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诛十魔
    一箭直奔童老魔而去,看似平淡无奇,却带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力量。

    童老魔自然也晓得这一箭的厉害,在看到了这一箭出手之时,便已经不要命般的大叫一声,回身便向铅云深处遁逃了过去,同时大袖飞快挥舞,祭起了一方白灰色的大印。

    此印一出,天地严寒,便立时强烈了数倍,他身边那一片铅云,则轰隆隆一声骤卷了起来,将他的身形遮掩的严严实实,甚至犹如凝结成了实质一般,轰隆隆卷向远方,但方原那一箭却去的极快,仿佛这一箭在离弦之时,便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再度出现时,便已到了童老魔的身后,然后紧紧的跟着他的身形,消失在了那浓重的铅云之中,消失不见……

    铅云继续袭卷,沉重而呼啸的向着西方飘去。

    不过飘着飘着,那铜云里面,便响起了一声急促而绝望的惨叫声……

    下一息,正急速飘动着的铅云慢慢的止住了,半晌之后,铅云里面,那一方白灰色的大印掉落了下来,此印正是童老魔得以驾御这片铅云的法宝,此印一坠,铅云也散了。

    风雪呼啸,虚空寂寂,童老魔已完全看不见了。

    巫雪山下,躲在了雪坳里观战的掌柜等人,结结实实的噎了一下。

    他们眼神惊恐,傻傻的抬头看向了山上的方原。

    那三位从法宝之上扑了出来,想要急冲过来出手相助的三位魔头,也在半空里停了下来,一个个浑身发冷,惊愕莫名的看着方原,狠狠吞了几口口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若说他们心里只有一种感觉,那便是后怕。

    哪怕他们已经被方原镇压了,并以毒丹控制,也一直没有见过方原的全力出手,甚至在他们心里,也暗中碰了几回,讨论有什么办法化解毒丹之危,然后联手反制方原的计划,连把白猫绑架了威胁方原的念头都起来过,只是因为把握不大,才最终没有真个去实施。

    而如今,他们当真是觉得庆幸了。

    还好没有实施啊……

    他们一开始只当方原是在这雪原外围混迹的魔头之一,实力不弱,但哪里想过,人家何止是实力不弱啊,根本就已经站在了金丹境界上层的罕见高手啊,估计这片雪原之上,除了那些常年隐迹在雪原深处的老怪物,和两大剑道的人,便无人有可能是他的对手了吧?

    这世上怎会有这等人,剑道如此之强,神通却比剑道更强?

    ……

    ……

    “死了?”

    而远在西方一座低矮雪山之上,已经准备离开的一群剑修,也是一脸惊愕的听着这个着实出乎了他们意料的结果,连问了数遍,才确定这个那男修不是在开玩笑,齐齐的呆了半晌之后,有人叫了起来:“那你怎么不阻止他?童老魔留着,对我们毕竟还是有用的!”

    那祭起了剑灵的男子苦笑道:“我拦了……但是拦不住啊!”

    “连施道兄都救不下来……”

    身边之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雪公子究竟是谁?”

    ……

    ……

    而在巫雪山东方,那一群剑修同时也是神色大变,有人沉声喝道:“速速传信给门中长老,看样子我们都低估了这位雪公子了,凭他这等神通造诣,绝非无名之辈……”

    ……

    ……

    一剑诛十魔,天地还清朗!

    法舟上的三位魔头也好,雪坳里的掌柜与幸存了下来的食客也好,还是那无数听到了这一番大战的动静,悄悄赶来了附近打听的雪原修士也好,在这时候,心里都只有那一种感觉!

    那便是不解。

    望着方原大发神威的一刻,他们便一脸的疑惑,不理解怎会有这等人出现在雪原上。

    这等人,不应该是在承天剑道里身居高位,或是在洗剑池养尊处优吗?

    他怎么会跑到这雪原上来,与童老魔这等人争第一魔头之名?

    ……

    ……

    不过旁人在看着方原时,方原则只是看着金寒雪。

    金寒雪在这时候,甚至已经不知道十大魔头都已服诛的事情,她接近了巫雪山顶,那天地酷寒,使得她整个人几乎都要结成冰,连呼啸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借天地灵气来充盈肉身了,她甚至觉得,这周围的狂风酷寒,连她体内的灵气都要扯走,将她变成一副霜壳。

    最气人的是,她能感觉到方原就在她身后,但却没有半点帮她抵御的意思。

    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他会帮自己护法,但具体到试炼上,他不会帮自己抵御哪怕任何一缕寒风,,哪怕最后自己试炼失败,最终死在了这巫雪山山巅之上,他也不会出手……

    而相应的,便是这个男人答应了帮自己护法,那么便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伤得到自己!

