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承天剑道
    本以为可以借着这一场恶战,磨炼出一身剑意来,但终究还是做不到,这不免使得方原心情有些压抑,在此之前,哪怕李白狐曾经信挚旦旦的说过,他的剑意不会有提升,他也不信,因为从小到大他都相信这个付出便会有回报的道理,对自己的剑道,也有着强烈的信心,只是这一次好像不一样,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在告诉他,这一次,路真的断了……

    他知道修行与做学问,最忌心浮气躁,于是便静静的喝着茶,想要将这一股子郁气压下去,但效果很不明显,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仍然想起来便觉得有些恍若无神……

    “笃笃……”

    法舱之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方原皱了皱眉头,道:“有什么事?”

    舱外的飞鬼儿似乎有些瑟缩,犹豫了一下,才小声道:“公子,有人求见……”

    “有人求见?”

    方原皱起了眉头。

    心想在这茫茫雪原之上,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更没有多少自己认识的人,谁会来见?

    心烦意乱之下,本想随口回绝。

    但也就在此时,法舟之外,忽然响起了一声龙吟。

    方原立时沉默了下来,他分辨得出来,那一声龙吟,乃是有剑道高手在弹剑发声,这是一种极其厉害的剑道手段,对方显然是在用这种手段向方原表明自己的剑道修为了。

    “呼……”

    方原吁了口气,强行按捺下了心间的烦躁,起身出了法舟。

    来到了法舟之外,迎着风雪拂面,方原才觉得心静清朗了一些。

    抬头看去,便见距离法舟约百丈距离的一片雪坡之上,正立着几个身形如长枪一般的男子,那些人都穿着雪原上最常见的雪袍,背后却系着一块巨大的黑色披风,一个个身形极是挺拔,气机深沉,带着隐隐的锋芒,就连风雪到了他们身边之时,也无形中消沉了许多。

    “从哪里来的这么多剑道高手?”

    方原望着他们,眼神微微眯了一下。

    他入了雪原之后,自然也对这周围的势力分布了解了一番,知道雪原之上,都是一些行踪神秘的邪修门派,又或是坐地分赃的魔头,不过如今这里毕竟是第三道雪线之外,资源较少,风雪又寒,因此倒是没有分布太多高手,像童老魔那等,便已经是顶尖的存在了。

    而如今这雪坡上的几个人,看起来居然都是金丹境界一流的高手,不论是身上的修为气机,还是一身气派,远非那些状若散修的魔头之辈可比,他们又是从哪里忽然冒了出来的?

    更关键的是,在看到了这些人时,方原便隐隐感觉到了某种熟悉之意。

    “呵呵,六道魁首单枪匹马入雪原,斩尽妖魔,却行踪暗藏,实让我等惭愧啊……”

    看到了方原现身之时,那雪坡之上的为首一人,忽然轻声一笑,远远的向着方原抱了抱拳,声音也不怎么用力,却穿透了风雪呼啸,清晰的传到了方原耳朵里来,可见修为不弱。

    “你们认出了我?”

    方原听了,倒是眼神微眯,抬头看向了那些人。

    到了这时候,他也差不多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了。

    “年纪轻轻武道双修,精晓丹阵篆器,又可一剑败十魔,这等人物,可不是贫脊的雪原能够轻易养得出来的,非得是中州那等水土,才养得出这等天骄,方原道友已在巫雪山前露了这么一手,若是我们还认不出你的身份来,那我们承天剑道,也实在白白混迹于雪原这么多年了……”

    说话的那人,是个身穿面皮白净,留了三缕长须的儒雅男子,看起来四十余岁,说话之时显得十分客气,但却像是带着一种诡异的力量,一眼看来,便要看穿人心一般。

    “承天剑道……”

    方原听了他自承身份,心里便也立时确定了下来,果然是这些人……

    他来到了雪原这么久,自然不会对雪原之上的势力一无所知,甚至说,在进入雪原之前,便已经了解了不少了,而这承天剑道,本来就是他一开始就有心要接触一下的存在。

    承天剑道,不是一个门派,而是无数人的联盟。

    若是换个洗剑池弟子惯用的说法,便会称他们为“邪剑修”!

