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一十章 风雪历炼
    当夜,方原于法舟之中炼了一炉丹药出来,做足了准备。

    然后便在第二天早上,风雪愈来愈大时,走出了法舟,到了这时候,他已经将身上的御暖法宝尽皆除去,甚至连肩头那块粽色兽皮也取了下来,只穿了一袭单薄的青袍,也没有腾空驾云,而是徒步向着那似乎与天空连成了一线的巫雪山走了过去,身形单薄而挺拔。

    雪风如刀,刮魂蚀骨。

    这里的风雪之大,简直连坚硬的玄冰岩都可以刮出道道口子。

    但方原却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法力与肉身,强行登山。

    倒是法舟上的几个魔头,得了方原的吩咐,可以乐滋滋的驾御了法舟跟在方原身后,不必下来一起跟着他顶风冒雪,不过看着方原登山的模样,他们却也心情极为复杂,一时恨不得这漫天风雪,冻死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一时又忍不住担心,心想自己的丹毒还在身体里呢,真要把这个家伙冻死了,那过不了多久,自己也要给这个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陪葬了。

    方原倒是不担心这些魔头做什么,他可是在琅琊阁读过三年多的书的人,书里有道理,有学问,也有很多常人意想不到的法门,如今他就起码有一百多种方法制住这些魔头!

    入了雪原之后,感觉对方有必死理由的,他便也不客气的杀了,不过对他来说,总还是需要有人帮忙做些杂事粗活,便也留了几个看着顺眼的,让他们留在法舟上做事,虽然这些都是凶神恶煞之徒,但他也不担心,只是一人喂了一颗毒丹,便也不怕他们造反了。

    他已明明白白的对他们说过,这一颗毒丹,起码五纹六纹程度的大丹师才有可能解掉,若是你们有把握找到这样的人帮你们解毒,那就尽管逃跑,若是没有,那便老老实实呆着吧!

    也正因此,倒是与这些魔头和和睦睦的处到了现在。

    既然入了雪原,自然也不能躲在法舟里享清福,在琅琊阁读书时,方原也听说过这九道雪线转造化的传说,因此每过一道雪线,他都会依着这种方法,来磨炼自己一身剑意。

    顶风冒雪,缓步而行,慢慢向巫雪山上走着。

    此前渡过第一道雪线,和第二道雪线白尸河时,他也是这般过来的。

    磨炼!

    此前在琅琊阁的三年多时间,太舒适了。

    舒适到他甚至忘了吃苦是什么滋味……

    而如今,他便是要忘却这三年多时间里的舒适,走回这条路上来。

    那无边的风雪,漫漫而来,简直堪比筑基修士全力施展的冰雪神通还要可怖,更可怖的是,神通还有止歇之时,但这漫漫风雪,却时时不断的刮了过来,没有片刻的止歇,一直不停的围绕着自己,而行走在风雪之间,则只能咬牙忍受,一步一步向着更高处走去……

    走的越高,那种酷寒,则越是强烈……

    天地茫茫,一片孤寒,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对抗这茫茫天地……

    ……不对!

    方原眼神微转,看向了前方,那里似乎还有一个人。

    在方原的视野里,前方三百余丈之外,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点。

    那似乎是一个身材瘦削的女人,正在缓缓的向前走着。

    每走一步,都要费好大的力气。

    她的修为应该是不高,起码还没有达到金丹境界。

    对如今的方原来说,这巫雪山的风雪,他还是能够支撑得住的,九道雪线,一道比一道艰难,凭着他的一身修为,前面的几道雪线,无法给他形成太大的压力。

    但那个女人便不同了,以她筑基境界的修为来看,这巫雪山的风雪,便已经达到了她所承受的极限,如今还只是在半山腰里,她便已经举步艰难,垂垂欲倒,很难想象,若是再往上去,风雪更为酷烈,凭着她那虚弱的肉身与筑基境界的修为,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住。

    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女子却似乎不明白,她步伐非常的慢,但却没有停下的意思,仍是在一步一步的向山上爬去,那瘦弱的身形,倒像是有着一股子无法形容的韧劲……

    “这就是客栈里的人在议论的中州苦修者么?”

    方原看了她一眼,想起了客栈里那些食客说过的话。

    心里微一犹豫,他杜绝了过去打招呼的念头。

    路是自己走的!

    在他看来,这个女子只有筑基境界的修为,便来这第三道雪线磨励,其实有些太过于冒险了,倘若她再继续向上爬去,很有可能会死在风雪之中,但这毕竟她的修行之路,自己没有必要去阻拦她,毕竟,哪怕是死在了这风雪之中,也代表着一种殉道的意志……

    于是,他仍是循着自己的路,慢慢的向前走去。

    他可以走得更快,但为了感悟这天地之间的严寒,却走的很慢。

    他知道,自己真正的挑战,会在后面的几道雪线,而如今,则是要借助这第三道雪线的严寒,来让自己了解这种天地之威,熟悉这种酷寒环境,好为后面的磨励做准备……

    风雪越来越大了!