    于是金寒雪便也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了方原,内心里只剩了一缕执念来对抗这天地寒气,她已经感觉得到,她如今的风霜道基,隐隐的突破了某种极限,似乎有一缕超越于她道基之上,来自于这片苦寒天地的气机,隐隐与她生出了感应,正是这气机,护住了她心神不灭。

    于是,她便忘却了自己,忘却了生死,只是静下心来,寻着这缕气机。

    一步一步,走向了山巅……

    一步一步,走向了更强烈的酷寒……

    ……

    ……

    终于,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周围时时变得更为可怖的严寒,忽然在某个节点之上,变得和缓了,还是如此的冷,但却不会变得更冷了,也在这一刻,她心里生出了某种感应,缓缓的凝聚了心神,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视线,在这时候,慢慢变得清晰了起来。

    她向前看去,便看到前方的地形,陡转向下,眼前是第三道雪线之后的一马平川。

    周围风雪滚滚,寒风呼啸。

    抬头看去,茫茫大雪,只有苍穹比自己更高。

    金寒雪的心意,忽然间就被欣喜充斥,有那么一瞬间,她似乎忘记了周围的严寒,只是激动万分的转过了身去,向着就静静的站在了她身后看着他的方原大叫了起来……

    “我成功了……”

    “我还是登上了巫雪山……”

    “……”

    “……”

    “恭喜你,金寒雪师妹!”

    方原脸色平静的看着她,道:“我能感觉到,你已经开始接触到五行筑基之外的东西了,这证明了你走的路是对的,坚守是正确的,也证明了你可以朝这个方向走下去……”

    “是的,是的……”

    金寒雪明明说话十分艰难,却掩饰不住自己面上的喜悦。

    她连连点着头,似乎有一肚子话要说。

    但也就在此时,周围的风雪稍稍弱了一些,她终于看清楚了方原面上的表情,整个人却是微微怔了一下,脸上的喜悦慢慢的褪了下去,望着方原一脸的消沉模样,她忽然生出了些许担心,过了一会,才有些犹豫着的,艰难的开了口:“方原师兄,为什么你看起来……”

    “……好像不那么开心?”

    看出了金寒雪脸上的忐忑,方原轻轻摇了摇头。

    他也想露出点笑容来安慰一下金寒雪,但努力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神情平静的答道:“你的试炼成功了,但我却失败了!”

    ……

    ……

    金寒雪还想再说什么,但方原却不愿再说下去了,施展一道法力,带起了金寒雪,直向着下方山脚下的法舟掠去,照例为金寒雪准备了疗养用的丹药,然后给她指点了一些修行温养之上需要注意的地方,然后又指给她了一间静室,让她去里面静静领悟修行所得。

    期间他脸上一直没有什么表情,显得很是平静。

    但他在山巅之上,无比消沉的说出那句话时的表情,却一直在金寒雪脑海里挥之不去,她有心想问,但方原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却终是让她没有勇气把这句话问出来。

    法舟上的三大魔头,更是乖巧。

    本来看到方原一剑诛十魔,威风凛凛,煞气无限,他们都准备了一肚子的恭贺之语,但看到了方原身上那一股子若隐若现的郁气,便一个个利索的把话憋回了肚子里,或是借口修缮法舟大阵,或是借口到外面去值守,或是借口跑出去打探消息,瞬间跑的干干净净。

    只有白猫还是原来那样子,大摇大摆的在方原身上跳来跳去。

    方原坐在了丹室里,慢慢的煮了一炉丹茶,给自己倒了热气腾腾的一杯,又给了白猫一杯,他在努力借这个过程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可惜的是,这个效果似乎不怎么有用……

    手里拿了一卷书,总是看不进去。

    整个胸腔里,似乎都被一种难言的挫败情绪给充斥!

    “为什么不行呢?”

    他明知道想不出个结果,却还是不停的在想。

    自己在这第三道雪线最寒冷的巫雪山上,对抗天地严寒,对抗群魔小丑,对抗那一道大阵,对抗着那远超了自己力量极限的压力,甚至经历了生死危机,本以为靠着这种磨炼,总是可以让自己的剑意有所提升,甚至好歹让自己看到那么一线可以提升的可能吧?

    就像是金寒雪,她的历炼,自然还没有成功,但她看到了那一线可能!

    但自己没有……

    ……完全没有!

    这让方原甚至有些气苦:“为什么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