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命在一线【二更】
    “我正有要务在身,时间紧急,你们却拦我去路,无礼出手,是想如何?”

    萧琴见到了这些人出现,脸色也是大变,但很快便恢复了从容与镇定,冷声喝问。

    不过,如今她的反应,对这些人来说显然没用。

    为首的袁小婉望着她的神情,倒觉得十分有趣,笑道:“萧师姐,事已至此,还作出这样子来给谁看呢?你那日找闵长老一番谈话,遭到训斥,不欢而归,我当时瞧你那模样,便知道你有了叛意,这一次你悄悄的拓印了卷宗,又主动要求出来做事,还非要带了赵家的族卫,我们如何还猜不到你的目的?闵长老于心不忍,不愿亲自来斩你,洗剑池其他师兄们又都任务在身,出门在外,所以只让我们出来带你回去了,你说,咱们还需要动手么?”

    萧琴听了,已是脸色大变,森然道:“我奉命出来查那六道魁首下落,你休要污我!”

    也就在这时,那位陆家的白面青年笑道:“事已至此,说这些有的没的也没有什么用处,萧师姐跟我们回去,一搜身上便知,你若带了拓印的卷宗,那这一切不都了然了?”

    萧琴听了此言,深深沉默了下去,脸色阴晴不定。

    而方原倒是听得心里微奇,心想她刚才只给了自己一道玉简,没有什么卷宗啊?

    但出人意料的是,萧琴居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脸色一阵晴一阵阴,沉默了半晌,也不知说些什么,忽然间深呼了口气,向方原道:“你先离开,我会拦下他们!”

    方原站那不动,只是眉头皱了起来,心想若不是你多事,我已经离开了。

    萧琴微微皱眉,沉声道:“你怎么还不走?”

    方原沉默了一会,道:“我跟你不是一帮的……”

    萧琴:“……”

    眼神分明有些惊异甚至失望的看着方原。

    方原摇了摇头,又补充了一句,道:“我对你也没有这么深的爱幕之心……”

    萧琴脸色无比的失望,沉声低喝:“你这贪生怕死的小人……”

    周围那些围住了他们的人听了此言,则是忽然间哈哈大笑,似乎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一幕,彼此对视了一眼,那袁小婉便与孙家的紫面中年男子一起走了上来,法力暗暗提起,向着萧琴淡淡笑道:“事已至此,萧剑师也不必多作狡辩了,且跟我们回去见闵长老吧!”

    “休想……”

    萧琴一声沉喝,陡然之间拔出了腰间长剑,剑身一颤,龙吟大起。

    呼喇喇……

    周围茫茫飞雪,便在这一霎忽然间席卷天地,犹如一片茫茫大雾,又似海上巨浪,轰隆隆向着迎面而来的袁小婉与紫面中年男子卷了过去,更是将周围笼住,肉眼难以视物。

    迎着洗剑池白袍剑师全力一剑,袁小婉与紫面中年男子也不敢大意。

    袁小婉脸色微变,抽身急退,而那紫面中年男子则是闷哼一声,大袖鼓荡,祭起了一面丈余大小的黑色盾牌来,黑黝黝不知何物所铸,往地上重重一按,那盾牌便忽然间成长为了一道高数丈的黑色铁墙,无边风雪击到了铁墙之上,立时受阻,反倒向后卷了出去……

    而萧琴在击出了这一剑时,看似剑气纵横,似要抢功,实际上却是剑光一颤,陡然间化作一道犀利剑气,而后和身裹住,借剑光而遁,硬生生向着拦在了东方的人冲了过去!

    “萧剑师,到了这时候,你还想逃么?”

    守在了东方的人,乃是一位身材瘦小的蓝袍老者,却是姜家的大执事,他双手拢在了袖子里,见到了萧琴驾御剑光向自己冲了过来,却是低声一叹,急急抬手,在胸前一合。

    他身边坚硬的地面,忽然间破裂,赫然从地底钻出了两道石塑的神将,皆有七八丈高,左边神将持刀,右边神将持剑,呼喝作声,分左右向着萧琴这一道剑光斩了过来。

    萧琴被那一刀一剑阻住,剑光登时微颤,被迫回到了原地。

    而趁着这个机会,孙家的紫面中年男子,陆家的白面青年也皆已同时出手。

    铁盾横推,如山撞来,陆家的白面青年则是大袖如蛇,直卷向了萧琴的腰间,看起来他们倒是都留了手,没有上来便使杀招,似乎是为了生擒了萧琴回去,好给闵长老交差。

    只不过,虽然萧琴实力不弱,但在这几人联手之下,却也被压在了下风。

    留连地宫这几日里,方原已然打听清楚了这些人的身份,这地宫的建立,十分机要,又不可太过声张,因此各大家族的道子与传承人都没有过来,一些养出了名望,或是修为太强的人也没有过来,因为这些人都太过扎眼,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引起别人关注。

