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少主人挨打了
    “你……你竟敢打我?”

    那个小男孩直接被方原打懵了,屁股上挨了重重的几下才想起来要反抗,张牙舞爪的挣扎起来,只是他又不是董酥儿那等怪胎,小小年纪便可以身具修为,如今他这肉身虽然被宝丹神药淬炼了不少,根基浑厚,但在方原手底下仍然没有他可以挣扎的余地,老老实挨了几下之后,便放弃了无谓的挣扎,只是大叫着威胁了起来:“你输了就打人,无赖……”

    “我让你撕书……”

    方原不理他说什么,手里只是拿了一卷书,朝着他的屁股上就打,一边打一边骂。

    “我让你没半瓶子醋就目空一切……”

    “我让你不尊重长辈……”

    “我让你跟我比写字……”

    “……”

    “……”

    噼哩啪啦一阵子,直把这小子打的屁股开花。

    虽然没动用真力,但下手也不轻。

    毕竟感觉这小子根底实在不差,若是不下点重手,怕是打不疼他。

    对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小子挑衅自己,方原倒不怎么在意,但这小子居然随随便便就把一本存世了不知多少年,极有价值的古卷撕了去擦屁股,那是实在不能容忍的!

    “我的妈呀,少主人被那书呆子给打啦……”

    却说这琅琊玉阁之外,也有仆役之流听到了这里的动静,忍不住过来看。

    这一看之下,却立时吓的冷汗长流,如丢了魂也似。

    一半急急冲了上来,跪在方原身边喝骂他赶紧停手,另一半已急向着主峰禀告了。

    “你你你……你好大的胆,还不快住手……”

    冲到了方原身前来的,厉声大喝,但是方原只是瞧了他们一眼,这群人便心底一颤,毕竟方原可是六道魁首,在中州的名头,甚至比在云州都要响亮,虽然如今他在众人口中乃是惹下了大祸,被昆仑山抛弃之人,但这威名与地位,却还不是这些下人们敢小觑的。

    而方原也不管他们,继续打,训斥道:“记住教训了没有?”

    那小男孩惨叫:“记住啦……”

    方原继续打,骂道:“那我让你再加深点印象……”

    ……

    ……

    一阵子打完了,方原才放了这小男孩下地,这小子屁股上已经有点肿了,挨着墙角,便要偷偷的溜出去,但是方原瞪了他一眼,便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那里看着方原。

    “只打你一顿,怕是你记不住教训!”

    方原喝命他将那本撕坏了的古卷顶在脑袋上,站在墙角:“说一百遍再也不敢了!”

    ……

    ……

    “不好啦,不好啦……”

    有人直接冲到了琅琊阁主人所在的主峰之上,扑地跪在了地上,向着那精舍小楼哭诉了起来:“夫人,不好啦,那个书呆子正在书阁里打小主人呐,屁股都打开花啦……”

    “什么?”

    小楼里面,人影一晃,一位身穿白袍,年约三十许,模样精致雍容的女子走了出来,听到了宝贝儿子挨打了,心下也是甚急,脸色都已大变,神识一动,这琅琊阁内的一切便已皆在识海之间,然后她脸色也忍不住变了,又是心疼,又是意外,表情显得有些古怪。

    “夫人,咱们让那书呆子进入看书,已是天大恩赐,他居然敢对小主人不敬,我们……”

    旁边的仆人之流又惊又恐,急急的禀告着。

    但那白袍夫人憋了半晌,却“嗤”的一声笑了起来,道:“终于有人敢教训这小子了!”

    “什么?”

    那位仆役一下子呆了。

    这白袍夫人却道:“去请那位方先生过来吧!”

    却说书阁里的方原,正看着这小男孩说一百遍“再也不撕书了”,才刚说了三十来遍,便见有仆役赶了过来,急向他道:“快快停手吧,我家夫人命我来唤你过去!”

    别的仆役等人闻言,立时大喜,一个个愤慨的看着方原。

    正顶着书卷背书的白悠然,脸上也是惊喜不已,有些得意的向方原看了过来。

    “说完一百遍才能走!”

    方原看了他一眼,冷声一笑,随手划了一道阵势在他身边,然后整顿衣衫,站了起来。

    那小男孩登时哭丧着脸,继续说了起来。

    方原随着那仆役,来到了琅琊阁小楼之上,沿着石阶上山,只见路旁皆是精致的小楼,处处仙禽异果,清淡雅致,走到了最上面的一栋朱红色小楼之前,那仆役便不敢再向前,方原独自走了进去,只见入门便是一个小厅,隔着一个珠帘,正有一个白袍的女子缓缓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约三十许上下,容貌端庄而秀丽,只是面无表情,眸子淡然的看着方原。

    “是你打了我儿子?”

    她看了方原半晌,才忽然淡淡的开口。

    方原向着这女子施了一礼,淡然道:“正是!”

