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零九章 九道雪线炼道心
    “这里不是客栈么?”

    站在了门外的青袍年青人看了看一脸惊愕的店小二,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客气的问了一句,他看起来彬彬有礼,远不是这雪原之上随处可见的凶神恶煞之人模样,但也不知怎的,被他看了一眼,店小二便立时觉得心脏一跳,那是一种似乎神魂与肉身,统统被人看透了一样的感觉,比雪原上的冰雪更可怕,自己的脖子,都像是被一抹刀锋不停蹭来蹭去的感觉。

    这种惊恐之意,使得他一时手脚发凉,话都有些说不出来了。

    平时他也是个胆大的,雪原之上凶悍之人不少,他却一样该骂就骂,该笑就该,除了童老魔那样的老怪物,一般人还真在他面前耍不起威风来,但见到了这年青人却不一样了!

    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雪公子啊……

    雪原之上杀人的不少,但没什么理由就杀人的,哪里找第二个去?

    更过份的是,都跑雪原上来了,居然还养猫?

    同样生出了这种感觉的,还有客栈里面正准备发怒,以及要叫人把这个一进来就重手推开了两扇大门的人打出去的掌柜,一眼看了过去,便觉得这个男子气机深沉如山,深不可测,尤其是他肩上围着的粽色兽皮,明眼人更是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那应该就是雪原之中一种力量恐怖的凶兽雪熊之皮,那种凶兽撕金丹如撕山羊,又岂是一般人可以招惹得了的?

    他能在雪原之上管着这家客栈,自然不是个没眼色的。

    此时便隐隐的确定了,这等本事,这份气度,除了那个声名雀起的雪公子,还能有谁?

    而在这时候,那客栈大堂里的一众食客,也急忙一个个悄无声息的扶正了桌椅板凳,似乎吃自己的饭,饮自己的酒,心间祈祷,自己这些人刚才的谈话,可别被他听到啊……

    “不请我进去么?”

    那位青袍公子见店小二只是在发懵,便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啊…………”

    店小二听了这话,如遭雷击,这才反应了过来,急忙作揖陪罪,然后殷勤的关上了客栈的门,躬着腰在那儒雅年青人前面引路,脸上恨不得笑出花来,道:“客官里面请,里面请!”

    儒雅男子点了点头,缓步走上了前来。

    店小二将一张无人的大桌子擦了擦,使劲抹了几遍,笑道:“客官请坐!”

    儒雅年青人只是看了一眼,便道:“脏!”

    店小二顿时脸色一僵,求助也似的向掌柜看了一眼。

    胖胖的掌柜也是心里叫苦,一迭声唤跑堂的,从库房里搬了一张新的桌子出来,又取了一把黄梨木太师椅,拿一张雪白纯净的白熊皮在椅上子铺了,点头哈腰的请儒雅年青人坐下。

    见这年青人没有再说什么,轻轻坐下了,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取最好的冰草酿与雪羊肉来……”

    掌柜急忙吩咐店小二,很快,一壶镶着蓝雪石的酒壶,一只由玄冰玉雕成的酒杯,和一盘热腾腾冒着香气的肥烂雪羊肉便用一个精致的托盘盛着,放到了儒雅年青人的面前。

    “客官请用,这可是我们风雪天客栈自醉的冰草酿,放了最好的冰妍草……”

    店小二殷勤的为儒雅年青人倒上了一杯酒,只见里面是蓝盈盈的酒水,似乎放入了晴朗的夜空一般,酒香扑鼻,带着丝丝缕缕的甜气,看样子这店小二倒也没撒谎,无论这酒水的质地,还是酿酒的手法,又或是盛酒的器皿,都下了一番功夫,十分的讲究……

    但年青人只是看了一眼,便摆手示意他们拿走,然后从自己的乾坤袋里取出了一个青皮葫芦,一只玉杯,酒液倒入了杯中,却呈琥珀色,浓郁酒香立时散满了整个客栈大堂。

    “这……”

    店小二的眼神都直了:“这是中州才有的仙酿吧?”

    掌柜的也吞了口唾沫,半晌才反应过来,急忙推开了店小二,亲自用银刀割了一块雪羊肉,恭敬的放到了年青人年面前,道:“客官且来尝尝,这可是我们客栈里最肥的雪原肉,还是那等血气最为充盈,年青力壮的雪羊,吃上一块,浑身暖和,顶风冒雪都不怕!”

    “我不吃俗物!”

    那年青人摇了摇头,取出了一颗紫泽火纹的丹药,轻轻服了下去。

    掌柜与店小二对视了一眼,眼神皆变得有些古怪。

    那掌柜愣了愣神,才又陪着笑道:“那客官是想要住店了,如今正好有上房一间……”

    “我也不住店!”

    那儒雅年青人摇了摇头,而是开始斟酌起了自己进入雪原的目的,过了一会,沉着了一会,才抬头问道:“这客栈后面那一座山,便是第三道雪线最难穿过一部分了吧?”