    不过,这地宫又关系到了各家族的命运,也不能不派些放心的人过来坐镇守,因此,派到了这雪原上来的,大都是一些家族不怎么起眼的真系子弟,没有足够的能力进入昆仑山,也没有撑起家族脸面的底气,但惟一可以保证的便是对家族的忠诚,还有办事的能力。

    至于实力不足的问题,则很好解决,多赐下一些法宝神器便是了。

    但如今他们又不敢直接对萧琴下杀手,毕竟要顾着洗剑池的面子,所以动起手来倒有些顾忌,便是身怀法宝,也不敢直接祭起,在这时候,围住了萧琴,倒是都以缠斗为主。

    眼见他们斗得热闹,方原心里也揣测了起来。

    “这萧琴是个有良心的,要救她么?”

    这念头一起,便被方原否决了:“还是不要救的好!”

    萧琴这一次被捉了回去,也不见得就是死路一条。

    洗剑池惯会护短,如今这地宫又是用人之际,多半只是受些惩罚,然后让她戴罪立功罢了,自己却没有必要非得插手,倒不如趁着他们斗得厉害,赶紧找机会脱身为妙……

    心里打着这个主意,方原便准备慢慢退走。

    不过也就在此时,耳边倒响起了一声轻笑:“她刚才是不是给了你什么?”

    方原转过头,便看到了那位赵家的小姐袁小婉,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方原想了想,便将此前萧琴交给他的玉符拿了出来。

    袁小婉接过了玉符,见上面有封印,不能任意阅读里面的内容,就随手收了起来。

    方原只盼着她赶紧回去,却没想到她走了两步,却又退了回来。

    “还是看你有些不顺眼……”

    她望着方原,笑了笑,然后随手轻轻拍了过来。

    这一拍之下,已是动用了某种神法,周围虚空皆受影响,似乎被某种力量封印了一般,然后她那纤纤玉手,指尖上则是流露出了淡淡的金色毫芒,划过了虚空时,便可以见到虚空都出现了淡淡的划痕,似乎她这一下,已经将虚空割裂了开来,轻盈的扣到了方原头顶。

    方原皱了皱眉头,后退了一步。

    袁小婉这随手一拍,便忽然间落了空。

    她明显呆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么一个普通的赵家族卫,怎会躲过自己这一式神通。

    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便又一步踏前,挥舞金光向方原额心刺来。

    方原叹了口气,又向左闪了一步。

    袁小婉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手,似乎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也就在此时,另一厢里,陆家白面青年,姜家的老执事,孙家的紫面中年三人同时出手,夹击之下,总算将萧琴逼在了角落,然后瞅一个机会,同时出手,萧琴一道剑光防不住,孙家的紫面男子瞧着空子,铁盾重重击在了萧琴后背,直打的她口喷鲜血,伏地不动。

    大事已了,他们也心间大定,松了口气。

    但也就在这一霎,袁小婉忽然间想到了什么,大惊失色,拼命叫道:“他……”

    方原低低叹了口气,终还是躲不过。

    “嗖!”

    他一步向前踏去,掌现雷光,一拳打穿了袁小婉的胸口。

    这一下兔起鹘落,难以形容的快,便是袁小婉,都来不及提起法力抵御,周围那些人,更是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此时刚刚才被袁小婉的目光所吸引,诧异的转头看来。

    然后方原便趁着这一霎功夫,脚下施展开了自己从阵道里面悟出来的步法,斜斜一闪,到了那孙家的紫面中年男子背后,青色剑光飞快掠过,这紫面中年男子便眼睛一下子凸了出来,再下一刻,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好大一颗头颅骨碌碌滚到了地上,被风雪掩盖。

    在这酷寒天地里,金丹修士也无法神魂离壳,脑袋掉了,就是死了。

    而趁着这紫面中年男子脑袋掉落之际,又或者说,方原只是瞬间近身,挥出了一剑,便已再次撤身,到了那陆家的白面青年身前,一身法力摧动了极点,轰隆隆暴涨,无尽雷光呼啸而出,用尽了全力碾压了出去,那陆家青年本已急切间提起了法力,但终究不如方原根基扎实,在这强横法力的碾压之下,浑身骨骼、脏腑皆已碎裂,然后变成了一滩肉泥……

    “你究竟是谁……”

    姜家的大执事最后一个被斩,脸色大变,身边两大神将立时挥舞刀剑向方原斩来。

    与此同时,他却是急急遁逃,右手高高扬起。

    在他手里,握着一个黑色的铁筒,正是风火雷信。

    在此雪原之上,传递神识艰难,这风火雷信,则是最有效的方法。

    如今距离地宫太近,倘若被他放了消息出去,地宫里面的元婴高手,怕是立时便要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