    据李白狐所言,方原修炼的无缺剑经一脉,在雪原上也有传承,不知始于何时,但却已盛行了数百年,这种剑道的精妙道理,流传广泛,却是引动了无数人趋之若鹭,便如此前与方原交手的雪狼剑,他施展的剑道里,便有一些无缺剑经里的理念,算是和方原同源。

    而自从修炼这种剑道之人,开始以邪法突破剑心之障开始,便与洗剑池结下了深仇,凭着洗剑池的强横实力,高手无数,偌大雪原之上,自然没有谁有这本事正面对抗,可是这些修炼邪剑之人,却非但没少,反而越来越多,也暗中结盟了起来,与洗剑池对抗多年。

    在洗剑池眼里,他们是妖魔,是邪修,而且是最不能原谅的一种邪修。

    可是他们自己,却不这么认为,而是自承一脉。

    雪原之上的众修行之人,也无人敢称他们为邪修,便都以他们的传承剑典相称,因着他们所修炼的法门,据说都是从一道原名为承天剑典的功法中得来,便自称承天剑道。

    这些人平时都是十分小心的,以免被洗剑池发现,所以很多人修炼之时,都宁愿出高价,驱使那些魔头们去为他们猎取修士神魂,而自己则躲在了雪原深处,或是隐藏于一些门派深处,不让人知晓,但方原却没想到,自己才刚刚展露了真实的实力,他们便公然上门了。

    “那么,你们找上了门来,有何指教呢?”

    方原沉默了一会,淡淡开口,身上的气机若有若无的升腾了起来。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这一路入雪原,斩杀的众魔头里,怕是有大部分都是暗中给这些邪修出力的,那些魔头,便是为这些邪剑修士猎取修士神魂的爪牙,而自己这一路上过来,斩杀魔头无数,其实也就等于是把人家的爪牙斩了个七零八落,断了人家掳夺神魂之路。

    尤其是这巫雪山下的一战,更是将他们这些爪牙里最大的一个童老魔给连根拔起了,更是让他们断了一大来源,如此想来的话,对方找上门来,十有八九是来报复的……

    “呵呵,明人不说暗话,我们为何而来,方原道友还不明白么?”

    但那位长须剑修听了方原的话,却是轻声一笑,显得很客气,道:“中州问道山前,方原道友勇夺六道魁首,名满天下,前途无量,只是可惜,因得与阴山宗一战,遭仙盟所忌,强行压了进入昆仑山的机会,少了仙法传承,眼见得修行路断,前途渺渺,心间苦闷,到这雪原上来散散心,我们也是理解的,还该好好尽一番地主之宜,招待道友一番才是……”

    “嗯?”

    方原听了对方的话,心里顿时微微一凝。

    慢慢的,他却是缓过了劲来,有些明白这些人的想法了。

    微一沉默,他淡淡道:“招待就不必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哈哈,看起来方原道友还有些顾虑之心的!”

    那长须剑修似乎早就料到了方原的反应,朗声一笑,道:“大道三千,方原道友又何必因着其中一条路被斩断而郁郁不乐,雪原气候比不得东土,但总能让你看到另一番光景!”

    说罢了,轻轻挥手,道:“且容我等将厚礼献上!”

    在他身边,便立时有一人手捧了一个白色的冰匣,纵身掠向了前来,到了方原身前,抬头看他一眼,低低的一笑,将匣子放在了方原的法舟之上,然后便又飞身掠了回去。

    在这过程中,方原保持了沉默,没有开口。

    “待方原小友考虑好了之后,便请到雪原深处的六绝宫来一叙吧……”

    而那长须男子,做罢了这一切,便抬头向东方看了一眼,也不多留,朗声一笑,便与其他几人缓缓向后缓去,身边风雪大作,遮掩了他们的身形,待到风雪过去,他们却已全然看不见了,只有那个淡淡的声音,从远远的风雪之后,隐隐传了出来,犹若剑吟之声。

    “呼,走了?”

    直到那些人消失已久,旁边的飞鬼儿,才探出了头来,脸色阴晴不定,道:“我还以为这些怪物是上门来寻仇的,没想到居然这么客气,公子啊,你难道真是那六道……”

    方原脸色,也是一片阴沉,道:“不必多问,带这匣子进来!”

    坐回了法舱之中,方原皱着眉头,打量了一番,却见这冰匣四四方方,不是个宝物,倒像是临时用冰雪化出来的,以神识探查了一番,才确定上面没有什么禁制或是歹毒气息,于是方原在看了这匣子半晌之后,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将那匣子慢慢的打了开来……

    然后,望着匣子里的东西,他沉默了许久,才低声自语:“果然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