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五行遁术
    五行遁术,乃是一种上古神通,流传甚广。

    龟背老者说它邪门,倒不是说这是一种邪术,而是他没想到方原会此遁术。

    此术修炼到了极处,便可以借地脉游走,来去自如,此等遁法,虽然速度不快,但却胜在气息泄露极少,也就很难被人察觉,用来逃命,倒是不错,不过想要修炼此术,则需要有地脉之力,因此只有五行筑基的修士,才有可能修炼成功,而方原这等紫丹修士,都是从天道筑基走过来的,因而某种程度上来讲,他实在应该与此类神通全无接触才是……

    更难以想象的是,偏偏就在这雪山之下,便恰好有一条灵脉,他又趁着雪山倾塌之际借这灵脉遁走,难道这也是他提前算计在内,就想着要借这条地底灵脉遁走不成?

    无论是闵长老,还是龟背老者,心里都有些不可思议之意。

    不过到了这时候,他们谁也没有心情去细细探究了,只是急急赶了上来。

    五行遁术,虽然比较隐蔽,难以察觉,但速度却不会太快,更难得的是洗剑池闵长老剑识灵敏,遍查天地,数息之间便锁定了方原逃走的方向,在他们元婴修士的恐怖速度之下,这六道魁首想要逃走,还是不可能,充其量只是又让他们感觉到了些许麻烦而已!

    “嗡嗡……”

    两位元婴施展了极速,沿着地脉走向急急追去,倾刻间便已追出了数百里,洗剑池闵长老不断弹动剑意,强横剑识之下,已将那地脉之中的走向了若指掌,明显感觉到他们已然在快速的逼近了方原,闵长老剑意已提了起来,准备着鼓荡剑意,直向着下方斩去……

    “嗯?”

    正眼看着便要追上,闵长老忽然眉头一凝,收住了身形。

    “哇呀呀,找到了他了……”

    而在后面,龟背老者大叫着赶了上来,目光一扫之下,便已然盯住了前方,法力轰隆,直接越过了闵长老,而后双手一拍,狂暴巨力便要朝着地脉前方狠狠击落下去。

    此前他在方原布置的大阵里吃了亏,这时候更是恨不得立时亲手将方原毙了。

    “收手!”

    但也就在这么一霎间,闵长老忽然间抬手,一把拉住了他。

    “闵长老,到了这时候你还惜才?”

    龟背老者强行收回了法力,有些愤然的向闵长老看了回来。

    闵长老脸色有些不悦,只是冷笑道:“你看前方!”

    说着话时,她手掌一抬,法力旋转,将周围的风雪都引了过来,在她的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雪球,而后屈指一弹,这雪球直向着前方的地脉飞了出去。落在了前方地面上时,忽然间地面破裂,露出了碧绿色的幽幽湖水,却原来是这地脉前方,居然是一座雪湖。

    雪湖结冰,覆上了厚厚的冰雪,看起来便与周围相同,也是白茫茫一片,不仔细探查,根本发现不了。

    而更可怖的则是,那雪球落入了雪湖之上,霎那间便引动了可怖的变化,道道冰棱如剑,忽然自雪湖之中窜了上来,直指苍穹,道道隐秘的阵光游走不停,将雪湖化成了青色。

    “那是……”

    龟背老者一眼看去,脸色都已变了。

    很难想象,倘若自己这一掌击了过去,又会有什么后果……

    “这小儿故计重施,在雪湖之中也提前布下了禁阵,而他也已经换了遁法,难怪忽然间失去了他的气息,他这时候已经借着地底水脉遁走了,我们应该朝南方追……”

    闵长老眉头皱起,稍一辨查,便已然心间有数,陡乎间调转了方向,重新调整了剑识,直指地底水脉,而后很快便发现了方原的踪迹,甚至隐隐然已看到了方原在地底水脉之间疯狂向着南方遁去的影子,心里立时微沉,直接御起剑光,遥遥跟了上去,积蓄着剑气……

    “居然连水脉遁法也懂,这小儿难道是五行筑基不成?”

    龟背老者是暗怒不已,也急急在闵长老身后赶了上来。

    五行遁法,便有这个特点。

    便是这些元婴修士,可以堪破地脉,捕捉到方原的踪迹,但也不是随便一道神识便可以勘破的,每一道不行的地脉,都有着不同的特点,需要及时调整神识,才可以发现。

    方原此前从雪山之上,是借了土相地脉向东遁走,如今到了雪湖之中,却忽然间换了水脉,在闵长老的剑识里面,便像是忽然间从地脉之中消失了,但也亏得闵长老修为高深,剑识灵敏,才又立时猜到了他的目的,更是确定了他遁走的方向,这才赶了上来!

    “小儿,你带着我们溜来溜去,也够了……”

    闵长老一掠数百里,剑识微凝,锁定了下方水脉中方原的身影,心间微叹一声,低喝道:“凭你这等修为,在这雪原之上,本来便逃不过我们二人追踪,又何苦如此废事?”

