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天弃地厌鬼嫌之
    “方原师兄……”

    “公子啊,怎么伤得这般重?”

    第七道雪线之后约一千两百里之外的一座雪谷,方原终看到了那一艘已经停靠在了这里许久的法舟,也看到了法舟之上急急赶下来将他扶住的人,一直紧绷的心神终于松了下来。

    他已经在风雪之中走了三天。

    越过了第七道雪线之后,便已是酷寒无比,便是金丹高阶修士,也需要大量的暖玉和火丹等物御寒才可以抵挡,但是他身上的资源,都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又受了重伤,只能硬扛着一步一步走了出来,中间也不知多少次差点摔倒,不过还好,总是熬到了尽头。

    也还好,金寒雪等人,果然在这里等着他。

    两个月前,方原便已经与金寒雪约好,倘若他们一个月内,得不到自己的消息,便将一封已经写好的书信,送给洗剑池剑首,然后来第七道雪线之后的一座雪谷来等着自己,或是等到自己过来,或是切实的得到了自己的死音才好离开,看样子,金寒雪还是很靠谱的。

    直到登上了法舟,方原才松了一口气,取出了一些丹药等物疗伤。

    他此前受伤太重了,先被元婴剑仙追杀万里,又在地宫之前,被众人联手一击,肉身几乎崩溃,而中间虽然在六绝宫呆了两天,但也一直没有功夫好好疗伤,而在从地宫附近逃了出来,赶向雪谷的这几天时间里,光是在风雪之中活下来便已难得,更何况疗伤?

    好在,有这么一艘法舟在。

    在九州各地,法舟不过是运送些物资,或是代步之用,算不得稀奇,但在这雪原之上,如此一艘品质上佳的法舟,却成了救命之用,再加上方原之前布下的层层大阵,足可以将雪原风雪挡在外面,也给方原提供了一个温暖而舒适的疗伤之地,可以安心将养了。

    ……

    ……

    “方原师兄,这段时间里,你究竟做了什么啊?”

    舟舱之中,金寒雪看着方原身上崩裂的伤口,近乎枯竭的法力,眼眶都红了。

    虽然方原当初离开时,她便猜到了一些,但还是很难想象方原这段时间的经历,毕竟在她心里,方原的无敌之势已深入人心,她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才能让方原受这等伤。

    “只是做了一些该做的事情而已!”

    方原交待的很简短,安慰了金寒雪一句,便在舟舱里短暂的闭了关。

    这一养,便是半个月时间。

    还好,方原在进入雪原之前,做足了准备,带了很多神丹宝药,再加上他本身也是大丹师,对自身的伤势了解很深,更可以对症炼丹,也因为他修炼玄黄一气诀,紫丹丹品,肉身根基深厚,这才终于慢慢的控制住了伤势,并且开始感觉恢复了一身的气力了。

    也是在这时候,外出打探消息的飞鬼儿回来了。

    “公子,这一次的事情真的闹大了……”

    飞鬼儿到了这第七道雪线附近,修为也已十分不济,身上带了上佳的暖玉,但还是冻出了一身的伤,看起来可怜至极,不过他却来不及诉苦,一冲进了法舟,便脸色惊恐的来见方原,瞧他这模样,知道的是打探消息,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劫已经提前降临了……

    “不用着急,慢慢说吧!”

    方原将一杯丹茶递给了他,道:“地宫之事处理结果如何?”

    飞鬼儿一口喝干了热茶,暖了暖舌头,这才忙道:“事情已经在雪原上传开了,简直就是引起了惊天覆地的变化啊,众修都在纷传,说无生剑冢的事情,现在公开流传的说法是,洗剑池弟子与一些中州道统的高手,一起在雪原之上发现了无生剑冢的存在,并在里面发现了大批的异宝资源,但为了对抗大劫,他们没有私吞这批资源,而是尽数献给了魔边……”

    “果然是运到了魔边去了么?”

    方原听了这个结果,脸色倒是稍稍和缓了些。

    这个结果,倒是与他之前想的差不多。

    地宫之事已经曝露,仙盟不是傻子,只消一查,便可以得到真相,洗剑池势力再大,也不可能将这件事完全藏起来,那么,地宫里面,那大量物资的处理,便会是一件让人异常头疼的事情,为掩天下悠悠之口,那么将错就错,将这些物资说成是无生剑冢里面发现的,然后打着慷慨献物之名,将其运往魔边,以作抵御大劫之资,才是洗剑池惟一的选择!

