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四十章 有备无患
    “噗……”

    方原闭天门一术被破,整个人都几乎毫无自驭之力,直直的撞到了雪山山峰之上,然后又滚落了下来,在厚厚的积雪之上,梨出了一个深深的沟壑,身体表面被强横的力量挤压,撕扯,不知出现了多少伤口,鲜血飙射,鲜血浸染,在地上形成了一道殷红的血线,最后时撞到了山坳里的一块顽石之上,将顽石撞出了道道裂隙,伏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龟背老者与元婴剑仙,都看出了他伤势极重,心间稍安。

    对视一眼,倒看出了彼此眼中的诧异,虽然他们确实将方原打入了这一座雪山之中,也将他打成了重伤,但想到了刚才那一幕,还是有些意外,这六道魁首,无论如何,也只是金丹境界而已,而且还未能达到金丹境界的巅峰,结果就可以施展神通,接下元婴一击了?

    他们二人神通叠加,才将他那一式神通打破……

    ……那如果只有他们一个人的话,岂不是真个被他防下了?

    两个人心间,当真有种难言的压抑感,只觉得这六道魁首如今这么大的名头,还真不是白白说的,不论如何,就他这一式神通,传了出去,便已足以让他在九州扬名了……

    而若是让他活了下来,成就了元婴,到时候又会有多么可怖的潜力?

    “果真是一位真正的天骄……”

    洗剑池闵长老目光扫了过去,似乎带了些惋惜之意。

    龟背老者看向了方原,脸色有些暗怒,毕竟他刚才一式神通,居然被方原挡了下来,全靠了这洗剑池闵长老的剑气,才将方原那一式防御神通打破,也使得他脸上有些无光,心情更是不快,冷哼了一声,道:“什么天骄不天骄,死了的天骄,便不算什么天骄……”

    “哗啦!”

    说着这话时,他直接向前踏出了一步,向着雪山山腰里生死不知的方原一把抓了下去。

    那一掌轰隆隆而落,遮天蔽日……

    而方原则是一身重伤,伏在了雪地上,似乎爬也爬不起来了……

    ……

    ……

    “元婴大修,果然强大……”

    迎着那龟背老者抓来的一掌,方原心里暗叹。

    他伏在了地上不动,倒不是因为已经昏死了过去,只是在抓住了任何一点可怜的时间,来恢复自己的法力,刚才他以闭天门一式神通,接下了两位元婴一击,受伤着实不浅,喘口气都满口都是血腥味,肉身更是沉重而疲惫,恨不能一直在雪上躺着,一动也别动,但见到对方毫不耽误功夫,紧跟着又是一把抓了过来,他心里也愈发的沉重,忍不住咬紧了牙关。

    只希望自己提前做下的布置有用吧……

    ……

    ……

    “小儿受死!”

    元婴一击,何其之快,倾刻之间,那龟背老者的大手便直接到了方原的头顶。

    但也就在这时候,方原忽然翻身坐了下来。

    他冷冷看着龟背老者,然后面无表情,暗捏法印。

    轰隆!

    他这时肉身受伤,法力萎蘼,急切之间,只能引动很小的一部分法力,但也随着这一部分法力施展,散入了周围雪山之上,便忽听得一阵轰隆作响,整座雪山都晃动了起来,下一刻,这雪山山巅、山腰、后山、前山等八处,同时雪土碎裂,现出了道道可怖的深渊……

    而在深渊之中,八座高达十几丈,玄石雕就,散发出了浓郁煞气,各个模样不同的兽尊飞了出来,悬浮到了半空之中,而后彼此交连,瞬息之间便成就了一方可怖的大阵!

    “轰!”

    那龟背老者一把抓来,镇压虚空,本拟将方原一把擒来,却直抓进了大阵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那龟背老者大吃了一惊,急欲收手。

    他简直想不明白这是出了什么事情,明明方原刚刚才跌到了这雪山之上,明明他已气机萎靡至此,看起来已彻底走入绝途,又是如何忽然之间在这雪山之上布下了一座大阵来的?

    脑海里急急闪过,便已确定,只有一种解释。

    这大阵,是他提前布好了的……

    ……

    ……

    眼见得那八座兽尊实在可怖,而这雪山之上的大阵,又是精心布置下来的,十分可怖,他也分毫不敢小觑,闷吼一声,便要抽身回业,但那一座大阵却又何尝是如此便能让他脱身的,直接吸住他的的手掌,而后八尊兽尊之力,同时爆发,引动大阵向他包裹了过来!

    “既然你入了阵,又岂会让你这般容易脱身?”