    轰隆!

    说着这话时,她已然凝聚剑光,陡然一剑斩落。

    哗!

    一道肉眼可见的剑意,直将天地分成了两半,风雪盘旋不已,大地龟裂,地底水脉被这一剑直接斩成了两半,清冽的泉水直接喷了出来,涌上了半空,足有数十丈高,但还不等落地,便已经被严寒冻成了冰雕,兀自保持着上涌的势头,看起来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闵长老这时候也已经被方原搞的有些不耐烦,这一剑里,显然动用了真意。

    一剑之下,直接斩裂了地脉,更是将地脉之上的方原也裹了进去,想要直接将其斩杀。

    “哎……”

    龟背老者急急赶了上来,看到了这一幕,脸色微微失落。

    他本想着亲手将方原斩杀,但自己速度究竟不如闵长老,还是没能赶得上。

    “不对……”

    可闵长老这一剑斩落了下来,本想收了剑识,但到了最后一刻,却又紧紧皱起了眉头来,在她的剑识之中,分明可以看到,那直接被自己一剑斩成了两半的方原,身形正在慢慢的消失,化作了淡淡的青气,随着周围的狂暴与肆虐的水脉,散溢于天地之间,不见半点痕迹。

    “这是假身?”

    她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惊愕,有些茫然的看向了四方。

    “假身?”

    龟背老者堪堪赶了上来,闻言一愕:“什么假身?”

    目光再急急往下一扫,脸色就更是惊愕了,呆呆道:“那小儿呢?”

    “我们失算了……”

    闵长老忽然间回身而走,半盏茶功夫里,堪堪赶回了雪湖附近。

    急急辨查,然后脸色愈发的冷了下来。

    只见这雪湖周围,铺满了厚厚的冰雪,周围还生着些干枯的棘刺,她慢慢的打量着,心里已然猜到了方原是如何离开的,脸色变得愈发的森然了起来,目露杀机。

    “这小儿到了雪湖之后,不是借了水脉离开的,而是火脉……”

    她指向了雪湖周围的一处,脸上似乎罩上了一层寒气:“这里有一条隐秘的火脉,也正是有火气滋生,才会在雪原之上出现这样一片雪湖,也才会生出些许棘刺,只是这火脉如今已经非常黯淡,风雪寒意侵蚀之下,更是让我们都难以辨查,这小儿就是在这里,分出假身借水脉遁走,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自己的真身,却是沿着这条近乎枯竭的火脉离开了……”

    “居然连火行遁法也会?……”

    龟背老者呆了一呆,旋及急道:“那快追上去啊,还真要被他逃走不成?”

    “他已连续施展了地脉、水脉、火脉三道遁法,说不定五行遁术都很擅长,如今又已逃出了很远,若是我们一直这般追踪过去,谁知道他还会有什么奇招怪法,再次脱逃?”

    闵长老没有动身,只是脸色阴沉,冷声说道。

    龟背老者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怒气,急忙道:“那怎么办?”

    “不能再陪他玩下去了!”

    闵长老皱起了眉头,像是做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沉声道:“袁道友,我要以剑心摧动屠世剑意,逼他出来,但那小儿已逃出很远,他现身后,剩下的事情就需要你来做了……”

    “屠世剑意?”

    龟背老者听了,脸色一变,但很快便又是一喜,点头道:“好!”

    闵长老听了,便不再多言,慢慢闭上了眼睛。

    半晌之后,她身周忽然剑气大作,犹如一团白雾,而头顶之上,则忽然间灵光一闪,居然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剑影,隐隐约约,看起来和她本身有几分相似,跳到了半空之中后,这白色剑影手捏剑诀,挥舞一柄透明的小剑,猛然之间,向着四面八方,各自斩出了一剑。

    “嗡……”

    随着这几剑斩出,天地风雪,忽然间停留在了半空之中。

    而且这种凝固之意,还在不停的向着远方扩散着,笼罩了无尽地域……

    三百里……一千里……三千里……

    风雪入了此域,便停在了半空之中。

    有雪兽被笼罩在了此域之中,便立时浑身流血,悄无声息的死去……

    这种剑域简直恐怖到了异常……

    几乎是倾刻之间,她的剑意,便已将方圆三千里之地笼罩在了其中。

    然后,在这剑意漫过了东方偏南三千余里之处的某一处地面时,忽然间那里的泥土破碎,挟着数点火星,脸色苍白的方原从地底跳了出来,重重的呕出了一口鲜血,眼神有些惊恐。

    “小儿,看你这次往哪逃……”

    而龟背老者得到提醒,则是瞬间头顶之上一道灵光瞬间出现,直向方原扑了过去。

    事到如今,他也顾不得了,直接祭出了元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