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六十八章 雪原怪影
    在洗剑池弟子们离开之后,方原在剑冢之中休息了几天时间,恢复元气。

    这剑冢地势殊奇,避风御寒,使得此地倒是比外面暖和了不少,虽是在第九道雪线之后,倒与第七道雪线的温度差不多,若是呆在了这剑冢之中,那自然是最舒服的,但是方原既然要磨砺剑心,自然不会躲在这里,而是在不远处的极寒风雪之中,塑雪为屋,建了一座剑庐。

    他问过了金寒雪,得知这丫头确实不愿就此离去,便也由得她住在了剑冢之中,而自己却是终日盘坐于剑庐之中,或是迎着风雪,磨炼剑意,或是静心思守,推衍剑道。

    第九道雪线的酷寒,让人难以忍受。

    即便是元婴大乘修士,在不带有异宝护体的情况下,怕是也无法在这等酷寒之下久留,但方原却豁出了一切,只是要直面这等酷寒,不过好在,他无缺剑意大成,可以护着自己,勉强抵御这天地酷寒,不过,这等环境也使得他必须时时维系着自己的剑意,护着心脉。

    否则的话,也许只是坐下来不到盏茶功夫,打一个盹,便会发现自己肉身完全冻坏了。

    在这里筑起了剑庐修行,每一息都是煎熬。

    但方原却长久的守住了这煎熬。

    最一开始,他只在这剑庐里坐上一柱香时间,便已肉身近毁,必须回剑冢之中,服丹疗伤,但后来,对剑意的运转越来越自如,却发现自己可以坐上半个时辰,再到后来,似乎是自己的肉身,以及一身的经脉与法力,都渐渐适应了这天地酷寒,便可以坐上数个时辰了。

    几个月后,他甚至发现自己可以在这剑庐之中一坐便是数日之久。

    而到了这时候,他便横下了心,只是呆在剑庐之上,不再回剑冢避寒了。

    他在这雪原之上,便是要找回自己的剑道初心,最终推衍出那结成剑意之法。

    此前方原一直觉得剑意无法提升,但却发现,自己经受了足够的磨炼,渡过了道心之劫,无法提升的剑意,也已提升了起来,甚至无限接近了圆满,这使得他心里有了底气……

    剑意既然可成,那谁又能保证自己真的无法凝结成一颗剑心?

    毕竟事在人为!

    此前他在剑道一途,颇有天赋,再加上天衍之术相助,使得他剑道进境极快,但毕竟,他的修行,还是以神通为主,剑道一途用心不足,而如今,便是要借着雪原风雪,将自己一身剑道为夯实,前后理顺,推衍通透,然后思索出自己剑意大成之后的下一步怎么走!

    这一步可能会很难,但方原相信一定要有。

    便如旁人说大道五十,遁去其一,所以这世上不可能有完美道心,但同样的道理,大道五十,遁去其一,所以这世上也不可能有真正的绝路,一定还会有那么一缕机会!

    ……

    ……

    雪原筑庐,苦修剑道。

    于风雪之中,时间很快便过去了一年,方原一直在剑庐之中静悟剑道,而金寒雪,也留在了剑冢之中,继续修炼她自己的法门,两人修行之上,互不干扰,但又会互相扶持。

    惟一的问题便是,在这雪原深处,资源消耗的极快,方原此前深入雪原之时,一些资源,便已消耗的差不多了,后来便又回到了第八道雪线一趟,将他留在了那里的法舟之上的资源也取了回来,但一年时间里,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如今更是穷的乾坤袋都见了底……

    虽然在第六道雪线附近,还埋着整整三艘法舟的资源,是当初从袁家人手里夺回来的,价值不菲,但他却也没有时间去取回来,更没有时间拿这些资源到雪原之外去采购物资。

    不过,比较幸运的是,这时候白猫倒是起到了作用。

    也不知它用了什么法门,时常在这剑冢附近溜哒,每每山穷水尽之时,便会赶一些雪兽过来,而方原与金寒雪斩杀了这些雪兽,便肉作食,血为药,皮当皮,虽然说起来有些茹毛饮血的意思吧,不过各种问题总算是解决了,没了资源之忧,便可以全副心思来修行。

    另一点便是,此前洗剑池弟子离开之时,方原曾经让他们转告天下,说自己便在这雪原深处练剑,谁想杀自己,擒自己,都大可以来这雪原深处来,自己自有一剑相候,但等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有刺客出现,甚至连洗剑池弟子也一去不返,倒好像是大家都忘了他一般。

