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五十一章 三百白袍入雪原
    知道了这些人在雪原深处搞这等背弃天下之事,若不去查个清楚,方原心间不平。

    确定了他们在这里搞这等勾当,不加阻止,方原心间不平。

    但若是为了将他们的行径大白于天下,而真个与承天剑道联手,为了毁了这地宫,便不惜将这许多物资拱手相送,最终壮大了邪剑一脉,难道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了么?

    第一个问题,众修理解方原,只是想骂他多管闲事,迂腐可恶!

    第二个问题,众修也勉强能想得通,只是恨方原手辣毒辣,行事不留后路!

    第三个问题,他们却真是不明白了……

    ……

    ……

    如今他们对方原的追杀便是如此,若在此前,被方原揭破了地宫之事,他们多多少少,还会心间有些愧意,不那么理直气壮的话,如今却是截然不了,在他们看来,为了毁掉地宫,不惜与邪剑修士沆瀣一气的方原,比自己的行径更加可恶,依着他们的理解来说,就算是取了些许的资源,在这雪原上建起地宫,那也只是为正道留一脉香火,而方原的作为呢?

    这可是真正的入魔啊!

    “若说我等是罪人,那么你便是妖人!”

    心间愤怒之下,诸位洗剑池白袍,各大道统高手,更加愤愤然的向着方原出了手。

    到了这时候,方原无疑已是险象丛生!

    他当初在两大元婴高手追杀之下,奔逃万余里,逃到了六绝宫去,已是强弩之末,伤势极重,连云都驾不住,后来在六绝宫里休息了不足两天,伤势也未痊愈,便又被六绝宫刻意安排,率领众修来到了这地宫之前,本就有伤,这时候一与人斗法,伤势立时加剧……

    但看着方原在众修合围之下苦苦支撑的模样,众邪剑修士,还有不少人便在暗中窥视,但却没有出手的意思,只是缠住了几位元婴大修,不让他们直接过来取了方原小命便是!

    “少主,这个小儿的脑子里,可是还有那道地图呢……”

    就连一些陪在了承天少主身边的长老,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劝道:“咱们是不是真个出手帮他一下,省得一个不留神,真被这地宫里的高手打死了他,岂不是麻烦?”

    那承天少主笑吟吟的,看着地宫之中丰沛的资源一点点被人抢走,便如天下异宝皆主动跑进自己囊里也似,很是满意,而在偶尔得空,瞧了方原一眼,脸上便带了一抹淡笑,道:“放心吧,元婴剑仙追杀他万里之遥,都没能杀了他,可见此子保命本事不是假的,如今就算受了伤,也不是这些小小白袍能够轻易斩杀得了的,咱们只管在这附近看戏就是……”

    旁边的长老面露难色:“可我们若不救他……”

    “不是不救,是没到时候呢……”

    承天少主笑了一声,叹道:“这位六道魁首,不愧是曾经仙盟选中的仙苗啊,骄傲的很,已然修行路断,且得罪了洗剑池,绝途之下逃到了我们洗剑池,居然还不肯说实话,心里那股子让人讨厌的傲气始终不去,便是我看着,也喜欢不起来,这样的人,入了我承天剑道自然是有用的,但若不好好磨炼他一番,敲打敲打,他又怎能甘心为我所驱使?”

    旁边几人听了,便不好再多说话。

    承天少主心里既然有了主意,倒不是他们能说得上话的了。

    ……

    ……

    “哈哈,方原,你自甘堕落,投效于邪剑修,却来看看他们护着你吗?”

    诸位洗剑池白袍在这时候,愈战愈猛,道道剑光纵横交错,犹如一片大网,不停的向着方原罩了过去,连空中风雪,都已被这大网割成了一片一片,方原几乎已经全无还手之力,全仗了八荒步法在这虚空之中游走,才堪堪躲过了被绞碎的下场,但也已有些勉强。

    “你为妖魔立下大功,可见他们来救你吗?”

    各大道统里面的高手,也正不停的从各个方向奔来,急向着方原大喝出手。

    那一片片的人冲进了地宫,将他们的心血毁于一旦,实在是让他们心疼难言,但又偏偏对方人太多,到处都是大乱,他们也已经不知道从哪里防守了,索性来追杀方原……

    只有杀了方原,他们心里才勉强能好受些!

    毕竟,说了出去谁信啊,数年心血,竟被一个金丹小儿给毁了?

