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一剑定风雪
    “看样子你不会同意了……”

    那位闵长老留意到了方原的脸色,便淡淡笑了笑,不置可否的说道。

    方原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很想回她一句:“你看我是傻子吗?”

    闵长老长叹了一声,道:“放弃吧,孩子,你既然走上了这么一条路,便没有别的选择好想,要么便是彻底的将剑道遗忘,要么便是走上邪路,但雪原上的邪剑修之路,比死路更可怕,我们洗剑池看在仙盟的份上,不会轻易伤你,但若是你一意孤行,非要进入雪原深处和那群邪修打交道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了,便是真个斩了你,想必仙盟也不会说什么的!”

    方原沉默了下来,久久不作声。

    巨剑之上,那几位洗剑池弟子则是有些解气一般的看着方原。

    洗剑池就是洗剑池,在雪原之上,尤其是这第三道雪线之外,一直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言出法随,无人敢违,便是仙盟钦点的六道魁首又如何,一样不可能随意过去。

    倒是法舟之上的三大魔头,此时都鬼鬼崇崇的探出了脑袋来看。

    心里却是愈发感觉,自家公子实在太有面子了……

    洗剑池何曾与人这般客气的讲过道理啊,什么时候都是直接一剑斩过来了。

    就连洗剑池元婴长老都在讲道理,看样子公子的面子当真不小。

    “真的就是一条绝路么?”

    而方原,在这时候也沉默了下来,他不知在考虑着什么。

    过了很久,那些洗剑池弟子都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才认真的抬起了头来,道:“前辈,或许洗剑池说的是对的,我修的剑道确实是一条死路,但晚辈还是想去磨炼一番,哪怕这是一条死路,总也要让我走上一走看看,谁能保证,晚辈不能将这条死路走活呢?”

    “你……”

    “哈哈,果不愧是六道魁首,狂妄的厉害……”

    “你当自己是数劫前的三世剑魔,还是七百年前那个怪胎?”

    听了他这看起来认真,却又难免有些幼稚的话,巨剑上的洗剑池弟子皆笑了起来。

    就连那位洗剑池长老,也忍不住笑了笑,道:“你这小儿一片向道之心,我倒欣赏,此前我还不信你是真的要去雪原深处历炼,寻求道心,如今倒是信了几分,只不过,我还是不可能放你过去,你也不可能过得去,因为洗剑池不想赌你会不会真有这本事,将一条死路走通,又或是成为邪修的其中一个,所以,这第三道雪线,便是你在雪原之上的禁地……”

    说到了这里,她轻轻挑动了一下手指。

    在她腰间的那一柄紫色木剑,便忽然间飞了起来,落在了她的手里。

    闵长老抬起了头来,声音平静,但却勿庸置疑的说道:“这就是我洗剑池最后的底限,我们不会去逼废掉你一身承天剑道,便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也是白狐小侄儿以本命道剑为你担保,赢取来的信任,但这份信任,也仅仅是不主动找你而已,余者,便不必多言了!”

    “嗖”

    说罢了这话时,她向着方原,抬手出剑,轻轻一划。

    那看起来只是木质的紫剑,却在这时候,陡然间爆发出了难以形容的剑气,呼啸而出,自方原面前划过,那一剑里,似乎蕴含着难以形容的力量,直将周围积雪激起,一道肉眼可见的雪雾,犹如白龙滚滚而走,从方原的身前,直直的划向了极东之地,不知之处。

    更可怖的是,这一剑划过之后,良久,那雪雾兀自不动,便这么横亘于天地之间。

    凭由风雪摧击,也只是凝固于天地之间,不受分毫影响。

    “天啊……”

    那几位法舟之上的魔头,看到了这一剑,都浑身僵硬,一动也不动。

    他们有种感觉,若是那位元婴仙剑,想杀自己,自己甚至都不会生出反抗之心。

    倒有种恨不得将脖子送过去让她杀的冲动。

    那一剑,非但影响了天地,甚至影响到了人心。

    “……”

    “……”

    “这就是剑心之威么?”

    方原这时候也不动了,他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一道雪雾。

    他仔细而认真的感应着那一道雪雾里面,犹如实质一般的剑意,眼神无比的复杂。

    那眼神里,有敬畏,有羡慕,也有着难以形容的不甘。

    这就是剑心啊……

    自己苦求而不可得的剑心……

    “小辈,你当知道这一剑斩在了你身上,会是什么滋味!”

    那位闵长老缓缓收了剑,眼神淡淡的看着方原,道:“回去吧,打消了再入雪原的念头,否则我的耐心有限,下一次再出剑,便不会只是划界为限而已,而是直接斩向你的脑袋!”

