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六十七章 雪原深处筑剑庐
    四大长老皆已在朱雀神火与闵长老含恨而泄的剑意之中化作了飞灰,承天剑道这一趟深入雪原之旅,可以说是完败,只剩了承天少主一个人逃走,而且他临走之前,也不得不摧动了在这第九道雪线的冰天雪地里保护他的朱雀神石,这一逃了出去,便没有了保障,更重要的是,他刚刚被方原一剑斩下了闵长老的神魂,等若是重伤之躯逃入了风雪之中。

    方原没有出去追赶,而是转身查看了一下金寒雪的伤势。

    这姑娘在自己险些入魔之时,不惜身受自身剑意凌迟之苦,唤醒自己初心,实在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这倒是方原之前没有想到的了。

    不过她那等做法,也是凶险至极,这一身的剑伤,看起来委实不轻松。

    不过让方原有些诧异的是,这一检查,才发现金寒雪的伤势,看起来可怖,但居然没有伤得太深,如今更是已经在缓缓的愈合,好似这漫天寒意,像是在慢慢帮她修复伤势一般。

    心间也觉得有些诧异,慢慢明白了过来。

    她这一身伤势没有落得太重,固然是有着自己当时下意识里压制了剑意,没有使得剑意疯涨,伤到她这一身根基的缘故,却也有她自身法力浑厚,底子已相当牢靠的缘故。

    如今想想她已经在这雪原之上呆了数年之久,经受风雪磨砺的时间比自己还多,当时自己在第三道雪线遇见她,看到她肉身脆弱,一触即溃,那是因为她磨炼太多,经受不住,遇到了自己之后,以诸般宝药神丹滋养了回来之后,这数年的磨炼的好处便显露了出来。

    如今深入了雪原之后,她一直没有被冻死,虽然看起来是因为她一直抱着白猫,借白猫之力抵御的风雪,但也不得不承认,她那越来越雄厚的修为根基,也起到了大作用。

    单论起根基之稳,积累之厚,这女子已不输于结成紫丹前的自己了。

    所缺的,只是一道适合她修炼的法门而已!

    这一道法门,方原倒是可以随时给她,在琅琊阁内,他看到的修行法门可是不少,只是,这个丫头不惜一死为自己唤回了初心,恩重情深,方原不是傻子,不可能看不出来。

    但是这件事,却又如何会有结果?

    ……

    ……

    而在方原为金寒雪疗伤之时,另一侧的洗剑池弟子,也皆有些面色复杂,他们似乎想说话,但见到方原没有说话的意思,便也终究还是不曾开口,索性也先开始了疗伤,一众洗剑池弟子受伤都不浅,有风雪之伤,也有被承天少主偷袭出来的伤势,有的已很严重。

    但洗剑池弟子常年在雪原之上活动,经验倒是比方原还多,暂缓伤势,自然不在话下。

    于是,两边都默默的忙了一通,剑冢里面,气氛显得很是诡异。

    ……

    ……

    “方原道友……”

    伤势终究是可以包扎得好的,一片压抑的气氛里,洗剑池弟子们见已无事可做,便还是忍不住开了口,那位身材矮小的剑子宣迟,与费尽了全力才控制住了伤势,脸色兀自如金纸一般的元婴剑仙,慢慢来到了方原身前,低低唤了一声,然后犹豫着揖了一礼。

    方原便也回身揖了一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两个人的脸色又顿时有些犹豫,元婴剑仙想要说话,但终究还是伤势太重,便向宣迟看了一眼,那剑子宣迟便道:“刚入剑冢时,我等误会你在修炼邪法,险些伤了你,心间着实有愧,刚才你不计前嫌,击退了承天少主,救了我等一命,实在是让我等感激不尽!”

    方原摇了摇头,道:“不必客气,我并无救你们之意,刚才也说了,我只是想要弥补道心上的一缕残缺,才会斩下了闵长老的神魂,至于斩下之后会怎么做,那是她的事情!”

    明显感受到了方原语气里的提防之意,这位洗剑池的剑子,脸色也有些沉重,他犹豫了半晌之后,才沉声开口,道:“有一件事我希望你可以明白,我们此次深入雪原,并不是来追杀你的,更无为了那地宫之事,来杀你灭口之意,而是奉了剑首之命带你回去!”

    “我没有打算离开!”

    方原摇了摇头,道:“但你们若想强行带我走,咱们还是可以交手!”

    说着话时,便已转过了身来,神色平静,看着他们二人。

    气氛顿时又显得有些凝重。

    ……

    ……

    “不论以前怎么想,现在我们不打算强行带你回去!”