    而在这层层叠加的压力下,方原只是咬紧了牙关。

    纵是险象丛生,也没有开口呼救。

    只是偶尔,总是下意识的往南方看了过去……

    仿佛在等着什么……

    ……

    ……

    地宫附近,乱象愈发的加剧,越来越多得到了消息的修士赶来,一发儿冲进了地宫,将一切搅得稀烂,无尽的灵精、异宝、神药、道卷,都被众人刮分,有人用乾坤袋在拼命的装,有人用了洞天指环,有人将法宝都驶了进来,还有人双只手都抓得满满当当……

    疯狂了!

    地宫周围,皆是一片疯狂之态。

    有人狂笑,有人大哭,有人绝望了找人拼命,有人激动的找人打架!

    从高天之上向下望去,只看到点点蝼蚁,疯魔乱舞!

    不过也就在这种乱象达到了极致时,遥遥的南方风雪之后,忽然传来一声剑音!

    那一声剑音极其清越,在这乱象之中,也听得十分清楚!

    ……

    ……

    “那是什么?”

    有人异常警觉,急忙转头看向了南方!

    也有人根本不曾理会,转头便又冲进了资源的抢夺之中。

    不过,一声剑音响起过后,又是一声剑音传来。

    这一次,剑音明显离得更近了一些,也让众人听得更清楚了一些!

    再紧接着,便是一片剑音,犹如潮水一般,滚滚袭来。

    “不好!”

    承天少主脸色陡然大变,低声大喝。

    “出了什么事情?”

    场间众修也反应了过来,呆呆看向了南方。

    而正在众修联手围攻之下,苦苦支撑的方原,脸上则微微恢复了些活泛之色。

    “嗖”“嗖”“嗖”

    那剑音来的极快,转瞬而至,在一些修为高深的修士眼中看去,很快便看到南方的风雪之下,正有一片剑光耀眼,急急御剑而至,那一片剑光里面,分明可以看到数百名黑袍剑修,黑袍剑修前面,还有近百名白袍剑修,而在白袍剑修之前,又可感受到三道强横的剑意。

    “是洗剑池弟子……”

    有冲入了地宫之中的精明老怪,忽然惊恐大叫:“他们怎么来了?”

    “洗剑池弟子……”

    一脸惊恐诧异的不只是他们,还有地宫里的高手,迷茫道:“他们怎么来了?”

    ……

    ……

    哗啦啦……

    本来就已经一片大乱的地宫,忽然间更乱了。

    不知有多少修行中人,感受着那森然剑光,心惊如焚,却又觉得背森寒,望着眼前如山的资源,不知道该逃还是该冲过去抢,虽然在他们心里,这无生剑冢是大家的,人人有份,可是看到了洗剑池高手倾巢而出,心里那股子挥之不去的惧意,总是让他们无法理直气壮。

    “剑首有命,封禁地宫,任人不得擅取……”

    那一片剑光,犹如天沉一片,倾压而来。

    这一片地宫里,无论是正是邪,此时都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完了,难道是闵长老剑息有变之事,惊动了剑首,赶过来查探了?”

    坐镇于地宫之内的高手脸色皆是大变,又不免有些诧异:“不对啊,就算闵长老之事惊动了上面,他们也来不了这么快,雪州到这里,最快也要好几天的时间啊,怎么会……”

    一时心凉如雪,对方原的围攻也顾不上了。

    而方原则借着这个机会,深呼了一口气,急急向后掠去。

    在这时候,他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抹稍显得轻松些的快意。

    “是你将洗剑池的人引来的?”

    有人留意到了他的笑容,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急声大喝。

    “方原……”

    一片混乱里,承天少主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目光急急向方原看了过来。

    他在炼化闵长老神魂之时,本就已经掌握了不少秘密,如今见到了洗剑池三百白袍入雪原的这一幕,心里忽然之间,便想到了许多事情,一时间只恨的他牙都痒了起来!

    原来,这六道魁首的真实目的在这里……

    “完了,我们做的事被剑首们知晓,必然要被关入剑狱……”

    围攻方原的洗剑池白袍,脸皆是又惊又怒,厉声大叫,剑光急展,向方原攻来。

    “小儿,戏弄我等,你找死……”

    与此同时,虚空里也有一道可怖剑光,直奔方原而来。

    出手的正是此前在暗中看着方原,以免他真个被洗剑池弟子围杀的承天剑道长老,此前他的主要任务还是保护着方原,但如今意识到了上当,却忽然间恨不得立时杀了他了!

    堪称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承天剑道与洗剑池同时要斩杀一个人。

    强横无边的剑气,犹如潮水直逼到了方原身前来,似要将他撕成碎片。

    “这个结果才是我想要的啊……”

    本就伤势未愈的方原一下子承受到了如此压力,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凶险,但望着两边皆恨得咬牙的神情,方原的心神却一下子痛快了起来,低声大吼,横剑拦在了自己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