    听着这么一番话,方原沉默了良久,然后一言不发,转身回到了法舟之中。

    半晌之后,法舟轰隆,缓缓向南方退去。

    巨剑之上,一众洗剑池弟子都有些神色古怪,似乎没想到方原走的这般干脆,过了一会,才有人冷笑了一声,道:“这位六道魁首,倒是个聪明人,说走便真的退走了!”

    巨剑上的白袍陆泊远冷笑道:“他若不走,还真想领教闵师叔这一剑之威么?”

    另一位白袍萧琴沉默了一会,打量了一下闵长老的脸色,低声道:“闵长老,这位六道魁首看起来不像是这般容易伏输之辈,弟子建议,还是要着人盯着他,直到他完全的退出了雪原,甚至是雪州为主,事后还要寄书于仙盟,将他试图入雪原寻邪剑之事告之!”

    那位闵长老也望着方原离开的方向,眼神微沉,过了半晌才道:“求剑之人,若是这般轻易认输才是笑话,只不过他若不是个傻子,便不会再来送死,我此番出关,本来便是为了那件事,不日便要往北边走一遭儿,没有太多功夫跟他在这里痴缠,便依你之见吧,倘若他再敢靠近雪线,或是在此盘亘不去,那我也只能对他不客气了……”

    “……”

    “……”

    “事已至此,也别无他法了……”

    方原的法舟,从巫雪山退了回来,慢慢的向南走,直到了第二道雪线白尸河附近,才停了下来,方原一直留在了舟舱之中,没有现身,金寒雪则仍是在闭关,三位魔头无所事事,心下也有些忐忑,便凑在了一起暗暗商议,心想这一次恐怕当真没办法再入雪原了。

    他们也实在有些佩服自家这位雪公子,在洗剑池一开始态度便如此强硬的情况下,居然还敢磨蹭这么久,胆子也实在不能算小了,不过,再如何,如今也算真个结束了……

    元婴剑仙说出来的话,便是雪原上的铁则。

    他们也看出了方原心里有些不甘心,但不甘心又如何?

    这雪原之上,不甘心的人多了,谁又能奈何得了洗剑池的元婴剑仙?

    ……

    ……

    “那便是剑心?”

    而在此时的舟舱里,方原也正盘膝而坐。

    他这时候倒是有些顾不上不甘心,而是仍然沉浸在那闵长老的一剑里。

    他看到了那一剑横空,剑意凝聚不散的一幕,也感受到了那一剑里,某种超脱于天地变化的根本不动之意,实在难以形容心里的感觉,那是一种无比敬畏,又无比渴望的感觉。

    不过,他也从这一剑里,感受到了自己所修炼的无缺剑道与洗剑池剑道的不同。

    那种不同,是从一开始练剑,便由无论细微的差别积累起来的。

    “难怪洗剑池可以成就剑心,但修炼无缺剑经却不能,因为无缺剑经太完美了……”

    想象着那闵长老的一剑,方原心间杂念纷呈。

    那一剑非常的惊艳,但却不完美……

    或者说,那一剑就不是朝着完美的方向修炼的,她追求的是更高明的力量与更高明的层次,而无缺剑经,追求的却是每一步的圆满,如此算起来,无缺剑经似乎要比洗剑池的剑道强,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洗剑池可以一直走下去,但无缺剑道,却最终固步自封……

    “当年那位剑痴,该有多狂妄,才会想要创出这么一道剑经?”

    “这样的剑道,真有可能凝炼成剑心吗?”

    如此想着,他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位青阳剑痴来,想起了此人在青阳宗留下了三卷剑经,那第三卷剑经,记载的正是剑心修炼之法,那剑心修炼之法,与邪剑修走的剑灵修炼之路可完全不一样,那么,这是不是说明,这个人在留下这剑经的时候,已经成就了剑心了?

    但又想到,在那时候,那位青阳剑痴,其实已经被废掉了,这是不是又说明了,这无缺剑经里面的第三卷,其实是那位青阳剑痴凭空推衍出来的,而不是他真正经历过的?

    ……方原还是愿意相信前者。

    他相信那位青阳剑痴已经修炼成了剑心……

    那么,既然他可以,自己当然也可以……

    心间沉浸良久,他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来。

    若有意,若无意,他的目光,扫过了那邪剑修送来的冰匣。

    然后他便又转开了目光,沉吟许久之后,走出了舟舱。

    然后就看到,三个魔头,正凑在一起交头结耳,一见他出来,立时便站了起来,陪着笑脸道:“公子,咱们已经退到白尸河了,感觉还有人在盯着,是不是要直接退走……”

    “退走?”

    方原微微一怔,道:“谁说要退走了?”

    三个魔头呆了一呆,道:“刚才那位元婴剑仙……”

    方原摇了摇头,道:“我打不过她,当然要让她一让,但谁说我就要直接退走了?”

    三位魔头呆住了:“那可怎么办?”

    方原道:“你们帮我想想办法!”

    三位魔头:“……这么看得起人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