    对此,方原也琢磨不透,便干脆的置之不理。

    ……

    ……

    三个月时间过去了,方原终日静坐剑庐之中。

    六个月时间过去了,方原于雪原之上迎着天光舞剑。

    九个月时间过去了,方原在与白猫配合,绞杀雪原之上凶悍的雪熊。

    ……

    ……

    直到一年两个月之后的一日,极北方的天空之中,出现了一抹绚丽的天光,于空中变幻不停,美轮美奂,这是雪原上的独特风景,会不定期出现,带着种难以形容的瑰丽和缥缈的神秘感,方原静静的看了那天光许久,忽起了兴致,便从雪庐里走了出来,迎着天光舞剑。

    如今他剑意大成,剑道更进一步,舞起剑来,却如一团流光,飞卷天地,极尽绚烂,与那极北天空之中的天光交相辉映,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玄妙之意,仿佛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舞到了最后时,方原一振急振,轻轻向着空中一撩,于此一霎之间,剑意暴涨,无形无影之中,便已弥漫了四面八方,随着这剑意弥漫,似乎周围的整片天空都变了,时间失去了意义,虚空里的飞雪,皆停止了飘动,仿佛一副画也似,凝固在了半空之中。

    但这种状态,只是持续了数息时间,剑意初消,雪花落地。

    “这便是极限了么?”

    方原低声叹着,缓缓收了剑。

    他如今已经将自己的剑道重新理清了一遍,前后修炼通透,一身剑意,已通明无滞,某种程度上说,他这时候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半步剑心了,接近了某种天地之间的法则。

    但也只是到了半步剑心之后,便达到了极限。

    “难道说,我真的只能弃了剑道,再寻找其他的方法结成至尊元婴?”

    方原安静的思索着这个问题。

    如今他剑意大成,道心坚定,哪怕再次遇到了和之前类似的问题,却也不会再轻易失望,只是继续寻找新的方法而已,虽然希望终是渺茫,但却可以始终以平常之心待之。

    也就在方原想着这个问题时,周围的风雪忽然停了下来。

    这种停,不像是方原那样,依着强大的剑意,影响虚空,而是那无时无刻,不在雪原之上卷来卷去的狂风,忽然停息了下来,空中的茫茫大雪,也似乎在这一刻消失不见了。

    方原见得了这一幕,心里便忍不住有些诧异。

    他凝神向周围看去,忽然间瞳孔收缩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抹诧异神色。

    此时风雪骤消,视野也就立时开阔了起来,他忽然间看到,此时的东北方,正有一个人慢慢走了过去,那个人显得很奇怪,在他身上,方原感应不到半分修为波动,但却出现在了这第九道雪线的极寒环境里,没有驾云,也没有御剑,只是这般慢慢的在雪原上走着。

    方原初时,还以为是有外人进来了,但再仔细看时,心里的感觉就更怪了。

    那个人影显得并不高大,身材十分单薄,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像是跋了一足,若是仔细看时,甚至可以发现他好像还少了一条胳膊,就这么慢慢的在雪原之上走上,平淡无奇,可却给了方原一种无比古怪,暗合天地玄妙的感觉,甚至一举一动,都影响到了天地。

    “这个人是谁?”

    方原第一次见到这么一个怪人,但感觉上,居然觉得很熟悉。

    微一犹豫之后,方原便急忙展开身法,向着那个人追了过去,以他如今的修为,空中又没有了风雪,他的速度自然极快,倾刻之间,便已掠出了数百丈的距离,但奇异的是,对方的速度明明没有变化,但方原赶出了数百丈距离后,却发现还是与他有着数百丈的距离。

    “这位前辈,可否一叙?”

    方原心里更觉得古怪,忍不住高声唤了一声。

    这一个声音响起,那个人便停了起来,慢慢的转过了身,到了这时候,方原心里便又是一沉,却见此人非但跋了一足,断了一臂,甚至连眼睛也瞎了一只,耳朵少了一个。

    但他的模样,却显得十分年青,模样清秀,并不给人一种怪异之感。

    “你能看得到我?”

    那个人一只单目,也打量了方原一眼,声音嘶哑的开口。

    “当然可以……”

    方原只见他身影凝实,又没有用什么法术掩遮身形,有些奇怪他会这么问。

    “你剑道修的还可以!”

    那个人点了点头,然后微一皱眉,道:“但还不够好!”

    说完了这话,便又继续向前走去。

    “这……”

    看着这个人,听着他这番话,方原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极度奇异的感觉。

    望着他的背景,不知该不该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