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身娇肉贵大小姐
    “公子,您是认识这个女子吗?”

    温暖的法舟之中,三个老魔头围作了一团,看着被方原抱了过来的瘦削女子,心里都觉得有些诧异,心想这个小白脸那是真真的心狠手辣,这一路上,人杀了不少,毒丹也炼了无数,却没见他救过人,就算是在横渡前面几道雪线之时,他也遇到了不少性命垂危之人,但也都没有出手相助,似乎冷漠非常,如今怎么倒忽然发了善心,是看上了这女子吗?

    不过一这么想,便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这个瘦削的女子……

    ……又黑又瘦,看起来脏兮兮的,这口味是不是有点太重了啊?

    而方原脸上,却也没有露出什么别的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如今已经沉沉昏迷了过去的瘦削女子,心里生出了一种无比复杂的感觉,过了一会,才点了点头,道:“她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来自霸下州,本来是天来城金家的小姐,金娇玉贵般的存在!”

    过了一会,才试了试这女子的温度,道:“她叫金寒雪!”

    众魔头听了,都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齐赞道:“长的真漂亮!”

    “你们先出去!”

    方原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吩咐。

    一群老魔头便急忙你推我攘,一个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舟舱之中,方原则只是望着气若游丝的金寒雪。

    眼前这个又黑又瘦,皮包骨头也似,一身冻疮的女子,与当初他见过的世家小姐,当真是判若两人,可以想象得到,她一个孤身女子来到了这雪原之上,究竟遭了多少罪……

    心里忽然有些过意不去……

    想起了她在昏迷前,向自己哭着喊出的那句话……

    ……她是因为自己当初说的一句话,才来到了雪原磨砺的么?

    过了一会,他徐徐叹了口气,抬起了手来,身边有玉简飞动,落向各方,很快便在金寒雪身边布下了一个法阵,法舟之中,便开始有充沛的灵气向着这个方向涌了过去,将金寒雪包裹在了里面,灵气滋养之下,她便开始下意识的吐纳,将灵气纳入自己的道基之中……

    过了一会,觉得她状态好了一些了,方原才闭上了眼睛,然后伸出了手掌!

    神念一动,无形的力量便将金寒雪裹了起来,悬浮到了半空之中,而后“嗤”“嗤”几声,便将她身上那已经显得有些脏的衣服撕碎了开来,如黑色蝴蝶散落在了四方。

    到了这时候,才可以发现,她身上的冻伤更严重。

    有一些甚至都已经与她的衣服黏在了一起,在方原将那衣服扯了下来时,连带了皮肉,哪怕她是在梦中,都感觉到了疼痛,忍不住发出了几声微弱的呻吟声,痛的皱起了眉头。

    方原听到了她感觉疼痛的声音,微一犹豫,便又睁开了眼睛。

    反正神识扫视之下,看得比用眼睛还要清楚。

    何况如今自己是为了救人,不是动这些迂腐之念的时候。

    然后他看着金寒雪身上那一片一片的伤口,心里只觉得轻轻抽动了一下。

    金寒雪本来是个很美的人,但如今她的身子实在不好看。

    不仅瘦弱无比,更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

    有些看起来像是冻伤,而且不是普通的冻伤,那是已经伤到了根基,将她部分肉身已经冻僵、冻死之后留的伤,还有一些,则像是与人斗法之时留下的火烧之伤,刀剑之伤,毒侵之伤,这些伤口一直都没有好利索,如今被严寒侵袭,便也恶化的更严重了……

    方原看过了之后,都觉得有些触目惊心,眼中现出了些许怜悯之意。

    好好的世家小姐不做,跑到雪原上来遭什么罪啊……

    不过,如今自然也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

    方原微一沉吟之后,便抬手一招,法力涌动之下,法舟之外便有大片不曾落地的雪花飘落了进来,落入了舟仓里面的一个大鼎里面,然后方原手掌凌空拍在了大鼎之上,那雪水便化开,摧成了一鼎沸水,然后方原便又挑出了几昧合适的宝药扔进鼎里,熬出了汁液。

    做罢了这些之后,方原却又以法力生出寒意,将这一鼎沸水温度降了下来,达到了恰好比金寒雪如今的体温高出一线的程度,这才以法力牵引着她的身子,放进了大鼎之中。

    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去碰金寒雪半分。

    虽然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在给人治病,不必迂腐,但却还是有些过不去这个坎的。

    手掌按在了鼎上,摧得鼎内药液转动了起来,轻轻为金寒雪洗起了身上的各种伤口,与此同时,更是手掌遥遥一指,一根雷电缠绕的柳条儿飞了出来,贯入金寒雪的心口,然后道道充沛的生机便涌入了她的体内,使得她身上的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这不死柳当年是金老太君强行栽给他的,如今倒是又恰好用来帮金寒雪疗伤。

