,犹如血边镶在天际。

    也是在这一刻,方原忽然心血来潮,睁开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