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无生剑冢出世
    依着道理讲起来,洗剑池这位元婴剑仙闵长老,一路追杀了方原数万里,几次三番险些将方原置于死地,可谓是深仇大恨,若是方原有足够的实力,那无论如何也会将她击杀,就算如今的修为不够,斩不得她,将来修成了至尊元婴,也一定要拿她祭剑,但也不知怎么的,如今听说了她已经死在承天剑道众邪修手里的消息,方原却始终无法开心的起来……

    心里非但不轻松,反而还显得有些沉重了。

    眼前总是闪过了闵长老当时看向了自己的眼神,心神便有些不宁。

    ……

    ……

    “方原小友,你是如何来到了六绝宫的,瞧你这一身的伤,莫非是洗剑池发现了你要来与我们相见,专程派了一位元婴剑仙来追杀你?”

    那位白袍男子,又或说这承天剑道少主倒也不疑有他,心里很是畅快,在方原对面的蒲团上盘坐了下来,笑道:“两个月前,洗剑池在第三道雪线阻你,结果被你引来雪州众修冲破防线的事情,我们倒是已经听说了!”

    “在那时候起,我们便知道你一定会来,只是来的比我们想象中晚一些,此前我们还曾经派了人出去接应你,但也只听说了洗剑池在追杀你的事情,却一直没能找到你!”

    听得他的一番话,方原便狠狠压住了心神,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闵长老的死终究是无可奈何之事,自己也无暇细想,如今好容易逃出了生天,总该是先解决了要事才好。

    此时听了这位承天剑道少主的话,他便也快速的分析起了如今的局势,从此人说的话里来看,他们应该也是不知道那一座地宫的存在的,此前洗剑池派人追杀自己,其实是为了杀自己灭口,但在他们看来,却还以为洗剑池是为了阻止自己入邪剑而来。

    不过想想也是,承天剑道在气势上,本来就一直不如洗剑池。

    有洗剑池弟子出没之地,承天剑道的修士,无一不是退避三舍,绝不敢与洗剑池正面抗衡,甚至有许多的承天剑道弟子,根本就是隐藏在了各个门派之中的,也正因此,承天剑道这一派,其实不是什么仙门,更像是一个联盟,遇事而聚,无事而散,隐藏极深。

    当然了,他们大势上躲着洗剑池,但偶尔抓到了机会,遇到了洗剑池弟子,也会痛下杀手,就像一条毒蛇也似,要么退避隐藏,要么便是致命一击,让洗剑池很是头疼。

    而那地宫一带,有不少洗剑池弟子出没,他们就更不会冒险过去查探了。

    “说来话长……”

    方原声音嘶哑的开口,沉默了一会之后,道:“我这一路,都是被这位洗剑池元婴剑仙追杀而来,横跨万余里之遥,几番险生还生,如今伤势还很重,若是阁下不在意的话,还请给我些许疗伤的时间,待到伤势痊愈之后,我再好好拜见,分说这段时日由来可好?”

    那位白袍男子微微一怔,打量了方原一眼。

    倒是看得出方原身上的伤势不是假的,脸上便很快又露出了笑容,道:“是本座心急了,方小友这一身的伤可是不能耽搁,你且在这里安心养伤,我去吩咐人设宴,为你接风!”

    说罢了,便又连声招呼,让人取上好丹药来。

    待到他们皆已离开,方原便独自坐在了大殿里,强行压下了自己的思绪,慢慢思索。

    他托辞要养伤,便是因为如今自己需要一个冷静思索对策的时间,毕竟如今自己入了六绝宫,也无异于深入虎穴,更关键的,则是地宫之事,也不可能耽搁的太久,否则定会生变。

    这两大元婴追杀自己,结果一个都没回去,必然会引起地宫警觉。

    那些人想必也会担心事情败露,急做打算,无论是他们换一个地方修筑地宫,还是先暂且将地宫毁掉,资源藏起,都是一种应对手段,而若是自己慢慢找机会,养好了伤再从六绝宫逃走,想办法通知仙盟之人过来查的话,恐怕到了那时候,雪原之上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这一次的地宫之事,牵扯到了数个大家族与道统,都是能量极大之流,更何况还牵扯到了洗剑池,若是他们想要掩盖这件事,恐怕短短数日之间,便可以做到不留任何痕迹。

    而倘若将此事便宜了邪剑修的话……

    ……方原眼神微冷:“这也定不可能!”

    如何能有个万全之策,将这些事情都一并解决了?

    来到这六绝宫之前,疲于奔命,心里只有一个大概,如今却需要好好谋划了。

    毕竟,该做的事情得做啊……

    ……

    ……

    “少主,你看这六道魁首,可是真心想要入我承天剑道?”