    “对的对的……”

    旁边的掌柜听了,更加确定了眼前这人便是雪公子。

    实力深不可测,带了一只肥猫,而且刚入雪原不久,对地势不甚了解的年青人有几个?

    不敢怠慢,忙陪着笑脸解释:“后面这座山,便是雪原上有名的巫雪山了,这一片茫茫雪原,广阔无垠,也不像九州,人族繁荣,各地都有名字,在这里就是一通乱叫了,不过雪原也有大体的划分,愈是往里,便愈寒冷,先贤们分出了九道雪线,雪州进入雪原的边界,便是第一道雪线,前面的白尸河,便是第二道雪线,而这巫雪山,便是第三道雪线了!”

    那年青人点了点头,道:“那些苦修者们……”

    掌柜的急忙回答道:“哎哟,一直以来,都有很多苦修者到雪原的冰天雪地里来经受磨励,也确实有人经过了风雪的洗炼,坚稳道基,突破境界,但更多的,则是直接死在了风雪之中,尸骸都没人收啊,凭白的就喂了雪鹫和妖狼,实在不知道这些人都是怎么想的啊……”

    说罢了,兴许觉得自己的话可能有点多,怕惹得这位雪公子不高兴,便又急忙解释道:“不过雪原上确实有一个传说,说如果有人可以经受得住九道雪线的考验,便可以感动上苍,重塑道基,一飞冲天,可事实上,别说九道雪线,能够突破六道雪线的人都寥寥无几……”

    “本该如此……”

    年青人低低的叹了一声,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扣着。

    这位年青人,或说是让众人心惊肉跳的雪公子,自然便是方原了。

    数月之前,他来到了雪原之上,知道恶人自有恶人磨的道理,遇到了麻烦,便也从不留情,虽然在他看来,自己杀的人,都是罪有应得之辈,但在雪原之上的人看起来,他倒成了杀人不眨的那个,最主要的原因,当然就是因为那些人杀人,或是为了求财,或是为了夺宝,总还有个原因所在,可是自己杀人,却总是没有什么别人看起来能够理解的理由了吧……

    “既然如此,便多谢了!”

    方原点了点头,谢过了这位看起来很是热心肠的掌柜与店小二。

    这一声谢却把两个人吓的不轻……

    ……雪原上哪有人会道谢的啊?

    ……他居然谢了我们,难道这是准备要杀人了?

    不过方原倒是没有杀人,又随手打探了一些消息,关于这周围的地势,与各种势力的分布等等,然后还从客栈里,买了一些比较稀罕的灵株宝药等等,对于这些价值不菲的宝药,掌柜的给他定的价格却是很低,甚至想要白送,但方原也没收,还是如数付了灵精。

    做罢了这些,掌柜的便请方原往上房里去,还要将最好的房间收拾给他。

    但方原却只是笑了笑,便摇了摇头,回到了停在客栈外的法舟之上。

    现在的他这一艘法舟,已经经过了他亲手改造,周围环布大阵,用了许多火系材料,不仅可以阻隔风雪,更是可以强行将周围被狂风吹得散乱的灵气吸引过来,使得他在法舟之内安稳的修行,而在这里,还有几个被他抓来的魔头效力,却是比客栈里舒服的多了。

    盘坐在舟舱里面,方原将从这客栈里打听到的一些特殊的地势与山脉,化作了线条,记在了一副卷轴之上,相互印证,这时候便隐隐的可以看到,卷轴之上绫乱的曲线,在这时候也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愈看愈像是一份地图,与周围山脉吻合,路线直入雪原深处。

    “看样子,这果然是一份指向了某个地域的地图……”

    方原心里暗想着,打定了主意:“那便休息一晚,明日横渡巫雪山吧!”

    这一次他入雪原,除了想深入雪原,看看这地图上的记载,最重要的,便是经历一番风雪磨炼的意思,与当初李白狐说的一样,他的剑意提升,确实已停滞许久,但之前,他一直潜心于神通修行,没有在这上面留太多心思,也没有经受太多磨炼,剑意停滞也不奇怪!

    如今既然进入了雪原,自然也要好好借天地风雪之威,磨砺一番剑意。

    打定了主意之后,他便又清点了一番自这客栈之中购买来的灵株宝药,发现这些自雪原之上顶着风雪生长了出来的宝药,确实效果极佳,品相也好,更难以想象的是,这么珍贵的宝药,到了中州,怕不是要价值连城,可是在这雪原之上,居然这么便宜便买到了……

    “雪原之上,还是有忠厚之人的啊……”

    想起了那位热心肠的掌柜与店小二,方原也忍不住叹了一声。

    他倒是不知道,这时候的客栈里面,那掌柜的与店小二,从门缝里看着方原的法舟真的缓缓离开了,心里也正是一片感慨:“谁说这个雪公子杀人不眨呢,其实人还不错嘛……”

    “拿几株宝药,居然还会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