    那剑子宣迟听了,脸色也是显得有些沉重。

    过了一会,才皱了皱眉头,道:“话说白了,剑首命我们带你们回去,无非二事,一是地宫之事,还有一些未明,希望你可以过去讲明白,二是……剑首毕竟不想看你入魔!”

    方原听了,微一沉吟,道:“地宫之事,你们想要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们,有关你们洗剑池的事情,无非二人,一件便是白袍萧琴,此人确实是我所杀,当时也是为了从地宫之中逃走,二便是闵长老,我是为何杀她,又是用了什么方法杀她,你们刚才也听到了……”

    说到了这里,微微一顿,又道:“至于会不会入魔的事情,你们现在还担心我?”

    剑子宣迟,以及那位元婴剑仙对视了一眼,脸色都有些复杂。

    没想到方原倒是诚实,直接将一位白袍,一位元婴剑仙的死都交待了出来,若在平时,这当然是大事,不死不休的大事,哪还能容得和他这般随随便便的说话,直接便带回去了,可如今却又不同,这两件事都是与地宫有关的,而地宫之事,便是他们也明白的很。

    至于入魔之事,看到了方原的一身剑意,他们倒是不怎么怀疑了,虽然方原那一柄剑,看起来也很邪门,但若他真的入了邪道,却绝无可能养得出那一身浩然剑意出来!

    当然了,方原给的这个交待,其实也不算是交待,按理说也要是将他带回去的……

    可关键是,现在这一群老弱病残,不是他的对手啊!

    那也就只能和他讲道理了!

    “方小友,老夫可以向你保证,剑首对你并无恶意,只是要与你见面,说个明白而已,况且你也已经看到了,这无生剑冢本就是空的,你还要留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那位元婴剑仙也忍着胸口的疼痛,吸了口气,沉声叹道。

    以他元婴剑仙的身份,这般与方原说话,可以说真是给足了面子了。

    方原也认真的回答了一句,回答的很简单:“因为我剑心未成!”

    “剑心未成?”

    这位元婴剑仙,以及那剑子宣迟,甚至还有后面的诸位洗剑池弟子脸色都有些复杂。

    那位元婴剑仙沉默了片刻,道:“事已至此,方小友你该当明白了才是,你是不可能修炼得出剑心的,如今你居然可以剑意大成,已然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但你入雪原之后,经历了这么多事,难道还真没有悟透这个道理?残缺大道,本就容不得无缺剑心?”

    剑子宣迟也道:“我们也不瞒你,事实上,洗剑池之中,也有人参研过承天剑道,对此剑理推衍了无数遍,最终只是证明了,以此剑道,本就无法成就剑心,这确实是绝路,我们此前拦你,不信你,便是因此,我如今信你不会入魔,但还是不认为你可以修炼出剑心!”

    方原对此回答的简单:“那是我的事!”

    一众洗剑池弟子立时沉默了下来,欲言又止,面色复杂。

    方原则干脆的道:“其他的话不必多说了,我心间有数,这一次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看你们如今这一身的伤,想必也没有足够的本事强行带我回去,那还是各走各的路好了!”

    那元婴剑仙忍不住脸色一沉,低声道:“方原小友,我们带你回去,也是为了你好,你到了我们洗剑池,起码是安全的,你可知如何有多少人在找你,这一次来的是我洗剑池与承天剑道,但后面,邪剑修、中州各路死士、九幽宫刺客,谁知道还会有多少人来找你?”

    方原听了这番话,沉默了许久。

    洗剑池弟子面色稍缓,以为方原终于被他们说动了。

    但也就在此时,方原淡淡道:“那就让他们来吧!”

    宣迟与元婴剑仙同时呆住了。

    方原则是轻轻吁了口气,道:“你们出去了,也可以告诉他们,我打算于此第九道雪线之外,筑起一方剑庐,借风雪磨砺剑意,直到我修炼成剑心,或是找到自己的路,在此期间,无论是谁,想要杀我,都可以进来找我,无论他们有多少人,方某只在此一剑等着!”

    洗剑池剑子与长老,顿时都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听得出来,方原的话虽然显得有些狂妄,却是异常的认真。

    “既如此,我们也只能先回去了!”

    那位剑子宣迟,沉默了许久,也是低叹了一声,道:“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一次我们所闻所见,以及你为闵长老做的事情,还有你说的话,都会原原本本的汇报给剑首!”

    方原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话。

    洗剑池一众弟子各自服用了丹药,控制住了伤势,又制订了计划,便一起离开了剑冢,在走出了很远之后,剑子宣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便见到方原此时正在地宫之上,负手而立,一身青袍猎猎飞扬,周围寒风大雪,似可以摧毁一切,却是无法再将他身形动摇半分。

    他忽然间低叹了一声,向元婴剑仙道:“说不定……他真的可以修炼出无缺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