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零八章 雪原雪公子
    肉的味道并不好,瘦削女子几次险些吐了出来,但还是拼了命将它们咽了下去,最后一丝肉渣,都用粗粮窝头蘸着送进了肚子里。

    而那一壶酒,因为搀了太多的水,味道自然更不好,不仅寡淡,而且有股子发酸的味道直冲脑门,但女子还是将它一口全喝了进去,喝的一滴也倒不出来,才将酒壶放到了一边。

    看起来,她就像是一个饿死鬼投胎一般。

    但这不是为了果腹。

    在雪原这苦寒之地,风霜严寒,绝非常人可以抵挡,哪怕修行之人肉身强壮,那也要不断的运转法力,才能抵御寒风。

    吃那雪羊肉,是因为雪羊虽是生在苦寒的雪原,却是一种火性妖兽,所以,它的肉除了让修行之人补充肉身所需的能量之外,更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帮他们抵御寒冷。

    而那一壶冰草酿,则是一种雪原独有的酒水,酿制之时加入了灵药冰晶草,可以让人的肉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维持着某个较低的温度,这样则可以更长时间的维持体力。

    这两样东西,是雪原之上最常见的,也是最低阶的修行资源,或说生存资源。

    当然还有很多更好的资源,可以让人在这雪原上抵御严寒。

    不过那都是价值很高的东西,却不是如今的瘦削女子可以买得起的了……

    一阵狼吞虎咽吃完之后,瘦削女子没有立时离开,而是缩在了墙角里,身体抱起一团,借着不远处熬着雪羊肉的鼎炉之火坐着取暖,鼻息悄无声息,看起来她疲倦至极,似乎睡着了。

    “妈的,又赖在这里不肯走!”

    店小二过来收拾了木盘与酒壶,厌恶的看了女子一眼,一脚踢了过去。

    女子向旁边一歪,便向另一侧挪了挪,脑袋埋在了胳膊里,只装听不见。

    在雪原上,睡眠对修行之人也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雪原之上,常年刮着大风,灵性飘移不定,很难通过吐纳引入肉身,所以相比起打坐吐息,反而是睡眠可以让她们得到更好的休息,不会在出去时因为太过疲劳而累死。

    为了这片刻的安息,便是受些责骂,也只能忍着。

    这似乎是一件脸皮很厚的事情,但风雪交夹的世界,脸皮薄的人怎么活得下去?

    望着睡觉的女子,身上厚重而肮脏的皮裘,似乎也无法掩饰她纤细悠美的身段,这客栈大堂里的食客们登时低低的笑了起来,一个个小声说着些香艳的话题,眼睛不住的往瘦削女子身上瞟,女子似乎是听见了,也似乎听不见,就这么静静的抱着膝,睡了一个来时辰。

    这时候,客栈外面的风雪,似乎是小了一些,天光也渐明朗。

    女子身体动了动,便又慢慢的站了起来,脚步沉重,向着客栈外面走去。

    “她还要去吗?”

    “这还真是个疯子,不怕死在了巫雪山上?”

    “筑基境界,怎么可能翻得过那座山?”

    “……”

    “……”

    周围食客忍不住响起了一阵低低的议论,眼神也都有些惊愕的向女子看了过来。

    但女子似乎听而不见,只是神情平静而坚毅,走出了客栈之门,然后踩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厚厚积雪,迎着那呼啸而来,宛若刀锋一般的大雪,直直的向着北方走去。

    在那里,有一道高耸入半空之中厚厚铅云的大山,它像是大地与天空的交合之处,高高在上,犹如通天之梯,风雪从上面袭卷而来,便如怒浪洪涛,人在向着山上走过去时,便像是逆流而上,须顶着最严寒的风雪与酷寒,便犹如那传说之中冲向了龙门的鲤鱼。

    女子不知道第几回,抱着无法再回来的信念,向着那座山上走了过去。

    “真是个倔犟的小妞啊,她是来自九州中域的?”

    “呵呵,那里繁华的很,资源又丰富,听说那里的小姐们都是拿着飞剑来绣花的,没想到会有这等性子,居然非要去翻过那不知吞没了多少人性命的巫雪山……”

    “都说雪原是磨励人的地方,但又有谁知道多少苦修者死在了这里?”

    在那瘦削女子离开了之后,倒有不少食客低声议论了起来。

    有人的话虽然是调侃之意,但却有着些许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钦佩之意。

    “呵呵,你若是心疼,把她留下啊,抱进了房间里帮她暖暖岂不是好?”

    不过说着说着,就变了味,旁边有人调笑了起来。

    “哈哈,这妞修为不高,但却不好惹!”

