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章 剑道邪修
    凉亭周围发生的一幕,太过突然。

    琅琊阁这么大,没想到那几名刺客偏偏就在这附近,实力也是如此之强,那剑意之森然,远远超人意料,那剑意里面似乎带了一些难以形容的意境,让人见之便心生恐惧。

    袁姓女子这一逃开,却等于是将白悠然送到了对方手里,对方剑意强横可怖,却将他吓傻了,他本来就没有修行过,身上虽有不少护命的宝贝,急切间又如何能够使得出来?

    一时间吓的懵了,只是呆呆看着那几个脸上戴了鬼面具之人冲向了自己。

    也就在这彷徨无助之间,忽然间身前青袍一荡,充斥了他的眼帘。

    方原一步之间,横跨了数十丈的距离,出现在了他身前,而后一身青气大涨,长袖荡荡,直接向着那几个冲了过来的刺客甩了出去,如潮如浪,里面更是隐隐有雷光浮动,刺目耀眼,霎那间袭卷向前,如同一片青色的云气,迎着那几道犀利可怖的剑光抖了过去……

    “轰隆”一声!

    那几道剑光被方原的大袖稍稍的弹开。

    但也与此同时,只听得“嗤”“嗤”几声,他的大袖也被撕裂,化作了片片青色蝴蝶。

    方原吐气开声,心间也是一惊,这三个人居然都是罕见的高手。

    不仅修为都是金丹高阶,剑道更是强的出奇,怕是比当年的李白狐还要高明。

    自己那一拂之中,动用了全力,没想到虽然荡开了他们的剑光,但也被割破了袖子,甚至险些伤了自己的手臂,可见这几个人的实力之强,某种程度上,怕是不弱于如今的自己。

    不过想来也是,若真是没几分本事,怕也不敢潜入琅琊阁里来。

    “杀了他……”

    那三人没想到居然会有方原这样一位高手在,可以荡开自己的剑光,心里微惊,低声大喝间,便再次向方原逼了过来,三个人同时激起了一身的剑气,更为诡异的是,在他们出剑之时,身后居然都浮现出了几个淡淡的黑影,有某种诡异的气息从那黑影身上浮现。

    那黑影,虚无缥缈,带着些森然冷意。

    而那黑影之上流落的气息,则犹如恶蛟,丝缕如山,加持到了剑上,便使得他们的剑气都在一霎那间形成了某种变化,带着股子如渊如海的气息,直向着方原镇压了过来!

    不过半息时间,这剑光便再次到了方原面前。

    此前他们是想生擒毫无修为的白悠然,出手自然留有余地,但如今却是直接要杀人。

    “唰……”

    在这一霎,方原想也不想,另一只大袖卷起了白悠然,然后飞身急退。

    便是如今的他已修为大进,也不愿正面接下这三道剑光。

    那剑光,实在太可怕!

    “哗啦啦……”

    他身形展动,抱了白悠然一掠数十丈,但那剑光居然如影随形,紧紧的跟在了他身后,如附骨之蛆,无法摆脱,更是在那种诡异力量的摧动下,交织着斩到了方原身前。

    居然让他生出了一种退无可退,挡无可挡的感觉!

    既然无路可退,那也只好出剑!

    方原不及细想,大袖挥舞之间,青气凝聚,已然化作了一道凝若实质的青色长剑,陡然间挥舞了出去,这一动,也是动用了全力,一身剑意都摧动了起来,使得无边剑气沛莫能御,划出了一个圆弧向着扫了出去,剑意鼓胀,犹若实质,将身前十余丈都充斥圆满……

    这一上手,便是他如今所能施展的最强剑道。

    无缺剑经的威力被他全力摧动,剑意浩荡,无孔无隙,大圆无缺。

    在对方那无孔不入的诡异剑气之下,也惟有这等无缺剑意,才有可能抵挡得住。

    “承天剑道?”

    见到了方原的剑意摧动,那三人里有一人,脱口叫了出来。

    听得出来,他的声音里也有些许狐疑与不解。

    轰隆隆!

    下一息,三道剑光与方原这一道无缺剑意交锋,乱流充斥虚空,激荡四方。

    因为方原施展了无缺剑道,将身前身后防御的毫无破绽,这也就导致他全然硬接下了这三人的力量,却只听得一声巨吼,方原手里的青色长剑已然崩碎,方原的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微微泛白,气机逆流入腑,不过好在,那三人的这一剑,还是被他给拦了下来!

    借着对方剑光汹涌而来的恐怖力量,方原抱了白悠然,飞身后退。

    “这是什么鬼?”