    方原这一煞,也是心神提到了极点,眼神深处透出了一股子狠意。

    他是一个宁愿多做些准备,也不想到了关键时候束手无策之人,在进入地宫之前,他便已经考虑过有可能会出现的诸般后果,因此提前在地宫之外,做下了几处布置,这一座雪山之上的大阵,便是其中之一,而他刚才拼命向雪山逃来,也正是为了借这大阵御敌。

    而这一座大阵,也真是下了他的心血。

    八座兽尊,再加上各种巧妙布置,已使得这雪山之上的大阵威力可怖,那龟背老者固然修为不弱,可也无法轻松应对他这一座大阵,力量纠缠之间,眼见得大阵之力直将他扯入了山中,八座兽尊飞在空中,同时涌出了可怖的伟岸之力,潮水一般向他镇压了过去。

    “不好……”

    这龟背老者在这狂暴力量之下,只觉身陷幽冥,四面八方皆是狂暴阵力。

    就算是他这等修为,也一时觉得心惊肉跳,失声大叫了起来。

    “这小儿何其歹毒……”

    幸亏得这时候,雪山之前不只一个元婴,洗剑池元婴剑仙闵长老见到了这一幕,也忍不住眉头一皱,木剑陡然出手,于半空之中,渲染出了一层一层的剑气,呼喇喇席卷了半边天空,带着难以形容的锐利,摧枯拉朽一般直向着那半空之中的八座兽尊涌了过去!

    轰!轰!轰!

    只在一霎之间,那空中的八座兽尊,便有三座被她的剑气绞成了碎片。

    余下的五座,也被她身的狂暴剑气摧动,摇摇晃晃,落向了雪山各个方向去了,它们的变化,霎那间引动了大阵变化,整片大阵,便已赫然黯淡无光,强横的撕扯之力引动了整座雪山,发出了咯咯闷响,而后从中塌陷,整座山头都缓缓的倾落了下来,埋葬一域。

    “豁啦……”

    那位龟背老者在雪山即将整个砸到他身上之际,急急逃了出来,脸色已是又惊恐,又羞恼,直逃到了半空之中,才一口鲜血喷将了出来,刚才在大阵镇压之下,他还是受伤了。

    “阴毒小儿,阴毒小儿……”

    他狠狠擦了一把嘴角的血痕,愤怒大叫:“此番若饶过了你,老夫誓不为人!”

    洗剑池元婴剑仙闵长老看了他一眼,倒是理解他的想法。

    堂堂元婴大修,却险些一脚踩空,被一位金丹境界的修士给阴了,若不是自己相救,那连命丢了都有可能,传了出去,那岂不是会成了众同道们眼中的笑话?

    倒是不得不承认,这六道魁首心机之深……

    “进入地宫之前,他便已经提前设好了这救命的大阵么?”

    “他在那时候便已定好了倘若被人追杀时的逃亡路线,还是只是有备无患?”

    闵长老皱了皱眉头,然后便又是一声低叹。

    幸亏留了下来对付这小儿的是他们两个人,倘若只有一个元婴,那还真着了他的道儿!

    “不知他死了没有,把他挖出来!”

    龟背老者望着这已经倾塌,成了一片废址的雪山,愤声低喝。

    与此同时,神识急急探了出去,扫过偌大雪山。

    闵长老也摇了摇头,凝神向雪山看了过去。

    这雪山已倾塌,地势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掀飞的山石与断岳。

    那等山倾之势,便是她们这等修为,怕也不敢硬扛,而方原当时则身受重伤,在这乱势之中,保住性命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不过她们既然过来了,自然不会大意,方原是死是活,都要带他回去!

    可也就在他们二人生出了这个念头,施展神识探查之时,却忽然间脸色微变。

    “那小儿呢?”

    龟背老者脸色大变,沉沉低喝:“他便是死了,也该有残存气息留下……”

    闵长老也是脸色大变,重新探查了几番,已然确定,这一片乱石之中,着实捕捉不到方原的半点气机,就像是他凭空消失了一般,心间立时一凛,再度施展更强神识探查,却是意外的发现了一道地底灵脉,正处于这座倾倒的雪山之间,遥遥探向了远方未知之处。

    “是地底灵脉……”

    她忽然急急开口,低喝道:“他借地底灵脉遁走了……”

    龟背老者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他不是天道基筑基么,怎么也会这等邪门遁术?”

    “此子不可以常理计……”

    洗剑池元婴剑仙闵长老脸色也沉了下来,忽然间飞身而起,屈指弹剑,一声清越龙吟响起,远远向着四面八方散去,这声音上天入地,似乎无孔不入,引动得周围天地都颤抖了起来,而闵长老更是借着这种天地共鸣,将方圆数百里内的一切痕迹都纳入了心底……

    “他在那里!”

    不过数息功夫,闵长老便忽然间眉头一皱,身形如电,直向西方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