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神秘地宫
    随了那一队身穿黄袍,袍角绣了灵龟的弟子,方原与他们一起来到了雪山之后,一株不知道枯死了多少年,如今已然作了冰雕与玉石之间的古木残骸之前,那为首的弟子便取出了一个令牌,在那古木之前,嵌入了一个隐秘的凹陷里,然后方原便感觉到周围似有一股隐隐的灵气流动,旋及那古木汇聚了周围阵势,轻轻挪动,却是露出了一个古木下面的门。

    “这一次在外面巡查了足足四五天,真是受够了,总算可以回来歇歇!”

    为首的弟子笑着,将令牌收了起来,而后激荡一身法力,直朝着向那一扇门走了进去。

    方原在这时候,心神却是紧紧绷了起来,将五感摧动到极致,看起来浑不着意,却将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缕法力的运转,都完全记了下来,不敢有分毫差错,分毫的遗漏。

    然后,后面的每个弟子也都如法施为,摧动了法力,然后才走了进去。

    通过对阵势的猜测,还有他们的行功运转,方原立时推断出,这应该是一座九幽玄关阵,此时乃是昂贵并严苛守关大阵,其特点便是入阵之时,虽只需要法令,但阵枢自会录入每一个入阵之人的法力性质,惟有那等法印契合了,才可以进入阵中,否则便会直接被镇压。

    就算方原,也无法轻易破去这等大阵,不过还好,他在琅琊阁这么几年不是白呆的,对各种大型法阵都有所了解,虽然没有把握破去,但针对此阵特点,暗施应对还是可以的!

    轮到了他时,便也不动声色,只是缓缓运转了法力。

    此时就在他的蛤蟆雷灵腹内,那位被剥去了外袍的男子,正被方原以小清梦术飞快的催眠,问出了他的性名与身份,修炼功法等等,一些关键的信息,方原却不敢问,因为这些人识海里面,都被下了禁制,只要一提到类似的信息,便会自毁金丹,他不能冒这个险。

    而从方原顶替了他,冒着风雪走到了这玄关之前的一段路途中,方原便已经将他的身份,所属势力,家族等等都问了出来,更是以强横神识感应出了他的一身法力,加以模仿。

    毕竟玄黄一气诀的包罗万象,那也不是说着玩的,所谓包罗万象之意,便是各人所修的法力性质等等,皆在方原法力范围之内,加以变化,就可以以假乱真,尤其是此人不过是金丹低阶的一位修士,方原以紫丹顶阶的玄黄一气来模仿他,起码是可以模仿到九成九……

    当然,还有那么一分,是模仿不了的……

    因此在进入这一扇门时,方原也暗暗做好了准备。

    这一步踏入了进去,倘若无法瞒天过海,那么他便立时会引动周围的警觉,在这等难言的凶险之地,谁也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高手,一旦身份曝露,这个下场……难以形容!

    “欲成大事,如何能不冒险?”

    方原心里想着这句话,暗地里一咬牙,一步迈入了进去。

    在那一霎那间,他只觉有一道阵光漫漫而来,游过了他的全身,也与他一身的法力形成了一种难言的共鸣,心里明白这是大阵阵枢在印证自己的法力,便站住了一动不动。

    其实这个过程很快,但方原却感觉似乎无比的漫长。

    “哈哈,小乙怎么发起了愣来,还不快进来?”

    直到前方响起了一声调笑,方原才反应了过来,意识到自己已经进来了。

    深呼了一口气,平复狂跳的心脏。

    直到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掌心里已满满是汗,可见自己也是怕的。

    急忙快走几步,从顺着台阶走了下来,却见这是一条稍显黑暗的甬道,两侧皆是坚硬的玄钢岩,而且布满了符纹,方原仔细打量,倒是很快认了出来,这玄纲岩,经雪原风雪冻化了数十万年,坚硬无比,而这符纹,又是炼器一道里面的金铭道纹,更有奇效。

    普通的铁剑纹上了金铭道纹,都会变成神兵利器,无坚不摧,而这坚硬的玄钢岩纹上了,便更是坚硬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估计就算是自己全力一击,都不见得可以损伤……

    由此,便可以看得出这地宫有多结实。

    一路沿着甬道向下,约行了百余丈,眼前终于开阔,方原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却见这地下,赫然是一座庞大的地宫,镶嵌着无数夜明珠,使得这地宫里面,充斥了柔和的光芒,远远看去,难以形容这地宫有多大,只能看到前方原一路纵深,便是无边的黑暗,不知通向了何处,而立身于甬道口上,向前看去,便可以发现这广阔的地宫里,正显得乱嘈嘈的,到处积满了各类物资,未曾卸载的法舟等等,有不同的人在这里忙碌碌的清点。

    “倘若那些法舟,都曾经运送物资过来的话,那么这里……”

    方原只是略略估计了一下,便有些不敢相信了。

    这等物资数量,已远超他的估算范围。

    “小乙,快走啊,怎么回来了一个劲的发愣?”

