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承天剑典
    “公子,何必这么失落呢……”

    方原那失落的模样,使得三位魔头和金寒雪,都生出了无尽的担心,犹豫了半晌,忙劝道:“事情也未必就走到了这一步,总还是要讲道理的地方啊,这些道统也未必能一手遮天,上面还有仙盟呢,说不定如今仙盟的人也到了雪原上来找你呢,咱们退回去吧,总是有办法逃离雪原的,公子你去和仙盟里的人说说,他们曾经选中你,必然会为你做主的啊……”

    他们说了很久,方原才反应了过来。

    “不离开,要往雪原更深处去!”

    方原沉默了半晌,平静的开了口:“我有自己的路走,哪有功夫考虑他们!”

    三位魔头听了,微微一怔,不敢再多言。

    而方原则沉默了很久之后,起身走到了舟弦上,在寒风之中清醒了一下头脑。

    三位老魔倒是会错了他的意思,于他而言,倒并不会因为雪原众修追杀自己又或是别的什么感觉到害怕,或是绝望,这件事,也不曾后悔,只是隐隐的,觉得有点没意思而已!

    没意思的事情,就不想了。

    被寒风一吹,方原心间那抹不快很快便消散了。

    然后他便打定了主意,凝神思索起了下一步的计划。

    计划倒也不难安排,毕竟如今整个雪原都在找自己,只怕自己一露面,便会引来无尽追杀,那自己如今,便只剩了往雪原更深处走去这一条路了,愈是往雪原更深处,人便越少,对于自己来说更安全,那地图上所指的无生剑冢,本来也就在那雪原深处……

    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将当初在六绝宫时,用琅琊阁里看到的那一卷凌昭剑经,向承天少主换来的承天剑道高深法门,一点一点推敲了过来,倒是发现,这法门的确高深,精妙非常,可惜多是一些修炼剑灵之道,而且其中一些关窍处,虽然隐藏的很巧妙,但方原也能看得出来,其实是少了一些关键东西的,想必是那承天少主也在防着自己,留了好几手……

    当然了,有天衍之术在身,有没有缺这么几手,对方原来说却是影响不大,他还是可以从中看出承天剑道的修行法门和剑道理念,并试着领悟、借鉴他们剑道中的道理。

    但最终还是没什么用。

    他修炼的无缺剑经与承天剑道,本质上同出一门。

    因此他们或多或少,都在剑道之上遇到了同样的问题,那便是剑意停滞不前,此前方原还以为他们都是剑意大成之后,才会去夺人神魂,修炼剑灵,如今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依着承天剑典上面的说法,剑意虽然有方法去修炼,但也不必等到剑意大成再修炼剑灵。

    剑意停滞之后,便可以夺人神魂,修炼剑灵了。

    不过,因着各人资质,道心的不同,情况也很多,有人才刚踏入剑意境界不久,便夺了剑灵,提升实力,也有人是等到了修意接近大成之时,才会去夺取其他人的剑灵。

    其间当然也有分别,修意愈强,可以驾御的剑灵便越多,品阶也越强。

    依着方原猜测,那位承天少主,敢夺取洗剑池元婴剑仙的神魂,剑意必定极为强大。

    而这承天剑典之上,对于剑意的修炼,便只有这么一个诀窍。

    绝情绝性,磨炼道心,心间愈无挂碍,便愈是容易养成强大的剑意。

    方原推敲了这种法门许久,倒是隐隐觉得,辅以各种秘法,确实有可能使得剑意提升。

    “无缺剑经的道蕴是圆满,因得人心有缺,所以注定不得圆满,也正因此,修炼此剑之人,剑意都会停滞,无法继续修炼下去,而这些邪剑修士,无奈之间,却是想出了这个法门,绝心绝性,斩去心间一切,愈是接近了虚空,心间便愈是圆满,难道就是这个道理不成?”

    方原思虑很久之后,将承天剑典放到了一边。

    他甚至不敢再看。

    承天剑典是一部走上了邪途的剑道。

    但就算是走上了邪途,也的确是蕴含着大智慧的邪途!

    但可惜的是,自己要修的是“一”,他们修炼的却是“无”!

    虽然同出一门,但实际上从这剑意磨炼之法开始,就已经走上了不同的路了。

    放下了承天剑典,方原又思索起了洗剑池的剑道,他曾经在六道大考之中,与李白狐并肩作战,又曾被元婴剑仙追杀万余里,对于洗剑池的剑道,多少也能看出一些东西来。

    如若他所料不差,洗剑池修炼的,乃是意境。

    他们追求某种意境,提升自身的剑意,最后又将这意境炼入道心之中,成就一颗剑心,所以,真的要按剑意、剑心这等境界来划分的话,洗剑池才是最标准的进阶之法,而无缺剑经,却是野心勃勃,追求完满无缺之意,凌驾于所有剑道之上,本身就是步子太大了。

    “真正的无缺剑心,存在吗?”

