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实在太客气了
    “什么东西?”

    蛤蟆一张口,白光穿透风雪而来,闵长老也被吓了一跳。

    于此同时,她也感受到了那强横无比的诡异剑气,想也不想,便急急挥舞木剑,荡起了层层剑气,丝丝流转,便犹如一个巨大的蚕茧一般,瞬间将自己包裹在了里面。

    再下一刻,那道白光便已穿越了数里之遥,结结实实的冲到了她身前来,直撞到了她身周的剑气之上,然后便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剑气交叠,闵长老身形被冲击的急急向后退去,强大的力量冲斥四野,将方圆数百丈之内的风雪都冲斥成了一个无形的圈,向外荡开。

    “死了没有?”

    方原没有时间停留,白光出口的一霎那,就已经从蛤蟆嘴里跳了出来,抱起了已经变瘦的蛤蟆,同时又召唤出了朱雀雷灵继续向前逃,逃出了数十里之外后才敢回过头来看。

    遥遥可见,风雪之后,破碎的剑气散溢于天地之间,缓缓露出了一个披散了头发的身影,正是闵长老,她在这时候看起来也显得有些狼狈,身后的白袍已破碎了一些,脸色也似乎有些苍白,刚才那蛤蟆的一击,出乎她的意料,苍促之下接了这一计,她并不轻松……

    人在空中,深深的喘了几口气,用了数息功夫才平复了心间的紊乱气机,狠狠向前看来。

    “若不能斩你,我心何甘?”

    恨恨的叱了一声,她再次和剑而飞,遥遥赶来。

    “这压箱底的手段,居然也只能牵制她数息功夫么?”

    方原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森然气机,心间也微微发沉。

    这蛤蟆雷灵在罡风里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也积累了足以发出那一道剑光的力量,这一道力量的确强横无比,但想隔着数里之远的距离伤到闵长老这样的元婴剑仙,还是太难为人了!

    或者说,太难为蛤蟆了……

    不过在这时候,数息的功夫,对于逃命的方原而言,也是难能可贵的了。

    毕竟,对方可是元婴剑仙啊……

    尤其是一个已然对自己生出了强烈杀机的元婴剑仙!

    让她进入了自己百里之外,便已经十分危险,让她进入了自己三十里内,更是如悬顶之剑,若是让她进入了自己身周三百丈之内,那对如今的自己而言,便已是死定了……

    “哗啦啦……”

    他一边抱着蛤蟆,随时防备着闵长老自身后斩来的剑光,一边不顾浪费的将自己乾坤袋里的各种血煞兽尊也好,禁制玉简也好,雷爆神丸也好,八荒石也好,都一鼓脑的丢了出去,祭起在半空之中,已经不为了伤人,只是为了可以稍稍阻得一丝元婴剑仙的速度。

    可空中布满了这么多的凶险,闵长老却只是身边挥舞剑光,简直就是轻轻松松,无论遇到了什么,都只是挥剑斩灭,然后整个人如同随身之影,紧紧的向着方原赶了上来。

    轰隆!

    方原丢出来的血煞兽尊,镇压虚空,被她一剑斩成了两半。

    那一片禁制玉简,被她剑尖一点,尽皆化作了齑粉。

    那一颗颗的雷爆神丸,还未发挥出最强的威力,便已经被她的剑气摧动了一边……

    ……

    ……

    方原无奈,便又凭借着自己山势地理的了解,推衍出了一株可能存在的异宝所在,引着元婴剑仙赶了过去,在那里,果然有一株异宝,同样存在的,还有天性守护在异宝旁边,等着它成熟的一只可怖雪兽,方原借着那雪兽的习性,成功躲过了它的怀疑,然后引动了它对随后赶来的元婴剑仙的敌意,趁着这雪兽向元婴剑仙疯狂攻击之时,他急急逃遁……

    但还没逃出多远,背后剑意逼人,那元婴剑仙已斩杀了雪兽,再度追来。

    纵然那是一只生存在第七道雪线,可以力搏元婴的半神兽,也不过只耽误了她数息时间。

    ……

    ……

    感受着背后森然寒意,方原便一头钻入了一片雪峰石林。

    飞遁之中,他疯狂向周围诸道山峰打去,引得一片山崩地裂,雪气迷蒙。

    无尽的积雪都高高的飞扬了起来,使得周围像是起了一片大雾,遮天蔽日,但随后赶来的元婴剑仙,只是振剑而鸣,便引动狂风,将周围无边的雪气吹散,将一切倾塌了下来拦在身前的山峰洞穿,带着一股子不达目的誓不休的狠意,急急的向着方原赶了过来……

    ……

    ……

    方原遁入一片风谷,投毒丹于内,使得一谷狂风都化作了毒风,销石化铁,但元婴剑仙随后赶来,剑意护体,直从雪湖之中穿过,却没受到半点影响,衣角都未乱半分。

    ……

    ……

    方原看起来已经绝望,只是左冲右突,慌不择路!

