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再登巫雪山
    “自己的路,自己要相信!”

    将客栈放在了巫雪山山巅之上,方原青袍猎猎,回到了山腰里的法舟之中。

    只在这时候,金寒雪的脸上也终于多了些活泛的精气神。

    虽然说进入了雪原之后遭受到的苦难都是意料中的事情,有时候也会想着,放着好好世家小姐的日子不过,来到这雪原之上吃苦受罪,也是自己选的,怨不得别人,可是在看到方原帮她将那些平日里欺负她欺负的非常狠的人教训了一通之后,心里却也忍不住的开心。

    此前那种绝望而阴霾的心情,在这时候已稀薄了很多。

    最关键的是,经过了自己的宝液洗身,又得到了不死柳雷灵渡入的生机之后,金寒雪的肉身,也变得生机勃勃了想来,想必很快便可以达到她修为与肉身的巅峰状态……

    方原望着金寒雪,沉声道:“我也知道你这段时间吃了不少的苦,全凭了一口气才撑了下来,而且你在这等油尽灯枯的情况下,硬闯巫雪山,着实与死无异,不过,不得不承认,你选择的道路是没错的,这天地风雪,最是磨炼人,如今你的伤已被我治好,肉身也调理到了最佳状态,那么,你可愿意在这时候,再一次登上巫雪山,继续你该走的试炼?”

    金寒雪听了方原的话,清秀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坚定之意,道:“我原意!”

    方原点了点头,便道:“那你便准备一下,再度登山吧,这一次你登山,我会帮你护法,不让打受到打扰,但你自己的试炼毕竟是你的事,我会帮你护法,却不会助你登山,哪怕你遭遇了生死危机,我也由得你去,若无法得道,那么殉道,也同样是一个善果!”

    金寒雪体会着方原的话,过了一会,才道:“我听你的!”

    “那就准备一下吧!”

    方原不再多说,只是在法舟之上盘坐了下来。

    金寒雪看了他一眼,眼神显得有些复杂,似乎有许多话想说。

    但她终究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方原对面盘坐了下来。

    她静静的调息,运转法力,炼化那些还没有完全在她体内化开的宝药。

    距离如此之近的情况下,方原可以感觉得到,她如今虽然是筑基境界,但一身气机却比起在天来城时,显得沉浑了许多,道基凝炼,似乎已然隐隐的达到了一个顶点……

    这却使得方原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这风雪之上的磨炼,果然是有用的啊!

    约摸半个时辰左右,金寒雪调息已定。

    她站起了身来,轻轻向方原揖了一礼,然后便扯下了自己身上裹着的熊皮,只穿单袍,飞身从法舟之上跃了下来,直接来到了巫雪山山脚之下,在狂风骤雨之间,凝息半晌,然后猛得睁开了眼睛,一身法力提升了起来,身前幻化出了冰刀霜剑,气息也达到了极点!

    然后她便开始一步一步的登山!

    冰刀霜剑于半空之中飞舞,扫开了无数利刃一般的雪粒子。

    其实这才是她一开始用来历炼的方法,用自己修炼的冰刀霜剑来对抗这天地神威,磨炼自己的道基,她修炼的本来就是冰霜一脉,在这环境里更是如鱼得水,只不过,随着一年一年的时间过去,她的根基受损严重,却已经无法再那么理智的磨炼了,到得了遇着方原之前,她甚至已经把磨砺修为的事忘到了一边,只剩下了“一定要登上巫雪山”这个执念!

    到了如今,她知道方原在法舟之上看着自己,倒是又凭添了许多信心。

    自己做的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要给这个人看的么?

    他既然在看着自己,那自己又怎能失败?

    ……

    ……

    “哎呀,这才筑基修为,便要来闯巫雪山,太勉强了……”

    法舟之上,方原坐在了舟首,白猫卧在了他腿上,三位老魔头则又凑在了旁边,望着金寒雪一步一步登山的模样,一个个长吁短叹,尤其是严老魔,一副慈眉善目的老好人模样,叹道:“这第三道雪线本就酷寒无比,尤其是巫雪山,又是第三道雪线最难闯的地方之一,便是天道筑基,怕是也无法翻越,这位小仙子只是五行筑基而已,居然敢来这里磨砺……”

    “啧啧……”

    三位老魔头同时摇头感叹,但分明不怎么看好。

    方原听了,淡淡的回了他们一句,道:“你们觉得她不自量力?”

    三位老魔对视了一眼,急忙同时感叹:“我们是觉得小仙子真有恒心,一定可以成功!”