    方原微微发怔,过了许久,才放下了剑典,收起了心思。

    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忘掉这些,将无生剑冢的地图取了出来,仔细推衍着。

    事已至此,也只有寄希望于无生剑冢之上,雪州御剑宗的前辈剑师留下来的剑经里面,提到了许多剑道的至深道理,可见那无生剑冢的存在是真,里面有剑道传承也是真,也可见那位绝世狂人三世剑魔确实是一位剑道强者,他留下的传承里面,定有剑道秘法……

    如此这无生剑冢的地方,他已推衍出了大部分,只剩了最后一角。

    已然可以确定,这无生剑冢,便在第九道雪线无岸河对面,只是让方原想不通的是,那剩下的最后一角,看起来只是几个点连成的奇怪图形,又究竟是代表了什么东西?

    也懒得多想了,且先去了无生剑冢再说!

    而当他们从藏身的那座隐秘的雪谷里出来之时,便也很快便遭到了追杀。

    如今雪原之上,盛传他一颗头颅价值连城的消息,因此一旦露面,不论是谁,都会立时引来大批人马的追杀,既有效忠于洗剑池的,也有暗中听命于承天剑道的,更有一些中州高手收买来刺客杀手,或是谴入了雪原的死士,嗅到了腐肉一般的苍蝇一般追踪过来。

    而到了这时候,方原便只选择了一个方法,那便是躲。

    如今的他伤势虽然痊愈了不少,却心意疏懒,连与这些人争斗都不愿了。

    遇到了人,能逃则逃,实在逃不掉了,若是可以让三位老魔解决的,便也靠他们解决。

    对这三个老魔头,方原倒是大方了起来,此前他不过是以毒丹制住了这三个人,借他们些力气用而已,但如今,却是手头上有的宝丹,法宝等等,都给了他们不少,甚至还在功法上帮他们推衍了几分,却是犹如奇迹一般,使得三个老魔头的实力都上涨了不少。

    这三个老魔头自然是又惊又喜,完全不明白方原怎么忽然对他们这么大方了?

    有了好处,当然做事也卖力,一路上替方原解决了不少麻烦。

    不过他们的根基毕竟在这里摆着,一些小问题可以解决,但真正的遇到了高手,却绝非对手,而只有遇到了这等躲不过三个魔头也解决不了的,方原才会偶尔出手一次。

    但只要是他出了手的,便无一活口。

    三位魔头与金寒雪,都感觉到了方原心里憋着一团火,不太敢跟他说话了。

    如此慢慢前行,已渐渐横渡了第七道雪线的大部分区域,接近了第八道雪线,到了这里,寒风更为酷烈,风雪如刀,便是金丹修为也抗不住了,平时只能躲在法舟里,偶尔现身于风雪之中,几乎立时便会被冻伤,那等风雪,已经如同元婴大修的神通一般可怖。

    终于有一日,三位老魔头受不住了。

    他们一起过来找方原,你推我,我推你,最终一起推飞鬼儿。

    飞鬼儿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哀声道:“公子,我们实在抗不住了,这里的严寒太可怕了,便是天天躲在了法舟层层大阵里面,我们也冻的法力都要凝固了一般,虽然公子你这段时间对我们也恩重如山,该当效力,但再往里面走,我们恐怕就只能永远留在这里了啊!”

    严老魔也可怜兮兮的道:“对啊公子,我们也知道你有无生剑冢的地图,想要去寻那剑魔传承,但相起那传说中的绝世造化,我更想活着回去和八十一个小妾团聚啊……”

    百知叟叹了一声,道:“公子莫气,不是我们三人胆小,不愿追随公子,实在是过了第八道雪线之后,我们三人也没什么用了,只能终日躲在法舟里,不能为公子跑前跑后,而且,若是再往前走,有可能遇到的对手恐怕也是远超我们三人修为的,倒是拖累了公子……”

    方原听他们说了半晌,才缓过了神也似,看了他们三人一眼。

    三个老魔立时同时露出了可怜兮兮的模样!

    心里低叹了一声,方原便直接将一粒丹药放在了案上,道:“这里面的丹药用水化开,你们三个人分着饮了,体内的丹毒便会化作大补之物,反而可以提升你们的修为了!”

    三位魔头没想到方原直接便答应了,皆呆了一呆,半晌之后,忙去抢那丹药。

    被严老魔死死攥在了手里之后,三个人才消停下来,一步三回头的下了法舟,见方原确实是要放他们离去,才疑心尽去,大声的保证道:“公子,我们一定不会泄露你的行踪……”

    方原没有回答他们,只是看向了金寒雪。

    金寒雪怀里抱着白猫,一见到方原的眼神,立时摇头,道:“我不走!”

    方原道:“里面太冷了,便是我也承受不住,你进去了太危险!”

    金寒雪闻言,松了口气,道:“我抱着宝儿,就不会感觉冷了,你不用担心我!”

    “宝儿?”

    方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看了那只老猫一眼。

    倒是没有想到,这白猫居然还有这等本领,也难怪金寒雪过了第三道雪线之后,一直抱着白猫,而且她可以一直安稳呆到现在,除了大部分时间,都一直躲在法舟大阵里之外,便也有一直抱着白猫的原因吧,若是如此,那自己抱着白猫的话会不会也有效果?

    白猫察觉到了他的眼神,只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方原无奈,反正天下人都已嫌弃自己,也就不多这么一只猫了。

    再往前去,第八道雪线便已在眼前,自己也就可以开始自己真正的磨炼了!

    人心没意思,但雪原风雪,总不会让自己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