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入琅琊阁(一更)
    临走之前,方原去了一趟清梁县的乡下,拜会自己的老师朱先生。

    他没有刚一回来,便立时过去,便是为了处理好青阳宗的这些事,毕竟要见朱先生,总要有些拿得出手的东西来,而自己为青阳宗做的这一切,便也算是给朱先生的礼物了。

    不过数年未见,朱先生如今头发几乎已经全白了,但精神却越来越好。

    说来也怪,在阴山宗开始动手之后,青阳宗便一直想邀请朱先生去山门里修行,但朱先生却不肯,仍是固执的留在乡下,不过这数年时间里,青阳宗外围的修行世家也好,出师的弟子也好,不知有多少遭到了暗杀,但朱先生却毫发无损,这里面,固然有青阳宗一直暗中派谴了高手保护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想是那些人要留着朱先生,最后用来对付方原……

    只不过,他们没等到动用这一安排,便被方原给毁了。

    “呵呵,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愧是仙榜榜首……”

    朱先生见到了方原第一句,便笑呵呵的赞了一声,拍了拍方原的肩膀。

    看样子,他对方原的所做所为,非常满意。

    守正诛邪,除恶务尽,这些道理,本来就是他教给方原的!

    至于方原如今的修行境界,那更是是让他满意了,某种程度上讲,这其实已经超出了朱先生可以理解的程度,但朱先生却并不感觉意外,他很早之前,就对方原讲过,他既然可以从越国七郡学子之中考取榜首,那么他就是榜首,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

    既然是榜首,那么有如今的修行成果,又有什么稀奇?

    在朱先生家中住了一夜,喝光了朱先生藏在了床底下的一坛梨花白,方原便告辞了,临走之际,留下了几颗自己精心炼制的丹药,希望朱先生可以活的久一点,看到更厉害的自己!

    再之后,一艘法舟,缓缓腾空,直往中州而去!

    青阳宗及越国四大仙门,都有人来送,而门中长老,各位相熟的弟子,也都依依不舍,铺满了半边虚空,望着方原那艘法舟背影的眼神里,既有感激,也有惋惜,不舍……

    但方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立身于舟尾,遥遥揖了一礼。

    站满了半边虚空的各大仙门修行者,也同时向着他遥遥揖了一礼。

    再之后,方原便回到了法舟,摧动开来,直往东去。

    没什么告别,没什么洒泪而泣!

    修行之路漫漫无尽,哪里容得下这么多依依不舍?

    修行也是路,是路,走就是了!

    ……

    ……

    如何来的,便如何回去,只不过偌大的法舟之上,忽然少了关傲掌舵,又少了狻猊跑前跑后的拍马屁,方原与白猫倒一时都觉得清冷了一些,无可奈何之下,方原只好自己调整了舵向,然后煮了一壶茶,自己一杯,给小案对面的白猫一杯,相对无言的慢慢品着。

    望着法舟之外飞速后退的云气,方原便也慢慢梳理起了自己的计划。

    昆仑山去不得了,也没了即将拿到手的仙法,甚至是天功,但他心里,倒也不如何绝望,因为这本来就是自己意料之外的机会,有或是没有,都不值得让自己太过伤心伤神!

    他倒是觉得庆幸,进入琅琊阁读书的机会还在。

    此前经过了道战一役,他对玄黄一气诀的领悟更深了许多,后来更是将从道战里面偷学来的许多法门与神通变化,融入了玄黄一气诀里,最终修炼贯通,悟出了玄黄一箭……

    某种程度上说,这已经使得玄黄一气诀的法门,更高深了一层了。

    如今算起来,他也已经正式迈入了金丹中阶的境界。

    想要再度提升修为,那也没有别的办法,除了继续凝炼一身法力,温养紫丹之外,便是去参悟更多的神通法门,不论大小,只是要掌握更多的变化,融入了玄黄一气诀之中的变化越多,他的修为便也越高,若是可以将这里面的变化提升到了极点,那会有什么变化?

    方原如今,还不敢想得太多。

    但依理说,玄黄一气诀推衍出了第二卷,便是为神法!

