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九十二章 残缺石板
    这么一块残破而普通的石板,就是青阳宗曾经强大的秘密?

    方原心里多多少少,都生出了些不可思议之意。

    他其实之前也想过,青阳宗此前身为云州第一大仙门,无论是底蕴还是传承,都与阴山宗有着些许差距,虽然这里面肯定有千年之前,迎战妖魔,大受损失的原因,但这个原因,却也不能完全解释其他的问题,毕竟,经那一役,青阳宗传承断绝不少,但号称最强的玄黄一气诀却流传了下来,但自己修炼过了玄黄一气诀之后,又觉得此法解释不了所有的问题。

    若是他没有修炼天罡五雷引,没有天衍之术,或是后来在外游历的这几年,只在仙门按步就班的走下来,他应该是结成了半步天道筑基,或是五行筑基,然后结丹之时,最高成就为金丹,这样再用个数十年,或是上百年时间,兴许能成为一方少有敌手的金丹大修……

    如此一来,倒也不错,但似乎还不足以让青阳宗稳坐云州第一仙门的位置。

    所以在那之前,他便想过,青阳宗或许另有传承。

    不过宗主等人不说,他便也没问,只当是那传承已经断绝了。

    没想到的是,宗主等人在自己最失落的时候,倒是忽然给了自己这个答案!

    “宗主,我想好好看看这块石板……”

    方原考虑了一会,转头向宗主陈玄昂说道。

    陈玄昂点了点头,道:“我带你过来不就是想让你好好看看,这段时间你便呆在这里吧,我与秦长老、云长老、太石长老会轮流在这里替你守关,你不必担心别的,这里也有许多当初顾松太师叔参研这石板与道元真解留下的笔记,正好助你参悟,唉,听说西边有黑暗之主出世,悟出了道元真解的秘密,可见道元真解确实有真的,顾松太师叔却拿到了假的……”

    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忽又想起了一事,回头叮嘱:“可别敲开了看啊!”

    方原无奈,点头道:“我晓得!”

    宗主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来,只留了方原在这寂静的洞府里。

    方原舒了口气,沉静了一番心思,然后开始细细的观察这石板,倒是越看越熟悉,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一个猜想,与这石板类似的东西,他确实是曾经见过的。

    当初在天来城金家通天秘境里,他跟着白猫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在那里发现了一块“罪人碑”,上面也同样写着类似的古篆文,只是对于这些古篆文,他也识得不全,只是认出了几个字,后来那石碑的内容,他都记在了心里,也曾经找过一些典藉对照,但可惜的是,太古篆文实在太久远了,久远到那一文明几乎被人遗忘,更不用说还有人认得这些字了。

    他翻遍了典藉,也最多只能发现一些善长考究的前辈老修,能够破解得出寥寥数字,也就是他曾经见到过的一些简单的字,对于破解这石碑上的内容,根本的帮助不大……

    “若真是与那罪人碑是一样的,这上面又怎能蕴含什么神通?”

    方原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他连完整的罪人碑也看到过,上面没什么神通啊……

    倒是下面镇压着无尽的黑暗魔息,那可是相当可怕的东西!

    一一翻阅着顾松太师叔当初留下的笔记,发现上面更多都是一些对这石板上的太古篆文的破译,看他考据之细,想来应该是准确的,只不过更多的,则是一些纷乱无章的猜测,大部分都是针对道元真解,若不是方原亲眼所见,还真不知他老人家有这么多奇思妙想。

    不过,都是假的……

    因为方原知道,自己得到道元真解的过程远远没有这么巧妙!

    事实上,他倒现在为止,都不知自己是怎么得到道元真解的……

    而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得到道元真解的,当然也就不知道那位黑暗之主是如何得到的。

    细细想来,当初自己对道元真解生出感应,应该是进入仙门之前,甚至是仙子堂大考之前,那时候他看这经文看的太深,太累,便已经产生了一种冥冥之中的幻象,半睡半醒之际,便会感应到经文在与自己的心神共鸣,在激荡,便犹如火山蕴酿,爆发出神伟之力!

    而真正得到,则是在进入了仙门,再一次看到了那道元真解的时候……

    “道元真解,究竟是什么?”

    方原苦思了良久,始终有些捉摸不透。

    在这洞府之中,他呆了约七八天时间,将顾松太师叔祖留下来的笔记与心得,尽数记了下来,连这石板上的每一个字,也都记下了下来,而且不仅仅只是记住这些字的含义,把他们每一个古篆文的笔划与字形,全都深深印刻在了脑海,再无磨灭可能。

    只是,对于宗主所说的什么神通领悟,却始终没有什么结果。

    “难道自己也与这石板无缘,所以得不到那桩造化?”