    见到方原抬头看向了这一方大殿,前面的人便又忍不住催促了起来。

    “叫什么小乙,就不能叫个小甲么?”

    方原口上答应着,心里腹诽,然后低着头跟了上去。

    周围那几个同伙,在外面时,还显得十分警惕,但一回到了地宫,却是立时松懈了起来,想是在冰天雪地里逡巡了四五天时间,终日对抗风雪,着实有些疲惫,这时候也没发现方原的异常,倒是有人笑了起来,道:“我瞧小乙呀,估计是想那位洗剑池的萧师姐了……”

    “哈哈,不错,小乙当初见了那萧师姐一面,就丢了魂了!”

    “可惜呀,人家是洗剑池白袍天骄,看不上你呢……”

    “……”

    “……”

    听着一群人的调侃声,方原心里暗想:“我也得看得上她才行……”

    “地宫里严禁喧哗,你们不知道么?”

    也正在一群人一边嘻嘻哈哈,一边向着东方一处筑基走去时,迎面便来了三位身披黑袍的男子,一个个气宇轩昂,腰间佩剑,神色冷酷,却正是洗剑池的黑袍剑徒,这些人来到了他们这一行人附近,为首一人便冷起了一张脸,重重喝斥了一声,言语之间,傲意尽显。

    “额……是,是,师兄息怒……”

    这一群人立时怂了,为首一个急忙点头哈腰的陪笑。

    “速速进去吧!”

    那三位黑袍剑徒也不多说,只是冷冷吩咐了一句,继续向前走去。

    直到他们走的远了,这一行人才暗自嘀了起来,小声的骂:“牛气什么啊,不过只是地位最低的黑袍剑徒而已,倒比咱们家的元婴长老都威风,见了我们就跟训孙子似的……”

    旁边有人劝道:“忍着吧,谁让咱们家族的高手过不来,只能靠他们保护呢……”

    另有人冷笑道:“靠他们,早就完蛋了,那个闹事的六道魁首抢了袁家的物资都多长时间了,到现在他们也没能把人找出来,我们本来只是负责在这里处理些内务的,倒是一个个都给抽调了出去,跑到冰天雪地里去找人,他们若真有本事,还要我们出去干什么?”

    “唉,那个人在外面逃的越久,泄露消失的可能就越大……”

    “找了这么久找不到他,是不是已经逃出雪原了?”

    “哼,还是洗剑池徒有虚名,却没啥用……”

    “……”

    “……”

    方原听着,心里微动,便也嘶哑着嗓子道:“对啊,等咱们家族的高手来了就好了!”

    在蛤蟆雷灵体内,他已听到了这本名“陆小乙”的男子声音,这时候有样学样,以法力逼窄了声带,本就像了个十足十,这时候又压低了声音,就更是难以分辨得出来了。

    不过方原还是不敢多说话,否则神情与说话习惯,也有可能暴露了自己。

    周围的同伙果然没有起疑,只是顺势拍了他一肩膀,然后搭在他肩上,一边走一边叹道:“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可惜啊,咱们家族的高手过不来的,仙盟眼睛那么尖,各家族的高手又太扎眼,他们一动,仙盟便太容易看出里面的猫腻了,而且,不说各路高手,就算是家族培养的精兵,那也不能随便调动,否则任是谁一看,也立时就能猜到一些猫腻了……”

    旁边一人接过了话口,笑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家族做事小心,不想调动精兵,引起仙盟怀疑,那么这雪原上的好事,却也不可能轮到我们这些人了!”

    方原附和的点着头,但也不再回答。

    这个时候,他真是很想把这人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下去,却只是不敢。

    一行人缓缓前走,通过了这一片大殿,却是来到了地宫东侧。

    只见这里居然建起了不少行宫,每一座都占地四五里的模样,一连片看了过去,此类行宫足有七八座之多,而在每个宫殿后面,则是一个巨大的敞开了的库房,甚至行宫后面,还有一些藏经殿,炼丹阁,锻兵炉等存在,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山门存在,五脏俱全。

    看到了这里,方原再与脑海里的信息印证,如何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也是在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之后,他心里的怒气,便已有些止不住的升腾了起来……

    “这些人,还真敢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