    而之前方原做下这等等安排,本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这也是此前承天剑道与地宫高手都想不通方原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

    他们想不通方原这么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但方原本来就没打算有什么好处。

    “其他的呢?”

    沉默了一会之后,方原再次开口。

    飞鬼儿早已等的不耐烦,一拍大腿,道:“其他的就厉害了,洗剑池诸宫之间忽然开始了大洗牌,听说洗剑池弟子也不知犯了什么大错,惹得剑首震怒,七八位白袍,近百黑袍,都被夺去了本命道剑,尽数废去修为,逐出了剑池,不仅如此,更吓人的是,居然有一位大长老也被夺了道剑,关入了剑狱,这可是洗剑池里数千年所未闻的大事啊……”

    他一边说,一边偷眼看着方原。

    事实的真相,他自然也知道,不过这时候,也只按着打听到的消息来讲。

    方原听了,也暗暗点了点头,又道:“还有么?”

    飞鬼儿道:“再有就是中州那边传来的消息了,据说好几个家族,都有大人物犯了错,被家族送到了魔边去抵御大劫,更有几个大家族与道统,联起手来,为了对抗大劫,自愿献出了一大批珍宝支援仙盟,不过这些对中州来说是大事,雪原之上的人却不怎么关心了!”

    “替罪羊么?”

    方原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终究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似乎该付出的代价都付出了,该受罚的也都受罚。

    但地宫之事,却终究还是被掩盖了过去。

    从今开始,将再无人提及这雪原深处的丑事,那些家族,还是高高在上,道貌黯然的大家族,大道统,而洗剑池,也还是一直七大圣地之一,一心仗剑伏魔的剑道圣地……

    ……方原的心忽然有些懒了!

    其实这个结果,与他想象中差不多。

    早在地宫之前,等待洗剑池弟子出现之时,他便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只是当这个结果真正的到来时,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有些泄气,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结果,也符和他对人性的了解,可也不知怎么,听到了这个结果时,心里还是一阵阵失落,泛起了懒意。

    好像是伤势未愈,一口气吞吐,却是未能直达自己心底。

    望着方原那疏懒的脸色,飞鬼儿犹豫了一下,小声道:“还有呢……”

    “嗯?”

    方原抬头看了他一眼。

    飞鬼儿大着胆子,道:“是关于公子你的……”

    方原面无表情,道:“你尽管说就是了!”

    飞鬼儿向后退了半步,然后才苦着脸道:“公子,你现在大大的有名了,整个雪原都在找你啊,据说,洗剑池在找你,地宫之后结束之后,起码有一位元婴剑仙和十几位白袍留了下来,好像是因为你杀了他们的元婴剑仙和几位白袍,那势头简直不找到你不罢休啊……”

    “承天剑道也杀气腾腾的找你,许多地方蛰伏的魔头都被调动起来了……”

    “除此之外,更有许多来历不明的人,据人说起,好像是中州那边的口音,也在到处打探你的消息,当时您是不知道那有多吓人,似乎整个雪原到处都是人在追你啊……”

    听完了飞鬼儿的话,整座法舟都变得死寂一般。

    气氛忽然间有些压抑的可怕。

    “怎么会……”

    旁边的严老魔脸色都变了,颤着声音道:“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这么一个问题,飞鬼儿自然回答不了,他只是个打探消息的,百知叟了解的最深,但也不敢回答,金寒雪更是不懂,只有满心担忧,白猫则只是伸了个懒腰,不屑于思考。

    最终还是只有方原回答。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苦笑了一声,道:“我也不是很明白!”

    三位老魔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

    “现在那些人建地宫的事情黄了,所有的物资也都运到了魔边,掺与了这件事情的人,也该受惩的受惩,该发往魔边的发往魔边去,仙盟挖出了这几只肥壮的蛀虫,想必以后会更警惕,那些心怀二意的世家道统们得到了震慑,想必也会老实不少,可公子你呢?”

    一片沉默里,平时说话最少的百知叟苦笑着道:“你前前后后奔波了数月之久,一身都是伤,结果什么都没得到,却落得了这么一个天弃地厌鬼嫌之的下场,又是图了啥呢?”

    “天弃地厌,鬼嫌之?”

    方原听了,也沉默了半晌,然后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意。

    那笑意,便像是多年以后的人,看着曾经的自己。

    便如看着傻子一般!

    闭上了眼睛,他眼前便闪过了闵长老临死之前,嫌弃又愤恨的看着自己眼神,心里也变得更为沉重了起来,过了很长时间,他才用很轻的声音自语道:“是啊,图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