    这时候,巫雪山上的雪已经吓的更大了,只见山脚之下,金寒雪慢慢登山,速度不快,却坚定不移,而在巫雪山山巅之上,那客栈里的食客,以及掌柜等人,则是在痛哭流涕,哀嚎不已的簇拥做了一团,一步一滑的向山下走,时不时的跌上一足,滚几个蛋儿……

    他们这些人里,已有人被冻成了冰棍了,也有人不小心跌入了冰崖夹隙里,剩下的人也一个个冻的哆嗦不已,生死只在一线之间,这倒不是他们的修为不行,实际上,除了店小二之外,大部分的食客与掌柜,都已经达到了金丹境界,若真有那份恒心,下得山来并不难。

    可在这时候,他们却一个个表现的极差,有些金丹,在这风雪里面,甚至站都站不稳,更是没有直面那天地风雪的胆魄,说到底,也无非就是他们丹品不佳,心间战意更不强罢了。

    雪原之上,虽然人人彪悍,但若论起道心与战意,却不见得有多好。

    这大概也是他们习惯了在修为低的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彪悍一面,却又在更强大的人面前展现自己卑躬屈膝的一面,如此彪悍,却非真正的彪悍,无法直面这风强雪寒的巫雪山!

    到了山腰里时,金寒雪与他们擦肩而过。

    静静的对视了一眼。

    也只是对视了这一眼,没有说些什么,但金寒雪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傲意。

    “在你们眼中,我很弱小,可是我却在咬紧了牙关上山……”

    “……而你们,则是在哭喊着下山!”

    “……”

    “……”

    这些掌柜等人,到得了山下来时,剩下的人已赫然不足一半,活了下来的几个,也都是些修为较高,却是意志坚定的几个罢了,这时候,本来他们心里对方原充满了畏惧与隐隐的恨意,但在看到了金寒雪的目光之后,莫明其妙的,他们心里却忽然多了些复杂的意味。

    不过也很快的,他们便接着痛恨起了方原来……

    只觉这雪公子着实如传说中的那般不讲道理,甚至比传说之中更为残忍!

    这雪原之上,魔头们再蛮横,杀人总是要给个理由的啊……

    “呼……呼……”

    金寒雪这时候已经越过了山腰,开始向着更高处攀延,风雪也越来越大了,不知什么时候,西边的天空之中,开始出现了沉沉的铅云,那云层犹如将半边天空接了下来,垂垂欲落地,使得这巫雪山周围,本来就显得有些晦黯的天光,变得更阴晦了一些,如夜幕降临。

    在这铅云之下,金寒雪的登山之路,困难了一些,但还在咬牙坚守。

    而在山下,逃得性命的掌柜等人,则一个个咬牙切齿,还在那里暗暗的咒骂着方原:“客栈被毁了,以后可去哪里落脚啊,在这冰天雪地里建一座客栈,有这么容易吗?”

    “唉,就连童老魔,也不会一言不合,就毁了大家的落脚之地啊……”

    “放心吧!”

    有人恨恨的道:“童老魔不会放过他的!”

    旁边人附和:“童老魔亲口说过,这女人他看上了,这才一直没人敢动她,如今这位雪公子,这个雪公子,强行要替那女人出气,难道说是他要故意挑衅童老魔的威信不成?”

    “公子……”

    而在法舟之上,三位老魔里的最后一人,看向了西边的铅云,也忙低低的唤了一声。

    方原心里早已有数,不动声色的向着西方天空里那片铅云看了过去。

    “哈哈哈哈,果然不愧是雪公子啊……”

    也就在方原目光看了过去之时,那铅云里,终于有一人按捺不住了。

    一声爽朗大笑,然后便见得有一个魁梧的人影,拔开了厚重的铅云,露出了身形来。

    却见他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袍,看起来五六十岁,生得一把白须,就连眼睛都是那种看起来十分惨淡的白色瞳仁,让人看上一眼,便生出一种浑身发毛的感觉,但是说起来话来,却带着笑意,十分豪爽,也不知他已隐藏了多久,直到此时才现出了身来,立于云间大笑。

    “那位是……白骨湖的童老魔?”

    山下正躲在了一处山坳里瑟瑟发抖的掌柜等人,此时听见了这声音,急急的探头出来看,然后立时吓的一个个颤抖不已,惊惧之外,甚至还露出了些激动,忍不住叫出声来。

    正想着念着呢,这童老魔居然就来了……

    太好了,还是本土的魔头讲规矩,赶紧把这个外来的愣头青给除了吧……

    “哈哈……”

    出乎掌柜等人的意料,这位童老魔一开口,却是显得出奇的客气,向着方原远远抱拳一礼,笑道:“朋友,我听人说起过你的名头,是雪原上的一条好汉,大家既然都在雪原上讨生活,那该当互敬互助才是,这个丹鼎,是我老童先看上的,也曾经放过话儿要她,只因老夫不喜欢用强,才一直留到了现在,故意磨磨她的性子,没想到被你捷足先登了……”

    他一边说着,居然看到什么敌意,倒是一派和气模样,笑呵呵的道:“当然了,大家义气为先,我老童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区区鼎炉而已,你若是看上了,我老童瞧在大家都是雪原一脉,让给你倒是无防,但你终究要先跟我打个招呼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掌柜等人听童老魔说的客气,心里一惊:“难道打不起来了?”

    不过很快,他们便又放下了心。

    因为他们听到了方原客气的回答:“那请问……你算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