    那女子打量着方原,道:“为何要打他?”

    方原道:“小孩子顽皮,撕毁了古卷,总要教些规矩才好……”

    那女子静静的看了方原半晌,忽然莞尔一笑,道:“先生此言说的没错!”

    她这一笑,便如春雪骤消,小楼里的风景,都变得明媚了起来。

    就连方原,也因着她这笑容,微微失神。

    “先生请坐!”

    那琅琊阁夫人走了下来,请方原坐下,然后亲手提壶,为方原倒了杯茶,递给了方原,轻声道:“先生入阁已一年有余了吧,只是先生痴于典藏,少理俗事,倒是只除了先生刚阁时那一眼,再没见过先生的面,有些话在妾身心里藏了许久,也还没有机会说与先生!”

    方原拱了拱手,揖了一礼,道:“夫人但讲无防!”

    那琅琊阁夫人轻轻一笑,道:“实不相瞒,先生年龄不大,但天资惊艳,胸怀丘壑,六道魁首之名,天下无人不知,妾身也是佩服得很,先生能入我琅琊阁来修行,实在是我琅琊阁幸事,本不该随便打扰先生,但奈何家有幼子,顽劣不堪,他父亲已赶赴魔边,生死不知,我也无心教他,倒让他愈发的放纵了,平日里,也有心给他找几个先生,只是几位院主也疼他护他,舍不得重语相加,再加上他年龄尚幼,还无法进书院读书,所以妾身……”

    她顿了一顿,慢慢的站起了身来,居然向着方原轻轻施了一礼,然后才低声笑道:“冒昧一问,想请方先生不厌烦扰,有空儿多教导教导我这顽劣孩儿,不知先生愿否?”

    “让我教他?”

    方原倒是微微一怔,起身还了一礼,道:“夫人不必夸我,方某这点子修为,在别的地方或许可以吹嘘,但在琅琊阁主人眼里,怕是不值一晒,哪有什么可教令公子的?”

    那琅琊阁夫人笑道:“修行只是末事,别的可有些比修行重要多了……”

    方原明白这琅琊阁夫人的意思,便也不多作伪,笑道:“方某没教过小孩子,只能依着我家朱先生当年教我的方法来教,若是再生气了打他一两回,夫人可莫要心疼啊……”

    琅琊阁夫人笑了笑,轻声道:“既交给了先生,自然便信得过先生!”

    方原便起了身,道:“那好吧!”

    他倒也没有多作考虑便答应了下来,一是教个小孩子罢了,也不算什么,再就是,他刚刚才意识到,如今自己已经入琅琊阁一年多的时间了啊,再过几个月,怕是就要离开了,但若是做了琅琊阁少主人的启蒙先生,那不必说破,当然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续读下去了。

    至于教导这个小孩子的东西,他也不担心。

    刚才他自谦之辞,才说没什么可教的,但事实上,现在那小孩子还没到正式修行的年龄,在别的仙门,怕是要到了十五岁后才可以修行,以免伤了根骨,而这琅琊阁的少主人,哪怕是用神丹宝药打下了根基,可以比别人修行的早,但应该也会到了七八岁时再开始。

    如今他该学的,只是一些丹、阵、符、器、道等等根基而已,自己教他,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这位琅琊阁夫人,只是口头上请方原教他,却没有说什么行拜师之礼的话,对此方原自然也明白,他这六道魁首,放在别的地方,若想收徒,拜师的人只怕要挤破了头,但在琅琊阁主人眼里,怕真是不值一提,因此自己只是教而已,不算真正名份上的师徒。

    而自己,图的也是可以多留在琅琊阁一段时间,这样说起来倒也公平。

    不过这琅琊阁夫人居然会在这时候提出来让自己教琅琊阁少主人读书,倒让方原有些诧异……她不会真的是因为自己敢揍他儿子才请自己来教的吧,这也太会坑儿子了吧?

    想起了自己说可能会打她儿子的时候,她怎么看起来这么开心呢?

    ……

    ……

    回到了书阁之时,正有一群人围着那小男孩白悠然,在试图破开方原布在他身边的阵势,好将他救出来,不过方原布下的阵,又岂是这些仆役之流可以随便打开的,一个个累的满头汗,也只是解开了一小半,方原在身后轻轻咳了一声,众人立时惊慌的回过了头来。

    那小男孩更是满面的不可思议:“娘亲居然放你回来了,这怎么可能……”

    方原慢慢的走了过去,大袖轻挥,便将他身边的阵势收了起来,然后在书阁前盘坐了下来,望着一脸诧异的白悠然,淡淡道:“你娘亲让你以后跟着我读书,以后每天我会抽一个时辰来教你,希望你会好好用功,下点功夫,若是我教你的东西没有好好去学……”

    说到了这里,冷冷一笑,道:“呵呵……后果你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