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剑气纵横三千里
    “噗……”

    洗剑池元婴剑仙闵长老在逼出了方原之后,就缓缓收回了遍布于雪原之上的剑意。

    一次摧动剑心,剑意铺展千里方圆,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十分吃力的事情,虽然这样做了,必然可以将方原从灵脉之中逼出来,但她却也等于在用剑意对抗着千里之内的一切生灵,甚至对抗着千里之内的无边风雪,着实凶险到了极点,对她的剑心负荷也达到了极点。

    也正因此,逼出了方原之后,她便立时缓缓收回了剑意,以免心神崩碎。

    对于别的,她倒不担心,她很确信自己的剑意已经伤到了方原,也很确定如今的方原已经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了,袁家的龟背老者袁四爷就算不是元婴里的拔尖之人,但也好歹是一位修行近千年的老怪,若还对付不了这样一个身受重伤的小辈,那就真的成了一个笑话。

    但她没想到的是,在她收回了剑意,准备询问结果之时,便看到立于自己身边,纹丝不动的袁四爷,忽然间脸色大变,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脸上似乎现出了某种惊恐与愤恨之意。

    下一刻,他便一动也不动了,气息散溢于天地之间,似乎成了一个空壳子。

    “这……”

    闵长老大吃了一惊,急用剑识探查,然后就神情呆滞了。

    “究竟出了什么事……”

    她下意识便想问,但立时就反应了过来,袁四爷已经回答不了她的问题了,因此留在了她心里的只有无边震惊,她无法想象,堂堂元婴大修,摧动了元婴出壳,前去斩杀千里之外,一个身受重伤的小辈,怎么就会偏偏落得一个元婴消散,肉身成木的恐怖下场?

    他究竟做了什么?

    在这一刻,她宁愿相信是袁四爷的元婴出壳之后,被雪原上的罡风吹散了。

    因为……这不可能啊!

    倘若方原是金丹巅峰境界,状态完足,实力鼎盛的情况下,若说他有机会伤到袁四爷的元婴,她还勉强可以相信,但如今,那六道魁首分明已经是强弩之末,又怎么做到的?

    “方原……”

    震惊过后,她的脸色便也愈发的沉了下来。

    在她的身上,已然升腾起了一股子阴冷的气机,杀气四溢……

    虽然与袁家四爷没什么交情,而且以她洗剑池元婴剑仙的身份,也真有些看不上这位在元婴大修里面并不算有多么出众的袁家四爷,但毕竟是一起出来事的,也都是镇守这地宫的元婴高手之一,如今看到袁家四爷居然殒落了,也让她心里生出了某种悲凉之意……

    而悲凉之外,便是浓重的杀机,两大元婴追杀一个身受重伤的小辈,非但至今都未得手,还被那小儿不知用何种手段斩了一个,也使得她心里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感!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

    恨声低语,她迈开步子,缓缓向前走去。

    走出了几步之后,回到了体内的剑意开始变得流畅,她速度便也越来越快,到了百丈之外时,她已一步踏向了空中,身随剑走,化作一道剑光破开风雪,纵入了虚空之中。

    修炼剑心之人,很少元婴出壳,甚至除了某些修行过秘法之人,大部分都无法出壳,她也同样如此,只是,就算不用元婴出壳,将御剑法摧动了极点之后,那速度也异常可怖。

    更重要的是,她之前摧动剑心之时,便已将一缕剑意留在了方原身上。

    凭着方原如今的修为,是绝对无法斩掉那一缕剑意的。

    这也就使得,无论方原逃向了哪里,她都可以追踪到他……

    一定可以追踪到他!

    ……

    ……

    “一定可以活下去!”

    而如今的方原,也正咬紧了牙关向前急纵。

    他本已是强弩之末,但借助了不死柳的神妙,却生生使得自己在油尽灯枯之际生出了一股子多余的生机,然后便借着这一股子生机不要命的向前逃去,他能感觉到背后那种阴冷之意,犹如剑锋刮骨,知道那是一位元婴剑仙被逼急了之后生出来的凛然杀机……

    但无论如何,自己总要活下去!

    就算元婴剑仙实力再强,也总要活下去!

    心间抱着此念,他脑海里开始有无数的念头闪过,琅琊阁苦读三年有余,所学无尽的学识,都在这时候拼命的翻腾了起来,而他则在里面选择着每一道有可能帮到自己的东西!

    ……

    ……

    “你觉得自己可以逃得掉吗?”

    风雪茫茫,方原能够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凛冽杀机,知道闵长老直追着自己而来,已然到了三百里外,而与她全力御剑速度相比,自己的速度根本无法与她相比,于是他也只能咬紧了牙关,随便寻找了一片雪谷,然后开始将自己身上所有的昂贵布阵材料都用了起来。

    “唰!”

    在闵长老的身形隐隐约约,出现在了数十里之外的风雪之中时,方原的大阵已即将成形,但闵长老一道剑识扫来,便已然猜到了他的念头,心间冷笑:那区区金丹,居然仍想故计重施,设下了一座大阵来埋伏她,只可惜她不是袁家四爷,她是洗剑池的元婴剑仙!

