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来历不明的巨财
    “你们是什么人?”

    “可是你们害我?”

    “若不停手,我将不会留情……”

    方原飞身直掠,神识急扫,很快便在这一片茫茫雪地里发现了这一方隐秘的雪谷,以及这些隐藏在了雪谷之中,死死的守着那三艘白色法舟之人,原因也很简单,白猫指的方向很正确,方原对阵道的参研也是实打实的真本事,这些人在雪谷上面,笼罩了一片隐匿大阵,虽然可以瞒得过其他人,但对方原来说,这个大阵反倒让他更快的找到了他们。

    然后到了这雪谷之后,他便只说了这三句话。

    在他问出了第一句话,雪谷里面的人,便一个个脸上现出了灰暗的死志,一句话不答,便倾刻之间便祭起了各种法宝、符篆,挟着一股子不要命的劲头向方原冲了过来……

    甚至其中一个人还取了一件似乎是神器的法宝!

    看他们那模样,已不仅仅是想要方原的命而已,恨不能要拉着方原同归于尽!

    轰隆隆……

    那黄金杵散发出了耀眼的金芒,直向着方原打了过来。

    就算是方原,在感受到了那应属于是神器的一缕气机之时,都吓的脸色一变,但还好他过来之前,便没有托大,准备充足,提前布下了后手,那一道神器之威,还没来得及发挥到最大,便已经被他现身之前布在了左右的禁制狂涌了过来,稍稍阻止了片刻功夫……

    而在这个功夫里,方原便毫不犹豫祭起了雷灵蛤蟆,将自己吞了下去。

    一声暴响,哪怕是躲在了雷灵蛤蟆体内,方原也感觉到了一种狂暴的冲击力。

    “嗖!”

    雷灵蛤蟆直接张嘴,一道剑光吞吐,飞掠数十丈。

    那些人本来有些心惊胆颤的看方原是不是死了,却冷不防被这一道剑光飞来,斩断了那手持神器之人的胳膊,下一息里,那神器便被方原施展不死柳雷灵,扯到了身前来。

    望着那一件滚落到了自己面前来的黄金杵,方原只觉后背都在生凉。

    谁能想到这群修士修为不怎么高,但居然还带了神器在身?

    这还有什么客气的?

    这群人一见自己现身,立时痛下杀手,那刚才驱动雪兽要害自己的也定是他们。

    否则雪原之上的人再凶悍,也没有一个招呼都不打便杀的架势。

    而那群人,见神器祭了起来,还没发挥应有的威力,便被方原提前布下的禁制给阻止了,也分明露出了一层低沉的哀意,不再多言,只是冲上来围住了方原,开始拼命。

    而显些被这些人以神器伤到方原,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

    而在他警告了一声之后,见这些人还是没有丝毫停手之意,方原自然也不会再留情。

    刚才经历的一幕便已经十分凶险了,若不是白猫的神通坐镇,自己就算是死了,都可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而如今赶了过来,又险些被他们的神器伤了,那还客气什么?

    “唰……”

    他红着眼睛冲了过去,剑气激荡,风卷残云。

    一动手之下,倒是觉得这雪谷里的十几个人都是实力不俗之辈,其中修为高的两三人,已然有着金丹高阶的修为,低者,也皆是金丹中阶,可比之前自己在巫雪山时斩杀的十个魔头还要厉害了,更关键的是,这些人的神通路数,居然不像是雪原之修,而像中州之修。

    “中州修士,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

    方原心下,也忍不住的生出了些许诧异之意。

    只不过,这些人虽然修为不弱,但失去了神器,却也不足以对抗方原。

    毕竟这里面没有什么元婴大修坐镇,一番神通激荡,剑意纵横,方原挟着一股子后怕与愤怒,将这雪谷里像是疯了一般和自己拼命之修杀了十多个,最后只剩了两人,一个是看起来神色沉稳,修为也是最高的中年男子,一个则是面色稚嫩,看起来年龄尚幼的年青人。

    直到这时候,方原才稍稍停手,反手执剑向他们看了过去,低声道:“你们自己也知道不是我的对手,何必非要送死,我只问你们,为何要害我,又为何上来便拼命?”

    “秦叔叔……”

    望着方原青袍猎猎,一身寒气的模样,那年青些的人心下已有些绝望。

    他忍不住带着哭腔向那位中年男子唤了一声,有些求生之意。

    但那中年男子却是低叹了一声,忽然间抬手,重重击在了那年青人的后脑勺。

    “噗”的一声,这年青人直接被拍的头颅破碎,神魂俱灭。

    这一击出其不意,突兀之极,却是连方原都来不及阻拦,眼神也有些诧异的向那中年男子看了过去。

    “你说是不是倒楣催的?”

    那中年男子向方原看了过来,脸上却是带了些苦笑,居然没有什么愤恨之意,只有深深的无奈与感慨,低声道:“若不是因为她,我们也不至于死在这里,你也不至于惹上这番大祸,唉……我儿子曾经在问道山看过你的六道大考,一直说要学着做你这样的人来着……”

    “你……”

    方原向前踏出了一步,但忽然间脸色又是一片,抬手按去。

    轰隆!