    在这个过程之中,金寒雪滋味不见得好受,便是昏睡之中,也是发出了几声痛哼,不过随着伤口渐渐复原,她一直紧紧绷着的脸色,倒也慢慢的松缓了下来,眉头也舒展了。

    到了最后,她倒是直接沉沉睡了过去,嘴角露出一丝舒适的笑容。

    看到了这个结果,方原才松了口气,将她从鼎内捞了出来。

    看看大鼎旁边,她身上原来的衣服,已经撕破了,更重要的是脏兮兮的,方原看了都皱眉,实在不能再给她穿上,便取了一件自己的青袍,往她身上一裹,然后又给她裹在了一张之前自己随手猎来的熊皮,然后便将她留在了这舟舱之中休息,自己悄悄的走了出去。

    法舟外面,几个老魔头都无所事事的低头闲聊,一见方原出来,便立时站了起来。

    见方原脸色似乎有些不愉,他们也都心下惴惴……

    平时这个主儿一位下脸来,那可就是要杀人啊!

    而且一杀起人来,那就绝不留情。

    就像人家白尸河四怪,已经把家里的至宝都献出来了,他还要杀,更可气的是人家飞寒宫的雪娘娘,那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都已经要在你面前宽衣解带了,你还要杀……

    ……哼,残忍!

    “去打听一下,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方原平静的坐了下来,然后低头想了想,向最左面的一位魔头说道。

    那位魔头急忙答应:“知道了,公子!”

    答应了之后,便闪身飞出了舟舱,身形很快便消失的不见踪影了。

    这位魔头名唤飞鬼儿,身形之快,乃是一绝,方原遇到了他时,见他虽然也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但倒是有个好处,没有做那与邪修勾结,贩卖修士神魂的勾当,当然了,这倒不是因为他有底限,而是因为他的师妹便是被邪修抓去了炼成剑灵,他心里比较反对这种事的缘故,其他的恶事,他可也做的不少,于是方原便没有杀他,而是留了下来听候使唤。

    此人甚是精明,身法也快,打探消息最为好使。

    不过方原毕竟还是有些信不过他们,因此在收购一些必要的灵药宝药,以及和那一张神秘地图有关的消息时,都是亲自出马,但其他的事情,自然可以让这个老魔头代劳了。

    另外两个老魔头见没事派给他们,在方原面前坐着又发怵,于是便一个借口掌舵,一个借口去修缮法阵,各自跑开了,方原也不理他们,只是坐在了舟舱里,手捧了一卷书,一边慢慢的煮着丹茶,一边看,只是心里想着金寒雪的可怜模样,却隐隐有些郁气……

    “公子,打听出来了……”

    没过多久,舟舱之外,飞鬼儿裹着一身寒气飞了进来,双手奉上了一道玉简。

    “童老魔?”

    “段妖修?”

    “……”

    “……”

    方原慢慢的看着,眉头皱了起来,脸色愈发的深沉。

    虽然用的时间不长,但飞鬼儿打探出来的消息却是不少,几乎包含了金寒雪来到了雪原之后的一切经历,也包括了她在这巫雪山下的客栈里遭受的一切欺压与不公平待遇……

    这使得他一张脸更是阴沉的厉害了。

    “公子,要没什么事,我去侍候白老爷溺溲去了……”

    飞鬼儿也是看的心里哆嗦,急忙捧起了旁边的瓦罐,找白猫去了。

    “啊……”

    也就在方原整个心神都沉入到了这地图的推衍中去之后,忽听得旁边舟舱里响起了一声尖叫,然后便听得一片“哗啦”巨响,似乎有什么一片一片的倒塌,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紧跟着的,则是严老魔惊恐的大叫:“你别动手,你误会了,仙子你听我说啊……”

    金寒雪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你这**,我便是死,也不会委身于你……”

    严老魔又惊又怒:“胡说八道什么,我有八十一个小妾呢,会看上你?”

    “我的衣服……我的衣服……”

    金雪寒的声音显得有些恐惧了起来,更是有些绝望:“谁碰了我的衣服……”

    “不是我……”

    严老魔又委曲又慌乱的大叫:“公子救命啊……”

    “……”

    “……”

    方原忍不住叹了口气,起身走出了舟舱,便见童老头抱着头冲了过来,轻轻抬手,将他推到了一边,然后看着头发绫乱,疯了也似的金寒雪,淡淡道:“你的衣服是我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