    那大如盐粒的雪珠子打到了脸上,不输于飞刀,但它们还伤不得方原的肉身,倒是那无处不在的寒意,开始一点一点的侵透了方原的肉身,他身上穿的青袍,也是一件仙袍,可谓寒暑不浸,但在这冰天雪地里,寒意太重,却非仙袍可阻,早已割入了他肉身之中……

    就像护体的法力,似乎也在被这寒意一点一点的浸透……

    方原感受着这如刀锋一刀的冷意,过了片刻之后,忽然间他将法力全收了回来!

    这便像是忽然失去了庇护,肉身开始剧烈的颤抖。

    寒气似乎在一霎之间,便要浸入他的五脏六腑,甚至是神魂深处。

    但也就在此时,方原摧动了自己的剑意。

    他开始以自己的剑意,对抗那无穷无尽,无孔不入的寒意。

    这也像是一种高手过招。

    用自己的剑意,与茫茫天地风雪过招……

    天地之间,风声小了很多,雪粒子也被剑意弹到了三丈之外,方原修炼的剑意,本来就承载自无缺剑经,这种剑意圆满无隙,恰与这天地之间无所不在的严寒相对,便仿佛一个无形的屏障,将天地风雪阻挡了开来,使得自己的肉身,终于停止了颤抖,有了些许暖意。

    只不过,这也似乎激怒了天地。

    寒意呼啸,开始不段的向着方原反扑,浪潮一般涌了过来。

    但方原则只是维系着心意的平和,一直将剑意摧动到最强横的程度……

    一路前行,他已慢慢越过了山腰,向着山上走去。

    剑意凝滞,脚步沉缓。

    心里倒是忍不住有些失落的生出了一个念头:“看样子这第三道雪线的风雪,威力还是太弱了,给我形成的压力不够,也正因此,便无法让我的剑意得到有效的磨炼……”

    从第一道雪线开始,他便在借助这天地风雪之威,磨炼剑意。

    但如今,他毕竟修为高深,力量强大,前面三道雪线,虽然严寒酷烈,却也一直没有超出他的极限,当然也就达不到提升剑意的效果了,毕竟,磨炼,就是要有着那种超过了自身极限的力量,才能够给自己形成莫大的天地威压,才有可能锤炼自己意志,提升自己剑意!

    “或许,只有到了第四道雪线时,那种天地之威,才对我有用吧……”

    方原心里,有些无奈的生出了这个念头。

    这第三道雪线,他还是会走完,但是心里已明白,用处不大了。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他心头生出了些许感应,慢慢的转过了头去。

    他走的虽然慢,但那个苦修女子,却走的比他还要慢。

    他是为了仔细而清楚的感应这天地间的严寒,而那个女子则是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不过她让方原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居然真的这么一直从山脚之下朝山上走了过来。

    如今,他们都已经快要接近了山巅,她的表现,远远超出了方原的意料。

    不过,到了这时候,她却也实在支撑不住了,身形一个踉跄,缓缓扑倒在地上,看得出来,她一直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体内与法力,都已完全耗尽,每一站起来,便被风雪吹倒,如是几回,她伏在了雪地里,痛苦而又绝望,发出了一声隐隐约约的叫声……

    也正是这一个叫声,使得本来想继续向前走去的方原,微微怔了一下。

    那叫声穿过了遥远的风雪,到了这里时,已经显得很微弱。

    但从这微弱的声音里,方原却隐隐感觉到有些熟悉。

    于是他不再犹豫,折转了回去,身形飞掠,来到了这个女子的面前。

    那瘦削女子终于油尽灯枯,力量耗尽了,她在客栈里吃的雪羊肉和冰草酿,都不足以为她支持这么多的消耗,于是在她这最接近雪山之巅的一刻,她终于还是倒了下来,甚至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折返回去,这使得她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绝望的叫了一声……

    自己,终于还是经不住这等磨砺么?

    她感觉到自己肉身开始发麻,眼前都似乎出现了各种幻觉,知道这是濒临冻死的前兆,她有些绝望的抬起了头来,想要看那似乎近在咫尺,却永远也走不到的山巅一眼……

    然后这一抬头,便看到了一张她一直想看到的脸!

    显得有些肮脏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苦的笑容,她低声道:“我终究还是做不到……”

    “你这又是何苦呢?”

    她看到眼前那个人轻轻的开口了,脸上似乎带着些诧异,与不忍。

    听着这个显得非常真实的声音,女子心里的委曲与痛苦,还有无边的恐惧,在这时候忽然如绝提之水,一下子全部崩发了出来,两行眼睛滑过了她的面庞,立时就结成了冰。

    她抬起了手,伸向了那个幻象,用尽了力气喊道:“我……我只想走到那条路上啊……”

    然后她就感觉,那一只手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握住了。

    接着,她整个人都被抱了起来。

    瘦削女子昏死过去之前,脸上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幻象,可以这般真实的吗?”

    “不过,死在这幻象里,也算老天待自己不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