    一片青气涌出,直将这男子卷到了半空之中,死死压制着他,而在这时,那中年男子脸上已经开始出现了道道金色裂痕,裂痕里面有耀眼的金光射出,很明显是在他刚才说着话时,便要向方原冲过来,然后自爆金丹,抱着他一起死,只是方原心下提防,没让他成功。

    而到了此时,这中年男子依然是一脸色的绝望,可是望着方原的眼神,却没什么恨意,只是失落的叹道:“大概我儿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会死在你这位六道魁首手里吧……”

    最后这一句话说完时,他金丹忽然崩碎,掀起一片金云。

    巨大的冲击袭卷四方,整个山谷都轰塌了下来,轰隆隆倒卷,填满了整座山谷。

    “为什么?”

    方原无比的诧异,望着这已倾塌的山谷,满腹的狐疑。

    他与这些人从未见过,亦无仇恨,更不知这些人为何一上来便和自己拼命。

    而到了最后,对方分明便已不敌,但居然还是不肯低头,先一掌打死了那个有可能为了求生,而泄露什么东西的年青人,然后自己一声长叹之后,也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自毁金丹!

    这得是有多恨自己,才会拼到这种程度?

    可偏偏听他最后时说的话,又不觉得他非常恨自己……

    “哪里来了这么一群疯子……”

    三位老魔头这时候也凑了过来,他们与方原一样都是满腹的狐疑。

    雪原之上凶悍之人不少,但对方弱时我做爷,对方强时就下跪,这都是人人可以接受的常态,像这种一上来就打,打不过就自我了断的人,在他们看来,那也是难以理喻啊……

    “把这山谷里面的三艘法舟挖出来……”

    方原只是沉默了片刻,便低声吩咐了他们三人一句。

    他不是个傻子,从这一段离奇的经历里,倒是已经隐隐的猜到了什么……

    三位魔头对视了一眼,只好乖乖的去挖土。

    刚才他们三人过来,也是想着出一把力的,不过刚一赶了过来,就生出了一股子危机之意,知道有人祭起了神器,便立时想也不想,调头就逃,等到他们赶回来时,大局已定。

    虽然不知道刚才方原是如何夺了对方神器的,但他们也挺开心自己混过了一场生死战的,但方原这一句话,却让他们不得不跟个苦力也似的蹲在这里挖起了那雪土来了……

    最后一位中年男子自毁金丹之威,甚是可怖,虽然被方原及时发觉,以法力缚在了半空,没让他伤到人,但却将整个山谷都掀塌了,谷底的三艘法舟,被彻底的埋在了里面。

    三位老魔毕竟也修为不浅,干别的不行,挖土还是没问题的,只用了差不多一柱功夫,便将这一片山谷重新挖了出来,然后便见那三艘法舟好端端的在谷底,刚才那山石倾塌,将它们掩在了下面,巨大的冲击力与重量,居然没有伤到它们分毫,可见他们防御之稳。

    “这些人一上来就巴巴的拼命,难道就是为了这三艘法舟?”

    三位老魔头不用方原吩咐,便上去一点点破开了法舟上面的封印,同时有些古怪的交头结耳:“就算这法舟里面的东西再值钱,那也不用非得一个个的都把性命赔上吧?”

    “就是啊,我们雪原的魔头,也不是个个都谋财又害命的……”

    “看看这法舟里面究竟有什么好东……我的个天啊!”

    “……”

    “……”

    手忙脚乱将一艘法舟挖了出来,又打开了上面封印的三位老魔头,忽然间便惊呼了一声,然后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望着法舟里面的东西,一个个便像是忽然间石化了一般!

    “你们让开!”

    方原心间也是一凛,低声吩咐,走上了前去。

    但那三位魔头,虽然依言向旁边让了让,眼睛却仍是在看着法舟里面。

    瞧这模样,倒像是舍不得移开目光一般。

    然后方原这一眼看了过来,整个也是微微眯起了眼睛。

    终于知道这三位魔头是吃惊于什么了。

    三艘法舟品质都极高,比方原那一艘托了孙管事的关系买来的法舟还要高,甚至要高许多倍,不仅品质极佳,更关键的是,三艘法舟都带了些洞天性质,里面的空间远比看起来要大,大十倍不止,而三位老魔头打开的第一艘法舟里,装的则是满满一片耀眼的……灵精!

    没有错,是灵精,而非灵石!

    那里面居然都是紫气莹莹,品质高到了极点的灵精,装满了那一艘洞天法舟,随着三位老魔头打开了仓门,里面的灵精便开始哗哗的流了出来,犹如喷泉也似,不多时这法舟周围,便已汇聚了一片灵精湖也似,而里面的灵精,在这时候还只流出来了不到半成……

    方原不是个贪财之人,但这时候看着那耀眼的满满一仓灵精,也是心间微微一沉。

    “这么多灵精,这是有……十万……不对……他妈至少上百万灵精吧……”

    飞鬼儿一声低嗷,眼睛都快被灵精刺瞎了。

    严老魔则是捧着那灵精,整个人都愣了,只是呆呆道:“这得养多少小妾啊?”

    百知叟则是眉头都皱了起来,又是惊恐,又是诧异,老脸都皱了起来:“不对啊,不会啊,哪里来的这么多灵精啊,这么多灵精运送到了雪原上来有什么用,花不出去啊,而且这么多的灵精,这般贵重,又怎么会只找这么几个才只有金丹境界的人负责押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