    他似乎连方向都已经迷失了,只在周围打转,逃得一刻算一刻,可到了最后时,那元婴剑仙才发现,方原居然在这混乱之间,以自己的本命精血画下了一道巨大的符篆,引动天象,九天之上,一道森然的冰寒之气,自天而降,恰好向着这符篆最中间的她落来……

    可是在这时,她剑意冲天,硬扛这天地之威。

    这一道符篆之力,直将她击的嘴角呕血,脚步也有些踉跄。

    但她还是提起了一口气,直向着方原追来!

    ……

    ……

    方原各种招都已经使过了,一切所学,都已经用了出来,但还是摆脱不了这位元婴剑仙的追杀,前前后后,他已逃出了近万里之遥,设下了不知多少法阵、禁制、符纹,陷阱,但最终却也只是让这位元婴剑仙受了些轻伤,然后一步一步的赶到了他身后来……

    与此相反的,倒是他自己,实在已接尽油尽灯枯了。

    他的腿受了伤,朱雀雷灵也被闵长老一剑斩碎,速度快不起来了。

    他这时候只能咬紧了牙关,一步一步向前挪着。

    “你会的东西果然不少……”

    洗剑池元婴剑仙闵长老就在他身后,不足百丈之处。

    这个时候的她,身形悬浮于半空之中,单手持剑,秀发散发,衣袍也略有些绫乱,苍白的脸色表示着她也不是完全无损,只是更浓烈的,却是她眼中的杀意与愤怒,身上散发出了森然杀意,目光冷漠的俯视着方原,森然开口:“这一路上,你阵法,符法,引动雪兽,借助罡风,设下陷阱,匿息藏身,借宝遁形……你究竟还懂得多少阴招杂学?”

    方原咬紧了牙,只是向前跑,并不回答。

    洗剑池闵长老脸上露出了一抹森然傲意,冷声道:“但是有用吗?”

    说着这番话时,她身上剑气凛冽,带着一抹傲然之意。

    “吾乃洗剑池长老,任你有千般神通,万般毒计,我只一剑破之……”

    轰隆!

    话音落下之时,她一剑斩了出来。

    这一剑直斩到了方原身后,他急忙要闪,但是身受重伤,如何闪得过去,直接被这一剑斩得飞跌了出去,全靠了怀里的蛤蟆雷灵挡下了大部分的剑气,否则的话,闵长老随手挥出来的这一剑,就可以轻轻松松将他的肉身也剖成两半,毕竟,两者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但方原咬着牙,再次翻身跳了起来,继续向前跑。

    不过这一次,他只跑了几步,便停了下来。

    不是他不想逃了,而是他已经逃到了一片雪崖边缘。

    到了这时候,他甚至已经没有足够的法力从雪崖之上,御空逃遁。

    望着他站住了不动的模样,闵长老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怎么不逃了?”

    方原转过了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继续逃啊……”

    闵长老脸上露出了一抹愤怒之意,掌中剑气越积越浓,带着强横的杀意与恨意:“你若有这本事,便逃到雪原之外去,但你既然无所不通,歹毒阴险,为何逃了这么久,却还只是逃到了第六道雪线来,凭着你那通天的本领,怎么连离开雪原的路都忘了不成?”

    方原这时候,则已转过了身来,喘着粗气,冷冷看着他。

    望着他分明已是强弩之末,却仍然不愿服输的模样,闵长老心间又是恨意涌动。

    她缓缓握紧了手中剑,森然道:“你终究还是要死在雪原……”

    “我已经没有必要逃了……”

    也就在这时,方原忽然开口,声音不大,但却带着一股子冷意。

    闵长老脸上闪过了一抹冷笑,刚要开口,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大变,飞身后退。

    下一刻,她原来的立身之处,忽然多了一道雪痕。

    那是用剑斩出来的。

    闵长老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凝重之意,她已认出了这用剑之人是谁……

    与此同时,在她身前身后,四面八方,都出现了道道身上带着诡异剑气的身影,每一道身影,都显得实力强横,气机诡异,带着一股子难言的邪意,将她围在了中间。

    而从方原身后的雪崖下方,则慢慢走了上来一个身穿雪袍的男子,他看起来气机儒雅,但却有一股子让人心间不安的气机,他走到了方原身前,轻声一笑,道:“方原小友,本座在六绝宫等了你这么久,你终于还是来了,最关键的是,居然还带了这么一份大礼……”

    他忍不住打量了闵长老一眼,像是在打量着猎物,低声笑道:“实在太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