    方原心里,也无可奈何的生出了这个念头。

    他确实已经将这石板里里外外都看过了,甚至上面的裂纹,都用阵理去推敲过,但却一无所得,如此一来,就连他有时候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个想法:“要不要敲开来看看?”

    但估计自己若真的敲破了,估计宗主一定会和自己玩命,所以还是算了。

    到了后面一天,白猫居然也若无其事的出现在了这里。

    想想宗主等人,都对这一处洞府守得森严,层层大阵之外,还有他们亲自镇守,怕是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但这只猫兄倒是大摇大摆的出现了,实在是稀奇至极,不过方原早就见多了这位猫兄身上发生的神异之事,却是也见怪不怪了。

    想起了这白猫似乎识得那罪人碑的样子,便让它来瞧一瞧,结果这只白猫看到了石板,眼神里却透露出了一种解恨的模样,然后便大摇大摆的甩着尾巴又离开了……

    这也不像是过来看石板的啊,倒像是过来瞧瞧方原是不是还活着的……

    方原无奈了,只好在第十天上,干脆利落的离开了这洞府。

    “这么快就出来了?”

    在这洞府之外守关的乃是宗主与云长老,见方原出来,都有些不可思议,宗主道:“以往得到了这石板的,少说也要足不出户的潜心参研上数年半载的,你这么急着出来做什么?”

    方原摇了摇头,道:“看得懂就是看得懂,看不懂就是不懂,何必浪费时间?”

    宗主听了这话,倒是有些失落,但也没有再劝。

    他也是记起了,以前那些曾经在这石板上参悟出了某种领悟,实力大进的前辈里,也确实大多数都是没过多久,便有了结果,真像他所说的一般,寸步不离的参悟上数年半载的,反而都是一些最终失败的人,毕竟,当时刚成为宗主的他,就足足参悟了三年……

    如此一想,倒是有些佩服起方原来了。

    “李红枭已经走了么?”

    方原抬头看看,见青阳宗后山的行宫附近,已经没有了九重天神卫把守,便笑着问道。

    宗主点了点头,道:“第二天就离开了,不过留了句话给你……”

    方原微怔:“什么话?”

    宗主苦笑了一声,道:“前路漫漫,走着瞧……”

    方原倒是呆了一下,琢磨不透什么意思,便笑道:“那也只好走着瞧了!”

    洞府重新关上,封印,四把钥匙,也再度交还到了宗主与三位长老手里,宗主有些犹豫的问方原要不要给他也铸一把钥匙,因为依着青阳宗的规矩,本是每一位看过了这石板的长老,都有资格拿这样一把钥匙,不过方原却拒绝了,担心自己某一天给不小心搞丢了。

    宗主便也不再过多要求,因为青阳宗原本的规矩,本来就是,看过了石板的人,非但要拿一把钥匙,而且要发下毒誓,无论是否得到了传承,都要永生永世留在门中效力。

    方原算是一个特殊情况,自然要特殊对待。

    “哎,若是连你也参不透这石板上面的秘密,那还有谁可以?”

    宗主倒是有些失落,陪着方原在主殿饮了会茶,不无叹惜的摇头说道。

    看得出来,他确实很不甘心。

    事实上,他对方原的感情本来就很复杂,按理说方原不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可毕竟方原的命运是因着他才有了转折。当初他抗下大压力,要保住方原,实在算得上豪掷一赌,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他赌对了,方原给青阳宗带回来的回报,远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多……

    这样一个人,若是可以一直走下去,前途又是会何等远大?

    可偏偏,方原在这修行的关键时候,进入昆仑山这万世难逢的机会,没有了。

    因此他不甘心,甚至比方原更不甘心。

    他这才又破例,将不该给方原看的青阳宗最大的秘密,也给他看了。

    本期待着可以借这个至高之秘,帮方原重续修行路,但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难道这孩子的路真就这么断了?”

    他想到了这一点,心里便觉得有些发闷,十分的不爽利,但面上,倒是故作轻松了起来,向着方原笑道:“没参透便没参透,修行界里,最不缺的便是机缘造化,你是有大气运的人,还怕将来找不到修行路么,不如便留在了仙门里,潜心修行一段时间再说吧……”

    “这倒不用!”

    方原听出了青阳宗宗主话里的宽慰之意,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也该走了!”

    青阳宗主陈玄昂微微一怔:“去哪里?”

    “回中州去,领取该属于我的奖励,找我的路……”

    方原笑了笑,道:“毕竟,修行界里机缘造化有无数,但不会凭白从天上掉下来的!”