    而在方原凝神思虑对策之时,就在这六绝宫,某个铺设华丽的大殿之中,那位承天剑道少主也正笑吟吟的打量着自己手里的白骨坛,在他身边,则是四大长老,以及各位得力助手等等,有人听说了方原如今在养伤之事,便忍不住心生疑虑,低声上前来商讨。

    “呵呵,他将洗剑池的元婴剑仙都送到了我手里,是不是真心又有什么分别?”

    那位承天剑道少主人面带冷笑,反问道:“他难道还有别的选择?”

    旁边一位长老忍不住道:“可我看此子端着架子,像是有些不甘心的模样!”

    承天剑道少主笑道:“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每一个做出这等选择的时候,不都是这个模样么,飞游长老,你当初决定要修炼剑灵之时,不也是足足纠缠了三天三夜?”

    那位飞游长老听了,脸色微愕,苦笑着摇了摇头。

    旁边另一位长老皱着眉头道:“那少主觉得不必提防此子?”

    承天少主斜乜了他一眼,悠悠道:“那就看他会不会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了……”

    那向位长老微微一怔,皆抬头向他看了过来。

    承天少主淡淡一笑,道:“洗剑池不会为了阻他入我承天剑道,便派了一位元婴剑仙对他追杀不休,甚至不惜杀到第七道雪线之后来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况且这小儿在第三道雪线被洗剑池拦下之时,偏偏就有三世剑魔的无生剑冢地图散布了开来,千万修士入雪原,助他突破了防线,你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关系,我是万万不信的……”

    “无生剑冢?”

    周围几位长老听了,都是脸色一变,过了一会,那位飞游长老才低声道:“一年之前,少主谴了魔湖三怪进入琅琊阁,寻找那道御剑宗的剑经,据说那剑经里面,有解决我们剑灵之疾的秘法,只可惜魔湖三怪这一去,便再无音讯,想是盗经失败,但如今雪原上流传的无生剑冢地图,居然与我们得到的一些线索暗暗契合,而这位六道魁首,据说前几年一直都在琅琊阁里呆着,如今又偏巧不巧来到了雪原,少主觉得,他也是为了无生剑冢而来?”

    那位承天少主摇了摇头,笑道:“一切皆有可能,就看他诚不诚实了!”

    ……

    ……

    到了晚间,六绝宫大殿之内,已设下了一场大宴。

    承天少主,四大长老,各方执事皆在席上,而承天少主左手边,坐着的自然便是这一场大宴的主角方原了,为示尊重,四大长老都已收去了脸上的迷雾,以真容见人,宴间杯来酒往,佳肴如流水,殿内妖姬起舞,言笑偃偃,在这冰寒雪原之上,实在是少见的奢侈。

    而诸位长老与执事,则都向方原不停的劝酒,很是亲厚。

    不过亲厚之余,却也少不了暗施眼色,彼此传讯,有意或是无意,都在暗暗打量方原。

    一个个的心里,都有些试探之意,只想着挑个由头畅谈一般,但方原在整个宴中,却酒也不喝,食也不用,话也不回,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了那里,未免让他们心里有些不满。

    始终得不到回应,这装出来的笑脸便也有些僵硬,脸颊都酸了……

    正当有人已经忍不住,暗向承天少主使眼色,准备与方原敞开了说话时,却忽见得方原深深叹了口气,推开了身边蛇一般软腻,不停拥住了他劝酒的妖姬,缓缓站起了身来。

    他这一起来,丝竹之声顿消,周围众人也都向他看了过来。

    “呵呵,方小友不满意么?”

    那位承天少主笑道:“是我六绝宫的酒不好喝,还是美人不美呢?”

    方原的脸色似乎有些迟疑,又像是犹豫了一下,才下定了决心,沉沉叹了口气,便向着承天少主拱了拱手,道:“少盟主对我有救命之恩,又设宴待我,实在让方某感激不尽,心间几番犹豫,总觉得还是在少盟主面前不要说假话的好,坦诚相待,才对我更有好处……”

    “哦?”

    那承天少主目光微变,但只一闪而逝,笑吟吟的道:“你想告诉我什么?”

    方原沉默了片刻,便直接开口道:“实际上我来雪原,本是为了无生剑冢来的!”

    周围四大长老忽然脸色一变,耳朵都支了起来。

    然后方原便继续看向了承天少主,沉声道:“我在琅琊阁时,曾见有人入殿盗经,那些人都被琅琊阁大院主镇压了,但我却顺着些许蛛丝马迹,找到了一卷剑经,从上面发现了一份地图,一路来到了雪原,历尽千辛万苦,总算找到了地图所指之处,然后我才发现……”

    他说到了这里,微一沉默,叹道:“我来晚了,无生剑冢已经被人发现了!”

    “……无生剑冢,已经落入了洗剑池手中!”

    “……我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件事,才被他们的元婴剑仙追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