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零三章 剑心炼婴,殊途同道
    方原还记得当时在这凉亭之中,与那几位用剑的修士交手的情形,对方的实力强的可怕,但却不是他们的修为带来的强大,而是他们的剑道。

    虽然交手只是一霎,但方原却从那些人的剑道里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可怖气息。

    而且,他当时便有一种感觉,似乎那三人施展的剑道与自己看起来截然不同,但本源之处,却隐隐相通,尤其是他们当时出手之时给自己的那种感觉,更是让他感觉到了某种可以触动玄黄一气诀的契机,若是所料不差,方原觉得自己已经猜到这三个人的来历了……

    雪原剑修,而且是走邪剑一路的剑修。

    常人炼剑,剑气之后,便是修炼剑意,剑意大乘之后,便会修炼出一颗剑心。

    李白狐说过,有这样一群邪修,他们传承了与自己同样的剑道,也遇到了像自己一样的问题,那便是剑意的成长,会遇到一个难以突破的瓶颈,如此一来,剑道自然无法提升了……

    于是他们另辟奚径,找到了一个突破的办法,那便是舍弃了剑心,直接掳人剑魂,化作了一种类似于剑心的存在,甚至因为剑灵数量不限,某些时候,其威力甚至强过了剑心!

    如今细细想来,自己遇到的那三位邪剑修士,似乎便曾经摧动类似的法门。

    而在当时,方原遇到那几个邪剑修士时,便是在这剑阁附近。

    他们似乎是躲藏在了人群之中,瞅准机会,暴起出手,向着白悠然冲了过来。

    在外人眼里,他们的目的,便要直接将白悠然抓走或刺杀,也正因此,琅琊阁一直以为这些人的出现,与白夫人或是已经消失了许久的琅琊阁主有关,毕竟,能够引得这么多高手冒死潜入琅琊阁,也只有一些牵扯重大的事件,所以他们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查……

    不过方原也是在无意之中,忽然明白了过来,或许这个方向不对。

    因为站在了曾经与他们直面交手时的方原这个角度来看,那些人虽然直接向着白悠然出了手,但却没有生出杀机,这倒证明,他们或许不是朝着白悠然来的,很有可能只是在触动了警仙钟后,无意中发现琅琊阁少主就在附近,临时起意,才要将白悠然扣下作为人质。

    再想到凉亭的旁边,便是剑阁,内藏了无数剑经宝卷,这个想法便更靠谱了。

    琅琊阁或许也有这个猜想,应该也朝着这个方向查过了。

    只不过,剑阁之间,收藏了无数剑经武贴,琳琅满目,那几个人又在当时便直接死了,没能留下活口,当然也就不知道他们想找的是什么,另一点便是,琅琊阁也不会自大到认为剑阁里的普通经卷,便能引动这么三位修为高深,实力强横的高手来窃取。

    虽然有史以来,曾经想要潜入琅琊阁盗经的人不少,但这些人也不是傻子,修为低者,根本进不来,能够进来的,往往都是奔着后三殿里的东西,普通剑经入不了他们法眼。

    不过如今,方原心存疑虑,却直接来到了这里。

    剑阁里面的大阵,不久之前才重新修缮过,那几人便是在这里触动了大阵禁制,当时剑阁大阵自然会有反应,要将他们束缚在这里,只是那几人实力很强,打破了禁制,逃出剑阁,后来他们在外面被镇压,而在事后,这剑阁里面被他们打破的禁制,自然也要重新修缮。

    修缮这剑阁禁制的人阵术造诣十分高明,几乎看不出与之前有什么分别来,但方原本身阵道造诣便不浅,却询着那细微的变化,一点一点,最终走到了一个破旧的书架前面。

    “当时这些人是在这里触碰的禁制……”

    方原心里确定了下来,便在那书架上面慢慢看着。

    这里放着的乃是一些古老而破旧的剑经,看起来不像是多么高明,大部分都是培养剑气,温养剑意之类的法门,用处不大,那些邪剑修应该不至于为了它们冒这么大的险……

    奈着性子,方原一点一点的翻看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方原倒是终于发现了一点端倪,拿起了一卷剑经。

    这剑经比别的经卷相比,显得新一些,封面上也没有什么正式的名字,只是在最下角写了“凌昭剑录”几个字,再往里翻,发现这与其说是剑经,倒不如说是某个剑道修士的笔记。

    著写这剑经的人来自雪州一个并不起眼的小仙门,修为不高,里面记载的也都是一些挺平常的东西,可是方原在翻看过了一半之后,忽然看到了一句话,整个人顿时微微一怔。

    “剑心炼婴,殊途同道……”