    于数十里外,她便直接斩出了一剑!

    然后就见得一道剑光分开了天地之间的风雪,直向着方原卷了过来……

    轰!

    整座大阵都已斩得七零八落,无穷剑光散溢,不尽余威还直接向着方原卷了过来,在这最后的危急关头,方原想也不想,便直接召唤了蛤蟆雷灵,将自己吞了进去,只是那剑光来的太快,那剑光余威,还是有一道扫在了他的腿上,立时斩出了一个露出骨头的伤口。

    “你还能怎么逃?”

    洗剑池闵长老察觉到方原受伤,眉眼间更是一冷,驾御剑光直遁而来。

    方原则不敢大意,躲过了这一剑之后,便立刻从蛤蟆雷灵体内跳了出来,回身将蛤蟆抱在了怀里,然后急急召唤出朱雀雷灵,一脚踏了上去,迎着无边风雪急急飞遁。

    他的腿已经受伤,速度大受影响,甚至因为元婴剑仙这一剑,使得他腿上伤意蚀骨,连不死柳都无法及时复原,朱雀雷灵短时间内速度较快,但长时间施展的话,对他法力的消耗却十分严重,因此逃命的时候不是一个上佳的选择,可是在这时候,却已经顾不上了。

    “呼喇喇……”

    身后百余里外,闵长老遥遥赶来,衣袂猛烈的拍动,还是在不断的拉进着距离。

    眼见得用不了盏茶功夫,她便可以追到自己身前来,方原也一咬牙。

    他抬头看向了半空之中。

    雪原的天空,一直都是灰暗而压抑的,似有乌云时时凝聚。

    而在乌云之上,则是无边罡风,纵横天地,足以撕碎世间的一切,因此到了雪原之上,很少有人会遁入高空飞行,无论是修士,还是法舟,都会选择半空,或是贴地而行,只是到了这时候,方原却没有别的选择了,他暗暗一咬牙,直接向着乌云之上冲了过去……

    “找死!”

    远远赶来的闵长老,只看到一缕电光直冲九宵而去,脸色也是微变。

    那乌云之上的罡风,太过强烈,对于修行者来说无异于绞肉机,她元婴剑仙,肉身强横,但也绝对不会选择上去以肉身直接承受那等罡风的洗礼,而那金丹境界的小儿,进入了那等罡风之中,则更是死路一条,她心里都出现了一瞬间的诧异,以为方原是要自我了断。

    不过,这一个念头刚刚升了起来,便见到方原在冲进了那罡风中的一霎,便故计重施,用那丑丑的蛤蟆将他自己吞了进去,然后就在雷电朱雀的背上一跳,冲入了罡风之中。

    也不知是太过巧合了,还是他故意选择的,那一道罡风,正是那九天之中混乱的罡风之中最为柔和的一道,因此没有直接将他和那只蛤蟆一起撕碎,倒是如巨浪洪潮一般,直接卷着向东方快速的冲了过去,那罡风速度何其之快,瞬间便已带着他去了数百里之远……

    “居然还有这等怪法……”

    闵长老恨声低语,直御剑光向前赶去:“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轰隆隆!

    九天之上,罡风混乱,呼啸肆虐。

    道道呼啸肆虐的罡风里,可以看到一只蛤蟆在里面随波逐波,时而露出肚皮,时而打着转转,哪怕方原在琅琊阁时,已经在一些讲述雪原风物的典藉之上,看到过对这些罡风的记载,哪怕他进入这一片罡风之时,已经经过了细密的推算与观察,选择了一道力量最小,也最合适的罡风,但这狂暴无边的力量,还是给他,以及蛤蟆雷灵形成了极大的压力。

    只在罡风里坚持了不到盏茶功夫,他便不得不瞅准了一个机会,急从罡风里逃了出来,这时候蛤蟆雷灵已经鼓鼓胀胀,到了极限,再多呆一会,就要整个的炸开了……

    “呵,能从罡风里活着出来,也算你的本事,但是没用……”

    身后数里之外,忽然遥遥传来了闵长老的沉喝。

    跳进了罡风里,随波逐流,那速度何其之快,怕不是瞬息千里,看起来方原只在里面撑了盏茶功夫,但也已逃到了数千里外,但闵长老驾御飞剑急急追赶,居然也跟了上来!

    “唰!”

    还不等方原缓过神来,便有一道森然剑光飞了过来!

    数里之外的闵长老,不敢冒险进入那混乱的罡风之中斩他,但等了这么久,也是憋了一肚子气,这一剑却是含恨而发,全未留手,思量着以方原如今的修为,全无可能接下或是躲过这一剑,但没想到,眼见得自己这一剑就要斩到了那只狼狈的从乌云里面翻滚了下来的蛤蟆身上,将它连同里面的人一起斩爆时,那蛤蟆忽然费力的在空中转了一个身。

    这一转身,便朝向了自己的方向,两只圆鼓鼓的眼睛盯着自己,看起来十分生气。

    蛤蟆的肚子里,则响起了方原隐隐发沉的声音:“宝贝请张嘴!”

    “呱!”

    那蛤蟆忽然就张开了嘴,一道白光喷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