    立时有人笑了起来,道:“之前不是没有人打她的主意,虽然她修为不高,卖不得神魂,但带回去了做个鼎炉也不错,但之前打她主意的邪修,可是丢了个大脸啊,硬生生被她扯住,要自爆了雷神丸一起去死,可把段老二吓的不轻,在那之后,打她主意的邪修就少了!”

    “呵呵,你以为她是靠了这个活到现在的吗?”

    客栈里一直在柜台上打磕睡的掌柜冷笑了起来,道:“她能活到现在,没有人敢招惹她,那是因为鼎鼎大名的童老魔看上了她,放出话来要抓她回去双修啊,有了童老魔的威名在,又还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去打她的主意?不过童老魔是个讲究人,不喜欢强迫人,这才容得她在这里自在几天,但没准啊,哪天童老魔性子磨没了,也就直接强行上手把她带回去了……”

    “哎哟……”

    一听了这话,众食客立时来了兴致,笑道:“童老魔的手段和花样,那可是出了名的多呀,也不知这小妞的瘦弱身板,到了童老魔的塌上,能够撑得过几个回合啊……”

    “哈哈,那懒熊抱树,玉山倒悬……”

    众人嘻嘻哈哈的说了起来,眼睛放光,仿佛已经看到了某些精彩的画面。

    但也就在此时,忽听得一人冷笑道:“童老魔虽然名声响亮,但也是多年未曾出手了,如今这雪原上,可是冒出来几个新的狠茬子,在白尸河那边出没的白狗儿,极乐谷的少主人,还有白魔谷一战成名的雪狼剑,这可都不是简单角色啊,一个比一个的狠呢……”

    听了这几个人的名字,众人议论声音微低,但很快便也有人冷笑道:“现在这小一辈的起来了,狠是够狠,但真个论起了手上的本事,恐怕还是不如那老艰巨滑的童老魔吧?”

    先前那人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么说,冷笑了一声,道:“若是这几人还比童老魔差了一点的话,那么如今这雪原新晋的四位新人里面的最后一位,雪公子,总可以了吧?”

    一听得这“雪公子”的名号,众食客心里皆是一沉。

    有人忍不住叹道:“那个狠茬子若与童老魔碰上了,说不定真有场好戏……”

    “雪公子,血公子……唉,雪原上历代都有不少狠人,像这个这般狠的,可真不多!”

    听得众人议论纷纷,却把个店小二听懵了,忙道:“这是位什么人,我怎地没有听过?”

    旁边一位食客让他过来倒酒,故作神秘的道:“你没听过,倒也怪不得你,这位雪公子啊,出现在雪原不久,我们也是从白尸河那边过来,才知晓了他的名头,据说他年龄不大,不知来自何方,平时看着一身气派,书生也似,抱着一只白猫,平时对谁都客客气气,但杀起人来却一点也不手软,白尸河四怪,紫冰湖七魔,黑坟宫十恶,可全是被他杀的……”

    “哗……”

    店小二正在倒酒的手一抖,一下子洒了大半,脸色变得煞白。

    “这些……可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啊……”

    那食客也不怪罪,低叹着摆了摆手,道:“谁说不是呢,这些老家伙们,老艰巨滑,实力又强,便是洗剑池弟子也一直没有拿他们下过手,但这位雪公子一入雪原,却一个个都给斩杀了,便是对方求饶认输,也一个都没放过,可谓是心狠手辣,下手无情……”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叹了一声,道:“而这,其实也就是他雪公子名头的由来了,其实这个‘雪’字,原本可是‘血’字啊,别人杀人,总还有个理由,他却是兴之所至,便要出手杀人,我们猜着啊,他可能是刚入雪原不久,故意要多杀几个字号响亮的立威呢……”

    “魔头,这真是一个魔头啊……”

    “不错,老夫在这雪原上呆了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心狠手辣的人……”

    “……”

    “……”

    众人低声叹着,大堂里的气氛,也渐渐变得压抑了起来。

    众人都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些发寒,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个雪公子杀不眨眼的模样。

    “哗啦……”

    但也就在这一霎,客栈的大门忽然被人重重的推开了。

    顿时有无尽的风雪倒卷入了这客栈里,强横的大风,摧得众人几乎气也喘不过来,众食客本来就正心里紧张压抑,顿时被吓了一跳,桌子都打翻了,却是又惊又大怒,急忙一个个的跳了起来,尤其是那脾气十分不好的店小二,更是气冲冲的冲了过来,便要破口大骂……

    但他没有骂出口来。

    因为店门口的风雪吹散,便露出了一位身材修长的年青人,他看起来年龄不大,穿着青袍,肩上围了一块粽色的兽皮,脸上带着一股子儒雅之气,看到人时,显得很客气。

    但最让人惊恐的,却是他的怀里,赫然正抱着一只表情跟大爷似的白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