    那三人也没想到方原居然可以拦下他们的第二剑,更是被他刚才施展的剑道所惊动,心里有些转不过弯来,还想再出手时,身前便已经出现了这么一只诡异的蛤蟆……

    一时间,只以为是什么古怪神通,心下狐疑,手底下略略的缓了……

    “贼子敢尔……”

    但也就在这一刻,那位坐镇于半空之中的乌木先生,早已森然大喝,引动琅琊阁护山大阵,直直的从半空之中冲了下来,此时堪堪赶到,大袖里面,已已飞出了一台仙砚,迎风一晃,便如大山一般,挟着阵势,便似一片山海,轰隆隆直向着这三人镇压了下去……

    “快逃……”

    那三人眼见得已无余地再斩杀方原,拿下白悠然,痛恨的瞪了方原一眼,然后再也不敢耽搁,转头便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逃去,身形都是极快,瞬间便逃出了百余丈距离。

    “呼……”

    眼见得他们三人退走,方原才轻轻松了口气,额头出现了一层细汗。

    到了这时候,甚至连右手都无法再提起来。

    可见他右臂被撕碎的青袍大袖里面,出现了一道深可及骨的伤口,鲜血缓缓滚落。

    白悠然的脑袋,便恰好冲着那个伤口,这时候已经看得呆了。

    “尔等贼子,罪该万死!”

    而在这时候,乌木先生直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大阵转动,瞬间将一个距离他些的刺客困住,而后仙砚降落,便直接将那人给镇压成了肉泥,不过眼见得另外两个刺客正飞快逃向远方,普通的琅琊阁护院者根本抵挡不住,他却也顾不上去追了,而是立时守在了这附近。

    口中森然大喝:“速将他们拿下,留下活口好生查问,然后所有人各司其职,护院者立时集结,挨个书阁盘查,但有嫌疑者立时囚入书狱,不可放过了任何一个漏网之鱼……”

    看得出来,他如今也有些恼怒,甚至是后怕。

    万一白悠然被那些人拿下了,这个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轰隆隆……”

    也就在他这番话出口之时,远近虚空里,忽然出现了数道身影,冲向了那两名刺客。

    那都是琅琊阁里的高手,本来这样三名刺客,还不值得他们出手,但刚才白悠然遇险之事,却使得形势一下子不一样了,心间都有了怒意,愤愤然出关,直向那两人镇压了过去。

    在这琅琊阁层层大阵之中,被拿下却只是早晚的问题,他们根本不可能逃出生天了。

    “小公子,你有没有事?”

    乌木先生急急走到了方原身前来,看着方原怀里的白悠然问道。

    白悠然明显吓坏了,他脸上有一点血迹,乃是方原胳膊上的血溅到了他脸上的。

    这时候听了乌木先生的话,也只是呆呆出神,只是看着方原。

    “还好先生来的快!”

    方原将白悠然放到了地上,轻轻抬手向乌木先生揖了一礼。

    乌木先生心有余悸,向方原道:“方小友,幸亏有你在这里,否则就……”

    方原笑了笑,道:“举手之劳罢了!”

    然后便不再多言,转身便走,他也知道这时候琅琊阁出了这么多事,正是忙碌的时候,自己留在了这里,倒是碍事,虽然心里对那三位刺客的剑道,也有些疑惑,但想必琅琊阁查清楚了之后,也是会好好给自己一个交待的,这时候,还是不留下来添乱的好……

    白悠然见了方原要走,忽然有些慌。

    他虽然年龄不大,但聪明伶俐,自然明白一些道理,这时候脸上已然流出了两行泪水,忽然间上前了几步,扯住了方原的袍角,叫了一声“先生”,又不知该说什么了。

    方原看了他的表情,便知道他想说什么,便摆了摆手,淡淡道:“你回去吧!”

    白悠然瘪了瘪小嘴,似乎想要哭的样子。

    “哼,这三个妖人敢潜入琅琊阁,罪无可恕……”

    也就在这时候,那位袁姓女子也急忙赶了过来,她这时候表情也是难看的很,愤愤的向着乌木先生施了一礼,痛声斥骂,然后便过来抱住了白悠然左看右看,一副担心又害怕的模样,但白悠然却忽然间伸手推开了她,然后转过了身,仍是呆呆的看着方原的背影。

    “唉,小白宝贝,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这袁姓女子脸色又是担忧,又是有些尴尬,忍不住讪讪的说道。

    “袁小仙子,你先不要扰他!”

    乌木先生在旁边看了,冷冷的开口说了一句。

    袁姓女子微微皱眉,想要说些什么,但在乌木先生面前终究不敢放肆。

    而乌木先生这时候也没有掩饰对她的厌恶,刚才他坐镇于半空之中,虽然无法及时赶来相救,但是却看的清清楚楚,对这女子一遇危险,便立时逃得远远的做派实在是厌恶,甚至是痛恨,看起来只是她一个下意识的举动,但却险些将琅琊阁推入万劫不覆之境啊……

    “算了……”

    乌木先生越想越气,便又向那袁姓女子道:“你还是先离开琅琊阁吧……”

    那袁姓女子大吃了一惊,道:“可是夫人说要给我……”

    乌木先生冷笑了一声,道:“那件事,我们需要再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