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六十章 正邪之斗(二更)
    此时的方原身上血气越来越浓郁了,看起来便如同运行某种邪法到了极致。

    承天少主凝神感应,眉头紧皱。

    以他的神识之强,自然可以分辨得出,这时候方原并非是在修炼承天剑典的法门,可关键是,若不是在修炼承天剑典的法门,那么他又是如何做到了这等程度的?

    再联想到这无生剑冢,是方原带他们找到的,甚至那一卷深藏于琅琊阁之内的剑经,也是他取了出来的,承天少主心里便忍不住升起了些许怀疑,眼神冷冷看着方原。

    “少主,他身上的血气好厉害,还有某种剑意在浮动……”

    一位承天剑道的长老,都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越是打量方原,越觉得心惊。

    他们入此无生剑冢,本来就是为了寻找一道传承,好解决自身的隐疾,但如今历尽千辛万苦的来了,却只落得一场空,便忍不住将方原身上的变化和三世剑魔传承联系到了一起。

    承天少主眼神也变了,自己也对方原如今的状态好奇到了极点,但却又明显感觉到方原这时候脆弱的厉害,又似乎处于行功关键时候,若是打断了他,恐怕立时便是个经脉寸断,肉身崩毁的下场,若是在外面,自己并不在乎,但在这第九道雪线之内,却是危险。

    若是方原神魂崩碎,他也救不回来。

    “且看好了他,总不会被他逃出我们的掌心!”

    承天少主沉默了半晌,目光扫过了盘坐在了地上的方原,以及那一群身负重伤的洗剑池弟子,心里暗暗做下了决定,低声道:“就算这无生剑冢是空的,但再多一道元婴剑仙的剑心,还有四五位精英白袍的神魂,也足以抵得我们这一趟进来的损失了……”

    其他几位长老闻言,便也皆暗暗点了点头,目光向那几位洗剑池弟子看了过去。

    少主说的其实不错,既然无生剑冢是空的,那当然便要带些别的走。

    虽然未能找到他们意想之中的剑经,但这几位洗剑池弟子,也足以补偿他们的损失了。

    不说别的,这些人里面,可是有一位元婴剑仙啊!

    元婴剑仙之神魂,那是何其重要,得到这么一道神魂,自身实力简直就是翻了好几倍,而如今便有这么一位受了伤的元婴剑仙在此,承天少主此前已经得到了一道元婴剑仙的神魂,而以他的剑意来论,是不可能再炼化一道神魂,剩下的不是便宜了自己?

    就算是一道元婴剑仙,不够四个人分,那不是还剩下了几道洗剑池白袍呢?

    这些白袍,可都是万里挑一的剑道天才啊,一个个值钱的很!

    若将他们拿下了,那无论如何,都是大赚特赚的。

    想到了这里,诸位魔头的目光,便忍不住看向了那一群簇拥在了一起的洗剑池弟子。

    将他们击伤之后,便没有立时痛下杀手,这倒不是因为这些魔头不知道斩尽杀绝的道理,实在是因为他们自冰天雪地里而来,同样消耗极巨,法力运转不灵,那一下偷袭,便已经让他们耗尽了法力,急切间也没有痛下杀手之力,如今养回了几分精力,才可以解决他们了!

    “唰……”

    四道剑光同时出手,皆朝着那位元婴剑仙斩了过去。

    四位长老都不是傻子,既然要出手,自然要先将他们里面最强的人斩掉再说!

    那位元婴剑仙见到这一幕,眉眼顿时一冷。

    急切间想提剑抵御,但适才被承天少主剑灵所伤,一口气息居然运转不过来,眼睁睁看着这四道剑光到了身前,居然是无力抵挡的模样,眼中顿时现出了几分悲愤之意来!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四道剑光还未斩在那位元婴剑仙身上,便异变陡生。

    在那几位洗剑池弟子之间,有一位身材矮小的白袍剑师,看起来很不起眼,但也就在这四道剑光陡然间向前击了出来之际,他忽然间低叹了一声,背后那柄半透明的冰剑瞬间取在了手里,而后一步踏上前来,剑意呼啸,弥漫四周,犹如滔天骇浪,直向四位长老卷去!