    心里,仿佛有某个困扰许久的疑团,忽然间微微松动了一下。

    犹如雷霆霹雳,忽然间心间照亮了一片光明。

    方原急忙盘坐了下来,认认真真的看起了他后面的每一个字,然后越看脸色越是凝重。

    这卷剑经,乍一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出奇的。

    想来,这剑经的主人,应该也不是什么知名的高手。

    世间修士,确实有很多喜欢将自己的修炼心得束之高阁,秘不示人,但也有一些,却是喜欢将自己修行上的领悟著成一书,传于门派,若是与好友交流,当然了,最高的荣誉,却是想要自己的心得置于琅琊阁,如此一来,自己的著作,便有可能传承于后世……

    更重要的是,自己将著作放入了琅琊阁,那么琅琊阁也会给他一道信物,若是时间久了,自家仙门断了传承,他的后人或是弟子持信物而来,也是可以再将这传承拿回去的!

    若是自己的著作十分高深,琅琊阁甚至会赐予他的后人一个在琅琊阁悟法的机会。

    这位剑士,或许便是抱了这个念头,才将自己的著写的剑经放入了琅琊阁。

    只不过他本身修为不高,剑经也写的散乱,因此虽然有资格留在了琅琊阁,但也只是放在了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如果没有他的后人取走,也只能在这里蒙灰了,不过方原仔细的翻看过后,却觉得此人剑经之中,着实藏了许多稀奇古怪的念头,道道诡奇之路……

    尤其是,其中某一道念头,忽然使得方原心里某个隐隐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那种可能,就像是黑暗里,终于看到了一线光明。

    这一线光明,便往往代表着出路,代表着生机……

    “是啊,我的玄黄一气诀,已经推衍到了极致,理论之中的变化,也达到了极致,哪怕我以天衍之术去推衍,得到的结果也是走向一条死路,无论突破这个变化的极致……”

    “但如今,我不再推衍神通呢?”

    “玄黄一气诀,已经融入了我所有的根基与领悟,但还差一点……”

    “我的剑道……”

    一边翻看着这剑经,方原一边心神激荡,有些稳不住自己的心神了,一线灵机,便忽然间将他心间的一切都打动了,他的脑海里,已有无数的念头自动的跳了出来,彼此结合,于是他索性掩上了这本剑经,盘坐在木架之前,直接动用了天衍之术去推衍其中的变化。

    此前方原每次推衍,都是无果而终,但这一次却顺利推衍了下去。

    但这一次很顺利!

    “元婴,便是温养神魂,炼成不死不灭的法相……”

    “我在玄黄一气诀的修行里,已经融入了无数神通的变化,这使得我在神通一道,已然走向了极致,可是变化太多,却使得神魂本身承载不住,每一道变化,摧动了起来时,都需要神魂为引,但这么多的变化,我的神魂再强,那也不可能承载得住的……”

    “这就使得我的修行之路,走入了绝境!”

    “强行结婴,别说结成至尊元婴了,甚至会直接神魂崩溃……”

    “我以前只是觉得这变化还不够,从神通法门方面下手,但无论如何推衍,都只是一条死胡同,但我若要依着这剑修笔记上面的记载,结成剑心,然后再成就元婴呢?”

    “大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而这无穷变化的极致,或许,便是再度归一,还于大道!”

    “我有无穷变化,却正缺少一颗不动之本!”

    “而剑心,永恒不动之剑心,便是我现在恰好缺少的那一点……”

    “……”

    “……”

    不知过了多久,方原睁开了眼来,心情忽然变得复杂。

    他心里有了答案了。

    玄黄一气诀的变化已经走到了极致,而突破这极致的契机,却不在玄黄一气诀里。

    而在于他的剑道!

    这个念头,其实早就已经在他心里有过猜想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法门,所以他无法直接去推衍而已,也正是因为有那个隐隐的念头,他才想到了雪原剑修,然后循着些许蛛丝马迹,到了这一本剑经,因着上面的一句话,成终的将自己一切思路理顺……

    “只有突破剑意壁障,修炼成了一颗不动剑心,才有希望结成至尊元婴!”

    “也只有在玄黄一气诀里融入了不动剑心之理,才能成就仙法!”

    方原思绪清晰了起来,眼神也变得有些深沉。

    想到了自己剑意一直无法大成,触摸不到剑心边缘的事情,他心里却也不仅想到了一个问题:“不过,倘若我终究也无法修炼成剑心,难也只能走上和那些邪修一样的道路?”

    “难道说,李白狐当年对我的担忧,居然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