    至于能否再度提升,化作仙法,那却要看他究竟能够在琅琊阁学到什么了。

    一路不起风波,方原顺顺利利,于半个月后,回到了中州问道山附近。

    本可以再入赤水丹溪落脚,但想到自己如今也算是出了事,再见故人,怕是要费很多口舌,于是方原便直接在附近的一座城池落了脚,然后第二天一早,换了一身衣裳,向着位于问道山不远的青梧书院赶去,此乃琅琊阁御下七大书院之一,而院主乌木先生,则是当初将这允许进入琅琊阁读书一年半时间的手令赐予了方原之人,如今来了,自然要去找他。

    青梧书院位于一片山水掩映之间,接近赤水仙城,方原将手令交给了院门口的童儿之后,便立身于院口等候,倒也没有等多远,那童儿便走了出来,请方原往书院里面去叙话。

    “你的事情,我听说了……”

    青梧书院大院主乌木先生在书房里见到了方原,便笑着开了口,道:“一怒之下,毁了坐镇一州之地的大仙门,还斩杀了仙盟废尽心血培养了出来的暗子,这件事闹的不小,这场祸也惹得够大,你还能好端端的来到这里,看样子仙盟倒果然是惜才的啊……”

    方原只好行了一礼,道:“晚辈惭愧!”

    “不必惭愧!”

    那乌木先摆了摆手,道:“年青人有些血气是好的,那阴山宗到了这时候,还在炼制邪尸,也是该死,至于你斩杀的那位仙盟暗子,呵呵,他的座师应该就是那位陆阳真人了,他们这一脉行事素来偏邪,老夫很不喜欢,你杀了他培养出来的暗子,也是给他一个教训!”

    对于周灵童的座师究竟是谁,背景如何,方原并不知晓。

    这时候听乌木先生说了,他也不好回答,只是暗暗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乌木先生道:“既然仙盟没有动你,说明确实对你有爱才之心,你为何不抓紧了时间,去想办法多立些功德,或许可以说动仙盟再许你入昆仑山,为何倒要来这琅琊阁浪费这一年半的时间,琅琊阁内典藉不少,法门也多,但未必便能比昆仑山传下来的更有价值!”

    方原道:“刻意立功德,便不算功德了,再说晚辈本身就受仙盟规矩的保护,如今犯了仙盟的规矩,受到惩罚也是应该的,如今晚辈只想多读些书,让自己的心境平稳一番!”

    那乌木先生听了,呵呵一笑,道:“看样子你想清楚了,那我带你过去!”

    说着便出了书房,摇手一招,书案上的一方砚台便飞了下来,迎风变大,载上了方原,直往琅琊阁所在的问苍山飞去,那问苍山便与问道山相邻,遥遥相望,山外便是赤水丹溪、青峰阵院等等,环环相护,又有三大书院围合,琅琊阁便位于问苍山深处,深林环抱之中。

    由于山外有三千里禁,因此当初方原在赤水丹溪住了许久,却也没有真正的进去过。

    到了点苍山外,却见一道龙门高高在上,只有半截儿露了出来,高出云上,看起来便像是一道入天之门,另外半截,却隐在了下方云雾之中,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模样……

    乌木先生打出了法印,刚要领得方原入门,却忽听得西北方向,传来一片仙乐,却见那里正有数艘法舟腾起在半空之中,周围有彩衣宫娥作飞天舞,弹奏仙乐,更是在半空之中,围了不知多少人,在依依惜别,有喝彩之声,有豪言壮语,也有难以掩去的期许之意。

    “哈哈,此去昆仑,大志可期,望孟兄日后莫忘了我们啊……”

    依稀听得一声长笑,方原身形微滞,转头向着他们看了一眼。

    “这些就是即将前往昆仑山传之人?”

    方原皱了皱眉头,算了算日子,自己从云州回来的早,如今倒确实是那些与自己一起拿到了紫诏之人,该出发前往昆仑山求仙法传承的时候了,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呵呵,后悔了?”

    乌木先生似乎看出了方原的想法,笑呵呵的问道。

    方原摇头道:“没有!”

    乌木先生道:“那里想必有你熟人,可要去打个招呼?”

    方原道:“不必!”

    乌木先生笑了起来,道:“那便不必再看了,走吧!”

    说着,驾起仙砚,拔开云雾,直往琅琊阁山门之中飞了进去。

    这一日,九州各地,都有极尽欢烈之声,不知多少出类拔萃的小天骄,在众族人、门人、亲友的簇拥之下,眼看着他们踏上了法舟,直往昆仑山而去,可以想见,这一去必然鹏程万里,一飞冲天,将来从昆仑山出来,谁也无法预料他们的修为、地位会高到什么程度!

    也就在这同一天,方原悄无声息,入了琅琊阁,谁也不知道,等待他的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