    “剑心?”

    “万年冰魄剑?”

    四大承天长老顿时大吃了一惊,万没想到此人只是金丹境界,居然修出了剑心。

    而且此人手中拿的,赫然是洗剑池七大名剑之一,在剑心摧动之下,这么一出手,寒意飞卷三千里,简直比剑冢之中的第九道风雪还要可怕了几分,瞬间卷到了自己身前来。

    这四人简直心惊肉跳,还身便逃,但又如何逃得过这剑光笼罩?

    “唰!”

    便也就在这一刻,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承天少主,忽然间黑剑出鞘,直直斩来,身周浮现了闵长老的影子,剑意冲击,直接斩进了那一片风雪之中,却只听得当啷一声,那位矮小的黑袍剑师手里的万年冰魄剑立时被荡了开去,险些脱手而飞,周围顿时寒意尽消。

    “居然还有一位修出了剑心的人在……”

    “居然还只是金丹境界……”

    “居然还带了这样一柄神剑……”

    四大长老皆是面露惊恐之色,看向了那身材矮小的白袍男子。

    承天少主倒似一点也不意外的模样,淡淡笑道:“洗剑池寒光峰剑子宣迟,没想到寒光峰这么早就将万里冰魄剑传给你了,是因为你未结元婴,便修成了剑心么?呵呵,你躲在人群里,暂运气机,是想出其不意将我斩杀么,只可惜,刚才一进来,我就认出你来了!”

    而那位名唤宣迟的白袍剑师,也揉了揉自己的右手手腕,脸上露出了几分自嘲,道:“是我们大意了,太过相信自己的剑识,却没想到你这么快便炼化了闵长老的神魂,居然可以借她的剑识来遮掩你们的气息,但你要觉得洗剑池弟子这么容易被你们吃掉,就大错特错了!”

    说着话时,便走到了众弟子身前来,一剑横胸,护住了众人。

    而在他身后,除了受伤极重的那几位弟子之外,其他人也都强撑着站了一起来。

    一场大战眼看着便要开始,白猫急忙跑到了方原的身边蹲了下来,占好了位置准备看戏。

    “不要再留手,杀了他们……”

    四道剑光同时出手,力量运转到了极致,皆朝着那位名唤宣迟的剑师斩了过去。

    既然要出手,自然要先将他们里面最强的人斩掉再说!

    轰隆隆!

    剑意纵横,杀气凛然,一场大战立时开始。

    承天剑道,洗剑池剑修,本就正邪不两立,狭路相逢,又事关生死,自是一番恶战。

    而在这时候,方原的识海之内,也正是一片绝望。

    在那血海意识的影响之下,他识海里面,已是生出了一片片的魔念。

    “是啊,入魔多好?”

    “入魔之后,大杀特杀,管他什么洪水滔天,天地万物,亦不过只在我一念之间,反正天下之大不只有我,反正天下大势我亦无能为力,又何苦守此一线,只管顾好了自己便可,大劫降临之时,自有那修为更高之人顶着,我管那么多人是不是避难于雪原,只管自己便好!”

    “夺人神魂又如何?”

    “你之修为,吾之甘宝,你命丧黄泉之时,便是我修为大涨之时!”

    “能够帮我提升修为,那是你的造化……”

    “……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这一刻,他几乎心灰意冷,端坐不动,只是任由周围血海暴涨,将自己吞没……

    这时候,外人都看不出他身上的细微变化来,生死关头,恶战之中,金寒雪却是一身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敏锐的感觉到了方原身上某种气机的变化,似乎在变成另一个人,直吓的浑身冰冷,却又惊惶无措,急的眼泪直流,忽然不要命也似,蹲过来握住了方原的双手。

    正蹲在旁边,就算是再担忧这时候也不想冲到方原身前来的白猫眼睛忽然瞪圆了。

    这孩子,想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